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今昔的承诺

苏文峰 本文原刊于《举目》57期      美国宣教学家温特(Ralph Dana Winter,1924–2009),曾说明神国在地上,是由地方性堂会(Modality)和福音宣教机构(Sodality)彼此相辅相成,而持续进 展的。这两种机制如同人体的左膀右臂,在宣教事工上共同完成开荒与建造的功效。        1992年开创的“海外校园”事工,面向中国学生学者,正是温特教授所说的福音宣教机构。在过去20年中,我们不断观察时事,前瞻探索,努力将学人事工的成果与资源,提供给海内外中西教会,携手共同拓展上帝的国度。 第一个时机:学人布道(1992-1997)        90年代是海内外中国学人的“基督教热”时期,当时海外中西教会最关切的,是如何向涌入教会的中国学人传福音。《海外校园》杂志在1992年创刊,在时机上正是上帝所预备的天时、地利、人和。这刊物集合了福音资源,激发教会对中国学人这一个新群体的负担和认识。 第二个时机:培训造就(1998-2003)        随着信主人数剧增,海内外中国学人“布道易、造就难”的问题浮现。1998年起,〔海外校园机构〕出版7个系列的《中国学人培训材料》;合办“中国学人培训 营”;2001年出版针对参与事奉者的《举目》杂志;并在亚洲进行定时、定点、定人的校园同工培训。我们也投入相当心力,个别牧养海内外文字工作者及年轻 传道人。 第三个时机:海归时代(2004-2009)       进入21世纪后,大国崛起,海 归时代来临。2004年起,〔海外校园机构〕开始在欧洲定点作校园培训。计有四对特约同工轮替到柏林、慕尼黑、苏格兰、剑桥等城市,配搭当地华人教会的留 学生培训及牧养,每人每年2至3次,每次2至3个月,每个城市2至3年。欧洲事工的目标是培育绝大多数将会回国的准海归,使他们成为可以亲近上帝、事奉上 帝的小组长。        在亚洲,随着大城市中自发性的海归小组和团契兴起,〔海外校园机构〕的特约同工也应邀扶助其成长。2008年起合办海归事工研讨会,2009年正式出版《海归手册》和VCD《踏上回国之路》,都提供了海归事工所需的研发和材料。 现今的时机:“80、90后”及网络宣教/培训        在海归事工兴起的同时,另一个新的群体已在海外留学生和国内城市中日渐突显,就是中国大陆在1980至1989年间出生的、高达2亿的“80后”。今天“90后”也已进入国内及海外的大学。如何面向这一个新的群体,已成为海内外众教会和〔海外校园机构〕共同关心的新课题。        “80后”及“90后”常流连的互联网,也是急待耕耘的宣教园地。《海外校园》杂志面对日益年轻的新读者,从文字刊物进展为网上布道媒体,进而与网上圣经、神学课程、教会领袖材料与培训事工相辅相成。这是燃眉之急的挑战,我们已从2010年起投入大量资源,全力以赴。 期许与承诺        “心怀神国,举目远眺,洞察时机,开拓分享”是〔海外校园机构〕的自我期许,也是我们对中西教会今昔不变的承诺。 注:本文刊于2009年11月海外校园通讯。2012年6月修订。

