No Picture
编者的话

编者的话——BH33期

          “不想再做基督徒了!”一位刚受洗,就被教会拉去“做苦工”的信徒,发出这样的呼喊(14页)。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我们邀 请了两间教会举行座谈,从各个角度进行探讨(本期先刊出其一,第15页),也请陈济民牧师从神学的角度回应(20页)。盼望这个例子,能帮助我们一起学习 教会事奉的一些原则。           “同性婚姻合法化”是近几年美国社会的一个趋势。今年(2008)11月的大选,加州的选民除了有机会选择心目 中理想的总统外,还有机会就这个问题进行投票。我们特别邀请谭克成弟兄,为我们剖析同性婚姻合法化对社会可能带来的影响(6页)。盼望基督徒能善尽天国子民的责任,做出明智的抉择。           祷告是基督徒的特权,但是基督徒对于祷告要说些什么,却常感到迷惑。我们编选了国际神学院唐崇怀院长的一 篇文章,说明祷告的实质与应有的内容(11页)。另外,陈济民牧师也以主耶稣和保罗为例,说明如何明白神的心意(30页)。愿读者借着这两篇文章,能更深 入地在祷告中进入神的心意,在生活中行出神的旨意。            洪水之后,神如何继续祂的救赎工作呢?盼望蔡金玲老师的解说(33页),能让我们看见神的恩典,以至于能更为祂的荣耀而活。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拷问当代体育文化与体育精神

微言 本文原刊于《举目》33期          考体育的原意,首先是为健康,其次是为娱乐,再则是为因着切磋与参与,得着友谊和精神激励。然而当代人的体育精神与体育文化,已日益被奖牌竞赛与体育明星所主导,这二者又日益被由利益趋动的商业因素所操控,逐渐异化和偶像化,失去体育的原意与健康的内涵。            这种异化和偶像化,在当今中国,尤其因着不透明的运作机制,被赋予代表民族复兴和爱国象征的重压,加上媒体宣传的推波助澜,显得更加突出。           一方面,出现兴奋剂、“假哨”、“假球”、“假摔”、“内定冠军”等等各种怪现象(注1);一方面,伴随为各种大赛金牌累年上升而欢呼的,却是学生体质、青 年体质、军人体质(注2)、公众体质节节下滑(注3)的悲哀。人们日益崇拜极少数“赢家通吃”型的姚明、乔丹式人物天文数字般的收入与盖顶的辉煌,却不见 大多数运动员“身体潜能被恶意挖掘”(足球名帅金志扬语,注4)而落下严重伤残与病变,甚且其中许多人退役后,因穷困无它技而无以谋生(注5)。我们须要 反思,从运动员、体育管理机构,到整个大众的体育文化精神,是变得更健康了呢?抑或是危机日深?           相较之下,反倒是《奔跑人生》(编按)所 介绍的,84年前的一位生在中国、献身中国、最后死在中国的苏格兰奥运冠军,埃里克‧利迪尔(Eric Liddell,1902-1945;中文名“李爱锐”,图一),以其短促而精彩、英勇并健全的一生,让人们可以在狂热而虚迷的氛围中,冷静思考,究竟什 么是健全的体育精神?什么是健全的人生?           埃里克‧利迪尔出身于一对英国宣教士的家庭。他生于中国天津,有着出色的运动天赋──大概不亚于 当选政协委员的刘翔。他品学兼优,从来没有把运动与比赛放在大学学业与信仰之上。他本是一个业余的运动员,却被公认为最有实力夺取1924年奥运会100 米冠军。然而因着那场比赛被安排在礼拜天──对一个敬虔的基督徒而言,礼拜天是专门分别出来,敬拜上帝与享受安息的日子──他宁可放弃即将到手的金牌与巨 大荣誉。当时的桑德斯男爵说:“在世界面前,他公开持守自己认为是正确的立场,世界为此而对他致以敬意。有一个人,不满足于躲在‘只做这么一次’或‘入乡 随俗’的遁词后面,在这个道德沦丧的时代,的确很了不起。”(注6)队友出于惋惜,把400米比赛的机会让给他,虽然他并不擅长此项比赛,却仍然一举夺 冠,并保持世界记录30多年。          面对得奥运冠军后的巨大荣誉与锦绣前程,他出于信仰与对中国人民的爱,毅然舍弃一切荣华,连坐12天火车, 回到炮火连天、几无安身之所的中国,默默地作一个中学教师,成为了许多中国人的祝福,其中包括他冒死救下的两位抗日战士。被日寇抓到集中营(山东潍坊的 “外国侨民集中营”)后,他又成为一同被困的各反法西斯国家人民的祝福,给大家带来乐趣、安慰和希望。作为世界知名的人物,他被列为最早交换的战俘之一, 据说是邱吉尔亲自点名要的人,但他又把生的机会优先让给了别人(注7),结果在最终胜利的前夕,因生病与所受的折磨,死在集中营中(图二)。消息传出,举世纪念。           “他虽然死了,却仍旧说话。”(注8)《爱丁堡大学运动员俱乐部故事集》曾评论说,“没有一位运动员像利迪尔那样对全世界的人产 生过那么大的影响。”他传奇的一生被拍成电影《烈火战车》(Chariot of Fire),荣获1981年三项奥斯卡大奖,至今为体育类题材影片之冠。其同名主题曲更是风靡世界,知名度甚至在电影之上。            2007年,英国奥林匹克委员会首席执行官、2008英国奥林匹克代表团团长赛蒙‧克雷格先生,曾专程冒雨前往山东,在埃里克‧利迪尔纪念碑前,深切悼念这位生在中国、死在中国的英国民族英雄。(注9)           […]

