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国”是哪一国?(彭书睿)2018.02.02

 

彭书睿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天下事専栏2018.02.02

 

“若要了解上帝的心意,我们需要一本摊开的圣经和一张摊开的地图。”——威廉克理,印度宣教先驱

“To know the will of God, we need an open Bible and an open map.”— William Carey, pioneer missionary to India

 

当我在翻译Prayer Cast 2017年度的回顾影片时,看到几个好像很熟悉的事件,譬如:在位37年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比下台;美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大型枪击事件;北韩飞弹试射;宗教改革500年;还有iPhone 问市10周年,以及Trump 成为美国总统。

但也有很多我根本不知道发生,却是影响世界某些地区的重要事件。譬如:罗马尼亚的大型反贪示威;马尔代夫自由派部落客遭刺杀;阿富汗喀布尔的外交特区遭炸弹攻击;哥伦比亚革命军缴械;秘鲁土石流造成72人死亡;还有库德斯坦独立公投。

这里面的事件,可能会影响到长久的区域地缘政治生态,或对于受难地区来说,是不得了的大事。

我“有感吗?”如果我们诚实的问自己,答案也许是否定的。因为不管是地理位置或心理位置,都距离我们遥远,或因圣灵在心里催逼,圣经在指引使命,我们好像需要为失丧的灵魂得救来祷告,却不知道“万国”是哪一国?那20亿“万族万民”在哪里?不丹、文莱、斯洛伐克、车臣、苏丹、阿尔巴尼亚、贝理斯、喀什米尔、也门、北韩、沙乌地,一个比一个更陌生的名字,一个比一个更陌生的国族。

更真切的是,如果光是用数字来看普世宣教的需要,这种急迫性绝对没有比近身的议题来得恳切,就算鸡毛蒜皮,也好过天马行空。教会空间不敷使用,需要改建,需要拓植,需要奉献;课辅班、烘焙班、小组长训练、成人主日学、装备造就,事工愈来愈多元,需要更多人力物力的投入……这些都是一个积极成长与转化的健康教会,必须排在优先的年度计画与预算之中的。宣教?我们有社区福音行动啊,我们暑假有派短宣队啊,那年我们还有接待宣教士啊,做的还不够多吗?!

若从一个单纯微观的论述来观察“宣教运动”,是没有骨肉的,因为看到的,只是我们自己。只有更博观的胸怀,才会对于华人的必然责任有所回应;对于后现代世界,有着更新的国度眼光。只有我们不再单纯地“内视”自怜,愿意聆听并了解上帝爱世人的心意,是不分种族、血缘、犹太人与外邦人、弱势者与贫乏者,在同一个洗礼下的同一个肢体,“上帝借着基督使我们与祂和好”(《林后》5:18),才真正的对我们产生意义。

 

作者为台湾中华基督教联合差传事工促进会秘书长。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