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罪人,我怕谁?(刘同苏)2019.12.23

刘同苏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栏目2019.12.23

有一位后来成为著名作家的同乡,在与他人的争论时,曾经说过一句后来出名的话:我是流氓,我怕谁?这种也许是从北京街面上发展出来的争论策略,十分有效。另一位后来也成了著名导演的同乡,则把这种策略练成了自己的熟练套路。不止一位圈内的人感叹过其套路的效力极端性:他上来就把自己放到最低处,以至于人们反倒无处可以攻击他了。这种策略的有效在于它里面隐藏着一个魔术,这个魔术偷偷地颠倒了争论应当基于的约定俗成之前提,从而,反转了其中的概念,使自己在被颠倒的前提之下立于不败之地。

在普遍认定的前提之下,流氓是对正常社会行为规则的违背者,所以,一般的争论者都极力否认自己与流氓等同,以否定而使自己符合约定俗成的正常前提。上述策略的效力在于不在从前提出发的推论上浪费功夫,偷偷地直接颠倒了推论由此而出的前提,由此,在偷换的前提之下,在正常情况里面应当被否定的东西,反而完全站得住脚,进而是不可动摇的了。这种策略的隐藏公式如下:我是流氓;流氓也完全不用服从任何规则(不用怕任何东西);由此,流氓本身就是至上的判断尺度;所以,在至上的流氓尺度之下,“我是流氓”的命题倒变的无懈可击了。

在教会里面,在行为与心理上也开始流行起同样的策略,可以说是上述策略的翻版:我是罪人,我怕谁?

与上述的“流氓”公式类同,“罪人”公式也具有同样的推理:我是罪人(非常理直气壮);但罪人是不用惧怕任何规则的终极状态;所以,我以罪的终极地位而无需改变了。

“我是罪人”的认定原本是悔改的前提,经过此公式反成为不用悔改的依据了。这一公式的扭曲来源于对一个更大前提(“恩典”公式)的概念偷换。“恩典”公式是:罪是对神生命样式的亏缺;神因着爱依然把自己的生命样式恩典给罪人;凡接纳了神之生命样式的人,自身的生命亏缺就被翻转,即罪被改变(洁净)而符合了神之生命样式。

返回“罪人”公式:我是罪人;但罪人依然有恩典;所以,我是罪人,也不用怕谁。这种设定恰恰偷换了“恩典”公式里面的基本概念的性质。在“恩典”公式里面,恩典者是终极的,以自身的自在而能动地改变罪人,而罪人是被改变(即被拯救)的依从者。

“罪人”公式对“恩典”公式的概念偷换在于:把罪人置于终极的地位,成为能动的自在者,而恩典者反倒成为依从的被动者。其结论是:罪人无需改变,可以随意犯罪,而恩典者必须追着罪人去实施恩典。认罪无需悔改,认罪本身就是荣耀(因为引领了恩典,即让“恩典显多”)。罪人在“恩典”公式里面的否定性质(被改变者),在“罪人”公式里面被偷换为肯定(无需改变),似乎恩典就是为了肯定罪人之罪的绝对地位。

“恩典”公式的本质是改变,就是恩典对罪人的重生。恩典临到罪人,是改变罪人的前提;不临到,怎么改变呢?然而,恩典的临到就是罪人生命的改变。恩典不是一个抽象的理论或者固态的实体,而是神的能动生命。恩典的临在不是向着一个自在的罪人授予空洞的头衔或者赠予凝固的礼物。恩典就是活生生的重生力量,是改变生命的能力。把恩典抽象化从而凝固化,就使得恩典失去了自在的能动性,而让罪人处于无需改变的受贡者位置。

“恩典”公式的本质是因信称义,是承认恩典的居上地位,顺服恩典改变自身的自在能动力量,同时,也就是承认罪人需要被改变的依从地位,接受恩典对自身之罪的改变。

在“恩典”公式里面,罪与恩典的的绝然对立是第一前提:恩典之所以是恩典就是神的生命,而罪就是对神之生命样式的亏缺。第二前提是恩典者之爱的超越,自在和能动:神从终极的自在位置,以超越的爱临在于自我的对立面——罪人;结论:恩典是神从终极位置出发,以爱的跨越临到自己的对立面,使罪人得以返回与神同在的统一。恩典对罪人的临在,必须以罪与恩典的绝然对立为条件,并且一定要认定在绝然对立里面恩典者的终极地位(绝对居上地位)。两者绝然对立;绝然对立中一者绝对居上;绝对居上者因爱而临在于绝对对立的另一面;结论是什么呢?不难推出。

神以收敛性的爱而谦卑居下地进入自己的对立面,恰恰为了在对立面里面,彰显自己改变罪人生命的至上能力。以谦卑的至微而回转着彰显自己的至上,是神之终极自在性的最高证明。神恰恰在自己对立面里面,不仅仅以自我返回,而且能够翻转自己的对立面并携带着后者一同返回,这是神之终极的真正彰显。若神进入自己的对立面,却被罪人凝固在其罪里面,那么,这种所谓的“进入”就不是自身终极性的彰显,反倒证明了罪的至上。溺爱无非是让被绝对顺从的儿子成为了实际上的爸爸。只接受而不改变的罪人实际上正企图颠倒属灵的父子关系。

“我是罪人”的理直气壮,隐含着“反正我有恩典,你怎么著吧”的潜台词。在这类说辞(类似的还有“神就是按照我的本相爱我”)里面,恩典被用来拒绝恩典。神的恩典就是改变罪人的生命,有恩典者怎么会不让神改变其生命呢?恩典的悖论性是绝对不能容忍罪的至上者,却因爱而谦卑地进入罪人来清除罪。如果取消了“至上者绝对不容忍罪”的绝对前提,则“至上者对罪人的绝对之爱”的绝对前提就立即变味,变质了“恩典”就可以用来拒绝恩典。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