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与思

为每一个成功的疫苗而感恩(陆加)2020.11.30

入冬之后,美国的新冠擡头严重,感染人数不断破纪录。在这些坏消息当中,唯一可以令人安慰一下的,就是它加快了疫苗临床试验的进程,使得有几家公司的疫苗都得到了很好的结果。在新冠爆发还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们已经有了几个接近成功的疫苗,这真是今年感恩节最值得感恩的。 […]

牧者恩言

从巴比伦出来(小刚)2020.11.27

神视所有不把神当神、或把不是神的当神的人和事,都看为淫乱,原来人们建造通天的巴别塔为要传扬自己的名的地方,就是后来的巴比伦城偶像的发源地,就是如今、也是未来整个抵挡神的世界性的帝国的政治、经济、商业、宗教的中心。 […]

成长篇

感恩节与清教徒(贺宗宁)2020.11.26

本文刊于举目官网2020.11.26 贺宗宁   公元1620年(明光宗泰昌元年)11月9日,五月花号抵达北美。 1620年,英国国教里的“分离份子”(Separatists)在伦敦成立组织,准备离开英国,横渡大西洋到新近发现不久的北美。他们找到了一位富有的商人预付船费。理论上拥有北美土地权的维吉尼亚公司,也允许他们在北美东岸北纬38度到41度之间可以建立一个殖民地(或农场)。英国国王特许他们脱离英国国教,唯一的条件是,他们彼此之间必须“和平”相处。 1620年8月5日,40位“圣徒”(他们自称)与另外62位“陌生人”(非基督徒的殖民探险者)搭乘两艘商船(五月花号与顺风号)从英国南方的普利茅斯港出发。但才一出港口,顺风号就漏水,两艘船不得不折返到达特茅斯港。顺风号在修理后,他们再次于8月21日出发,但航行了300英里,顺风号又再次漏水。他们只好再次折回。这次,他们决定放弃顺风号。 这102位船客只好挤到一艘船上。9月,五月花号第三度启程。但由于前两次的拖累,再出发时,已经是大西洋的风暴季节。因此,这两个月的旅程非常辛苦。在狂风大浪里,许多人都呕吐晕船。甚至有一个“陌生人”被海浪卷进海洋中淹死。   五月花公约(Mayflower Compact) 经过两个月的风浪之后,11月9日,他们终于到达北美。但登陆后,他们除了找到一个印第安人废弃的村落外,几乎没有任何人物的踪影。他们又发现,他们着陆的地点是北纬42度,比原先维吉尼亚公司允许他们可用的地方要更北。 其实,从英国的法律来看,他们无权拥有这块土地。他们将这块地命名为普利茅斯殖民地,以记念他们出发的港口。在这种言不正名不符的情况下,41 位“圣徒”与“陌生人”联合起来,起草了一份“五月花公约”(Mayflower Compact)。这份公约允诺建立一个“民间的政治体系”(Civil Body Politick),由选举出来的官员管理,他们并允诺施行“公正平等的法律”,而且效忠英国国王。 这些“圣徒”,后来被称为“朝圣者”(Pilgrims),是后来接续到北美的“清教徒”(Puritans)的一支。其实,在北美并没有什么“圣”可以朝见。英文的“朝圣者”真正的意义是“为宗教的理由走往远方的人”。这些“五月花号”的乘客是“为了宗教信仰自由而到北美的人”。 1608年,在诺庭汉郡一个叫做思科卢比(Scrooby)小村子的整个教会,因为不愿意继续向英国国教效忠,他们举村离开英国搬到荷兰的雷敦。这些“分离份子”认为英国国教几乎与天主教一样的腐化与敬拜偶像,必须要取而代之。这些“分离份子”希望能在荷兰找到自由的敬拜方式。这些人与清教徒并不相同。清教徒同样反对英国国教的一些措施,但他们希望留在英国国教,从内部进行改革。 这些“分离份子”在荷兰确实找到了信仰自由,他们自称为“圣徒”。但他们在荷兰发现一些现实生活的问题。首先,他们发现在荷兰,所有的技术工作都是有组织的,他们这些外来者没有资格参与,因此,只能从事一些低阶的劳力工作。 但更糟糕的是荷兰松散的生活形态。这种生活对一些圣徒的孩子有无比的吸引力。他们的领袖布莱德福认为这些孩子被带坏,向往奢华,走上危险的道路。为了这个原因,虔诚的圣徒们决定再次搬迁,到一个没有政府干预及属世纷扰的地方。这就是他们后来在1620年,漂洋度海远走“新世界”的原因。   清教徒的起源与历史 “清教徒”是16到17世纪的英国改革宗基督徒。他们希望能“洗清”英国国教,因为他们认为英国国教并没有完全摆脱天主教的做法与信念,只能说是半吊子的新教。 从这个角度来看,清教徒运动是发自英国国教的内部。那些发起者是在信奉天主教的玛丽一世(史称“血腥玛丽”)时代被放逐到荷兰的一些牧者,直到1558年伊丽莎白一世即位后他们才回到英国。 清教徒最早时对英国国教信仰改革的范围不满,尤其是对在一些敬拜上保留天主教的仪式觉得需要改进。他们认为在敬拜与教义上,需要更为“纯洁与敬虔”。由于接受改革宗的神学,他们应该是加尔文主义的信徒。 至于在教会体制方面,有些清教徒认为应该完全摆脱宗派,自行结合成立独立的教会。1640年代,当长老会制度的支持者,无法成功的在西敏大会上组成一个新的英国国教后,这些要求与英国国教分裂另成立独立教会的信众,在清教徒当中明显的成为主力。 由于当时英国有关宗教方面的法律限制,清教徒想要从英国国教内部改革的企图,受到了阻止。但他们的信念却在被放逐到荷兰时,以及后来移民北美时得到实现。而在英国国内,剑桥大学的一些学院也引进了清教徒的教育系统,影响到平信徒。 逐渐的,清教徒与不断增长的商业世界,英国国会里反对皇室特权的在野势力,以及苏格兰长老会结成一种没有正式形式的联盟。他们在政治上积极参与,在1642年到1644年,克伦威尔的国会派与查理一世的保皇派之间的英国内战中,站在国会派的一边。 后来,在英国1660年代的恢复期(Restoration of 1660),几乎所有的清教徒牧师都正式的脱离英国国教,其有一部份成为所谓的非传统派的独立牧师(nonconformist ministers)。 清教徒从来没有正式成为一个宗派。且在18世纪后,就没有人再使用这个名词。有些清教徒的信念,像正式否定罗马天主教,后来被英国国教接受。但有些信念,像相信邪灵或污鬼附身,后来被主要的宗派否定。另外许多的信念都融入了17世纪末叶到18世纪初叶兴起的宗派里。   普利茅斯殖民地及第一次的感恩节 在到达北美后,这些新的殖民经过了一个严寒的冬天。他们中间将近一半的人因为没有足够的食物而未熬过这个冬天。原来“五月花”的乘客中只有53名存活,而船员里也只有一半平安度过这个冬季。五月花号在第二年4月启程返回英国。 […]

