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2.28

“他的魂被铁捆拘。”(《诗》105:18,直译) 你是不是正被反对、误会、侮蔑、悲哀、困难、…等好似一个铁圈围困呢?振起精神来,你现在所花的时间并不是虚度的;神叫你经过铁的训练。荣耀的金冠冕之前,必有苦难的铁冠冕。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2.27

       “你们坐在这里,等我到那边去祷告。”(《太》26 :36)        在客西马尼园里,有八个门徒被留在后。主耶稣带彼得、雅各、约翰往前去祷告。有许多人神把他们放在世上,没有伟大事业,也无重大担子,乃是要他们单单活着。他们是没有使命的花,但是他们的香气、美丽,已够叫主喜乐了。亲爱的,如果你正是这一朵花,请你不要抱怨。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2.26

“他们………心里喜欢。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徒》5:41) 神允许试炼临到信徒,并不是随便的一回事。许多信徒在患难中过日子,实在是被神拣选,因为神认为他们配受祂的试验。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2.25

“天将晚,以撒出来在田间默想。”(《创》24:63) 渔夫坐下补网,割草者坐下磨刀,你能不能说他虚耗时间呢?我们若有更多单独的时间,就必有更多属灵的长进;我们若少尝试,多退修,就必有更大工作的果效。 

No Picture
天下事

全美婚姻战争正在升温中(裴重生编译) 2014.02.24

全美婚姻战争正在升温中 许多基督徒明明知道也支持合神心意的婚姻,但每次遇到自由派的攻击–没有爱心,不包容、不接纳时,总是哑口无言,不然就回答我爱同性恋者但不爱他们的行为。被主重用的仆人华理克牧师 (Rick Warren) 在一次针对同性婚姻的问题接受媒体访问时说:同性婚姻是他们的选择,不可以因为个人的抉择而坚持改变上帝对婚姻的定义(God’s definition for Marriage)—-只有一男一女的结合才被祂称为婚姻。当我们把上帝从生活中除去时,剩下的只是混乱。 同性婚姻的争战正在全美国展开,共和党众议员罗尔•拉巴朵(Rep.Raul Labrador)提出一条法案来保护支持传统婚姻者。 这条婚姻和宗教自由的法案,可以阻止联邦政府加诸于美国境内,相信传统婚姻和性道德的宗敎信仰者的惩罚。 同时,在内华逹州,总检查长(attorney general)表示,内州将不会坚持捍卫2002年选民通过的州宪法对同性婚姻的禁令。目前有8对同性夫妻对州府提出违宪的䜣讼。 犹他,奥克拉和马州也有不同的宗教团体组织起来,要求联邦法院维护对同性婚姻的禁令。他们声称因反对同性婚姻而被认为是偏见,是一种错误和冒犯。

No Picture
言与思

论断(张怡昕) 2014.02.24

论断 我有一个很好的学者朋友。他为人真诚,做学术也很踏实,认真。我们能够坦率地沟通,谈学术,生活,信仰。他和我讲到自己在北美留学时去教会的感受。他说,他承认人是有罪的,也承认人需要救赎,并且他对上帝有一种亲近感,愿意寻求。但他去华人教会时,遇到了一些让他反感的事情。他去的华人教会,有牧者在讲道时常常讲中国大陆的丑恶现象,这让他觉得很不舒服。我解释说,牧者可能只是要用这些例子来说明人的罪。他跟我说他很不喜欢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用他的原话,“觉得他们在Judge。” 到底什么是论断? 我嘴巴里讲的,可能就是事实。但是我是以怎样的心态去讲的呢? 我是真的痛心,还是说,看,这些罪人! 我和我的朋友都知道,大陆确实存在种种问题。让人不舒服的,是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 什么又是不论断? 闭口不言,就是不论断吗? 我想,不论断,绝对不是说看到问题不指出。 憋在肚子里成了腹诽,毫不关心成了漠然。 真正爱一个人,爱一个国家,是要指出问题。我看到微博微信上一些文章,批判的时候充满不平和讽刺。多渲染,少客观资料,也没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就是发泄。指出问题,不是为了看别人的笑话,不是为了宣泄情感,更不是为了标榜自己水准高(我们潜意识中间的优越感,甚至会欺骗我们自己)。指出问题,是为了改进。 那么,怎么样才能不论断? 我给自己的答案是,多干实事多祷告。真正做事情的时候,就会知道做点儿事情有多么不容易。就不会那么轻易批评做事的人了。真正做事情的时候,忙碌而充实,就不会东串串西看看,说这个长那个短了。如果觉得没有什么事情好做,没有什么事情能做,那就危险了。文化水准不是很高的白芳礼老人,靠蹬三轮挣钱,20年间捐了35万,帮助了差不多300个贫困学生。这就是榜样。当我对社会感到不满的时候,我为这个社会做了什么?有没有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有没有为领导为邻舍祷告? 不论断,不腹诽,不漠然。多干实事,多祷告。 注:白芳礼老人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ziliao/2009-06/18/content_11562865.htm