No Picture
透视篇

5.12地震反思:中国近代社会转型的分水岭

若岩 本文原刊于《举目》33期           将近四分钟的里氏8.0级地震,使许多村镇夷为平地,失踪、死 亡人数超过八万。震中北川,瞬间成为一座死亡之城。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如此近距离地直面死亡,渺小的个人与巨大的国家,同样感到无力。走访了四川多个灾 区,与许多骨肉同胞交谈后,感触良多。简单谈几点宏观的感觉。 直面生死的拷问           许多灾区的人明讲,过去一心想挣钱,在经历过如同世界末日的天崩地裂后,他们的人生观变了,想得开了。过去为了一两块钱与人争吵,现在可以为了做义工花时间、 奉献金钱,赔人、赔钱、赔力。更有司机担任志愿者,陪我们跑灾区;有的出租司机听说我们是外来的志愿者,更主动提议免车费。人们也开始彼此珍惜,爱说感 恩,常常听到川人对外来的志愿者道声“谢谢”。           地震让人们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观与价值观。透过网络,第一手的相片与视频,在第一时间内冲击着人们的感官,与灾区骨肉同患难。          如果1989年的事件是为中国当时的意识形态划下了休止符,5.12地震则是为更深层的全民心灵重塑,开启了契机。红遍大江南北,讲论《论语》做人道理的于 丹,在面对大限生死时,在电视上的言论,除了真情泪水,可说是苍白无力的。一时间,人们只能用宗教信仰词汇来描述自己的感受:温总理坦言,地震让所有的人 都经历了一次“心灵的洗礼”;三联周刊文章,对“心灵的拷问”;林强《真相比荣誉更珍贵》,强调“悲悯的情怀”;电视上不断播放的“信念就是力量,信念支 援你我生命”。如果89事件导致大量文化精英理想的破灭,开始心灵的流浪,四川之震则是灵魂之震,使亿万中国人开始直面生死的拷问。           这一切都暗示著一场追寻心灵家园的大幕即将拉开──现在才刚刚开始。未来10~15年必将是各种宗教信仰逐鹿中原的时刻,之后,中国的宗教人口比例就会定型。 中央政府新形象           中央政府快速有力的反应,树立了崭新的亲民形象,川内、川外,海内、海外,一片赞誉之声。虽然大多数川民对四川官吏仍有恶感,但每每提到温总理与中央政府时,却是真心感恩。           从某种角度讲,5.12为中央政府洗刷了因89事件而来的道德罪孽,成为其赎罪之日。此次抗震救灾,为中央政府积累了极大的政治资本与人文资源,势必大大增 强其执政的自信心与执行力,为进一步政治体制改革、构建和谐社会提供基础。在局部与短时间内,可能出现因此而来的滥用权力;但从长远与基本面来看,政府的 整体行为与上世纪相比,已经受社会极大约束,局部、暂时的冲击,只能起到洗牌的效果。 地方滥权受遏制            与中央政府的迅速反应相呼应,全国媒体更加相对透明、独立地对震情进行跟踪报导,并在一定程度上与地方政府的利益形成对峙,产生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新闻媒 体在力量与利益格局上的重分配。中央与地方政府相互依赖又有张力的微妙关系所形成的定式,在这次救灾过程中被打乱,中央政府以铁腕的指挥与反应深获民心。 如此发展下去,地方政府的腐败,将受到中央亲民政策与媒体监督的双重打击,加上民心所向,有可能更多遏制地方的滥权。 民间力量大觉醒           除了中央政府与军队的快速反应,民间力量的展示参与是本次救灾的一大亮点。如果没有民间力量的参与(志愿者、企业、NGO),单凭政府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基督徒祷告的内容

