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掂了掂手上那块石头(吴蔓玲)2015.03.02

我掂了掂手上那块石头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

近几个月,远志明牧师和柴玲之间20多年前的那件私事愈演愈烈,变成华人基督徒圈的大事,还上了华人的报纸新闻版。这几天,就连美国《今日基督教》也针对此事刊文评论。

面对远柴事件一路演变,要我心如止海、不为所动,是绝对做不到的。就连我脑袋里久不用的福尔摩斯侦探细胞,也全都活络起来,跟着网络新闻走向起舞,努力还原事情真相,判断孰是孰非。手上掂著的那块石头,这一会儿想砸远,下一会儿想砸柴。

直到听到[海外校园机构]“事情真相未出之前不论断”的立场(编注),我才豁然清醒,不再闻风起舞,开始思考怎样以基督的心为心,来面对这件事。

不由得想起3位加拿大牧师婚变事件。请各位不要以此联想加拿大牧师常有这类的问题,只是因为地缘的关系,住在加拿大的我,自然关注这些事件。这3位牧师里有两位算是世界知名的牧师,他们出事时,有个共同点,就是当事人愿意服下来,让其他的牧师负起监督和重建的责任。

当有人曾问阅历丰富的加拿大基督教电台创办人大卫‧曼斯(David Mainse),该怎样处理其中一位牧师的事件﹖他回复,谁按立这位牧师,就由谁负起责任。结果,出事的牧师就服在为他按立的牧师下,先是重建婚姻家庭,再重建服事上帝的职务。

然而,并非事事能照这理想进行。另一位失足的牧师面对的,则是牧养的羊群都散了(求主怜悯﹗),当地许多牧者清楚表态不欢迎他。但有一位牧师出了面,接纳他到自己的教会,并以不伤他自尊心的情况下,帮助他渡过经济上的困局,并且帮助他重建婚姻,进而重建服事。而另一位失足的牧师,则是由跨越美加两国的几位名牧,共同出面监督并重建他,现在也已经回到服事工场。

监督并帮助这些失足牧者重建生命,并非易事。尽管这些牧师婚姻和家庭已得重建,但是回想在3位加拿大牧师重建的整个过程当中,每位监管他和重建他的牧师或牧师团体,都一路受到不少批评、压力,并且有些事情牵扯复杂,不见得在处理上能尽善尽美。然而,这些助人重建的牧者们的动机,是崇高且可敬的。

大卫犯下奸淫和谋杀案时,上帝并没有一怒摧毁他,而是重建他﹔而神子耶稣降世,担起人类众恶的罪责,钉在十架上,又复活升天,更是为了重建--重建我们与祂之间的关系,从而重建我们与人的关系,甚至重建我们与自己的关系(不再活在疚责中)。

无论事实真相如何,上帝的心意总是重建,但并非意味着当事者无需面对事实真相所应付的责任。细细思索著上帝重建的心意──我掂了掂握在手上好些日子的这块石块,决定把它化为祈祷,成为重建远柴两人生命、两人彼此关系、各自的婚姻家庭、以及重建华人教会的祷告石块之一。

编注:

当柴远事件有越演越烈之势,总干事华欣曾于1月14日及2月26日,两度发信给所有OCM相关同工,表明我们的立场。

“[海外校园机构]期盼柴远事件能够遵循圣经教导的原则,当事人都顺服圣灵的光照,为信主前后的罪,认罪悔改,亲自妥善解决。在对整个事件有清楚完整的了解之前,我们不作评判和论断。谨以代祷在上帝的宝座前交托仰望,坚信上帝的公义和慈爱、真理与恩典,必在一切事上得胜。”

17 Comments

  1. 我想作者的本意是不要随便论断。但是本文的前后行文,却是明显是在讨论如果牧者因犯奸淫而跌倒,该如何对待的问题。在这个时刻,有暗示远牧师确实100%犯有被指控各项罪名之意味。如果作者确实以自己的调查或者与远牧师的交流得下如此结论,那自然可以。否则,会有误导舆论之嫌。

    • 吴弟兄,您好!
      前几天,写这篇文章时,就有想到有人可能会误解我暗示远牧师罪名的指控,但单纯想文中已经说明自己不该论断的态度,没想到还是让您误解。
      在此刻,写这样文章,本身就冒着可能被误解的危险性,但是为华人教会忧心,促使我写下这篇有感。我大可不必承认自己曾经有拿起石头的心态(这是介于我和主之间的事),不是吗?
      用三位跌倒牧师为例,并非暗示远牧师也跌倒,而是为了强调重建当事者的需要。以远牧师为例,不管事情真相如何,他个人、家人、服事在这事件都受了伤,需要重建;我不认识远牧师一家,但心想远师母承受的压力,可能难以言谕。
      谢谢您的回应,让我有机会解释。希望您能接受我的解释,我绝无暗示。