No Picture
成长篇

乐读经、读经乐

本文原刊于《举目》66期 许宏度 可敬可靠的耶和华上帝         圣经告诉我们,这世界上没有比耶和华上帝,更值得我们追求、认识的!(注1)摩西如此描述:“我要宣告耶和华的名;你们要将大德归与我们的上帝。祂是磐石,祂的作为完全;祂所行的无不公平,是诚实无伪的上帝,又公义,又正直。”(《申》32:3-4)         同样的,大卫赞美上帝说:“耶和华本为大,该受大赞美;其大无法测度。这代要对那代颂赞你的作为,也要传扬你的大能。我要默念你威严的尊荣和你奇妙的作为。人要传说你可畏之事的能力;我也要传扬你的大德。他们记念你的大恩就要传出来,并要歌唱你的公义。”(《诗》145:3-7)         相对之下,保罗告诉我们,这世界上“……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他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他们用舌头弄诡诈,嘴唇里有虺蛇的毒气,满口是咒骂苦毒。”(《罗》3:10-14)耶利米甚至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17:9)         我们在教会里服事,有时会相当烦恼、心里困惑:为什么信徒对上帝的信心,常常是这么小?其实,这跟上面最后的两段经文,不无关系。笔者记得多年前,听到一位讲员说:“信徒为什么不容易信任上帝,是因为我们的老爸过去也曾经欺骗过我们!”如果我们不能信任至亲,还能够信任什么人呢?这实在是人类社会的悲剧!         先知以赛亚看见耶和华,坐在高高的宝座上时,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参《赛》6:5)我们一出生,就是活在这种尔虞我诈、互相怀疑、互相欺骗的环境里。         换言之,《创世记》雅各骗哥哥、骗爸爸、被伯父欺骗、被儿子们欺骗的故事,就是人类历史的故事!既然我们不容易信任人,难怪我们也就不容易学会信任上帝!面对这个世界,父母要常常提醒孩子们:“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以上种种,不都在说明“人是不可靠的,惟有耶和华上帝可敬可靠”吗? 与人亲近的耶和华上帝         万幸,耶和华上帝不只可敬可靠,祂没有高高在上、远离败坏诡诈的罪人,而是愿意亲近我们、被我们认识。这正是基督信仰的一个特色——上帝不单创天造地,祂也顾念祂所创造的人类。诗人大卫赞叹道:“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诗》8:3-4)。        更奇妙的是,上帝不单顾念祂所创造的人类,祂甚至“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参《约》1:14)。几年前,笔者在芝加哥教学,顺道探访在三一神学院深造的华神校友。她们带我参观神学院时,我看到一位老师的门外,贴了2张卡片,一张卡片写着“历史充满了想做神的人(History is crowded with men who would be gods)”,卡片内有不同人的像,包括亚历山大大帝、凯撒大帝、希特勒、列宁、毛泽东等;另一张卡片写着“但只有一位愿意做人的上帝(But only one God who would be man)”,卡片内是约瑟、马利亚和婴孩耶稣的画像。是的,基督教的一个特色,就是“上帝差祂独生子到世间来,使我们借着祂得生”(参《约壹》4:9)! […]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2.24