唐崇怀 本文原刊于《举目》33期          祷告是宗教的必然行为,任何有宗教意识的人,多多少少会祷告祈求。祷告代表了人的祈盼, 也代表人在面对生活压力和生命挑战时的无能、无奈,以及对自我身分的关切(self-identity concern)。人的祷告对象常常不一,但祷告内容大致相同或相似,一般都是向着某些超然的能力或位格,祈求和祈盼。            这是一般人的祷告,但是基督徒的祷告,应该怎样呢?           对耶稣时代的犹太人来说,祷告本就是他们生活的主要部分。自从他们国破家亡、先祖被掳的数百年来,敬虔的犹太人都会一日三次,双膝跪下,在他们神的面前祷告 祈求(参《但》6:10)。但是耶稣的门徒,听到耶稣的教训,跟随了耶稣,见証了耶稣的生活和所行的神蹟以后,仍然恳切地对主说:求主教导我们祷告 (《路》11:1)。于是,我们有了主祷文。           主祷文是基督教徒祷告的范本。从主祷文中,我们看到基督徒的祷告,应与一般宗教徒的祷告不同:除了对象、心态、目的不同以外,最主要的是内容不同。本文特就基督徒祷告的内容,做些探讨,希望借此帮助基督徒学习祷告。           今日许多基督徒的祷告,和耶稣当年所说的“外邦人所求的”(《太》6:32)大同小异:都是为吃的、穿的、需用的祷求。也就是说,都是以自己和自己的需要为中心,希望借着祷告的机制,启发超然的力量,达成自己的愿望。          这些祷告,有时也在神的怜恤和恩眷中,得到应允和成全。但可悲的是,我们却以此满足,不求甚解,不再上进,停留在幼稚的阶层里,打混自欺。         耶稣说:这些事,你们未求之先,你们的父早已知道了(《太》6:8)。从这句话中我们可以看清,虽然我们祷告错误,但神出于祂的慈悯和恩惠,仍然会将祂恩眷 中早已预备的供应给我们。可悲的是,我们竟然以我们幼稚的心灵,认定是我们的祷词和祈求启动了神的手。甚至,我们还教导别人照板去行。这种行为,很明显地 是贬低了我们的信仰,让我们沦落在工具性的信念中。           其实,神在慈怜中应允我们幼稚的祷告,是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我们学习,慢慢长进。诚如 当年以色列人出埃及时,神为顾惜他们中间幼弱老少,特意绕道而行。神的目的乃是让我们可以按祂的定规长进,长成基督的身量。因此,我们不应以神的怜恤为必 然,在祷告的心态和内容上不知反省,不求长进,反倒继续不断地以自己为中心,只求自己的益处,不讨神喜悦。           从信仰的层面来看,祷告的行为,应当含有超越性的意义:祷告不是一种宗教的展示和示范,更不是社会、文化、政治的工具。祷告是为祷告而祷告,祷告是信仰本质的表现,是人对神所启示真理的响应,是个人信仰生命化的必然体现。因此,祷告的内容,只能有以下几个抉择: 一、对神的启示和作为的回应 1. 神的启示和神的作为           从基督教的神学观点来看,神的启示包括了普遍启示和特别启示。在神的普遍启示中,神借着祂的创造和对创造的眷护,显明祂的大能、信实和慈爱,让我们可以因此而感赞、谢恩。           这是祷告内容的第一层面,就是求神让我们看到祂的大能和神性,无可推诿地肯定祂的信实、公义和慈爱,在惊叹和感恩中将荣耀归给祂。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同性婚姻的背后

