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工卡风波

谭启

本文原刊于《举目》14期

       一个健全的人生是需要信心的。没有信心,驾车上班会怀疑汽车安全;去餐馆吃饭会担心饭菜有毒;读取电子贺卡会害怕病毒;用手提电话会忧虑电磁辐射。如此种种,现代人还能正常生活吗?

         普通人对物质世界的信心尚易建立,在精神世界,在信仰上的信心,更软弱易变。尤其在遭受到挫折时,或是在受到压力和痛苦的时候,人的信心更容易动摇起来。

工作危机

         我在决志信主后也经历了几次挫折和信心的考验。在我决志信主后两个月,我所在的公司,被大公司Honeywell并购。我所在的产品研发部,也更换了部门主任。他上任第一件事,就是索要每位技术人员的履历,并重组课题。

         研究发展方向的调整势在必行。因此,我和其他同事惶惶而忧虑起来,担心自己的专案会被砍掉,以至被裁员。

         在得知我所领导的几个专案将被砍掉后,我更惶恐不安起来。这种情况对我来说还是第一次遇到,我心中没有任何把握。虽然我已信了主,并祷告求祂保守,但我不晓得祂是否真的会看顾我。我的工作位置祂会替我保住吗?我生活在极大的压力折磨中。

          时逢我出差,在旧金山换机。我查到自己下一班飞机的登机口后,就径直来到那里等候。时间还早,我无事可做,正好一间书店面对着候机厅。这是整个机场里唯一的卖基督教书籍的书店!我就走进去,顿时感到宁静和归属感,与外面的喧嚣和浮躁感截然不同。

         我看见了一本小册子,名叫“工作,事业和我们天父的业务”。翻开读下去,我得到莫大的安慰。当我读到〈人总是被雇用的〉一文时,我心头的阴霾散去了,忧郁的情绪化解了,阴沉的心境,第一次如晴朗的早晨般展开。

          我明白了我不需要费尽心机寻求雇用,因为神创造了我,拣选了我,就必有祂的安排,必会使用我,安排适宜于我做的工作。正如《腓立比书》2:13节所讲,“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

         登机时间快到了,我如获至宝般买下了这本小书。出了书店,却发现我的登机门已换到远远的另一边。我感动了,如果不是神的安排,我如何会遇见这书店和这本书?一定是神听了我的祷告,给我这个看似偶然的时机,卸下我精神上的重担,赐我轻松喜乐的心情。

         从这一天起,我就不再为工作担心,反而每日祷告仰望神,求神按祂的旨意安排我前面的道路,增加我对意外事情的承受能力。一个月后,我非但没有丢失工作,而且接到的新专案,也还是我最愿意做的。

         这次经历,让我体会到,神是知道我且爱护我的。在我软弱时,祂给我带来内心的平安;在我忧虑时,祂让我感受到困境中仍有神的爱可依托。

工卡风波

         三个月后,我因工作许可证(即工卡)的延期一事,又陷入了困境。因为我的绿卡申请正在移民局排队待发,所以,我必须每年更新工卡才能合法工作。鉴于上一年在当地移民局成功延卡的经验,这一次,我又一次提前一个月去申请。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当地移民官这次拒绝受理,理由是政策变了。我的工卡要寄到内布拉斯加区域分局申请,办理时间至少三个月。天啊,这一消息等于裁定我将要停止工作至少两个月。不行,我得在工卡没有失效之前想办法更新。

         于是,我找到公司人事部,请求公司的移民律师,代表公司写推荐信,并指明在当地办理的法律依据。然而又一次被驳回。

         此时,公司人事部又通知我,如果在工卡失效之前不能得到延期,按政策规定,我不再被雇用。即使将来公司再把我招回,也得通过再登广告、应聘的途径。而且,我以前的工作时间、福利待遇,都不再连续计算。

         这下我真急了。我想,神哪,我也算是你的信徒了,我敬拜、赞美、追随你,你为何让这种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呢?我从参加工作到现在,还没有经过失去工作无收入的困境。我一家四口,包括才出生两个月的婴儿,没有收入可怎么活呀?

          我当时想,既然神没有看顾我,成全我的工卡,我还是得靠自己!什么神呀?在关键的时候就不灵了!于是我联系到远在芝加哥帮我办绿卡的律师,寻求帮助,但被告 知不行。我又找到当地一位自称与当地主任移民官有哥们儿交情的律师,花五百美元自费办理,结果还是没有成功。钱白花了,还遭移民官再一次斥责:“你不要再枉费心机来这儿办了!”

         我还是不死心,又找到本州参议员与当地移民局疏通,仍然无济于事。我还打电话到美国国务院中国咨询处,可谓煞费苦心。可是所有的路都宣告堵死。

         我只得乖乖地将工卡寄到内布拉斯加排队等待。另一方面,又托付公司律师同移民局联络,寻求加快办理以减少损失。同时,我又自费飞往较近的旧金山移民局去碰运气,可想而知,我还是灰头土脸地回家来。此时,我的绝望心情无以复加。我再一次痛感个人能力的有限和渺小。

         就在这时,我的太太提醒我,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头,要专心仰望神,安静等待神的安排。于是我向神忏悔,承认自己过于在意个人的得失,求神原谅我的血气和小信,同时求神怜悯我的境况,给我开一条生路。

          这时主耶稣的话临到我:“所以我告诉你们,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生命不胜于饮食吗?身体不胜于衣裳吗?你看天上的飞鸟,也不种 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你们哪一个能用思虑使寿数多加一刻呢?”(《马太福音》6:25-27)。

