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宣教士──李春雷

(内地会宣教士短剧选)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亦文

人物表:
李春雷──Lloyd Robert Rist,加拿大籍内地会宣教士,43岁(注1)。
李师母──原名Beatrice E. Rist,43岁。
Mary──Enda Mary Rist,李春雷长女,12岁。
Stanley──Stanley Rist,李春雷长子,10岁。
Russell──Russell Helmer Rist,李春雷幼子,8岁。

时间:1928年秋
地点:山东烟台芝罘宣教士学校

(幕启)
布景:一张方桌,3条长凳;桌后两边挂著两幅已经完成的福音挂图。桌上纸张、剪刀、浆糊、毛笔摊了一桌。
(姐弟3人围坐在方桌边,一边唱歌,一边兴高彩烈地剪贴著福音挂图):
(唱):耶稣爱我我知道,
因有圣经告诉我。
耶稣爱我为我死,
他死是为我罪过。
主耶稣爱我,主耶稣爱我,
主耶稣爱我,有圣经告诉我。

Stanley(把一个新剪成的纸十字架贴在胸口展示):你们看,我这个十字架做得大不大?
Mary:让我量一量。(张开手掌,用虎口量了量十字架的宽度,约4虎口长)嗯,正好够写“以马内利”4个字。
Russell(用手指划脸,羞Mary):你写的汉字,会让人把脑袋笑掉的。还是等Daddy回来写吧。(抢过纸十字架)
Mary(生气):Daddy和Mummy不在的时候,你们都得听我的。
Stanley和Russell(手叉腰,摇头晃脑地向Mary做鬼脸):可是现在,Daddy和Mummy都在烟台呀!
Mary:你们以为,Daddy和Mummy会一直在学校陪我们吗?
Stanley和Russell(顿时停止恶作剧,对视一眼,同时扑向桌面):Mary,你听到什么消息了?
Mary(赌气地):不告诉你们!
Russell(讨好地把纸十字架送回Mary手中):是不是Daddy要走,像我和Stanley生麻疹那年一样?
Stanley:不会像前年那样,连Mummy也走吧?
Mary:都走!都走!不要你们两个调皮蛋了!(伏案大哭)
(Stanley和Russell黯然坐下)
Russell(自言自语):都走了,又剩下我们3个在学校住读了。
Stanley:你不觉得,Daddy和Mummy这次来陪我们,是个神蹟吗?
Russell:觉得啊。来了以后,住了一年多。主耶稣已经很给我们面子了。
Stanley:一定是秦州的叔叔阿姨来催了。
Russell:催不催,Daddy和Mummy都是要回去的,我们还能留得住他们吗?
Stanley:是啊,Daddy和Mummy还能不听主耶稣话吗?
Russell:这下,又得等3年了。3年以后,我一定很老了。(开始和Stanley抱在一起哭泣)
Mary:Stanley,Russell,男孩子也会哭鼻子吗?轮到我来羞你们了!(用手划脸)
Stanley:你舍得Daddy和Mummy走,你不哭好了。
Mary(得意地):告诉你们吧,Daddy和Mummy不是回甘肃,而是去山西。中国地理学没学过?山西可比甘肃近多了,3个月就能来看我们一次。
Stanley和Russell(异口同声):真的吗?!你的地理知识可靠吗?
Mary:这是英国的Alice告诉我的。她的Mummy不是每3个月来看她一次,给她带苹果酱吗?
Stanley(煞有其事):山西,嗯,听上去也比甘肃近。
Mary:所以,告别的时候,你们都不许哭,不许让Daddy和Mummy伤心!
Russell:不哭,不哭,3个月(又开始抽泣),3个月我可以等。我让主耶稣陪我一起等。
Stanley(把毛笔递给Mary):Mary,我觉得你今天特别像天使!能把“以马内利”4个字都写出来,已经很了不起了。我到现在,也只会写“一匹马”的“马”。
(两人聚精会神地看Mary写字)

