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自学的生活,旷野的操练(王敏俐)2019.8.19

王敏俐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専栏2019.8.19

尽力与交托

养育孩子时,我常常回溯自己的童年,这让我更加珍惜作为一个母亲的宝贵机会。因为作孩子时,我们只能在一种懵懂中被动地成长,但是在我孩子的童年里,主却容许我拥有选择的权利,可以选择与孩子一起,编织一个童年,神实在是以厚恩恩待了我。

去年这个时候,我开始尝试“在家自学”(在家教育),和我的两个小孩一起探索上帝所创造的世界。一年过去了,我深深感觉到,自学生活与其说是母亲在训练孩子,倒不如说是一个上帝不断训练母亲的过程。我愿尽力以神所赐的智慧与权柄,来带领与管教我的孩子,但是,我不能操控我的小孩,他们的一生在神的手里。哪些地方该尽力,哪些地方该交托给神,这是我一直在学习与挣扎的功课之一,也许这也是一生之久的功课。

美国神学家尼布尔的“宁静祷告文”,在二次大战时期安慰了许多战乱中不安的心灵,我认为,这一篇祷文,也是为著每一个在养育孩子过程中经历挣扎与挑战的母亲所写。

神啊,求你赐给我智慧,去接受我无法改变的事情;

赐给我勇气,去做我能改变的事情;

赐给我智慧,去分辨两者的不同。

不为明天忧虑,享受每一个时刻,把苦难视为通往和平的必经之路,

效法耶稣样,照着他所行的,

看清这个罪恶世界的本相,而不是以自己的角度看世界,

只要我降服在神的旨意下,

相信神必使万物变为美好,好让我今世可以快乐的生活,

当永世与你再一起时,也享有极大的喜乐。阿们!

如同作家卢云所观察,“我们的社会不是一个散发出基督之爱的群体,而是一个由种种控制与操弄所交织成的危险网络,稍不留神便会深陷其中,失去灵魂。”(注1)不管是身处职场,或者是每日在家养育孩子,我们常会因为恐惧未知与害怕失败,而迫使、驱动自己去成为一个行事积极、有果效、能够掌控全局的人。但当我们用尽一己之力,却又发现自己无能为力,或者在奋力前行的过程中,伤害了我们身边的人。

孤独的旷野之路

陪孩子在家自学,于我来说,似乎正在走的是一条相当孤独的旷野之路。当许多灵修神学家强调灵修中的独处与不被打扰时,一个全职妈妈所操练的,却是一种不断被打扰的灵修。人们都不喜欢被打扰,当我们专注于某件事时,不断地被支离破碎的琐事所打断,实在容易使人焦急烦乱。家庭是操练我的旷野,在这个旷野,我必须靠着神的恩典随时提醒自己,我的时间并非掌握在我的手中;在每一个打扰来临时,我被迫来到神的面前,承认我无法掌控,承认生命非由我掌权,承认在这个失序的世界里,只有主能为我重新建立生命的秩序。

在家教育孩子的过程之中虽充满著与孩子共同探索的喜乐,但也充满著自我怀疑的试探与试炼:我真的能够教好孩子们吗?我暴躁的性格会不会伤害他们?如果我没把他们教好,不就毁了他们吗?我自己的人生,是不是应该投入在其他更有意义、更适合我去做的事呢?我会不会把自己的价值建立在孩子们的表现与成就上?我如果失败了,应该怎么办?……

每当陷入这样的焦虑之中,耶稣在旷野中经历的试探与得胜,便再一次给我重新面对的勇气。当撒但挑战耶稣,是否可以使石头变为面包时,耶稣的回答提醒我,许多眼前看得见的成效,不是最关乎我们生命所需的因素,重点并非是否可以使石头变为面包,而是唯有神的话语,才是我们的生命得以延续、滋养、丰盛的唯一泉源。

当我迷失于过度强调孩子的外在表现时,一位在家教育妈妈(她的孩子们已经都进入大学),以过来人的身份温柔提醒我,对孩子们而言,在家自学最重要的是,陪伴他们更深地认识神的话语,这是他们一生的道路中,最迫切需要的。

当撒但以一切荣华权柄诱惑耶稣时,耶稣却提醒我,生命的力度,并非在于我们是否能够以外在的权柄掌握我们的人生,以使生活中的一切按着我们的心中的喜好与欲望来成就;生命的力度在于,我们的生命是由谁来掌控,是由软弱有限、对未来一无所知的自己来掌控,还是由那位坐在宝座上,满有恩慈的主在掌管?身为一个自学妈妈,我所要做的,不是让孩子的性情喜好、学习进度都在我的掌握之中,而是在每一个神所赐下的破碎与挑战中,学习与我的孩子同行,陪他们一起聆听圣灵的声音,一起降服在神的主权在,隐藏在祂的庇护里。

当撒但要耶稣从殿顶跳下,在众人面前展现出神子与众不同的身分之时,耶稣拒绝撒但所设立的时间表,祂定意降服在神的计画之中,神子的身分并非是在华丽表演中的一种炫耀,神子的身分是在卑微的服事中、代赎的十架上、复活后的空坟墓中,是真实活泼的一种生命宣告。

当我感觉自己的生命就此埋没在家庭里,或许一生终无所成;当我陷入害怕失败、恐惧侵袭之时;当我羡慕其他人在舞台上的光芒时——恩主提醒我,当专注于当下,每日安静完成神所量给我的,降服于神所引领的旷野之路。我需要的不是一个可以吸引世人目光的舞台,我需要的,是以真实的生活处境与操练,来滋润、喂养孩子们的属灵生命。

享受喜乐的果子

傅士德在他的著作《灵命操练礼赞》中提到:“要定意思念生命中的美好事物,这需要坚定的意志,因此欢庆是灵命操练。欢庆不是自然而然的事,而是刻意选择某一种思考/生活方式的结果。我们做了选择,基督的医治和救赎会进入我们的生命及人际关系深处,其必然的结果,就是喜乐。”(注2)

进入旷野,我意外地发现,圣灵也正邀请我们去享受喜乐的果子。“真正的欢庆和快乐主义相反。快乐主义是无止境地追求个人的享乐,永远符合‘报酬递减率’,昨天让我们快乐的东西,今天就对我们没有意义了。我们喜乐的能力就越来越低。欢庆不是这样,我们欢庆时,是在操练一些属灵能力,使我们能在神最简单的恩赐中看到、感觉到神的美善。我们会变得有能力为昨天没注意到的事感到高兴;我们喜乐的能力会日渐增加。”(注3)

在家庭的旷野中,我重新认识神,也重新认识我自己。每当在安静的夜里,看着熟睡中的孩子,他们身上的线条是那么的自然美好,从每一个角度去探索,都会令人赞叹,他们是神的杰作。于是我也体会到,神也正透过我在看孩子的双眼与情怀;进而感觉到祂看着我的恩眸与情怀。孩子沉睡之时,肌肉不再与世界角力,柔美而饱满的线条中,有种独特的美。于是我相信,我生命里的独特线条,就连泪水滚过脸颊的弧线,也是恩主精准的设计。它的美,真实而且无可挑惕。

总之,这一条旷野之路,有试炼、有挣扎、有失败、更有神无尽的怜悯与恩典。

注:

1、卢云,《喧嚣中的宁静》,校园书坊出版,2019,第29页。

2、傅士得,《灵命操练礼赞》,基道出版社,2017,第211页。

3、约翰・欧特堡,《十个改变生命的属灵操练》,道声出版社,2006,第70页。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