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一等再等

天婴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8期

你听到过这样的争论吗?

         “我的好朋友三个星期以前结婚了,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我期盼拥有她的那种安全感,我期望预备好的那个人会出现,我也愿意相信神会在合适的时间把适合我的人带到我的生活中,但是,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你应当看到结婚有结婚的烦恼,你单身是神的恩典,你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亲近神,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参与服事……不要太挑剔,要降低标准,好好祷告,神会为你预备的……”。

          “瞎扯什么结婚有结婚的烦恼,你们不都选择了‘烦恼’吗?帮助别人?我最需要帮助了!你们回家有说有笑,我只能面对四堵墙。你知道那种感觉吗?你能理解那种失落、多余、孤独、不完全的感觉吗?……我都祷告五年了,怎么还是一个人?”

失落了的体恤

         已记不清楚有多少次进入这样的场景,有多少次刺痛那已伤痕累累的心。但很久以来,我无法忘记那一张张委屈受伤害的脸。我无法再面对那种挣扎,面对那种渴望从神那里得到答案的焦灼,那种在群体压力下的失落,那种因寄居异国而加重的孤独,那种在“我怎么了”的追问中对沉默上帝的困惑。

        有一天,当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婚姻的呵护下已拥有近十年有人疼惜的奢华时,我发现,我早已不配教训别人,我早已失落了体恤的心。但我发现,看似沉默的上帝并没有睡觉,祂还是让我明白了我无法明白的事情。

恋爱不息的人

         记得六年以前和苗秀君刚认识的时候,几乎每一次聚集,无论在什么场合,她都要重复她的名言“我是生活中不能没有爱的人”,用她自己的话说,是因为她渴望爱情,她喜爱《简爱》中的简爱,喜欢《安娜卡列尼娜》中的安娜。当所有的人用审视精神病的目光看着她不知所措时,她会以“生命不息,恋爱不止”的激情,用英文再重申一遍“I can’t live without love”。

        你可以想像,大学读中文,做过记者,又发表过小小说的秀君,绝不只是说说而已,她会很大方把自己介绍给陌生的人,对自己是单身也从不隐瞒。因她常常有惊人之举,我们聚会中也常常有不速之客的到访。还有更绝的一招儿是,秀君常常会预言要在某年,某月,某日之前把自己嫁出去,但那一天从未被她言中过。

糊涂了的原则

         两年前的一天,一个痴情的男人向她求婚了,她突然变得裹足不前。接受订婚戒指的日期从复活节推到圣诞节,又从圣诞节推到情人节,结果以结束男女朋友的关系而告终。她的理由是:“我不要和一个不信的人结婚。”我们当时都糊涂了,既然如此,为什么当时和不信的人谈恋爱呢?

        她的问答是“话说回来,不应该和不信的人结婚原则上是对的,但现实是,去哪儿找信主的呢?暂时不信主没关系,只要他不反对就行了,以后慢慢会信的。”或是“说实在的,天底下要找一个死心塌地的人也不容易,更何况自己又不是十八,找个过日子的人就行了。”

         我们有过无数次的讨论,她的理由是:“我没有单身的恩赐,我是经过祷告才和他交往的。”我教训她的观点是:“你一开始就知道他不是基督徒,你当初就不应该和人家谈,既然谈了,就要承担后果……”她掉泪了,我也发誓不再为她的事儿着急上火了。

前所未有的壮举

          以后的每个星期,我们仍在团契见面。虽然像以前一样,爱情是秀君永恒的话题,但我对于多变的她一直持观望态度。但是,她比以前安静了许多,也不再预言嫁期。快两年了,居然没有谈过恋爱。这对一般人来讲很正常,但对秀君来讲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壮举。她分享到,当她看到圣经中说:“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创世记》2:24)时,她便在上帝面前开始了一个全新的祷告,求神为她预备一位共同领受生命之恩的人。

         她从此渴慕丰盛的生命。近两年来,几乎每一个长周末都用来参加灵修的聚会,她说要更加注重建立与神的关系,要学习建立与人的和谐,以及与自己的平衡;不自卑,不自傲,使自己在知识和爱心上能有长进。

         她说她不只是要和一位信主的人结婚,而且求神预备一位在属灵上可以带领她的弟兄。有一天,当她为自己感情的事祷告时,听到神对她说:“顺从我,我会祝福你。”从那天起,她和神有了双向的立约;从那天起,她开始走出对恋爱的盲目与困惑;从那天起,她的心再没有焦灼过,她坚信神给她的应许。

值得一等再等

          秀君坚信,凡事都有定时。既然《诗篇》中讲到:“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诗篇》139:16),更何况神所设立的婚姻呢?我忍不住问她:“那么,你还需要自己寻找吗?”她说:“不要找,我无法相信自己的判断,我会看走眼的。”我更得寸近尺:“那你干嘛呢?你知道那个人几时会出现呢?要等到什么时候呢?”她说:“我不知道,只有神知道。”我还是不遗余力:“如果神让你一辈子单身呢?”她说:“我目前没有想过一辈子独身的问题,如果神有这样的心意,祂也会让我明白。”她说,不要和别人比自己没有的,要为自己有的欢喜。也不要和别人比哀叹自己年龄不小了,婚姻是不受年龄限制的。

          是的,当我们十八岁的时候,我们自信年轻就是嫁人的本钱,我们有百分之百的安全感;因为别人有的我们都有,甚至还拥有别人没有的。而当我们三十八岁时,我们也许不一定有自信敢进入恋爱的角色,因为我们不再稀奇自己所拥有的,反而会叹息不再拥有年轻。我们会失落,会孤独,会困惑,像一位姐妹讲的甚至觉得自己白活了。

会悄悄地来

         昨天,和刚从退修会归来的秀君又谈起要等多久的事儿。她说,其实等待是一种选择,之所以选择等待是因为值得。人可以在等待中选择过愁苦的日子,也可以在等待中选择过甘甜的日子;问题是要不要神为我们选择,放不放心神为我们选择。葛培理牧师(Billy Graham)在谈到他自己的婚姻时说:“很值得去等待那个神为你选择的、那个最合适你的人出现。神为你选择的会悄悄地来。”“会悄悄地来”,多美!

         秀君近六年的心历路程让我对单身的问题有了重新的思考。是不是只有现在单身的人才有要面对单身的问题?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面对单身的挑战,谁也不能保证结了婚的人下一分钟不会面临单身的问题。当我们要自己面对一切的时候,那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会吞噬我们,那种心里的无望会窒息我们。我们会像约伯一样发问,我们会像哈拿一样哭泣,我们更会像雅各一样与神摔跤;但神要向我们说:“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为你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创世记》32:28)

作者来自中国西安,现在加拿大多伦多市某银行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