No Picture
事奉篇

为何《举目》? ──却顾所来径

郑期英 本文原刊于《举目》57期        90年代初,海外(尤其在北美)中国学人的“信主热”方兴未艾。但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一些隐 忧。例如:在福音聚会中举手决志者甚众,但相对的,其流失率也十分惊人;许多人虽已公开受洗,但其生命、生活并无明显的改变;不少自认为是基督徒的,对 人、对事、对是非善恶的标准,与从前大同小异──这些情况令我们不得不反省:当如何做,才能领人真正“归主”而非单单“信主”? 基于此,为了帮助初信的读者在“真道上进深,在灵命上成长”,在1997年,除《海外校园》杂志双月刊外,我们另外增加出版了两期《进深特刊》。《进深特刊》先后出过8期,详细探讨了罪、信、生命、成长、教会与我、顺服面面观、无悔、生根,等8个主题。        当2001年的钟声叩响了世界,也带来了新时代的新冲击。许多中国学人已在海外落地生根,或融入了华人教会,或成为了以中国学人和新移民为主体的教会的中坚 力量。在他们积极地寻求使命与方向之际,如何培训他们走上事奉之路呢?如何在这多元化、后现代、资讯挂帅的时代,树立基督信仰的价值观?这些成为〔海外校 园机构〕极其关心的课题。        另一方面,我们相信随着中国越来越多地加入世界性组织,中国必然走向更开放的前景。如何掌握时机参与中国福音事工?如何鼓励基督徒献身回国事奉?如何集结人才资源投入中国宣教及普世差传?这也是我们必须研讨的新课题。        显然,是创办《举目》杂志的时候了。        因此,从2001年起,将原《进深特刊》,更名为《举目》杂志,对象也扩及所有认真事奉的基督徒。        “举目”一词,具有丰富的圣经根据,既代表心志又代表行动。“举目”就是:        举目望天——以赤子之心,仰望、亲近、寻求天父的心意。        举目看田——以基督的心和眼,观看福音禾田、透视世态人心、承担事奉使命。        我们盼望藉这份杂志,“唤起中国学人和海外华人基督徒的时代感和使命感”,塑造属灵品格,落实圣经的价值观于现实生活之中,培训基督徒走上事奉之路。        同时,《举目》杂志亦探讨21世纪的华人教会,应如何面对及回应当代思潮、时局、科技、影视、文学、经济等各方面的挑战;针对中国学人最常有的人本、唯物、 进化、实用、虚无的世界观,基督徒要如何转化更新;并报导海内外中国教会的现状,回顾过去的得失,评估现在的处境,分析未来的路向。        12年来,《举目》杂志已出版了56期。我们更盼望,结合中国学人特有的锐气,海外华人教会的经验,西方教会丰富的资源,打破地域、文化、观念的囿限,在新时代中,呈现出丰沛而富特色的新面貌。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掌控vs. 顺服

志秋 本文原刊于《举目》57期        耶稣基督和其他宗教信仰的创立者有一个明显的差别──所有其他信仰体系的创立者,都有一个完整的人生。他们离世的时候,都有足够的影响力,保证其所创立的信仰体系会延续,并发扬光大。        犹太教奠基人摩西活到120岁。他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过红海,在旷野漂流40年,临终之前传授《申命记》,再三告诫以色列百姓,并且在约旦河东岸集结以色列百姓,使他们重立圣约、立誓遵行。        佛教释迦牟尼活到80多岁,生前留下大量著述,也有许多弟子跟随他。他亲手缔立了佛教的组织制度,也亲眼看到这些制度推衍繁盛。        回教默罕默德活到60多岁,生前征战杀伐,统一了阿拉伯半岛,实现平生夙愿,留下政治和信仰制度,奠定了阿拉伯世界的发展方向。         所有这些信仰体系的创立者,都站在其宗教的源头,活出一个“成功”的生命,亲手开创体系,并且亲眼看到这些体系开始繁盛与发展。        耶稣基督则完全不同。祂死时只有33岁,并不“成气候”。跟随祂的门徒或出卖祂,或背弃祂,祂也被当时的权势人物和普通民众唾弃,钉在十字架上,在痛苦、挣 扎、失败中死去。祂在壮年时突然离世,他的人生似乎没有完全展开,祂的教导也散失淹没,后来靠门徒的回忆才有了福音书。从人的角度看,耶稣的人生是完全失 败的。        然而,在所有上述历史人物中,耶稣基督的影响,却是最大的,而且随着历史的推移,影响力越来越大。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耶稣基督和那些“教主”的实质差别,在哪里呢? 如此不同        其他宗教信仰体系的开创者,都发起自己的信仰、学说,且对其后来的发展有相当程度的掌控。唯有耶稣基督在苦难中顺服,在卑微中坚守位分,甘愿成为逾越节的羔羊,献在祭坛之上。祂一生顺服天父的旨意,至死不渝,是天父所喜悦的爱子。        如果说所有其他信仰体系的创立者以掌控获得成功,那么耶稣基督的秘诀在于顺服。掌控者凌驾于体系之上,缔造体系,操控体系。而顺服者则在一个更大的体系之 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找到自己的呼召、使命、异象,努力忠于呼召,忠心实践使命,把自己交托给信实的上帝,让上帝借着自己的顺服来实现祂的旨意。这是顺服 的人生,这是凭信心交托的人生。        基督徒的顺服是在明白信仰体系的大框架之后的信心行动。上帝是比我们大的,上帝的旨意超过我们的想像,上帝的话是我们脚前的灯,是我们路上的光,照亮我们前面的路。        如果说整个宇宙是一台戏,那么编剧和导演是上帝,不是我们。我们只是其中的一个角色,尽管微小,却有着自己的位分。顺服就是尽忠尽职地“扮演”好这个角色,对于整个人类历史,对于上帝完美的旨意,有一个忠心、良善的交代。        这是顺服的基本含义。这是人在上帝面前当尽的本分。即便是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祂也一样在苦难、卑微、渺小中学习顺服,成为我们顺服的榜样。热衷掌控、操纵的人不明白这一点,唯有真正效法基督的人,才晓得顺服的奥秘。 都不明白        耶稣当年的门徒,似乎不太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急吼吼地争论谁为大,想要掌控耶稣所创立的国度。卖主的犹大就更不明白了,眼见着耶稣对局面失去控制,他就失去了信心,失去了希望,在焦虑、怀疑中出卖了主,聊以自保。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蒙福的不二法则

