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季(小凡)2020.08.06

小凡

 

 

经文:“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诗》1:3)

 

据说严冬的时候,树木脱去了叶子,会暗暗积蓄内里的养分,攒足了劲往地底下扎根,预备在来年春天的时候,托出一片更茂盛的新绿。

从外表上看,那是生命的枯季,光秃的枝桠上担著一两只寒鸦,指向天空的树干斑斑驳驳打着褐色的结,树下是一片正在腐化的落叶。这是一幅难堪的景像,犹如一个没落家族遗下的房屋废墟,梁架虽在,繁华尽逝。然而,树木虽无从躲避地站在那里,承受这丑陋和剥夺所致的难堪,在它体内生生不息的是那生命的汁浆,正从地的深处不断地涌流上来,预备一个华翠阜丰的奇蹟。

自然界的四季毕竟容易理解。人们都晓得“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树木枯了,有再绿的时候,但对于信仰和生命的枯季,却不容易有这样的信心。

十多年前,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小城里,一次看似偶然的遭遇使我得以认识主,并决志跟随祂。我与一同信主的几个朋友,曾经欢快地享受过“与主的蜜月”。在和融的爱中,我们一同经历过祷告蒙应允的神蹟奇事,圣灵充满的喜乐,一同体验过服事主耶稣的力上加力。

然后,不约而同地,我们各自走入信仰的困境。似乎慈爱的天父缩回了祂那施恩的手,祷告久久不见“效果”,而外在的艰难却日甚一日。首先是M的毕业分配:在良久祷告后,M确信主对他已有特别预备,因此决定顺服,不靠自己的努力去四处忙乱托人联系,一副“姜太公钓鱼”的宁静态度。不料他的工作分配一挫再挫,最后竟像给人当皮球踢似地扔到了边远的地区做行政杂务。这对诗人气质、文采飞扬的M不啻是当头一棒。而他于惊骇之后鼓足余勇“跳巢”的努力以失败告终。

另一位朋友S在工作单位也飞来横祸,不得不远调,辗转几家公司之后终于有了较稳定的收入,且与纯情的女子H缔结良缘。不想,S忽然之间身染重疾,数月后竟与爱妻H生死诀别。H在长途电话的另一端泣不成声,我亦泪下如雨。而我自己,则在历经一连串的挫折之后漂洋过海,倍尝留学生活的艰辛。

去年回国探亲,友人们相聚,眉宇间却都很沉静。M说,环境的艰难已不再左右他,因为信仰已变得“简单朴素”;而H搂着早熟的儿子在灯下娓娓叙说S弥留之际,在主怀里全然顺服和安息的情形。她说:“那是主得胜的见証。”她又给我看墓碑的照片,碑上写着“主必再来”。

生命外在的枯季,孕育了信仰内在的强韧和丰盛。这当中,经历了多少挣扎的苦泪和欲罢不能的徬徨!但就在这干枯死寂的幽谷经历中,耶稣基督的苦难在心灵深处得到认同:主是那“常经忧患”的人子。

我相信复活,不是因为亲眼看见,而是因为经历到主耶稣复活的能力在我心中,不断将那因环境困苦而濒于死亡的信仰救活过来。在生命的枯季,复活的主以祂的活水在我们心中注满清流,使我们“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诗篇》1:3)

祷告:主啊,你复活的生命隐藏在我们所经历的枯季里,我们因此不至枯干,到了时候,却要复活,显出莫大的能力,这都是出于你,阿们!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8期。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