       “你当走的路甚远。”(《王上》19:17)        神怎样对待他疲乏的仆人?给他好东西吃,给他甜蜜睡眠。身体的保重是必需的。今天许多神的仆人所缺乏的都是睡眠和调养。有许多属灵的伟人都像以利亚一般——在罗腾树下求死!啊,听哪,这声调何等甘甜:“你当走的路甚远,起来吃吧!”

No Picture
成长篇

神圣话语的学习

本文原刊于《举目》66期 王志希 为何要制定读经计划          每年,“渴慕神”(Desiring God)、“福音派联盟”(The Gospel Coalition)等美国福音派的重要网站,都推出各式各样的“读经计划”,供信徒选择。例如,影响钟马田(Martyn Lloyd-Jones)、斯托德(John Stott)等甚深、19世纪英格兰牧师麦琴(Robert Murray M'Chenyne)所制定的麦琴读经计划(M'Cheyne Reading Plan)就很不错。卡森博士(D. A. Carson)就此所做的2年期修订版,即成为我去年和今年读经的依凭。         制定读经计划,为的是让我们更有目标和动力、更平衡地阅读圣经。圣经实在是信仰生活的关键,我们需要借着从上帝而来的智慧,从圣经中更深刻地认识上帝,并渴慕祂,以祂为至终的福乐泉源。所以,我们应当找一个适合的读经计划,然后持守。 阅读属灵前辈的著作           除了有适合自己的读经计划之外,我们也有必要阅读属灵前辈的著作。马丁‧路德在《致德意志基督教贵族公开信》(Open Letter to the Christian Nobility of the German Nation)中提醒我们,之所以要阅读属灵前辈的著作,是因为这些著作像是“路标”或“地图”,让我们认清前面的路。否则,我们或者会迷路,或者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找到正确的路。“我们阅读属灵前辈的著作,是要透过他们的著述明白上帝神圣的话语。”(约翰‧派博,《至高喜乐的传承——在恩典中得胜的人》,p. 27。以下引用皆出自该书。)         在读书的时候,不要只追求数量和广泛程度。因为“太过广泛的阅读,反而会令人困惑,而且不能使人受益。它会使学生的思想四处飘荡,因此,也就没有重点”,而“一个学生要是不想浪费劳力,那么就必须反复阅读一些优秀作家的作品,直到将作品中的精髓完全吸收过来”(p. 93-94页)。          […]

