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是爱的呼召,还是一个重重枷锁的文化符号?(王敏俐)2018.05.11

王敏俐

本文原刊于《举目》88期和官网言与思専栏2018.05.11

 

一支广告

最近一个韩国的广告《妈妈的毕业典礼》在互聨网中流传。内容说到一群即将毕业的高中生,以毕业展为名为自己的母亲举办一个毕业典礼,感谢母亲十几年来的照顾,告诉妈妈:“当我们长大时,也是妈妈毕业时。现在开始,去实现当初的梦想吧!” 对于母亲多年来舍己的爱,孩子心中有感恩、有内疚,以及深深的疼惜。

这则广告紧扣著母亲多年默默为家为子女牺牲、无名的意象,以及子女对于母亲付出的反思及罪咎感,赚取了许多观众的眼泪。广告之所以引起共鸣,乃是因为它切中今日人们对于母亲职责的定位与认同:母亲,一个揉合著痛苦与荣耀、挣扎与牺牲的角色。

现代社会常以一个人的生产力与经济能力来衡量其价值,让我们产生了一种情感需要与错想:必须通过工作上的成就与收入,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母亲角色

Sally Clarson在她的著作《母亲的使命》(注1)中,举重若轻的谈著母亲这个角色:“做母亲的职份是一个呼召,抓住这个呼召并以塑造家庭作为回应,是非常重要的。作法是,在每天的平凡时刻回应孩子的请求。如果我能在生活中琐碎的时刻,而对于孩子却是重要的时刻,保持正直与耐心;如果我带着仆人之心去靠近他们,那么在生命中伟大而关键的时刻,我就会有更好的机会去影响他们。”

呼召成为母亲,使我们有机会全神贯注地引导孩子成长在上帝的真理与恩典之中。

然而这是一条孤单而倍感挑战的道路。我自己与身旁80/90后的新手妈妈们,常常也会陷入这样的挣扎。有的因为觉得无法胜任母亲24小时面对孩子需求的沉重与繁琐,将孩子交给长辈或保姆而重返职场;有的在身为母亲的过程中,不断与心目中理想的成功女性形象拉扯与拔河;少数愿意委身于家庭中的女性,却又常常无法得到今日文化的支持与认可。因今日的文化看重个人的独立与成就,而非一个人在家庭中付出的潜在价值。

在家带孩子的母亲,往往放弃自己的理想、才能与抱负,为的是成就另一个生命的成长;在职场上的母亲,因着母职的牵绊而无法全力在工作中施展抱负,又因着无法陪伴孩子成长内心深感自责。许多时候,母亲是爱的呼召,更仿佛是一个重重枷锁的文化符号。

呼召与挣扎

其实,世俗价值观与上帝呼召之间的纠结,不是只有母亲,而是每一个基督徒都必须经过的战役。作家卢云亦在他的灵修日记中坦言自己的挣扎:“我想要爱上主,又想功成名就;我想做个好基督徒,又想做个成功的作家、布道者、演说家;我想成为圣人,又想体验罪人所享受的快感……” (注2)

在更深刻地认识到自己与上帝的呼召之后,卢云告别了名校教职的优渥条件,从追逐功效、成功与影响力的“向上移动”的世俗潮流中退去,选择以生命去效法基督“向下移动”的舍己之路,俯就卑微的人。最后在多伦多方舟团契担任牧职,服事身心障碍者的身体与心灵,也经历上帝借着这些身心障碍者,向他显明的上帝无条件的爱、同在与接纳。(注3)

身为母亲,是上帝给予姊妹的美好特权。在这个追求速度与成效、人人力争上游、向上移动的时代里,以顺服的心走一条与世人迥然不同、向下移动的道路,如耶稣为门徒洗脚。降服在上帝呼召之中的姊妹,也以仆人之姿在繁琐的尿布、哭闹、家务之中,引导孩子的心来到永生神的面前。

作为全职在家陪伴小小孩的母亲,这是我每天的挣扎与试探,每一天来到上帝面前的思索与降服,每一天走过的疲惫与狼狈,每一天重新领受的呼召与恩典。

注:

1.《母亲的使命》: Sally Clarson著。江西出版社2016年四月, 第69页

2.《箴力斯日记》,《天主的爱子:卢云的灵修传记》第6章

3.《向下的移动──基督的舍己之路》 卢云著 台北校园书房出版社2013年2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