谭克成 本文原刊于《举目》33期           2008年6月16日,加州开始正式颁发婚姻証书给同性恋者。在向全世界广播的电视画面上,大家看到一对对自称相爱数十年的中、老年同性恋者,举行结婚仪式,过程充满人情味,似乎让人联想到过往的法律不允许这些人结婚,是不近人情、心肠冷酷的。           基督徒大多充满爱心,看见这种同性互吻的情景,一方面虽然心里有点不舒服──似乎他/她们一直受到社会的压迫,现在终于得到平等待遇,也因此同情他/她们 ──但另一方面,按圣经和牧师的教导,同性恋行为不合乎神的律法,是神所不喜悦的。可是在互联网上,有些“同志神学”的网站却说圣经只说神不允许同性恋滥 交,并不阻止忠心不贰的同性婚姻。基督徒对这些互相冲突的观念,该如何定位,鉴别真伪呢? 同志神学不合圣经              基督徒首先必须查考神的话,看看同志神学的说法是否正确。首先在《创世记》2章18节:“耶和华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神就 造了一个女人(夏娃),作亚当的配偶,这就是婚姻与家庭的开始。在新约时代的《罗马书》7章1-3节,保罗解释婚姻的契约和夫妻关系的合法性时,都只提及 一男一女为婚姻的单位,从未加上同性婚姻关系也是合法的。以上两点都否定了同志神学说神定的婚姻包括同性婚姻的说法。          《罗马书》1章 26-27节说:“因此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 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这段经文清楚地说明,神认为同性恋的性行为是“羞耻的事”,这种“妄为”是会得“报应”的。 在旧约《利未记》20章13节的律法,同性恋的性行为如同奸淫罪一样严重:“人若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 归到他们身上。”从以上两点来看,同性恋性行为在神眼中是可憎可耻的,神有权判以死罪。既然同性婚姻包括同性之间的性行为,那神又怎会允许同性婚姻呢?故 此,神不允许同性恋和同性婚姻是毫无疑问的。同志神学的说法只是蒙骗对圣经不熟悉的人,是曲解圣经的“假师傅”(《彼后》2:1-3)而已。            同志神学的背后,都是同性恋组织的策划者,以播放假道理迷惑无知的人。在加州柏克莱有一所新派神学院,叫Graduate Theological Union,其中一所名为School of Religion的神学院,就是专门教导“同志神学”、曲解圣经的学院,就如披着羊皮的狼(《太》7:15)。 同性婚姻的假象             同性恋者在大众传媒中为他/她们追求同性婚姻合法化所做的辩解,是以民权和婚姻给与的福利为理由。用这两点作先锋是强而有力的,在民主社会中经常会无往而不利。         首先我们看民权的理论,常用的例子是美国以往曾因歧视少数族裔,而禁止异族通婚。这当然是不公平的,故此,他们推论,现在禁止同性通婚也不公平。同性恋人士 将他们喜欢的性爱方式纳入民权范围,是一个误导社会的论証。因天生“肤色”不同受到歧视,固然需要导正;但同性恋者以“性喜好”不同,而要求民权上的平等 对待,给予“结婚”的权利,就是鱼目混珠了。例如,有人有特殊的性喜好,喜欢与幼童发生性行为;有的是乱伦的喜好,或喜爱多人杂交,甚至与动物交欢。他们 若说天生如此,以民权的借口为由,政府是否就应该赋予他们“结婚”的权利呢?故此将民权和性喜好混为一谈,是误导大众。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不想再做基督徒了