No Picture
事奉篇

“乐”读圣经——文学性读经法

本文原刊于《举目》66期 施玮         一个基督徒要让自己的属灵生命活着,并活得越来越丰盛,越来越滋润,当然离不开吃“灵粮”——读上帝的话,读圣经。但如何能“乐”读圣经,而不是“苦”读圣经呢?每个基督徒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生活、生命状态中,以及按著个人不同的性格,都能够找到各种不同的读经方法。          文学性读经法能帮助具有文学阅读经验和习惯的人,在理性逻辑上更明白经文,在感性认知上也更好地体会天父的心意。不论是个人读经,还是准备带领查经、分享等,这种读经法都能提供帮助,让我们享受“灵粮”的美味。 中国人读经现状          从唐朝景教到1919年出版的《国语和合译本》,再到今天由中国人翻译出版的各种汉语圣经译本,这中间包括了语言处境化和诠释处境化的不同。其中马礼逊翻译出版的圣经全书《神天圣书》,是目前能看到的第一部新旧约全书译本,所使用的文字语言具有古汉语特征,其中的叙事体具有中国传统章回小说的叙述风格。以此为例,我们可以看到先贤们在圣经的语言和释读上,所做的汉语处境化的努力,以求让中国人能读懂圣经、并乐读圣经。          经过漫长的年月之后,母语为汉语的基督徒已逾一亿,而以汉语阅读圣经的人更是数倍于此。表面上看读圣经已经完全没有问题,然而在汉语语境中的人对圣经的阅读,似乎仍与我们在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中的阅读记忆,难以对话、相通、共鸣。          我在北美华人教会的服事中,特别是在中国大陆宣教和教导中发现:圣经对于教会内弟兄姊妹来说,偏重于当作“经文”来读和背;急难之时翻经文、抓应许、求安慰;平时更多是因为基督徒的责任、甚至只是为了完成教会读经任务来读经;大多数基督徒依赖听道来了解上帝的话,自己较难读懂、读出滋味来。          “释经学”原是为帮助人读懂圣经的,但却被归于神学范畴的“高深”专业学问,忽略了释经学的基础部分,是阅读和分析文章的基础语文常识。更堪忧的是,因为只将圣经当作“经文”读、背、听,以至常易形成断章取义,教条式的应用与争论。          圣经对于一般中国民众来说,是“天书”,是宗教的书。虽然大部分人认为它是一本教导人做好人的书,但不太会以欣赏文本的心态打开阅读,因为心理暗示就是“天书”,是看不懂的。          更重要的是,一般中国社会大众认为圣经与中国人的传统文化没有共通性,与中国人的审美,也没有共通性,是一本西方教会的经书。而我们传福音者除了讲见证,也大多只会按照西方语言体系的神学逻辑,来讲解基督信仰,这就很难引发中国读者在文化记忆中的共鸣。由此产生的结果就是,仿佛只能彻底否认、抛弃中国传统文化,才能成为一个基督徒;读圣经与过去的阅读习惯、阅读记忆和文学审美完全隔断,这难免让人有“多一个基督徒就少一个中国人”的隐忧! 文学读经的合理性         圣经不是神秘难懂的“天书”,而是上帝选用祂忠心的仆人,以他们所熟悉的语文,把圣灵的启示忠实地记录下来,成了一部用人类的文字,向人类启示上帝的书。          从较宽泛的意义上说,文学是一切口头或书面语言行为和作品的统称。狭义则定义“文学是指以语言文字为工具,形象化地反映客观与现实的艺术,包括戏剧、诗歌、小说、散文等,是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以不同的形式(称作体裁)表现内心情感,再现一定时期和一定地域的社会生活。” (维基百科)。          无论从广义还是狭义的文学定义看,圣经不但为历史、神学,更是一部文学典籍。因此,以文学阅读的方式来读圣经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不需要有“圣俗之分”的紧张。         读圣经首先必须依靠圣灵的带引,要有基督教教义与传统的光照,要有听道而行道的信仰体验,还必然要使用并遵循语言文学的规律和元素。只需我们粗略了解释经学的发展和原则,就可以看到圣经在其诠释、翻译、评鉴中涉及到大量文学研究的元素。         一方面,全书的形成、结构、文学体裁;全文中心思想、段落大意;句子的语法分析和字意;上下文关系;创作语境(语言和文化的环境,如地理、服饰等);作者和作者心目中的写作对象等,这些现代语言文学研究中基本关注的元素,也是读经者所不能忽略的阅读基本规律。否则,就有可能“乐”读的不是圣经本身,而是自己的思想在只言词组的“经句”上的投射。         另一方面,在对作者原意的理解中,不可能排除阅读者的再创性,共鸣以及应用。这更是阅读圣经的意义。阅读、查经的目的不是对古文献的考古,所谓读经、研经,都是为了更明白上帝的心意,好让上帝活泼长存的话来指导、并改变读者的生活和思想,建造上帝的教会。         当我们意识到圣经的阅读也是一种语言文学性阅读时,我们会警醒自己的理解和教义都不能代替圣经文本,都无法避免片面性和时空性;同时我们也能够更主动、更放松地对圣经中的人物与事件,进行情感投入,从而产生共鸣与应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