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末日准备的“种子银行”

罗博学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世界最经典的短小说,只有一句话:“地球上的最后一个人坐在屋内,这时,有人敲门。”就此悬念,你可以展开许多猜测与幻想。比如:地球上发生过什么事,导致只剩了一个人?是超强大国核弹对射,还是彗星撞了地球?还有,那敲门者是谁?

        当然,所有这些推测,不言而喻都有一个前提:人类濒临灭绝,再也不是万物之首,再不能够傲然屹立在宇宙星际。

日益明显的危机

        当代人类已经感受到日益明显的生存危机,尤以生态环保危机最为突出。据相关分析认为:“环保”已经成为21世纪人类刻不容缓的课题,直接影响到每个国家、每个民族、每一座城市、每一个个体的生存与发展。

        英国理论物理学家,“霍金辐射”的发现者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在雅虎网作“人类如何走完下个世纪”的报告时,不无忧虑地说:“在一个政治、社会、环境都很混乱的世界,人类如何走过下一个100 年?”遗憾的是,他只有提问,没有答案。他无奈道:“我不知道答案,这就是我提问的原因。”

        毫无疑问,自西方启蒙运动和工业革命以来,地球的生态环境正在遭受严峻的挑战。无论是城市水资源的匮乏、石油资源的短缺,还是乱砍乱伐导致泥石流、洪涝灾害,都威胁到人类的生存。2008年初中国大陆那场罕见的雪灾,就是一例,科学家认为是温室效应造成的。

简单、再简单些

        面对这一混乱的状况,人类开始着手预备迁徙或重建。人们并不希望看到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的孤独身影。

         最具代表性的是,位于挪威北部的斯匹次贝根岛(Island of Spitsbergen),有一个名为“种子银行”的储备室。这是一个为世界末日准备的“种子银行”──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Svalbard Global Seed Vault),由挪威政府与全球农作物多样性基金会合作建立,收藏了450万份重要的农作物种子。假如有一天,地球上发生毁灭性的天灾人祸,人类文明毁于 一旦,那时,人们就可以取出这里存放的种子,将它们唤醒,重新耕种文明的土地。

        但问题是:如果届时人类在浩劫中不复存在,种子焉能存活?又由谁来唤醒并重建人类的第二期文明呢?

        在美国博物学家亨利·梭罗(Henry Thoreau)的信念中,每一个人在短暂、有限的存在中,都有责任和义务,保护、珍爱自己的家园。这样的捍卫之举,应该从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中做起,如节水、节电、尽量避免驾驶私家车,以及控制人类的欲望、遏制乱砍乱伐等。

        梭罗终生保持着一种简单、纯朴、体贴自然的生活形态。他在《瓦尔登湖》中,向我们展示了人与自然拥抱的优美图景。对“种子银行”,梭罗有着最具人文内涵的理 解和憧憬──他的“种子银行”建立在人类对万物的呵护、理解和尊重的基础上,由此链接起人类与宇宙、自然万物的和谐共生,引导以人为主体的城市、乡村,共 同进入和谐与美满。

        他的倡导,正符合圣经。上帝在创造之初,便赋予人类管理全地的神圣使命(《创》1:26)。人却违背创造主,一意孤行,不断犯罪,所以酿造悲剧。人必须回归神的旨意中,善尽管家的职责,全地才得休养生息,恢复勃勃生机。

        在梭罗的博物学著作《种子的信念》中,他向我们提出了如下忠告:“亲近自然、学习自然、热爱自然,追求‘简单些、再简单些的质朴生活’。”愿我们每个人都觉醒,为人类保留下希望的种子。

作者现居西安。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