红砖 本文原刊于《举目》33期      两、三年前,我稀里糊涂地受洗,主要是因为认为有灵界的存在。我所在的教会,是新成立的教会,有很多很好的基督徒在勤勤恳恳地为主做工。因为教会成长得很快,需要大量的人出来做事,所以我们夫妻刚一受洗,就“赶鸭子上架”,一下就给了我们很多事情做。      教会需要开放家庭。我们刚刚买了房子,家具没买全,就“必须”开放。教会需要地方聚餐,40个大人、小孩,就挤进我家里一顿乱折腾,人走后收拾两三天才能缓过来。周末一过,上班的时候,工作效率就下降。      有的基督徒带小孩来,吃饭的时候自己忙着聊天,让小孩自己吃,一半饭洒在地毯上。提醒她们,她们还说小孩就是这样的,等你有了小孩就理解了。我是理解呀,可是这是我们家的地毯,不是吗?清洗地毯谁来呢?你们可以纵容小孩,那得在你们自己家里才行啊!      教会一有事情,就有人说“某某某年轻,让他们去做”。年轻就该累死吗?就因为年轻,我们的压力才大呀!我们都刚从学校里出来,工作、身分、经济都是问题,小 孩也不敢生。而他们这些“老基督徒”,拿的是“六四”绿卡,工作稳定,小孩也生了两三个了。却光做些面子上的皮毛工夫,一有花心力、气力、时间的事情,就 人都不见了。      他们个个住着独立屋(single house)不开放家庭,反而要我们这些住着小小的城市屋(townhouse)的人开放。他们每家有小孩两三个,却要我们没小孩的来带小孩……如果你表达了意见,就被说“过于计较,为主做事怎么能这么想呢……”等等。      这样做了两年多,我心里的喜乐越来越少,对自己的信仰也是越来越怀疑。      我跟神不停祷告,很努力,可神一次也没垂听。每次有了具体问题,想到教会寻求帮助时,得到的答复都是“跟神祷告,我们为你祷告”,就打发了我。这和《雅各 书》中说的有什么不同呢? “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的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 益处呢。这样,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雅》2:15-17)感觉真的是很虚伪。     受洗以前,觉得自己大运气没有,小运气不错,诸事 还算顺利,心情愉快。受洗以后,反而诸事不顺,天天被折腾得晕头转向。内心的平安早就没有了。朋友都对我们说,人家到教会去的,都是要教会帮忙的,或去占 便宜的。像你们两个这样,一切都自己打拼好了,跑到教会去做苦力,就是犯贱。我确实也有这样的感觉。     现在我的想法是,什么基督徒不基督徒 的,都是人,还是得自己为自己打算。你没精力好好工作,等你没工作了,房子也没了,谁能帮你呢?指望神?门都没有;指望人?不踩你两脚就万幸了。什么祷 告、读经、为主做工,都是骗人的,就是骗一些像我们这样傻的人去做苦工的。公司里有20/80规则,到了教会还是20/80(永远都是20%的人服务 80%的人)。所以奉劝要去教会的人三思。我的血泪教训啊!     作者来美七年,于2004年感恩节受洗。在美国东岸从事公共健康的工作。 编按:鉴于本文的例子很能反应北美教会中常见的现象,本刊特提出一些问题,委托两个教会的牧者、长执同工、团契领袖、平信徒与新的信徒等进行讨论。盼望能借着这些讨论,反映北美教会在带领新人中遇见的问题,并检讨教会实际的做法,俾供其它教会参考。本期先刊出费城中华基督教会大学城分堂的讨论。

No Picture
事奉篇

座谈会: “不想再做基督徒了”

本文原刊于《举目》33期 参与教会:费城中华基督教会大学城分堂 参与者: 梁中杰(梁):1985年受洗,2004年受差派建立分堂;现为教会核心同工,带职传道人,不支薪。 梁海伦(伦):1985年受洗,2004年受差派建立分堂;现为教会核心同工,全职传道人,不支薪。 郑龙飞(郑):1993年受洗,2005年按牧;现为教会核心同工,全职传道人,支薪。 谢大伟(谢):2003年受洗;现为教会核心同工,同工会主席。 萧菲力(萧):1970年受洗;现为教会核心同工。 伍中:1992年受洗;事奉包括带领小组,教主日学慕道班。 主持人:赵刚(赵):1995年受洗,现为神学生;事奉包括带领小组,教主日学等。 座谈会纪实(赵刚记录) 一、贵教会是如何带领慕道友,从接触基督教信仰,到接受主,进而受洗的?如何帮助慕道友认清信心的本质,明白福音的真谛,最终悔改、信靠耶稣基督?      赵:对于《举目》编辑部给的问题,请海伦先发言。      伦:北美教会吸引慕道友,有很多的渠道,英文班是其中之一。还有像新生来了,教会派人接机,提供没有接触过基督教的新移民,接触教会的机会。等他们进了教会或团契,就可以用基督教的观念去影响他们,对他们讲基督和十字架。      杰:我们的教会有一个福音班,慕道友如果来参加主日学,大部分也会去我们的福音班。等他们学习一段时间以后,有一些人觉得明白了、也愿意受洗,那我们就带他们上受洗班。对那些不太参加主日崇拜的人,我们就通过小组接触他们。            赵:正好有两个福音班的老师在这里,请你们分享一下。            伍:我个人喜欢用福音查经的方式。在慕道友固定参加的情况下,这种方式的效果比较好。福音方面,我们强调人的悔改、主耶稣的受死与复活。            谢: 我教福音班的时间蛮短的,以前我给别人传福音的时候,老是绕圈子,比如先问他们生活中的困难是什么,然后告诉他们信了主以后,困难会怎么解决。但是后来明 白,神希望我们传主耶稣并祂钉十字架,以及福音的大能。虽然这个道理看起来很愚拙,却是真理,如果人的心预备好了,是会接受的。所以我现在在福音班里,比 较多讲主耶稣的死与复活。            当有新的慕道友来福音班的时候,我就把我们的信仰,用五分钟时间,简洁但力求完整地介绍给他们。有一些人来过一次以后,就再也不来了。但是有一些人,听了以后就愿意留下来。            这些留下来的人,常常提出非常好的问题。从他们问的问题和在主日学课上的反应,我们大致上能知道,这些慕道友在信仰上处于什么阶段,然后给他们相应的帮助。            我们教会有时也会带慕道友参加大聚会,比如福音布道会、音乐布道会等。在这些聚会上,常有决志的──他们可能听了一首歌,或是听了一篇道,觉得特别有感动, 就决志了。但是这样的决志,以后可能会有反复,因为他们未见得明白了真理,你问他决志的内容是什么,他也可能说不上来。这些人,需要我们跟进。      赵:从小组的层面来看呢?   […]