  2. 我担心的是,远弟兄3月2日登出的信里没有一个字提到18位牧者组成的调查委员会,他只服从神州对他的调查。换句话说他不接受神州以外的其他权柄对他的监督。这是事关教会秩序的事情。

    华人教会以后如何处理类似事件?是否愿意接受一个有广泛认同的权柄展开独立调查?还是否认这样的权柄?我有没有问题只有神能调查,结果就是没人有权调查,这不是圣经的教训。调查、认罪、惩戒与重建都应该按秩序进行,如果连谁有权柄监督我都搞不清楚,以后会有更多伤害教会的事情。

    如果远弟兄真的像生命季刊说的那样拒绝配合18位牧师的调查,我觉得这是一个不好的表率。是调查有问题还是个人有问题,应该有所反省。

  3. 吴蔓玲姊妹表扬自己放下了石头,其实她本来就不该捡起石头。假如她借此以暗示王峙军等牧师介入调查是举起了石头,那么这是对王牧师他们的诽谤吧。自己捂了耳朵还要封人的口,这就是远志明弟兄及其辩护士企图喝退真相调查的路数?

  4. 引用约翰福音第八章行淫的妇人与石头的故事应用在远志明的事情上,是不恰当的,甚至是错误的应用。行淫的妇人罪得赦免,这可以应用在一个作恶的非信徒被主耶稣赦免,而我们信徒不要如同周围的犹太人一样自义,要晓得我们也是罪人蒙神赦免。但问题是,远志明的事情有两层,第一层是在他还不是基督徒的时候犯了罪,他也承认了。第二层,是他在成为基督徒并被按牧后已经是知名传道人了的身份下犯罪的指控。如果把石头的故事应用在第一层是合适的。但是,远志明事件造成的恶劣影响不是因为第一层,而是因为第二层,是因为他已经成了明星传道人。对于第二层,作为传讲神的道理的教师,远志明的身份更像是文士。主耶稣批评那些虚假敬虔的文士和法利赛人的时候,可是没有像对待那个妇人一样。刘同苏也写文章把远志明比作那个行淫的妇人,把我们这些评论者比作那些拿石头的人。的确,我们需要避免那些拿石头的人的自义,要反省自己的罪。但是,远志明现在不是一个尚未得救的行淫者,而是类似于主耶稣时代的文士和律法教师之类的宗教界人士,把石头的故事应用在远志明事件上,就不完全合适了

  5. 我觉得评论挺有意思。同一篇文章,有人看到”…有暗示远牧师确实100%犯有被指控各项罪名之意味。”有人看到”…这就是远志明弟兄及其辩护士企图喝退真相调查的路数?”似乎有人觉得作者暗暗地指控远,有人觉得作者暗暗地为远辩护。我们看到的是作者想表达的,还是我们想看到的?

  6. 我在一个基督信仰的网上发表了一篇帖子,完全反对十八人的做法。有一位网上发帖人说,你有什么好的办法。以下是我的答复:
    我没有我个人的办法,但我知道谁有。最好的作法莫过于“当将你的事交托耶和华,并依靠祂,祂就必成全。”(诗37;5)
    我想用约翰8章里,“行淫时被拿妇人”一事,来看主耶稣如何处理。法利赛人问耶稣,耶稣起初没理他们,后来才用一句冷静而强有力的话,否定了他们审断,定罪的权柄!当他们听到“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 就一个一个走掉了。这里我要给法利赛人说句公道话:他们的羞耻心还没有全然泯灭。要是现在,说不定还有死皮赖脸不走的呢!说不定还有人提议,去内查外调一下,看看有无其它淫乱的事, 还有什么可以用来未审先判的,给她点压力,给她来个最后通牒,再炒作炒作,大伙热乎热乎。
    令人惊奇的是,那个哆嗦的女人,刚才还巴不得有个地洞可钻下去,现在却不急着离去,躲藏起来,反而在耶稣跟前留下了。为什么?因为她的直觉告诉她,她今天遇到的这一位非比寻常,祂的说话,祂的举动,都带着真理与爱,都带着真正的,并非自封的,或是人封的权柄。她接下来就称耶稣为主了,感谢主!何等奇妙的救主!无独有偶,保罗在大马色的路上,也是第一次称耶稣为主,他与前面那女人,同样是有感于圣灵,心悦诚服地接受了耶稣作为他们的救主。这二个例子中,耶稣,这一位完全的神与完全的人用祂独特的,无人可以替代的,完全的爱与完全的真理,完全地征服了那二个罪人。耶稣赦免了那女人。我相信,她今天已在乐园里了。
    这就是耶稣的方法。请问你我能做吗?向主降伏吧!这才符合我们的本相!
    你们要休息(或作安静),要知道我是神。 ___诗篇46:10
    任何用心灵诚实敬拜主的人,迟早都会有分辨的灵告诉他们,某一个声音是出于神,还是出于那恶者。如果你的灵命还没成熟到可以用属灵的直觉来判断的地步,那从果子就可以看出树来,不是吗?
    有几个分辨标准,是谁都无法否定的:
    是否荣耀神;是否叫福音兴旺,引入归主;是否造就人;是否帮初信者成长;是否有着于教会增长;是否使人安静而不是混乱;是否让撒旦无机可趁。
    愿主赐福给各位!

