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黑夜到底多长——谈教会的权柄胜过阴间(任运生)2018.08.30

任运生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8.08.30   神在地上设立两样主要权柄:教会和政府。 王怡牧师在论到政教关系时曾说过一段话大意是: 政府管理人的身体,教会关注人的灵魂;政府借助法律赏善罚恶,教会通过福音更新生命;政府以强制力治标,教会教化人心归正治本;政府当彰显神的公义,教会集中传扬神的怜悯。 所谓的政教分离(或政教分立),不是指政治与宗教(Politics and Religion)的分离,乃是指政府与教会(Church and State)的分立。 本文从《马太福音》第16章的经文出发,谈谈教会的权柄——“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太》16:18-19) 一、耶稣基督的权柄——坚固磐石 耶稣和门徒来到该撒利亚腓立比的境内。这个城是大希律的儿子腓力建造的。他用罗马皇帝凯撒和自己的名字,合起来命名此城。该城位于加利利海北部大约40公里。城里盛行各种假神崇拜。 正是在这里,耶稣问门徒:“人说我——人子是谁?”(《太》16:13) 众说纷纭之后,耶稣又问门徒:“你们说我是谁?”(《太》16:15) “西门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儿子。’”(《太》16:16) 主耶稣听到彼得的回答很是欢喜,夸赞彼得:“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太》16:17) 接着,主耶稣对彼得说:“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 (《太》16:18) 门徒和以色列众人都期待耶稣建立弥赛亚国度,但主耶稣似乎却在此对门徒说:我要暂缓建立弥赛亚国度。我首先要建立一个新的团体:教会。 这是新约圣经里,第一次提到“教会”这个词。这是主耶稣新的启示、新的真理。 “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磐石”指什么? “彼得”的名字“Petros”,是“石头”的意思,因此天主教认为,磐石是指“彼得”,并进一步认为:彼得是基督的代表,是罗马天主教的第一任教皇,以后历任教皇都是彼得的合法继承者。也就是说,主的教会建立在彼得这块“磐石”上。 然而这样的教义,在释经学上存在着明显的问题。 希腊文的名词有阴性和阳性的区别。“彼得”(Petros)是阳性名词,而“磐石”(Petra)及其相应的代词(Taute)和定冠词(Te),都是阴性。这显然是不一致的。 κἀγὼ δέ σοι λέγω ὅτι σὺ εἶ Πέτρος, καὶ […]