No Picture
事奉篇

爱与事奉 ──神学反省与回应

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33期 红砖姐妹╱弟兄:          平安!           编者把你的文章转给我,请我给你一些回应。虽然你在文章中没有说出自己的性别, 但我从字里行间猜测, 你可能是一位主内的姐妹。可是 ,又怕猜错了, 所以学西方人的方法, 加上一个“弟兄”, 以策安全。在我们要谈的这件事上, 性别并不打紧。要紧的是人。            必需说,你这篇文章写得真好,看起来轻松自然,却又真的是有血有泪。你让我感受到,你气愤,不平,对人失望,也对神失望。从现象看,我觉得你很像那些做事太多而累坏(burn out)的人。            说真的,读完了你的文章,我多少也能明白,为你叫屈,因为自己在教会中做事──基督徒叫“事奉”──的时候,也有不少类似的经历。有时候,也真的想离开教会呢﹗            当然,在上帝的恩典下,至今还留着。一个主要的原因,是从圣经中读到一些真理,照着圣经的教导做,慢慢地也就从气愤、冤屈、不平和失望的心态中走了出来。所以编者吩咐我从神学的角度,写点回应的时候,也就很乐意地答应,希望借着经验的分享,可以对你有些帮助。           谈到在教会中做事,你提到今天教会中二个现实的问题。第一, 就是你的朋友们所说的:一些人到教会去要不是要教会帮忙,就是要去占点便宜;而在教会中做苦力,就是犯贱﹗第二,就是教会中的一些“老前辈”的心态: 让年轻的去做﹗这两个观点,就造成了你最后所说的20/80的现象。可是,你大概没有想到:你目前的反应,岂不是让自己最后也走上这条20/80的路,甚 至可能更严重一点?            我倒是觉得,你说教会总应该比社会好一点,不应当有这种20/80的现象, 这是对的。圣经中有好些重要的经节。其中最著名的恐怕是《约翰福音》三章16节。这节经文告诉我们:上帝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许多时候,我们读这节经文,把焦点放在我们可以“得”到的。这也难怪,因为我们知道自己没有永生。可是,我们忽略了,我们之所以有所“得”, 是因为上帝有所“给”;而且在我们有所得以前,是要上帝先有所给。而这个有所给,就是上帝具体地表达了祂爱我们。正如你所引用的《雅各书》的话, 爱心需要有行动支持。            […]

No Picture
事奉篇

踏上回国之路(三)

