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再做基督徒了

红砖

本文原刊于《举目》33期

     两、三年前,我稀里糊涂地受洗,主要是因为认为有灵界的存在。我所在的教会,是新成立的教会,有很多很好的基督徒在勤勤恳恳地为主做工。因为教会成长得很快,需要大量的人出来做事,所以我们夫妻刚一受洗,就“赶鸭子上架”,一下就给了我们很多事情做。

     教会需要开放家庭。我们刚刚买了房子,家具没买全,就“必须”开放。教会需要地方聚餐,40个大人、小孩,就挤进我家里一顿乱折腾,人走后收拾两三天才能缓过来。周末一过,上班的时候,工作效率就下降。

     有的基督徒带小孩来,吃饭的时候自己忙着聊天,让小孩自己吃,一半饭洒在地毯上。提醒她们,她们还说小孩就是这样的,等你有了小孩就理解了。我是理解呀,可是这是我们家的地毯,不是吗?清洗地毯谁来呢?你们可以纵容小孩,那得在你们自己家里才行啊!

     教会一有事情,就有人说“某某某年轻,让他们去做”。年轻就该累死吗?就因为年轻,我们的压力才大呀!我们都刚从学校里出来,工作、身分、经济都是问题,小 孩也不敢生。而他们这些“老基督徒”,拿的是“六四”绿卡,工作稳定,小孩也生了两三个了。却光做些面子上的皮毛工夫,一有花心力、气力、时间的事情,就 人都不见了。

     他们个个住着独立屋(single house)不开放家庭,反而要我们这些住着小小的城市屋(townhouse)的人开放。他们每家有小孩两三个,却要我们没小孩的来带小孩……如果你表达了意见,就被说“过于计较,为主做事怎么能这么想呢……”等等。

     这样做了两年多,我心里的喜乐越来越少,对自己的信仰也是越来越怀疑。

     我跟神不停祷告,很努力,可神一次也没垂听。每次有了具体问题,想到教会寻求帮助时,得到的答复都是“跟神祷告,我们为你祷告”,就打发了我。这和《雅各 书》中说的有什么不同呢? “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的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 益处呢。这样,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雅》2:15-17)感觉真的是很虚伪。

    受洗以前,觉得自己大运气没有,小运气不错,诸事 还算顺利,心情愉快。受洗以后,反而诸事不顺,天天被折腾得晕头转向。内心的平安早就没有了。朋友都对我们说,人家到教会去的,都是要教会帮忙的,或去占 便宜的。像你们两个这样,一切都自己打拼好了,跑到教会去做苦力,就是犯贱。我确实也有这样的感觉。     现在我的想法是,什么基督徒不基督徒 的,都是人,还是得自己为自己打算。你没精力好好工作,等你没工作了,房子也没了,谁能帮你呢?指望神?门都没有;指望人?不踩你两脚就万幸了。什么祷 告、读经、为主做工,都是骗人的,就是骗一些像我们这样傻的人去做苦工的。公司里有20/80规则,到了教会还是20/80(永远都是20%的人服务 80%的人)。所以奉劝要去教会的人三思。我的血泪教训啊!

    作者来美七年,于2004年感恩节受洗。在美国东岸从事公共健康的工作。

编按:鉴于本文的例子很能反应北美教会中常见的现象,本刊特提出一些问题,委托两个教会的牧者、长执同工、团契领袖、平信徒与新的信徒等进行讨论。盼望能借着这些讨论,反映北美教会在带领新人中遇见的问题,并检讨教会实际的做法,俾供其它教会参考。本期先刊出费城中华基督教会大学城分堂的讨论。

8 Comments

  1. 我不知道我的信息会不会被看见,然而我真的很想分享我的经历。我和红砖一样, 我信主后就直接成为小副组长,因为教会扩展,需要人手,我就负责和一个同龄的姐妹牧羊青少年。可是一年后,这位姐妹因为要去其他地方工作就离开教会,所以自然而然我就代替了她成为正组长,刚开始都没有事情,我也热情积极事奉,可是教会越扩展,我的事奉岗位越来越多,我从带领青少年小组,到青少年团契,带领敬拜,儿童主日学,主日主席,等等。所有在教会可以做得我都当了。因为我是从中学生开始事奉到现在是一位职青。教会领袖中我算是最年轻的,也就是这样,我常常就被安排去做这个做那个,每次开会里,年长的领袖就会说,你年轻,很多想法和体力,你就负责。就这样,近几年我都事奉到很累,很多埋怨。我看到有一期有牧师回复红砖的信件说,我们有权利拒绝那些我们做不来的工作。其实我都尝试过拒绝,开会时,我说真的做不来,时间太短,领袖答应不用我去承担。可是随后,信息我说一定要我做,说已经跟牧师说我会负责。我真的很讨厌,这种以势力压人的行为。根本就是强迫性。活动做的好,年长的领袖就会和牧师说是他们的功劳。活动出了差错,就推倒我身上说我没有认真做好。我本身也是有一份工作,我需要照顾家庭,由于本身工作忙碌,有时没有出席祷告会,就被资深的领袖说我贪爱世界,工作忙碌就应该祷告神,让你有时间去参加教会聚会,不是妥协,忙工作不去祷告会。我已经觉得我是教会的免费工人,什么大小策划都是我来做,做好没人知,做错被人责。我的家庭只有我一个人信主。有时候想周日过家庭日,就被说我是组长,不应该缺席主日。组长就不用理家人。牧师时常说教会就是一个大家庭,其实我早早已经感觉不到爱,我只是一个工具。去年年尾,我实在忍受不住,向牧师辞去所有的事奉,没再去教会了。

