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不惧

李臻怡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7期

        在海外受洗时,我考虑过回国怎么办,会不会有麻烦?我周围的慕道友也有不少人为此迟疑,久久未能决志。但在我后来几次回国的经历中,神都用真实的例子安慰我,告诉我具有相似经历的基督徒在国内的生活与见証。

        一次是在北京。时逢周日。我一心想做礼拜,却找不着教堂。恰好车子途经西单附近缸瓦市基督教堂,马上停下。怎奈早上第一堂人满为患,被礼貌地谢绝门外。等了一个多小时做完第一堂的人从主堂、副堂、旁听室,及露天小广场里涌出后,我才急急地与许多一同等在门口的人一齐涌入。我在主堂“抢”了一个好位子,因为副堂只有闭路电视看,旁听室与广场只有喇叭听,好像不过瘾。

        礼拜开始后,先是着装整齐的诗班献诗,后是一个青年神学生短讲与祷告,再是老牧师主讲“马利亚的真哪达香膏”(《约》12章),讲得很细,很慢,也很透彻。之后是圣餐,受过洗的可以领,未受洗的就退场了。

        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上前去领圣餐,我想起来了,她在瑞典受的洗。马上走过去,问她还记得我吗,她迟疑不决,我首先介绍自己,她才释然。领了圣餐,就与我一同出去,找了个公园,一谈就是一下午。我们几乎不敢相信在北欧认识的人,还会在北京相见相识。我们都很高兴,无话不谈,她嘱咐我一定要转告北欧华人基督教会的牧师及弟兄姐妹,她的受洗是认真的,她回国后做礼拜、读圣经,从未间断过,她也为自己的老伴祷告,让他早日信主。

       另一次在上海,在机场迎接我们芬兰代表团的,是一位女士。不敢肯定,因为素昧平生,但依稀觉得她是基督徒,因为我相信基督徒是可以相认的,都有着“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林后》2:14)。但因为是公务访问,又有旁人在场,未及多问。第二天,她来宾馆,别了一个十字架胸饰,我马上问她是否基督徒。她迟疑不言,我就说我是,在芬兰受洗的,她马上说她也是,在美国留学时受洗的。我们好高兴,几乎忘了身边的芬兰贵宾,用国语大谈起来。

        她说她现在生活很平安,虽然带孩子做家务,加上常常接待外宾;人忙,但心不累,因为她有神与她同在,神赐平安给她,她也凡事祷告谢恩。更有四五个主内知己,有着相同海外受洗的背景,电话联络,在电话中代祷。“有时真的累坏了,但一祷告,或请朋友代祷,心里就十足的平安,感谢主。”我大感宽慰,因为看到相似背景的同胞,非但没有因国内拜金腐败,急功近利而丧失信仰,反而鲜活地扎根成长。我想也唯有神是真信仰,是磐石与盾牌,坚固不摧的,足以抵挡一切世风潮流。

         这两位我在国内遇到的姐妹,答应我将她们的经历告诉海外的人,请大家放宽心,因为一切都不足虑,我们的未来在基督手中,他必坚固、帮助每一个信徒,不要害怕的(《赛》41:10-13),而我也亲眼看见神祝福她们的家庭、事业。

        我们担心受洗后回国可能会受迫害、压制,然而圣经上说,那灭人性命的,不用怕,而灭人灵魂的,却要怕他,因为这才是关乎永久的事。我们可能还有别的疑惑,然而圣经上的记载,身边基督徒的见証,都说著共同的一句话:“不要疑惑,总要信”(《约》20:27)。

作者来自苏州,现在北欧芬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