陈宗清 本文原刊于《举目》57期        今天美国的基督教已经逐渐变质,离开新约圣经启示的圣徒形象愈 来愈远了。普林斯顿神学院蒂恩(Kenda Creasy Dean)教授认为,不少年轻信徒接受“道德治疗性自然神论”(moralistic therapeutic Deism)的观点:相信这位统管宇宙的上帝不干涉他们的生活;他们只在需要上帝帮助时,向祂祷告。这种认知也可以在华人基督徒中找到。         其实真实的基督曾斩钉截铁的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参《太》16:24)又说:“你们为什么称呼我‘主啊,主啊’,却不遵我的话行呢?”(《路》6:46)这位从死里复活的基督,是要我们对祂完全顺服。 基督的主权        滕近辉牧师指出:“今天基督徒最大的需要,是顺服基督的主权。”         圣经强调基督的主权是: “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腓》2:11);是“教会全体之首” (《西》1:18);是在为世人完成救赎的工作后,“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来》1:3),具有对受造物统御之权。        当年耶稣带着3位爱徒到高山上,突然改变形貌,显出无比的荣耀,门徒震惊得神不守舍。这时,天父从云彩中发出声音:“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他。”(《太》17:5)显示基督是所有上帝儿女服膺的对象。        耶稣降生在伯利恒的客栈时,天使对野地的牧羊人说:“因今天在大卫的城里,为你们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路》2:11)这句权威式的宣告说明,这位婴孩原是天地万物的“主”。基督的主权乃是从亘古以来就有的。        仔细查考圣经便可知道,基督徒对主的顺服必须是绝对的和随时随地的。美国著名宣教士兹卫莫(S. M. Zwemer, 1867-1952)说:“如果基督不是一切事情的主人,那么祂就全然不是‘主’ ”。选择性的顺服不是“真正的顺服”。        为何我们要绝对地顺服基督?至少有2个理由。首先,基督是我们与生命的创造者,我们受造是为了彰显祂的荣耀与美德。基督有绝对的权柄要求我们顺服祂。 第二,基督为了救我们脱离永远的刑罚,甘心舍弃自己,把命倾倒在十字架上,作了完美的赎罪祭。祂对我们的爱是彻底无保留的,所以,祂可以要求我们全然爱祂,并且绝对听命于祂。 为何不愿顺服        在基督徒生命成长的过程中,起初常会通过理性来判断,哪些事是可以顺服的,哪些事则无法顺服。90年代来美求学工作的施弟兄回忆道:“顺服基督的确是蒙福的 路,但刚信主时还没有学会这点。对于好的事愿意顺服,觉得不好的事就不顺服。”的确,对于一向优秀,习惯信任自己的学识、能力与判断力的人,要放弃主观的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一生之久的功课

