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欠著一个主的生命(刘同苏)2019.6.17

刘同苏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専栏2019.6.17

一天,在“属灵学前班”里,彼得同学提出了问题:“老师,如果有小朋友得罪我了,我宽恕他7次,是不是就可以了?”“不,是70个7次。”彼得同学心想:坏了,安德烈最近老在学校里面以下犯上,我都忍了他5次,以为再让他两次,就可以在他身上试试我刚学的猴拳了。7×70=490,就算一天宽恕他一次,除去寒暑假(主要是放假在家有妈妈看着不好动手),那不得等到二年级才能在那家伙身上施展猴拳了吗?

彼得立即抖机灵又发一问:“课本上不是说,7是‘满了’的数字吗?怎么还要490次呢?”老师回答说,“7所隐喻的‘满’不是数量;‘70个7次’就是为了说明7的‘满’不是数量。”彼得同学听了有点懵:“7不是数量,490也不是数量,那是什么呀?”“好,如果你们不明白,让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老师说。

“从前,有一个国王和他的仆人结账,发现他的仆人欠了他一千万两银子。”

“一千万两银子是多少钱啊?”彼得同学对古代币制不甚了解。

“就象今天的一千万亿美元吧。”

“哇,一千万亿美元,那可是天文数字啊!”

“不是天文数字,是一个绝对数字,绝对到超过了任何数量。这里比喻的是罪人对上帝的欠债。这个债就是罪。罪是什么呢?就是亏缺了上帝的荣耀。在哪里亏缺的呢?在自己的生命里面。上帝在造我们的时候,在我们的生命印上了无限上帝的形象。犯罪就是在我们里面失掉了无限上帝的形象。上帝把自己的生命放在我们里面,我们却给失掉了,我们就欠了上帝一个他的生命。上帝是无限的;无限者的生命,你还得起吗?”

“还不起。”

“那就是‘一千万两银子’所比喻的绝对超越性;指的不是数量而是生命,不是肉身的生命而是上帝所赐的永恒生命。”

“那不是无法还清了吗?”

“所以,仆人就请求国王宽恕,应诺以后偿还欠债。国王就怜悯他,赦免了他,把他从监狱放了出来。”

“哇,太好了,清零了,什么事都没有了。”

“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债’的亏空呢?人还不了的绝对之债,是上帝以祂自己的生命偿还了。于是,这个得到宽恕的仆人就自由了,一出门,碰到一个欠他十两银子的朋友,非要这个朋友还债,朋友也请求他宽恕,应诺以后偿还,他却不肯宽恕,把朋友下到监狱里去了。国王知道了,就把仆人也下了监。对他说:你还欠着我的债呢。

仆人不服,说:你不是已经赦免我了。国王说:你在你的生命亏缺了我的生命,我以我宽恕的生命,在你的生命里面,为你偿还了那债。现在,你出了监狱,遇见了需要你宽恕的事情,怎么你还亏缺着我赐给你的宽恕生命呢?只要你没有像我宽恕你一样宽恕别人,我已宽恕而在你里面为你还债的生命就还亏缺着呢,你还在你自己罪的监狱里面捆绑着呢。”

“得了,这下猴拳永远使不上了……”

“宽恕是一种生命形态。只要宽恕没有在你生命里面发生,你就没有得到作为生命的宽恕。不宽恕真正捆绑的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上帝的宽恕也不是否定性地从我们生命的外边挪去了罪债,而是肯定性地在我们生命里面修补了罪债的亏缺。上帝对我们的宽恕就是赐给我们上帝自己的宽恕生命。这就是上帝的恩典公式,宽恕只是上帝恩典公式下面的一道应用题。下次上课我们再演算另外的应用题。”

这一堂课,把彼得同学上得目瞪口呆,他默默地思索著老师的话,期待着下一堂课的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