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荣耀(蒹葭)2019.05.02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9.05.02

蒹葭

前段时间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神是荣耀的,神也要得荣耀。那么,‘荣耀’是个好东西。既然荣耀是个好东西,那么,为什么神不喜悦我们荣耀自己呢?”

昨晚读到《约翰福音》8章54节:“耶稣回答说:‘我若荣耀自己,我的荣耀就算不得什么;荣耀我的乃是我的父……’”

我在想,神不是不喜悦我们得荣耀。只是,我们为自己得来的荣耀,算不得什么,都是会过去的荣耀,这荣耀会领我们走向虚妄,甚至疏远神。

唯有祂所给的荣耀,才是真的。而要得祂所给的荣耀,人首先又得放下自己的荣耀,专心地向神,活着为荣耀神——而且,做不得假,掺不得假。

曾经看边云波老牧师的见证,他年轻时想做个出名的作家,孜孜不倦地写,后来立志舍己跟随主,烧掉了自己10多万字的文稿,不再追求虚名。后来,上帝却感动他写下《献给无名的传道人》,广为传扬,感动了很多人,也鼓励了很多人。提到这篇长诗,边老牧师总会说起心中的不过意——自己的名字因为无名的传道人而有名了,他心里一直觉得亏欠。署名本不是他的本意,却因为刊出之时,朋友知道是他写的,所以帮他署了名。

看到这个见证的时候,心里很感动,我看到上帝仆人的谦卑与真诚,我也看到,当这位上帝的仆人放下自己的荣耀,单单要荣耀上帝的时候,上帝却将荣耀加在祂仆人的身上。

我曾经也看过南丁格尔的故事。因着上帝的呼召——“护理”别人,她一生用心、用爱去照顾伤病人员。她说:“护理工作不是为著成功,而是为著上帝,自己所做的,是与上帝同工。没有这种心态,护理专业会使人失望,长期下来,护理人员会以愈来愈刚硬的心对待病人。”由于她的努力,克里米亚战争期间,伤患的死亡率由原来的40%下降到2.2%。

从克里米亚战场回来,英国女王打算要隆重地迎接她,表彰她。她婉拒了这样的荣耀,自己静悄悄地回来。然而,在战场上照顾伤患时,每当夜静,南丁格尔都会提一盏油灯,到病房巡视。有的伤患竟然躺在床上亲吻她落在墙壁上的身影,表示感激和敬意,大家都称她为“提灯的天使。”她过世前,嘱咐葬礼要简单低调,但是,千万人却来到她的葬礼,怀念、纪念她。

这个故事让我很感叹。我看到,真正的荣美,不是哗众取宠争取来的;真正的荣美,是放下了喧世浮华,却因着付出的爱、摆上的忠心,上帝加添在祂仆人身上的。

从己从人而来的荣耀,最多,会引得大家的一声“哇!”——如此而已。然而,从神而来的荣耀,却能直射进人的内心,激起人内心最深处的涟漪。那样的生命,让人赞叹、让人感动、让人落泪、让人渴慕,让人不自禁地也想要效法他们的模样,靠近神、跟从神、荣耀神。

那才是真正荣耀的生命,是我们该追求的。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