范学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57期         这篇文章迟迟没有下笔,我甚至问自己,当初为什么答应写这篇文章啊?“顺服基督”为什么难写,原因很简单,我自己没有真正做到。尽管外表上,别人对我评价还可以,甚至夸过我,但我清楚地知道,在我内心中,存在着、隐藏着许多叛逆的东西。         一个时常不顺服基督的人,有什么资格告诉别人要顺从基督?怎么想,我都不得不承认,我没有任何资格。也许,有一点还勉强可取,就是我再一次反问自己,为什么会不顺从?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我把问题想简单了。         信耶稣之前,我就看到了:顺服耶稣,这是跟随耶稣的前提,也是基督徒的标志。如果你不听从耶稣基督的命令,你怎么可能跟随祂呢?         我在教会中也看到,有些基督徒尽管嘴上说得很好听,但实际上做的,往往是另外一回事。就是说,在其生命中,不大容易看出耶稣基督。于是我想,我要是信耶稣,我一定顺服耶稣的命令,让人看得出我是基督徒。        记得那是1995年1 月9日的晚上,我一个人在书房中读潘霍华英文版的的《门徒的代价》。他在书中说(大意):“唯有相信的人才是顺从的;并且,也唯有顺从的人才相信……唯有 信仰包含顺从时,才是真正的信仰。信仰中绝对不能没有顺从。并且,唯有在顺从的行动中,信仰才成为信仰。”        读完这段话后,我很兴奋,哦,这就是我寻找的信仰,我就要这样去信。后来在《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这本书中,我记下了当时的默想:         “主啊,尽管我现在还没在灵和真理中深刻地体认你,但是,从今晚起,我的心开始顺从你。我怀着一颗顺从的心相信你。你使我明白了,相信你和顺从你、相信你和跟 从你,是绝对不可分开的。相信你是信仰的起点,这是而且仅仅是逻辑上的起点。在时间的范畴中,在历史的顺序中,在实际生活中,相信你和敬畏你、顺从你,相 信你与爱、跟从你,是不分先后,同时发生的。主啊,求你赐我信心,一颗敬畏你、爱你、顺从你的新心。” 从那个晚上到现在,17年过去了,扪心自问,我有否怀着一颗顺从的心,相信并跟随基督了呢?是一直顺从,在每一个问题上都顺从,完全顺从吗?我必须诚实地说,没有。我是有时顺从,有时不顺从。         以为一信耶稣,就会完全顺服祂,这是把灵性生命的问题大大简单化了。 说到底是“罪”。        造成自己时而不顺服基督的根源在哪里,说到底就是一个字:罪。         那些背离了圣经的自由派们,早就把基督信仰中的“罪”作为过时的观念抛弃了。然而,尽管抛弃了罪的观念,面对现实世界,他们又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不是充满了爱,而是充满了罪。        对于有些基督徒来说,罪则变成了一句套话,我们承认世人都犯了罪,也承认我是罪人,但是,我们并没有真正地成为认罪者,一个悔改的基督徒。         我们不能泛泛地说罪、认罪,而是必须意识到那些造成自己叛逆耶稣基督的具体的罪,到底是什么?换句话来说,尽管世人都犯了罪,但是每个人犯下的罪却不尽相同,就好像某甲贪财,某乙贪权,某丙丁贪色、贪名,等等。        举个例子,保罗说过,贪财为万恶之源。但在某一个人身上,贪财并不是他跟随耶稣的主要障碍,而是贪权。最可怕的是,贪权往往不像贪财、贪色、贪名表现得那么 […]

时代广场

面对美国大选,咋办?