    • 真的很不容易!

      主尚且眷顾他的门徒,累得时候带他们去歇歇。人为什么这样要求别人?从你的描述,让人感觉他们用是否敬畏神来“绑架”你做工。这实在不合理。

      愿主安慰你。主知道一切的隐情。也求主使你的心情慢慢恢复,能够继续去别的教会。不要因为某些基督徒伤了你的心,就离开教会。你完全可以换一个教会。也求主赐给你力量,让你逐渐能原谅那些伤害你的人。求主让他们看到自己不体恤人,贪图功劳,是在犯罪。不知道自己在犯罪,非常可怕。求主让他们看到自己的问题,自己的弱点。

  2. 你们的压力负担都好大哦,愿神大大的祝福你们,我则是越侍奉越吃力,我不喜欢经常埋冤事功,但心中的起伏还是很大,都是土耳其来的侍奉,后期就没有人理了,就一直自我坚持到今天,第5个年头了。其中两个事功最累的就是载送人去教会,起初很火热,很有热心,但久了久而久之,觉得好像是奉命去载人一样,一直埋冤,其次小组副组长,越侍奉越吃力,教会其他的小组都一个个没有了,到最后剩下我们青年组的还在不断的坚持,起初的10多位弟兄姐妹,到最后一个个因为觉得没趣,就开始没有来了,剩下2-3个人或3-4个人最多,小组组长又经常的有别的事功经常性缺席,好像我一个人又扛起了这个事功,我就越来越开始埋冤了。加上我自己又觉得自己不配做基督徒,经常会犯罪。信主之前的坏习惯一个个到回来。而找人谈有试过,但根本就不切实际。我的灵命真的水深火热。我做基督徒做的好累。。。

    • 小编回复:求主怜悯!如果觉得实在是累了,可以暂时把任务交给其他人。神看中我们的生命过于我们的工作

      • 看回这个2015年的留言,才回想起过去曾经在此留言。回复小编,事情有时不是那么简单。不是说要交给人就能。教会很多领袖只在乎名利,就如我之前所说,有功他们领,有错我来担。所以2015年我离开教会,到了2017年一月,我找了家附近的教会。去了3个月。可惜原先很开心,因为当时失业大约3个月,所以很得空,可以参加教会的每个活动,祷告会,查经班,小组等等。之后开始找到工作了,工作时间比较长,所以只能出席主日。可是小组组长及牧师却要求我出席每个活动。说神赐福于我,给我找到工作,而我却离开神,不去祷告会。我觉得委屈,即便我解释了,可是还是不被接受,每次一到祷告会和小组的前一天,组员和组长就打来问我能否出席,我说还不确定。总而言之,我天天被电话轰炸,感觉我被强逼性要求出席。我真的很累。结果我又离开这间教会了。

        • 小编回复:就我个人而言,基督徒需要保证出席主日敬拜,其他的小组,最好能够有。但是如果情况不允许,不参加也没什么问题。

  3. 教会是为了坚固彼此信仰、彼此关心协助、诚实相待、增长彼此灵命,聚会让人可以从繁重的工作抽身,在以信仰为核心的人际关系里充电、省思。
    但人都是罪人,教会更应是一群知罪的人。没有一个受造之物在教会里互相指责,包括牧师、长老。身体就是神的殿,大家在教会服事神,其实是在练习实践,因为真正的挑战就会发生在这些罪人之间。
    有的时候确实会觉得,教会的人们比社会上的互动更糟糕、且熟悉圣经语言的人更经常加以滥用。某些人站在制高点上批评别人,不如在平常社会里大家虚心相待。这的确会让人疑问参与的必要性。
    神职人员也是一种谋生的职业,有时候久了、好像也无法放弃这种训练有素的信心,否则在百工里又是一张白纸。在一个生活水平提升的社会,神职人员的必要性也因此式微。
    我觉得无论是团契里面的任何角色,都应该诚实面对自己、真正的服事神,如果不用心灵和诚实敬拜、连自我检讨能力都没有,那教会也只会沦为生活中的另一场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