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侠,小心,路滑!(吴蔓玲)2017.03.27

 

 

吴蔓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2017.03.27

 

住在我们这个号称一年有5个月冬天的北都,最不喜欢也是最危险的日子,不是风雪天,也不是零下40度,而是冰雨。

下冰雨时,天空灰濛濛的,枝桠结成冰棍;当雨停出了太阳,冰棍在阳光下透明闪烁,给人一份怪异的美感。不过此时走在路上,若是把注意力放在路旁晶亮的景致,下秒钟可能是灾祸的起头。冰雨过后的大地,即使是磨擦力最大的草地,也是滑不溜丢的,更别提马路、行人道。我自家门口的停车道就和溜冰场差不多。

今天,就是这种日子,而我非出门不可。搭乘公共汽车是上选。我比平常提早5分钟出门等车,给自己时间“溜”到站牌处。说自己是“溜”,有点儿夸大,基本上是横著一小步一小步滑,像螃蟹。

 

才走到路口,就听见“嘭”的大巨响。我停住脚,往前看,原来是隔壁街一辆车转弯时打滑,撞到行人道,车身底部都撞凹了。想必驾驶内心懊恼。我自顾不暇,又低着头紧盯着路面,继续呼喊:“主啊,主啊!帮助我。”一步步滑进。

总算等到公共汽车,司机很贴心,把车门停在我的正前方,让我一脚踏进公共汽车。一路到了目的地,和一位年长妇女一起下公共汽车。我们同方向前进,大街上的行人道似乎比小街好走多了,可能市府工人已经先撒过盐。

冰雨,可是长者大敌。我与她保持几步的距离,慢步走。过了马路,我望着眼前仿佛被洗过的美丽红砖路,正在欣赏它的美,前面那位年长妇女突然停步,回头,踱踱脚,向我喊一声说:“路滑!”然后,又继续前进。我这才意识到红砖路上铺着一层不显眼的薄冰。

 

*****************************************************

她那声“路滑!”仿佛叫入了我的灵魂。心里一惊,突然意识到最近几天脑海里总有吹不散的阴霾,就像这烦人的冰雨,叫人容易摔跌。

这要从读了施玮那本《叛教者》小说(注1)说起。施玮描述孕育这本小说的心境是“荆棘的刺把我里面伤得褴褛”,而读者的我,未尝不是也被那荆棘的细刺给刺的遍体麟伤。有太多可泣可叹的!

然而,最让我提不起(太重)放不下(太黏)的是,那个“群主”李夜声的失败──众人对他的推崇成了他生命的跘脚石,他一直认为自己走在上帝的心意里,但有些重要决定却是得罪了神和人;不但如此,弟兄姐妹还帮他把他男女关系的失德事情压下来。

我心里忍不住浮现好几位众人推崇的教会领袖,他们在男女关系上失德或在服事高峰出了大纰漏,得罪神误导人,其中几位已回天家。想着他们过往的事,怎样也甩不开,也就只好顺着它──思想着他们人生的得失、功过。

我突然领悟到,他们都有个共同点:他们都是孤独者,在环绕他们身边众人的爱慕眼神中,似乎他们所做的决定、所说的话,都等同于上帝的心意(注2)。

在上帝的家中,做独行侠是十分危险的。独行侠极容易被那到处游行的狮子(恶者)给吞噬。或许有人认为,教会领袖关心人,照顾羊群,怎么可能是独行侠呢?

有句话说“人在人群中格外寂寞”,当领袖身边都是服事的对象或服事的同工,却没有同走天路、可敞开心怀分享的朋友,就与独行侠无异;若再加上身边的人众星拱月,领袖更容易一意孤行,或不慎犯下大错。

记得有位师母曾提到自己初为师母时,有位老师母警告她,家里有事或任何内心的挣扎,不可外传,尤其不可告诉自己教会的弟兄姐妹,为的是不要在教会里生事惹祸。

这真是可悲,但这份警告有它的考量。我想,有选择、有智慧地在主里深交、分享,总是可行的吧!

*****************************************************

从另个角度看,富有群众魅力的领袖的一言一行,还真是如履薄冰。我不禁想起多年前,听莉莎・毕维尔(Lisa Bevere)师母在一次妇女聚会中的惊人之语。

聚会一开始,她就单刀直入呼吁:“姐妹们,你们不要爱恋我老公,犯思想的淫乱罪。”她进一步解释说,各地有不少姐妹仰慕她的帅老公约翰・毕维尔(John Bevere),还有人直接对她说,她配不上约翰牧师。

莉莎师母直言劝诫,还加上一句“我老公就像其他老公一样,回到家袜子随便丢”,指出她老公毕维尔牧师也是寻常男子。

虽然教会里不见得有许多帅哥美女领袖,让人思想犯罪,但还有一个陷阱就是过分高举领袖。尤其,以为某教会领袖是属灵人,一定事事都祷告遵行神旨意,于是在不知不觉中把他的所言所行都等同于神的旨意。这样的无心之举,也会对他与自己造成相当大的杀伤力。

我曾听一位属灵长辈提到某牧师的故事。这位牧师牧养一个注重圣灵的教会,教会常有医治等神蹟奇事,他本身也经历过神奇蹟地医治,最后死于癌症。

这位属灵长辈指出,因着这位名牧的恩赐和有力的服事,后来弟兄姐妹把他说的话和做的事,都等同于上帝的心意,而他后来也默认接受。

乍听之下,我吓了一跳,这是我从未想过的情况。然而,希律王因接受百姓把他说话当作是神的声音,而当场被虫咬气绝而死的故事(《使徒行传》12:20-23),突然浮现心头。

我清楚记得,就在那天我作了一个决定,为了保护我所敬爱的教会领袖,我要勤于查考圣经,以确认牧者所讲的道是否合乎圣经的教导;对领袖的决定,尤其是涉及自己的事,会寻求上帝的心意,不盲目接受(参《使徒行传》17:10-11)。

在查考讲道和查证上帝心意时,也要谨慎。一位加拿大姐妹曾对我说,西方倡行个人主义,常常容易落入另一个极端,就是喜爱质疑教会领袖的讲道和决策。这样的事在华人教会也不罕见,只是往往发生在已有心结的情况。

SONY DSC

 

*****************************************************

身为上帝的儿女,我们都是同走天路的朝圣客。这条天路并非一路坦途,也会遭遇晴雨、冰雪、冰雨、风暴的日子。然而,我们有主一路同行。并且,不管我们在教会有没有参与服事,都需要彼此看重,彼此激励,看到危险时彼此劝诫“小心,路滑”,跌倒时彼此扶持──这就是上帝的家。

注:

  1. 《叛教者》这部文学作品呈现近代中国教会错综复杂的问题,给了栩栩如生的历史感,透彻描写信徒内心面对政治运动的情感纠结。
  2. 笔者并不是指所有发生男女失德问题,或服事高峰出问题的教会领袖,都有前述的问题,而是笔者想到的那几位领袖,生命都有如此的特质。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