编辑部 本文原刊于《举目》33期 一、与家人的关系 1. 夫妻关系 回国后若是身居要职,您在权力、性、金钱上也许会遇到很大的诱惑。 若可能,尽量与配偶同进出,这样在信仰上、精神上可相互扶持,一同面对人生苦乐,也一同成长,对双方身心灵的健康都有帮助。       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与任何压力之中,都要彼此提醒,不要忽略了夫妻关系的维护与更新。要注意国内教会中的家庭事工与婚姻辅导还不太普及,所以,夫妻关系出现问题之后,也比较不易得到教会的帮助。 一位受访的姊妹说,回国后先生忙于工作和交际,回家后只顾和公婆、孩子谈话,再没有时间与她沟通或关心她的感受,夫妻关系变得很淡薄,令她感到非常的失落与孤单。 针对这些问题,建议您回国之前和之后,一定要注意维持夫妇之间的交流与沟通。建立家庭祭坛,一起读经、祷告、灵修,寻求神的心意与引导。 另一对被访谈的海归基督徒夫妻,丈夫坦承身任商务要职,身边不缺既年轻貌美、又尽奉承之能事的女子,在飘飘得意中,他渐渐偏离了轨道。这时,一方面神用 莫名的身体上的不适来管教他;另一方面妻子用平和、坚定的态度与他一起面对第三者。妻子说她靠着祷告,得到智慧,用爱挽回了丈夫。这位姊妹说,妻子在夫妻 关系中有着关键性的作用;丈夫在感情方面出轨,哭闹绝不是上策。作丈夫的固然需要谨慎戒惧,妻子也要更刻意营造温馨的家庭环境,以爱来温暖丈夫的心;另方 面妻子在家里也要注意自己的仪容。 当然,丈夫也应当爱妻子,这是圣经的教训,姊妹们在感情及人生的方向上,特别需要你的安慰与支持。 讨论题目: 夫妻之间保持交流的秘诀有哪些? 夫妻有什么具体办法可保持同心? 圣经中对夫妻角色的教导(如《弗》5:21-33),如何落实在日常生活中? 2. 与子女的关系 一位姊妹在访谈中讲到,他们一家回国时,大女儿12岁,读上海的美国学校。那时丈夫除上班外,每天下午要到医院陪公公,没有时间去帮助女儿适应新的环 境。这时她注意到女儿的个性愈来愈孤僻寡言。她就暗暗地主动从各方面去了解女儿的难处,多花时间陪伴她,帮助她了解在新的环境中,有什么原则是要持守的, 有什么心态是要改变的。女儿在母亲的支持下,新朋友同学们都开始接纳她了,她也很快地融入新环境,恢复了她快乐的个性。      因此父母要谨慎,避免在回国后因忙于工作,疏忽了孩子。要知道孩子也在适应新的环境,并且他们不像成人那么会表达心中的感受,也比较不能作合宜的自我调适。 讨论题目: 回国后,在相当大的环境改变中, 孩子最需要的是什么? 父母该如何帮助解决孩子的需要?           给孩子多一点的时间和爱,对他们提出来的问题或不经意时发出的心声要倾听。保持家庭祷告与家庭崇拜。 3. 与父母、亲族的关系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一代人的见証

远志明 本文原刊于《举目》33期           中国有许多“最”:历史最长,人口最多,发展最快……然而,也许只有基督徒才会注意到,中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无神论国家,那里有我们的骨肉之亲,更是好牧人主耶稣基督日夜挂念的。           近30年来,我们看见神在中国的奇妙作为,不仅大陆教会飞快增长,海外学人也踊跃归主,更有不少人将一生奉献给神,成为专职的传道人。            这一批人,是中国大陆一代人的集体见証。            这一批人,呼唤著中国大陆信仰时代的来临。            这一批人,要在13亿中国人面前,集体见証上帝的荣耀。            但愿这一批人,是上帝要使用的,在基甸面前用手捧著舔水的300人。            就我所知,近年来在海外献身事奉上帝的大陆传道人,至少上百位;加上在各教会担任长老、执事、团契主席,与在读的神学生,应该有好几百位。           就像看待任何事情一样,如果从不同处着眼,会看到我们每个人的不同:           我们生自不同的家庭:农民、干部、军人、知识分子……           我们毕业于不同的学校:北大、清华、人大、中央党校……           我们有过不同的经历:下乡、经商、科研、打工……           我们有过不同的梦想:科学家、企业家、作家、艺术家……           我们有过不同的信仰跨越:在阳光下、在风雨中、在收音机旁、在圣经里……           我们在不同的岗位事奉:教会、机构、校园、餐馆团契……           我们可能隶属于不同的教派:宣道会、播道会、浸信会、路德会……           我们可能身处不同的教会背景:福音派、灵恩派、地方教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