  7. 张守东弟兄您好!
    您想多了。我文中根本没有暗谕,也没提王牧师一行人,设立假设把别人没说的话或不曾有的念头来评论,是欠公允的。基本上,我竭力避开评论这件事或涉及的任何人。
    再则,拿起石头是比喻当时我就网络传播下断语的心境,本来就没说这是对的(我当时也为自己的态度向主认罪悔改),更怎能说我“表扬”自己放下石头?张弟兄,您误解我写这篇文章的心意啦!这篇文章是坦诚表达自己心境,甚愿多祈祷,渴望用祷告化成建造的石块,期盼华人基督徒圈子不要因此事分裂或受损。我真的忧心远柴一事会损伤华人教会的合一,撕裂信徒彼此相爱的情感。

  8. 主内 吴蔓玲, I feel that u speaking from your heart. thank you.
    如你说, 我也不想拿”圣经” 当石头来打击 A or B, 我感到圣经已被 撕裂,无限度的被利用,正义之师 重复又重复的辩证 ,都是 为了广大华人教会? 为主 ?听多了真有点想吐。 我信主50 年,也曾出版 福音月刊,当长老,参与福音布道活动,多年所见所闻的教会历史可引证,这是(又) 一场人手制造的闹剧 (天使都在看)。最终 A , B 方都不会赢,没有一个无罪的 胜方。告与被告必都一同受伤. 什至家庭破碎, 但”路人” 甲,乙,丙, 又如常的回归上下班的现实中, 三二年后无人再记念.

    @Dicky: 华人教会一直以来, 没有教皇, 不同教派有自己按立的权威性 的代表, 架构, 规章 , 但 Para-church organisation, 如生命季刊等 福音机构 之类只能 serve The Church, 不是代替. 名牧有什么代表性 ? 代表谁 ? 唐崇荣更有名气, 为什么不请他. 王永信 老前辈无人不知, 张佰笠 知名民运同志牧师, 布永康 , 前仼美总统 Jimmy Carter etc etc Christian 名望冠国憏, 为什么不能邀请作代表 ? 因为(新- Protestant) ) 教会本来就没有一哥, 教皇;
    但国内文革工人, 学生代表, 农民都可随意入屋查察, 抽打,定罪, 行私刑, 强逼游亍, 我想如在中国 ( 文革) 那么18 个人也算代表.
    但是在美国清教徒 culture, 民主法治社会, 我看难. 下一步只有上法庭了, 当然 也是 In the name of God ! 除非, 正如 John Wu 说, 你们要休息(或作安静),要知道我是神。 ___诗篇46:10
    Healing – begins from within, not the Media.

  9. 柴远事件中,我没有追踪透彻每一篇公开在网上的评议文字,只在柴玲允许某论坛邀请转载她的第一封公开信开始,循那论坛所集中的不同角度文章来反思,祷告。

    我倾向相信柴玲版本,留心揣摩共鸣网络上女性身份,女性角度出发的评议者的心情,我理解柴玲文字为带着真实委屈创痛,并心情反复中的“伤痕文字”,是努力倚靠上帝,求祂加能赐力刚强壮胆下去写出的告白。她是有勇气承担一切因这“揭露”带来的一切责任后果,包括,过程中,她自己任何罪性念头,任何无知隐藏着的恶念,被圣灵察验出来一刻,我相信她会公开认罪!

    远牧那版本,他看为25年前故事已完结!努力让“它” 过去!向柴玲说: 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他要忘记过去,努力面前!柴玲不能接受这些处理!当最初两位协调人要按远版本来了结事情,更加增柴玲决心,要走下一步,把事情公开在大公教会成员之一的普世华人教会中间,而使用网络成为了”送达”众华人教会中间的途径,平台。结果,先后有13位和另外18位教牧为此事发声了!且是倾向以柴玲版本来向远施压!