牧者恩言

何谓“求上面的事”(何西)2020.11.25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牧者恩言专栏2020.11.25 何西   经文“所以,你们若真与基督一同复活,就当求在上面的事;那里有基督坐在神的右边。”(《西》3:1)   基督徒在地上生活,应当求上面的事,而非地上的事。求,意思是心之所向,即将心放在“上面”——这包含我们的情感、意志、喜好及目标等各个方面,都放在“上面”。 有意思的是,我们看到,保罗刻意没有用“属灵”、而采用“上面”这个词汇。笔者以为,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属灵”这个词汇,当时已被一个正在冲击歌罗西教会的异端给滥用了。这异端混合了犹太教的一些传统和外邦异教思想,他们主张恪守传统、通过极端禁欲、苦修、敬拜天使等来追求所谓的属灵。 为使信徒远离这些错误的属灵观,保罗明确指出真正的属灵指向“上面”。“上面”不是抽象的、模糊的属灵,而是指向基督。基督是众先知所预言的、打败了所有仇敌、如今在神的右边坐下的天国君王。基督是信徒当寻求的对象。因此,正确的属灵观是以基督为中心的属灵观,也就是与基督联合的操练。与基督联合包括两个方面:与基督同死及与基督同复活。 与基督同死意味着要处理的是地上的事。地上的事有哪些?一方面,异端对于属灵的错误理解,如在饮食、节期上的拘泥,或故意谦虚、敬拜天使、恪守不可拿、不可尝、不可摸等规条,这些从人的角度来看,看起来很属灵、很宗教,但却皆为“地上”的。 另一方面,地上的事也指肉体的情欲,如淫乱、污秽、邪情、恶欲,贪婪、恼恨、忿怒、恶毒、毁谤,并口中污秽的言语等。吊诡的是,错误的属灵观与属灵操练,不仅在克制肉体的情欲上毫无功效,而且这也成为放纵肉体情欲的人的借口。与基督同死不仅需要摒弃似是而非的错误神学,而且需要治死肉体的情欲。 与基督同复活是要寻求天上的事情。天上的事又是哪些呢?天上的事必须以基督为中心,因为离开基督,所谓天上的事情一定会堕落为地上的事情。笔者以为,天上的事一方面包括神学上的,即拥有对神的真知识,照着神的形像不断地更新自己,使得“在基督里”的身份成为自己最重要的身份。 另一方面天上的事也指德行与操守上的,即活出神的属性,存怜悯、恩慈、谦虚、温柔、忍耐、彼此饶恕、彼此相爱。这些德行不正是基督身上所彰显出来的品质吗?因此,我们是效法基督为榜样。 综上,与基督同复活是以基督的道来达至生命的更新,以基督的平安替代世界的安慰,以基督的德行为效法的榜样。 “求上面的事”,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地上的基督徒来说,绝不是消极避世的借口,而是积极活出以基督为中心、与基督联合的生命。在这动荡的世界中,基督徒不仅要面对世界的敌对,还要不断抵抗世界的诱惑,我们唯有不断向上看,求上面的事情,才有可能在地上活出有见证的生命。   祷告:在天父右边坐着的天国的君王啊,谢谢你的受死与复活,让我们也与你一同受死与复活。求你用你的道更新我们的思想,用你的平安管辖我们的心,用你的德行引导我们的行为。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