谈妮 本文原刊于《举目》57期        一位美国华人教会的牧者来信询问:        我最近正在祷告,也在教会祷告会上请众同工祷告,盼望当会众问到今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时候,教会可以有一个符合圣经原则的回答。        目前看到的是共和党的候选人是摩门教徒,民主党候选人是现任的总统奥巴马,他和副总统以及教育部长先后表明认可同性恋婚姻合法化。        不知道《海外校园》杂志和《举目》杂志有没有收到这方面讨论的文章,如果没有,是否可以组织一些敬虔的资深传道人讨论讨论,给众教会一个引领和启迪?        因此,《举目》57期特在美国大选前夕,特请两位牧者就此议题发表短评。同时,在2013年将就基督徒与政治这个主题,作较深度的探讨,敬请读者关注。 见: 回应一:如果耶稣也投票? http://behold.oc.org/?p=2415 回应二:与其坐而叹,不如起而行  http://behold.oc.org/?p=2412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回应一:如果耶稣也投票?

王永信 本文原刊于《举目》57期        今年是美国总统大选之年。美国近来在经济与国势上稍显衰退,但仍然是世界上举足轻重的国家。而美国总统的信仰、伦理、道德、人生观、世界观等更直接影响美国及全世界。(编注) 今年美国的选民须在下列两位候选人中选举一个为下任总统:         一、民主党候选人为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Barak Obama),他要竞选连任,他数年来支持堕胎合法化,最近公开赞成同性婚姻合法,并于6月15日邀请500位同性恋者在白宫举行庆祝会(LGBT Pride Month)。         二、共和党候选人为罗姆尼(Mitt Romney),他是一个摩门教徒。摩门教不相信三位一体真神、不相信耶稣基督的救赎,是彻头彻尾的“异端”(详阅《真道手册》第5章“摩门教”)。         此种情况造成了若干基督徒心中的困惑与不安。在这非此即彼的情况下,基督徒如何选举?而圣经的教导又是如何? 一、The lesser evil ── “小恶”之人       1.在这两位极不理想的候选人中,哪一位是较为“小恶”?        2.基督徒是否可以择其小恶而选之?(世上没有完全人)。 二、在此两难情况下,有些基督徒采取“不选”的方式。         但是放弃选举是否什么都不必作?我们的公民义务如何? 三、圣经的教训        1.基督徒应当顺服地上的掌权者。“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当得粮的,给他纳粮;当得税的,给他上税;当惧怕的,惧怕他;当恭敬的,恭敬他。”(《罗》13: 1- 7)        2.但是当地上掌权者的法令与上帝的旨意有牴触时,基督徒有责任遵守上帝的旨意,不论付任何代价。正如彼得和众使徒在逼迫压力下所作的宣告,“顺从上帝,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参《徒》5:29)这是明明白白的反法令(不合上帝旨意的法令)。 四、在此复杂的问题上,人的意见很难作绝对的标准。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回应二:与其坐而叹,不如起而行

苏文峰 本文原刊于《举目》57期         最近和一些牧长谈及美国今年总统大选时,不少人觉得要让信徒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情况下作选择,很是无奈。         其实,选举总统不同于选聘牧师。我们不应单从“神学正确”(Theological Correct)的角度来看待总统候选人。说穿了,美国总统的选举是一种政治“妥协的艺术”,是各种族、各群体、各宗教、各阶层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决定了 选举的结果;想要期待一位完全符合福音派信仰立场的总统出现,不太实际。         绝大多数候选人竞选期间的政见,执政后会在现实中修正或“被和谐”;在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的民主体制下,美国总统虽然位高权重,也有重要人事的提名权,但最后决定国家政策和公共议题的(如堕胎、同性恋等),是联邦及各州的议员和大法官。         与其把希望预存在一位总统身上,不如加劲使力在民意更可以改变的人事上。         如果,有专业见识的基督徒,在各类媒体平台中,大量表达合乎圣经价值观的优质舆论;如果基督徒的选票人多势众,足以影响议员及法官对公共议题的决策;如果基督徒具有18世纪英国克拉朋联盟(Clapham Sect)的公义能力,世道是可能拨乱反正的。         我盼望,一些福音机构成立智库(Think Tank),帮助众教会牧长和信徒,对公共议题作客观合宜的辨识。各教会的信仰立场中,应附加对公共议题的共识。所有的基督徒父母都“从娃娃抓起”,从小 教导子女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婚姻观,让他们在世俗化的狂流中,胆敢与众不同。我相信这是主耶稣要我们今日积极去作的事,是每个基督徒在公民社会中力挽 狂澜的可行之道。         编注: 编注: 阅读此文可同时参考: 谈妮,《面对美国大选,咋办?》http://behold.oc.org/?p=2419。 苏文峰,《回应一:如果耶稣也投票?》http://behold.oc.org/?p=2415。 读者亦可延伸阅读,参考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于2011年12月出版的英文电子文选《如何选择一位总统》(暂译,原书名:How to Pick a President),及《信仰与美国总统》(暂译,原书名:Faith and the American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世界观的“使徒”寇尔森