    远牧因那“调查报告”出来,不得不回应,发了声明,但,那不是为了止息柴玲任何申诉而作,而是再努力公开表明本来柴玲所不接受的版本!柴玲最后公开回应是—-提告于法院处理!

    因此,我们再看不见双方任何公开说话了。而双方都不再看对方是主内肢体,必须交付在“外邦人”手中来解决此事!显然地,大公教会没有地上最高权柄单位可以帮忙这事下去了,特别在“被控诉者”无法接受任何其他教牧联合在一起的权柄单位后!

    我本来是传道人,这几年因家庭需要被动离开工埸后才留意网络,来观察基督徒在网络上的议人论事情况,渐渐看见,网络是水,能覆舟载舟;能成就美事,能引发憾事……当教会肢体间或机构间无法私下按圣经真理来解决的矛盾故事,而最后要透过网络公开故事,可以积极,可以消极!

    我追踪一个积极例子,是某地方一个神学院老师,私下努力在小圈子的权柄单位内发表对不公义事情的深刻关注,请求正视解决不成后,勇敢在自己部落格发表文章,务著被解雇压力,却成功地使更多教牧来关注那神学院的不理想情况。坦白说,这是无可奈可下的公开!倘若那故事能更早在少数人中间被“严肃和勇敢”按圣经真理来处理,便不会让许多不相关人士知悉!

    那故事我承认是积极例子!原来,主若允许,网络可以是求人间公义的平台,(除非,上帝安排那事情要等待到天上才伸寃!)

    我祷告,柴远事件既然已经那么公开,在后来的发展中,是上帝教会的圣洁更彰显,罪人(教牧与信徒,慕道友)更敬畏上帝!

    • 菲比姊妹,在您发这么长的一段评论之前,将基本事实搞清楚没有?在曼玲姊妹掂量那块石头的时候,您这位传道人,已经飞快地将石头扔了出去。
      您这段话,“先后有13位和另外18位教牧为此事发声了!”,显明你对最基本的、公开的事实缺乏了解。不是“13位和另外18位”,是13位和另外5位,合起来是18位。

      • 我没有留心那13个相同名字,便写出那一句来,看成有31个牧者来帮忙发声!我,何等愚笨的妇人!谢谢吴弟兄指出我盲点地方,这是网络平台上美好的互动,水能载舟的积极例子,感谢上帝!

        但,关于“扔石头”,我不同意啊!因为,远牧目前还没有被人间法律判罪,他自己也不接受18位牧者来调查与他有关系的疑似非礼事件,及不接受柴玲版本来认罪,他就不应当被看成是那个在明确行淫中被找到把柄,事实当前的下不能狡辩的淫妇来放在公众面前!

        因此,就没有围观淫妇者!也没有“扔石头”者!

        有的,乃是为神家矛盾故事发生中彼此焦急互望,代祷和给意见要求出路的一群!吴弟兄是!吴蔓玲姊妹是,我也是,相信,大部份站不同角度中来理解这故事要发言的都是!

        我虽不同意您,却是体谅! 明白!因为,您是出于爱弟兄,爱上帝仆人的心肠,心中相信远版本,就不忍心看到有人在“伤害“远?在“扔-石-头”!可是,事情不是那样子啊!

        累……先停,谢谢吴弟兄。

  10. 这并不完全在于信谁的版本,而在于在网上争辩这种事情,基本是个有害无益的事。柴的指控一抛出,远就永远不可能洗清。当把泥巴扔进面粉,面粉就永远是脏的了。如果想评论,需要先了解红色中国的特别思维、文化。
    另外,这事与考茨比之事性质完全不同。远当年无权、无钱、无势。

  11. 网络上出现肢体间为不同议题来争辩的埸面,曾经,我惊讶!哭泣……要发言当个和事佬,就被任何一方或双方强势来“指教”一番!更震惊了!的确因此受伤!痛,抑郁……如同吴弟兄说—有害无益

    感谢上帝!祂带领我留心网络世界,就计算了我将遭遇什么故事,什么人物,如何挫折?如何反思?终于,历练后,我以更积极的心态来面对在网络上或是现实里任何人物,任何故事……

    柴远事件是其中一件使我在不断反思中一次又一次要循积极面来看后续发展的矛盾故事!不管事件是上帝积极引导柴玲在网络上揭露,为了挽回远牧,免于他在永世里被丢弃?或是上帝消极任凭柴玲胡闹下去,直到罪恶满盈之日,証据确凿,上帝发烈怒要审判她?或是
    ,上帝真是要管教远牧?重建远牧?我不知道真相,但我可以根据已出现的公开资料来掌握一些较可信的部份,我可以代祷!

