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属灵父亲王永信牧师(张路加)2018.01.14

张路加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8.01.14

 

我18 岁离家去东北唸书,27 岁去国他乡,人生一半的时间都远离父母,和自己的父亲更是聚少离多,但是内心深处对父亲的依恋渴望,却因着四海漂泊而更是日渐强烈。

第一次与王牧师的相遇,是在1994 年跟着大使命短宣队前往俄罗斯传福音。一周三次往返于圣彼得堡和莫斯科之间,在两地向华人及当地居民传福音。我只是个小跟班,但每次夜车8小时的单程,已然让我有些体力不支,但亲见王牧师以近70 高龄,却毫无倦色,带着我们往返奔波,并且他老人家白天还有又多又长的讲道,让我深为感动和震撼!我想到自己的父亲也是一位传道人,彼时也同样奔波在中国的土地上,到处传道,让我感觉身边的王牧师彷如我自己的父亲一般,一下子觉得亲近了许多。

从1996 年的中国学人培训营开始,借着一连四年,每年两周的培训营会,对王牧师有了更深入一些的认识,发现王牧师实在是在主里把我们这些小兵当成他自己的属灵孩子,不但为我们邀请最好的名师来给我们上课,而且每次营会都事必躬亲,连会场布置、厨房伙食等都会细心过问,且经常耐心解答我们提出的各样问题,并邀请我们参与营会前后节目程序的编排、设计和主持等;过后我发现,之后陆续在面上开始有些服侍的大陆背景的同工,大多数是透过这几届营会被呼召或是被训练出来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那几届的培训营,犹如海外大陆背景传道人的“黄埔军校”一般,它的深远影响直到如今还在延续…

1999 年,王牧师从亚利桑那州亲自驱车十多小时,赶来洛杉矶主持我的按牧典礼,并耳提面命地严严嘱咐:一次献上,永不收回!跟随召命,至死忠心!之后无论是我妻子身份的调整、孩子的出生、父母的来访,以及我的服侍状况等,他老人家都时常详细询问、关怀备至,为我们送上祝福和祷告。

我心中早把他老人家等同自己的父亲一样,当面或是电话中向他倾述,感觉十分的安全、温暖。

2011 年,在香港一个五千人的大会上,我分享的题目是自己心中真正对中国教会年轻一代传道人的肺腑之言:一个呼唤父亲的时代!我在分享中特别提到中国教会在转型和承上启下的过程中,实在需要有像保罗对提摩太那样的属灵的父亲,而今天的“提摩太们”更加需要去找到自己的属灵父亲,好好接受他们的教诲,传承他们的品格和风范。

我在分享中举王牧师对我的影响的例子,殊不知那场分享,王牧师竟然也坐在会场中!当晚是王牧师的信息,他一上台就提到,他听见了我下午发自内心的呼唤,他愿意带我这样的提摩太,他接受我做他的属灵儿子!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实在是兴奋和惭愧交加!一方面我真怀疑自己耳朵是否听错,另一方面,实在觉得自己怎配得上做他的属灵儿子:一个小兵怎跟得上一位将军的步伐!那晚回旅馆整晚都没睡,唯有跪在神面前泪流满面的祷告:主啊,你知道我一直感觉内心的漂泊,如今让我真正拥有了这样一位属灵的父亲来遮盖,来依靠,来讨教!也在那晚自己在主前下定决心:好好侍奉,不让自己辱没这个名分!

十天前,在医院里的最后那个夜晚,我有幸陪伴在王牧师的身边。他时不时睁开双眼,那眼光依然明亮,虽然我不确知他是否看得见我,但我向主充满感恩:谢谢你,让我在美国的25 年,有这样一位父亲的陪伴,如今我回到了离开25 年的德国去长宣,我属灵的父亲似乎也卸下了他的担子安息了。我求主让我沿着我父辈们所走的道路,直到与他们在主前再相会!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