(李春雷牧师夫妇上场,从门缝里看到孩子们认真的样子,不忍打搅,退到门外)
李师母:Lloyd,看你怎么跟孩子们解释。
李春雷:他们都是在甘肃出生的,他们会理解的。
李师母(负气地):但是他们毕竟是孩子。当然,我们的孩子永远不会和父母争关怀和爱,因为他们从小习惯被父母忽视、冷落和遗弃。
李春雷(被刺伤):Beatrice,你的话太伤感情了!你以为我舍得他们?
李师母:难道不是吗?考虑到我们的亲子问题,上海总部已经安排我们去山西,可你为什么还要向委员会请求,改派到中卫(注2)?难道你觉得,和儿女长期分离是正常的家庭生活吗?
(Mary听到父母的声音,停下手中的工作,向两个弟弟做噤声的手势,3个孩子静静地听着这场对话)
李春雷(痛苦地、艰难地选择语词):Beatrice,如果、如果你实在舍不得孩子,你可以留在学校照顾他们,等、等他们大一点,你再来中卫协助我。
李师母:我留下来照顾孩子?那谁来照顾你呢?中卫、中卫,大概还没有外国人到过那里吧?Lloyd,我的心已经裂成两半了,我不知道应该做个好的妻子,还是做个好的母亲?
李春雷:可是,我向执行委员会提出请求的时候,是你帮我打的信呀。
李师母:我又能怎样呢?我知道这一年来,你在《罗马书》15章20节上,划了无数条横杠。你素来的心志,就是要效法保罗,“不在基督的名被称过的地方传福音,免得建造在别人的根基上”。
李春雷:可我经常忘记,保罗是单身,而我却有家室。
李师母:13年前去秦安开荒,5年前去徽县开荒,毕竟,大家离得近,还能经常见面。现在,孩子在山东烟台住读,而你却要去甘肃中卫拓荒。内地到沿海的交通,你还没有受够吗?
想到又要坐羊皮筏子过黄河,我眼前就浮起金院长被漩涡卷走的情景(注3)。我刚去看过金师母,一个人抚养6个孩子,最小的还在吃奶。我不知道,换了我,还有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李春雷:去年坐羊皮筏子过黄河,经过沙坡头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个被原来称为“塞上江南”的县城,这几年来,被地震、饥荒和兵乱,蹂躏得千疮百孔。我就对主说,如果我还能回来,就让我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来,传讲陌生的福音。
李 师母:我这次来到孩子们学校才知道,Russell生完麻疹后,身体一直很弱;Stanley的文法基础太差,老是跟不上;Mary一个人要管两个弟弟, 情绪也变得急躁起来。即使按中国的算法,她今年也才13岁呀。如果这次你是回秦州(注4)教会,我或许可以放心留下来照顾孩子。
李春雷:秦州现在有6、7位宣教士。华人信徒也已长大,完全能够自立自传。我们一起在甘肃待那么多年,最清楚甘肃的需要。这条河西走廊,怎样被天灾人祸变成了西北的活地狱,我们都经历过。那些生活在这个地狱里的人们,比以往更需要基督的福音。
那种遍地是尸体的景象,即使我现在身在烟台的芝罘岛,也没法从眼前抹去。我想在我们还吃得动苦的时候,为神再开辟几个福音站。即便没有朋友,没有助手,没有仆人,只要有我的Beatrice在我身边,成为我的帮助,我便不算孤独。

Mary(跑出来抱住李师母):Mummy,你陪Daddy去那个新地方吧,我会照顾好两个弟弟的。
李师母:Mary!
Stanley:Daddy,Mummy,你们放心回甘肃吧,我和Russell会听Mary的话的。
Russell:Daddy,我们多做几幅福音挂图给你们带去。
Mary:Daddy,回程的火车,别买站票了,如果有个座位的话,路就显得不那么远了。
Stanley:Daddy,没有火车的地方,你们还是雇辆有顶的汽车吧;没有汽车的地方,你们再雇牛车;没有牛车的地方,就雇一辆独轮车;如果连独轮车都雇不到,你们再骑骡子。
Russell:从甘肃回来,坐什么都行,别再坐羊皮筏子了,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李师母:不会的,我的小Russell,Daddy和Mummy,3年后一定来看你们。
Russell:3年,嗯(开始抽泣),3年一定很短的,主耶稣会陪我一起等。
李春雷(看到桌上制作了一半的福音图,唸):以马内利,是Mary写的吗?你们知道,这4个中国字是什么意思吗?
Mary:Immanuel,神与人同在呀。
李 春雷:孩子们,不管在中国,还是在加拿大,Daddy和Mummy都不能永远和你们在一起。但是主耶稣,祂是以马内利的神,不管你们在哪里,不管你们长多 大,祂都与你们同在。Mary,Stanley和Russell在烟台,主与你们以马内利;Daddy和Mummy去中卫,主也与我们以马内利。让我们学 会用这4个字来告别,以马内利!
Mary、Stanley和Russell(同声):Daddy,Mummy,以马内利!
(幕闭)

(幕后独白):李春雷夫妇历经千难万险,来到中卫,却再也没能回到烟台。在那个饥荒横行的小县城,在瘟疫流行的人群中,李牧师染上了致命的伤寒……为了中国人与天父上帝的和好,曾有无数宣教士,像李氏夫妇那样,忍受过与子女生离死别的痛苦。
本剧本取材于黄锡培《舍命的爱──中国内地会宣教士小传》,〈李春雷牧师〉篇。

注:
1. 1885年8月14日,李春雷(Lloyd Robert Rist),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Ontario,Canada),1909年毕业于多伦多圣经学院(Toronto Bible College)。1911年加入内地会,同年12月7日携妻抵达中国,遂赴甘肃秦州(今甘肃天水)工作。
李春雷先后在秦安、徽县拓荒植堂。1929年前往中卫(今宁夏中卫)开辟新的福音站。数月间有二百余人登记信主,四十多人参加慕道班。同年7月9日,李牧师因伤寒去世,终年44岁。
2. 中卫当时属甘肃省,今属宁夏省。
3. 金品三 (Dr. George Edwin King),兰州博德恩医院的院长,1927年带领甘肃省宣教士沿黄河撤退时,为了抢救搁浅的羊皮筏子,溺水而亡。
4. 今甘肃天水。

作者来自上海,现旅居新西兰。

编按:本文获作者授权,摘编自《“戏”说宣教士──内地会宣教士剧本集》,宇宙光全人关怀机构出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