    我警惕自己!假如要公开评议这事,不要火上加油!伤口洒盬!自己立场勇敢表明出来,也要尊重别人相反立埸,在一切讨论交流中,倚靠上帝,真诚,委婉,心平气静,站稳在真理立场上,互相建立,接受对方指出自己盲点所在,也勇敢澄清对方不明白地方……在公开平台上,努力不让魔鬼有机会来破坏不见面的基督徒网友中间的属灵关系!

    柴玲和远牧,中立评议者,双方粉丝,和18位教牧…真的—没有不犯错误的!都是罪人!但,全都可以来到上帝那里继续来求智慧!求爱弟兄,爱教会的心!求圣灵工作……

    柴玲已抛出指控!远牧假如清白,就一定能在上帝那里得到伸寃!得到公义!绝对不是吴弟兄所说的:远牧永远不能洗清?!柴玲的指控有那么厉害吗?清者自清!远牧是清白,就不怕求上帝为他背书!如同约伯因属灵朋友们力指他要认罪一刻!他拚命求上帝发声!远牧究竟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能以牧者身份勇敢指责柴玲正在犯罪?!唉!远牧的沉默,不回应18位教牧,……能不使人有“欲盖弥彰”的臆测吗?求主怜悯远牧………

    泥巴进入面粉不可怕!放弃那面粉吧!全盆当作泥巴,用来种植,不必看作是“脏”的!

    吴弟兄,当我们清楚自己是满身污秽的罪人的一刻!别人再加添我任何罪名,是事实?是莫须有?来到上帝面前,都不会减少或加增任何“义”的成份!就干脆求主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吧!我不要骂那个控告我的人要闭嘴,骂他夺去了我的“义”?我获得救恩与否?是要通过他?他不闭嘴,他要控告!我便“脏”了?我成圣路是在仰望一个控告者?还是仰望把我罪藉宝血洗干净的主耶稣?

    至于“考茨比”,我不懂是什么?

    红色中国的思维文化用在中国大陆未信主,或信仰不清楚的基督徒中间才需要吧?!两个已经离开中国大陆,离开不信阶段,进入上帝国度,且已经在事奉上帝的人,他们解决矛盾的根据,以及评论者评论时的根据,为何不是单纯根据最高权威—上帝自己并圣经原则?

    至于说当年远无权无钱无势?是想说明什么?
    今天,柴玲未揭露私事前,远正在有权有钱有势吗?可夸口吗?现在是重新无权无钱无势吗?那又如何?很不光彩吧?不是单单看万事如粪土,以得着基督为至宝来夸口吗?看看约伯,看看讨饭的拉撒路,生命中穷得只剩下的就是上帝!

    祷愿~~远牧师单单仰望基督!对犯罪事情用更严肃态度来定义自己!而不再要求柴玲接受自己版本!假如,远牧握有柴玲任何得罪上帝,愚弄18位教牧和同情她故事的人的証据,恳请他勇敢公开出来,帮助同情她的人不要胡涂下去!

    求上帝掌控一切!显明公义!

  12. 愿上帝的怜悯临到每个人,有则改之,撕裂心肠悔改。犹如大卫一样。眼泪把床榻漂起。

  13. 对于事实有两个要点:
    (1) 对于远, 有人指控他近年来还在布道旅行时试图诱奸或者不轨. 这可不是旧人新人论罩的住的.
    (2) 对于柴和远, 有没有说谎. 如果当时两人自愿, 那么柴现在就是疯了. 结婚有孩子了, 还翻20多年前的旧帐, 让自己, 孩子, 丈夫那么难堪. 有哪个女人会? 最合理的就是: 她看到远非但没有承认, 还成了讲台上的布道明星, 觉得他虚伪之极, 心里愤不过这口气.

    对于处理: 那么多文字, 无非是: 捂还是不捂.
    现在网络时代, 你们有本事捂吗? 别还不如口中的外邦人.
    外帮人看的门儿清.

  14. 柴玲是共产党的特务,民运圈中早有定论。共产党发现温州拆教堂,拆不散基督的信仰,远志明是海外的一杆旗,害怕里应外合,一亿信徒推翻中共政权,所以动用特务翻出陈年旧案诬陷。柴玲现正被有关当局调查当中,不敢再作声,请各位兄姐结束围观。远志明不要多久,就会再出来服事 神。谢谢!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在新文字时代回顾《举目》2015热门文章(谈妮)2016.01.03. | 举目 Behol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