天下事

世界杯补遗(俞安至)2018.08.24

俞安至 本文原刊于《擧目》官网天下事専栏2018.08.24 当俄罗斯法律禁止在球场传福音的情况下,福音派教会想方设法来传福音。 2016年限制传福音的条例 世界上最受瞩目的运动世界杯足球赛,于2018年6、7月间在俄罗斯成功举行。最后法国击败克罗地亚夺得冠军。俄罗斯的福音教会原希望能借此机会传福音的盼望,在2016年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4年前,当巴西主办世界杯时,大量的基督教福音单张从各个街头巷角得以散发,甚至在著名的科帕卡巴纳海滩都能看到散发福音单张的义工。 但在2016年,普金领导下的俄罗斯国会,通过限制传福音的条例。这个法律不许任何教会在教堂以外分享,包括这次世界杯所有赛程的城市。 外国基督徒不可能飞到俄罗斯来传福音。在过去几年中,俄罗斯政府与东正教配合,将所有外国宣教机构关闭,且不再给外国宣教士签证。如果有外国游客违反规定,一定递解出境。 由于这个法律规定,必须是政府认可的教会在俄罗斯公民带领下,才能做传福音的工作,俄罗斯少数的福音派教会就决定,按照这个规定来行动。如果他们不能外出传福音,他们就想方设法吸引球迷到教会来。 开放教堂观看球赛 在莫斯科、圣彼得堡以及其他有赛程安排的城市约超过400家教堂,决定在世界杯举行的一个月内,开放教堂提供给球迷们观看比赛。 在俄罗斯,足球是仅次于冰球的第二受欢迎的球类运动,许多场的比赛销售一空,一票难求。这些教会借此提供大型视屏,还有爆米花、向日葵子以及神的话语来吸引俄罗斯球迷,让许多人可以一起看球赛,为俄罗斯球队加油,彼此交谊与团契。 数以百计的义工在世界杯期间,在教会分发单张以及包括俄罗斯文的新约圣经,甚至一些门徒训练的材料,并且邀约附近邻舍以后来参加查经班及青年营。 虽然邀请球迷看球赛转播,与美国一些教会在超级杯美式足球决赛的情况很类似,但对俄罗斯的福音派教会来说,这可是一个全新的传福音方式。(在俄罗斯,福音派的信徒只占人口的1%。) 在筹划这个活动时,一些比较新而且本来就较常举办社区活动的教会,对这个活动非常支持。但有些长期存在的教会对这样开放门户曾发出异议:“我们怎么能用敬拜神的殿来做这种毫无用处的活动,去看足球赛?”好在,这些教会里的青年人对这个方式非常热衷,他们终于解除了教会牧长的疑心。 这些教会聚会的场所需要是在政府登记的“教堂”。在这点上,也遇到一些困难,因为俄罗斯的福音教会中有1/4是属于“家庭教会”,从来没有向政府登记过。若他们举办这类的活动,可能会受到当地警察的刁难,甚至罚款。 在俄罗斯正教外的教会如果有“宣教活动”是会被处罚的。所谓的“宣教活动”包括分享信念或教义以吸引非信徒来参加他们的教会。今年稍早,就有浸信会及五旬节派教会受到这样的处分。他们上诉到俄罗斯宪法法庭。最后,他们的上诉虽然没有成功,但法庭的判决中认定,“宣传教会活动的布告,若只是以‘某个特定宗教信念’为主旨,而且仅对非会员分发”才是“宣教活动”。 这个解释让这次开放转播世界杯的活动,受到较少的压力。 《东西方教会与事工报告》的主编法甘(Geraldine Fagan)说:“即使有2016年法律的限制,由于克里姆林宫希望避免引起国外任何负面的报导,我认为,这次福音派教会的活动应该会受到较少的干扰。” 福音计划的成果 结果,这次的世界杯俄国队超乎任何人的想像,居然打进最后八强。因而也造成了福音派教会计划的成功。 在这400间教会的转播中,有超过一万人次进入教会观看比赛。这些教会一共散发了超过50万份的单张与俄语新约圣经。甚至还有一份特别印制的《约翰福音》(附有附近教会的消息)也完全分发完。 俄罗斯完美地主办了这次世界杯,再加上俄国队进入八强,让来看转播的人兴奋非常,更愿意听福音。当人们一同庆祝时,他们似乎也比较愿意聆听福音。 在俄罗斯,约70%的人民承认是俄罗斯正教的信徒,20%不相信任何宗教。 虽然这次教会的世界杯转播非常成功,但莫斯科政府在世界杯期间还是压制了一些宣教的活动。从开赛起,一共有三个福音队被捕。这三队是在莫斯科,卡林宁格勒(康德的故乡),以及叶卡捷琳堡(历史上,最后沙皇尼古拉二世被杀害的城市)被捕。他们后来虽得释放,但福音单张全被没收。 “福音快闪” 在莫斯科的红场,有25位学生临时发起一个“福音快闪”,他们在公开的场合,急速的将福音内容用快闪的方式传播出去。当这些快闪团队表演一开始,当时在红场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立刻将他们包围起来,观看他们的表演。 参与这次福音工作的义工们发现,在莫斯科与圣彼得堡的街头所发生的事,让他们感到惊讶。在各处,大胆地宣讲福音,使用快闪队,在红场传福音。许多俄罗斯的基督徒因此受到激励,愿意到街头去分享福音。 世界杯的结束成了一个新的传福音的起点。据说,在世界杯之后,有1800个新的查经小组成立,还有15,000个儿童营正在筹划。 请在祷告中记念俄罗斯的福音事工!

言与思

七夕专稿:婚姻使我们失去爱的能力?——在七夕写给害怕“婚内失恋”的你(王敏俐)2018.08.17

过去我曾经痛苦地以为,上帝把我带入婚姻是要使我受苦,祂借着婚姻使我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梦想与生涯规划,放弃自己所热爱的专业。直到那一天,在圣灵的光照之中,我才认识到,原来上帝并不是要把我最爱的夺走,而是要把最好的给我,那就是耶稣基督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