临风 本文原刊于《举目》57期        2012年4月21日,监狱事工创办人查理斯.寇尔森(Charles Colson,朋友暱称Chuck Colson, 1931-2012),因脑溢血辞世,让世界顿失一盏明灯。         寇尔森早年在白宫作总统的特别助理,因为做事不择手段,被冠以“尼克森总统的刀斧手”,后因“水门案”入狱。入狱前,他因鲁益士的《返璞归真》信主。出狱后,他开创并投入受刑人事工逾35年,直到去世。 世界观的大师         寇尔森不仅在全世界创办“监狱事工”,还写作:从《重生》开始,他前后写了不下30本书,共计销售2,500万本以上!他每天的“中断点” (Breakpoint)广播节目,有1200家电台转播,并且内容同步贴在网上。听众每天至少有800万人。此外,他还开展了“百夫长查经计划”,以及 “寇尔森世界观中心”等等活动。         一个人精力有限,他怎么可能这么多产呢?一个原因,是他吸收了一批非常优秀的代笔高手。其中有些写手,后来也成为名作家或评论家。然而他一切作品都是以第一人称叙述,我相信主要的思路还是他的,寇尔森是这些作品的灵魂。         寇尔森工作的主轴,那就是体现“世界观对人类的影响”。他深知“理念”对人的重要性。他强调:“理念(观念)极其重要,它会发生作用。”这“理念”(idea),就是“世界观”背后的思想。         他整个事工的目的,是要推动“基督教的世界观”。世界观之争是大问题。从近年“巴拿研究所”的民调看出,并非上教堂的基督徒就有“基督教的世界观”。往往,不是人拥有世界观,而是世界观拥有人,因为世界观已经内化了。         那么,什么是世界观呢?简言之,世界观就是个人对所处世界的全视野的认知和信念。这种认知和信念,决定了人的选择、行动和价值。        世界观影响我们的价值判断。让笔者印象最深刻的,是2000年读到的寇尔森《世界观的故事》里面的一个故事。寇尔森是讲故事的高手,这个故事让我真正意识到世界观对人的影响:         1996年的时侯,有一批东正教徒受到寇尔森监狱事工的影响,在保加利亚的一所监狱,修建了教堂和医院。寇尔森应邀前去参加医院的开幕式。没想到,司法部长也来参加盛会。当时,保加利亚还是马克思主义体制,司法部长则是忠实的马克思主义信徒。         司法部长对监狱事工为这所医院所提供的大量捐助,诚挚地表示了感谢。        寇尔森在致词时说,犯罪是个道德问题,监狱事工协助修建的医院,只能医治身体。人还需要道德上的更新,教堂就是为医治心灵而准备的。        这些话,让那位马克思主义的信徒非常困惑,也非常不安。第二天,他邀请寇尔森到他的办公室。他坐在桌首,抽著烟,开门见山地问:“寇尔森先生,你昨天说,犯罪是个道德的问题,那是什么意思?你是说,那是个社会学的问题吗?”         “不,犯罪是个人选择去做错事,所以是个人道德上的失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