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空荡的教堂因穆斯林新信徒得到重生(渔夫)2017.07.28

渔夫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天下事专栏2017.07.28

在德国汉堡举行的对伊朗与阿富汗穆斯林的布道会

基督教在欧洲起死回生——最主要的原因是新信耶稣的穆斯林。

从叙利亚、伊拉克及阿富汗涌入欧洲的难民中,有大量的人信了基督。这批新的信徒给原来空荡无人的基督教堂带来一股生气。这些穆斯林大量地进入基督教的各教派,不分新教或天主教。

欧洲许多国家近年来逐渐世俗化,以致基督教的会众大批的离开了教会。但是,这两年来,新近接受耶稣的穆斯林,却带给了一些原来在生存边缘的教堂新的气象。

西雅图福勒神学院的教授柯明可(Matthew Kaemingk)告诉福克斯新闻:“最近数十年来,欧洲的教会一直在努力要将福音分享给世俗化的现代欧洲人。但他们发现,穆斯林新移民对基督教的信息更为开放,更愿意接受。”

柯明可曾经针对荷兰的穆斯林移民做过特别研究,他的研究写在今年秋天要出版的“在一个恐惧的时代看基督徒的待客与穆斯林的移民”(Christian Hospitality and Muslim Immigration in an Age of Fear)。这本书中提到,世俗化的欧洲人很难会觉得需要医治与救恩,而教会所提供的却是这种深刻地需要救恩的信息。

柯明可说:“欧洲人富有,舒适,健康又有权势。换言之,他们不觉得需要上帝。但是,穆斯林移民正好相反。他们非常注重灵性。因为不同的原因,他们现在选择离开原来的信仰。”

根据英国《卫报》(the Guardian)的报导,有些穆斯林在欧洲定居后,或许以为作基督徒比较容易得到政治庇护。但许多其他的穆斯林,在原来的国家就有意接受基督教,只是在中东的许多国家,那是是法律严禁的事,甚至会让全家成为攻击的目标。在伊拉克与叙利亚的一些圣战组织,包括伊斯兰国,会特别针对基督徒进行谋杀的行动。还有一些穆斯林是为了要能融合于新的国家而改信基督教。

柯明可说:“一个刚到欧洲的穆斯林会受到极大的社会压力。他们经历生活困难,被排挤,受歧视,还有语言与文化上的障碍,以及离乡背井的一种深刻的孤单感。他们那种无家可归的感受不只是地域的差异,更是深深感觉到属灵的需要。那些真诚接待这些穆斯林的教会,现在开始看到出人意外的结果。”

德国在2016年接受了大约90万的难民。根据公开的报导,其中大多来自叙利亚、伊拉克及阿富汗。在柏林与汉堡的教会,由于有太多的难民要求受洗,他们不得不用市里的游泳池或者小湖来进行洗礼。

穆斯林排队接受洗礼

德国的教会正式发行了一本如何为新信徒施洗的手册。这个手册的引言提到:“在过去几年中,政治庇护寻求者,不论是个人还是整个家庭,不断地转向基督的信仰。他们来教会问是否可以受洗。这不但对寻求政治庇护的人是一个挑战,对教会的牧者也同样是个挑战。牧者们需要花许多的时间来带领引导这些申请受洗的人。”

在奥地利,天主教会在2016年的前三个月就收到了300份欲受成人洗礼的申请。其中3/4 是来自穆斯林的新信徒。一位伊朗人告诉《卫报》说,想要受洗成为基督徒,却受到不断地骚扰。

他说,一次在查经班结束后,有人来打他与查经班其他的朋友。由于改信基督是被排斥的事,所以,他只告诉了他的姐姐,他要成为基督徒的决心。他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放弃伊斯兰的信仰:“一个由暴力开始的宗教不可能带领人得到自由与爱。但是,耶稣基督说:‘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参《太》26:52)这句话彻底地改变了我的思想。”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