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他们还福音的债 ──罗省第一华人浸信会国语堂事工

陈玉珊

本文原刊于《举目》19期

       座落在洛杉矶唐人街的“罗省第一华人浸信会”,建立于1952年。当时是由几位老华侨和几位从香港来的信徒组成的,广东话是主要的语言。由13个人开始的事工,后来发展为逾两千人的兴旺教会。

        主任牧师林道亮自1961至1994年,在这教会事奉。1960年代英语堂成立,中文部和英文部的人数均快速增长,目前已有三个分会。

        林道亮牧师于1994年退休为荣誉牧师之后,仍时有讲道。今日的“罗省第一华人浸信会”,聚会人数超过两千人。代主任牧师黄守谦带领着教会,师母张釆蓉则是福音事工传道。三年前她在教会开垦国语堂事工,向洛杉矶唐人街说国语的人传福音。

        笔者分别访问了黄张釆蓉师母(以下简称“黄”)、李刘恩华会佐(简称“李”)、和黄周瑞虹(简称“周”)姊妹,谈国语堂事工的发展过程,以及未来的方向。

        问:为何要成立国语事工?这意念是从何而来的?

        黄:近廿年间,会众中一直有说国语的人,他们是会友的朋友或唐人街的居民。然而他们来参加聚会时,教会只能以供应耳机翻译的方式,来传递信息给他们。结果这些人并没有继续来??或者说,是流失了。

        在2000年的春天,林牧师将他的负担告知我们夫妇:他认为以前教会忽略了说国语的人,为此事他一直觉得亏欠神。林牧师说他是欠了福音的债,因此有必要设立国语堂的事工,向说国语的人传福音。当时林牧师已是九十高龄,他希望我能负起开始的工作。

        问:国语事工是如何开始的?计划多久?

        黄: 此后我经常为这事祷告。半年以后,适逢黄牧师和我以前在加拿大服事的教会庆祝周年,邀请我们去讲道。去后,我看见自己1991年时在爱德蒙顿 (Edmonton)市开垦的国语堂有成长,带领了许多中国的移民信主,现已有80人之多。这像是神给我的一个印证,让我有信心回应神的呼召。

        由加拿大回来后,我就与一小组有负担的人,在每周三的祷告会,同心为此事祈祷。不久有更多人、包括一些教会领袖及执事,也觉得有设立国语堂的需要。于是开始筹备举行国语堂崇拜。

        问:在找聚会地方和召集同工方面,有困难吗?

        黄:2001年9月,我们开始第一次国语崇拜,就在崇拜中心后面的会议室。最初的崇拜人数大约有五十人,其中一半是从广东堂借助的成员和支持这事工的会友(大多是会说国语的会友)。数月后人数超过了七十人,就搬到圣道楼的大堂聚会。

        林牧师担任讲台顾问。讲员方面,通常是林牧师、黄牧师和我轮流讲道。此外,每年有不同的神学生,申请在教会实习一年,他们也分担讲道、教学和探访等工作。

        每主日的崇拜信息,以浅易和较深奥的交替,让属灵程度参差不齐的会友容易接受。带领崇拜者所选用的诗歌,大多用新诗歌,如“赞美之泉”的诗歌等,但是每次至少有一首传统圣诗──如此会众当中有比较保守的信徒也会投入。

        每主日崇拜前,同工会一齐祷告。而带领崇拜的领唱者,一半是年轻人(现有四组人轮流带领)。崇拜后,大部分弟兄姊妹都参加主日学。

        问:请谈谈参与国语事工的感受

        李:我们有八位同工,每月开一次同工会。这事工很有扩展的希望,将来还会继续增长。黄师母负责很多的工作,而林牧师每个月有两次讲道,而且他这样的年纪,还常常主动去探访会众。

        我负责教导老年人班的主日学。我们当中有台湾来的,有中国来的,也有东南亚来的。目前的实习神学生贡立江弟兄,在每星期五的家庭聚会中带领查经。在家庭聚会中大家很容易打成一片。

        周:国语堂的人手仍不够,关顾工作及探访不容易。

        问:这事工最需要什么?

        黄:最需要的是祟拜的服事者,如司琴、音响、年轻人的外展工作,及关怀新移民。所幸这些可向广东堂同工大力借助。会众中大部分是中国的新移民家庭,同工们必须了解他们的背景及心态。由于新移民生活很不稳定,这就大大影响了他们对信仰的追求,也影响他们稳定的来聚会。

        李:我觉得新移民家庭,在适应美国的生活和语言方面,需要帮助:例如教育孩子、寻找工作、法庭或移民局面谈翻译、交通接送等。

        黄:新移民很需要关怀及帮助。而主日学是重要的事工。除了教导圣经真理,它就像团契一样,大家在一起祷告、分享。此外,老师会经常打电话给学生,探访学生。有些会友也主动关怀,时常打电话关心及鼓励新朋友来聚会。许多人因此受爱心感动而回来聚会,甚至受洗呢。

        问:人数是否增长了?

        黄:国语堂大部分来聚会的新朋友是中国来的移民,他们不但自己愿意来,并且带朋友来。因此几乎每周都有新人来访,其中不少是知识分子。

        初时,主日学分成已信和未信的两班。今日的主日学已有四班:老年人班、夫妇班、青成年班,和蓝领阶级班。原则上每班不超过十五人,以便在小组中互相关怀。主日学的讲义使用繁体和简体两种文字,有时简体、有时繁体,这样大家彼此迁就、学习。

        教导夫妇班的,是出生在中国东北的实习神学生贡弟兄夫妇,曾在日本念书居住七年,现在台福神学院攻读。

        我们经常提醒会众带新朋友来,如有布道会或特别节目,更是积极地鼓励。所以大家都很乐意邀请亲朋好友来教会。

        另一方面,每年在教会周年和圣诞节,国语堂全体会众与广东堂联合,一齐庆祝聚会。这样大家就不会彼此陌生。

        一般来说,在属灵上,一个信徒必须跟进两年才能稳定下来。我身兼福音事工传道,时间很有限,因此我希望不久有人来专心带领国语堂的事工,最理想的是一对在中国成长的夫妇。

        问:今后有何新的的方向与目标?

        黄:我们前三年是植堂时期:开始各年龄层的服事工作,让新朋友能投入教会生活。
接下来的三年,将是成长时期:栽培信徒成为门徒,投入事奉;并培养新领袖作教师和组长。

        事实上,国语事工还有不少附带效果。

        首先,是国语堂许多新信主的人,都向国内的家人传福音。其次,有些即将到东南亚短宣的弟兄姊妹,包括英语部的,纷纷到国语堂来参与聚会,预先领略及实习去东南亚“身历其境”的感受。

        问:若真的有新牧者,您的角色又如何呢?

        黄:如果神带领新牧者来,我会帮助他们了解各年龄层的需要,提供牧养会众的具体建议,帮助会友接纳新牧者,尽力协助新牧者以补其不足之处。我的祷告是国语事工能稳定成长,荣耀主的名。

作者现住洛杉矶,在市政府担任会计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