         因此,我放下忧虑,信心又重新点燃。我不再自己苦心折腾,而是全然仰望神去做工。

         就在工卡失效前一天,公司人事部主任,公司律师,总公司移民事务咨询律师等有关负责人,专门同我开了一个电话会议,讨论了我的处境。最后,公司决定允许我停薪留职,等我拿到工卡再复职工作。同时,公司承认管理上的不足,决定今后将健全有关政策,保护外籍雇员。

         放下电话,我不禁举手赞叹,我们的神就是如此的信实。祂使我们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有了盼望,我们就能战胜困难。

         既然如此,我便顺服地离开了工作岗位,在家静默等待,观看神的作为。我心中满有平安、喜乐,因神的同在。而且,就在我离开工作的第二天,即2000年复活节,我幸福地受了浸礼,庄重地宣告,我归依主耶稣了。尽管患难给了我麻烦和忧愁,但却使我学会依靠神,让我明白,要紧紧抓住神的手,才有踏实的心态和安乐的生活。

加倍补偿

         神从来不会单给我们考验,而不给赏赐和祝福。只要我们真心仰望神,被拿去的,都会加倍还给我们的。神 后来补偿给我的,太好了,太多了。正是因为这次工卡的损失,我获得了许多前所未有的机会:第一,我有了好得不能再好的闲暇,去寻找新工作机会。我去了几个 城市,面试不同的工作。要不是赋闲在家,要我三天两头请假飞往各地面试,必定不合适。而且,要是还在工作当中,我也想不到去尝试新的工作。

         第二,利用这段时间,我认真地通读了圣经。尤其是在旅行途中,读经让我得到更大的安慰和力量。我体验到,认识神的话并将其活出来的喜乐和轻松。同时,我也借机学习祷告和忍耐。

         第三,调整了自己的身心,让紧张的节奏放慢下来。在休闲中,阅读一些生活书籍,从而体会到生活是丰富美好的(我从前信奉的却是“工作至上”的信条)。我平生第一次体会到,原来工作不是生活的全部内容!

         第四,有了充足的时间,与太太、孩子在一起。特别是,能帮助太太照料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在收入上,神也没有让我缺乏。我的专利奖金和适时退税,使我在停薪期间,经济上没有陷入窘迫。

         想到这些,我心中就充满感激。神哪,你给我的真是丰盛有余。你给我的安排是多么完美!你把我意气用事的道路堵死了,却给我开了更好的天路。你加给的考验是那样的恰当,让我能够承受。

         我的太太,在我这段事业上受挫的时间里,不埋怨,不催逼,体现出一个基督徒伴侣珍贵的理解与温存。为此,我也要感谢赞美神!

         《哥林多后书》12:9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不错,就在短短的一个半月内,我得到了三个雇用聘书和几个面试通知。更令我惊喜的是,我未曾为之祷告的绿卡, 却莫名提前来到了(按计算是不可能这么快下来的)。而我切切祷告早日来临的工卡,并没如愿来到。可因为有了绿卡,我便能回到公司继续上班。

         看哪,信耶和华的,祂就多多加给。还有什么比神赐的福份更令我满足呢?还有什么比考验后获得的祝福,更能增加我的信心呢?我体会到,除了在患难中,没有更好地方可以学习信心。苦难里面蕴藏着甘甜的喜乐和真实的价值。实际上神给的,不是患难,而是机会。

失声痛哭

          接到外地几个工作聘书后,我反而不知接受哪个更好了。从圣经那儿学到的智慧告诫我,不要再用个人的意志去判断工作好坏,也不要视工资待遇多少而决定。“我们也不知道怎样行,我们的眼目单仰望你。”(《历代志下》20:12)

         因此,我专心祷告,寻求神的旨意。求神把我带到一个地方,使我不仅仅可以有合适的工作,同时那儿有华人基督教会,让我能参与事奉。

         正巧,我要去参加一个华人夏令退修会。在驱车前往的路上,我对太太说,我的信心虽有不少增长,但还有一个难题没有解决,那就是如何理解“三位一体”,这个基督教信仰中非常重要的概念。

         在我们到达会场后,我惊讶地得知,这次夏令会的全部讲道内容,都是有关三位一体!这简直是一个奇蹟。神就这么明白我,祂就这样把祂对我的特别旨意,向我显明出来。通过听道,分享,讨论和多次祷告,我的心完全敞开,并得到了洗涤。

        就在最后一天敬拜开始时,我的心中就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冲动。我强行忍住泪水,不想在以学生为主体的人面前失控。然而,当唱到第三支歌〈感谢耶稣〉后,我实在 不能自制,积压在胸中的一股力量,像脱缰的野马,奋力冲出,我嚎啕大哭起来,第一次公开承认并大叫出来:“我有罪啊!”整个人失声抽泣,不能自抑。

         我的哭声充满了整个会场,淹没了深情歌声,好久不能止住。我人在哭,可心里却甜蜜喜悦无比。我明白,这不再是理智的我,圣灵已充满我的全身心。在大庭广众之 下如此失态,是老我无法允许和做到的。这是我的神亲自来到我的心里,祂完全掌管了我。祂在化解一个顽固骄傲的心,抚慰一个迷失的灵魂。祂明确地向我启示, 祂是真实的,祂让我这个小信的人,真真切切地摸到了圣灵!当歌声再次响起,室内已是哭声一片,泪水挂满了所有人的脸庞。我知道圣灵就在那里,在那里真实地 运行。

         在此之后,我毅然选择了有大陆华人教会的新墨西哥州的工作。神为我指点的这份工作,比我原来的工作薪水增加了百分之廿;新工司的见面红利,是我停薪留职期间的全部工资损失的二倍。看哪,这就是上帝给的,我们哪能知道呢?

作者原为中国科技大学副教授,现在新墨西哥州一间高科技公司工作。

本文由阿布奎基华人基督教会推荐。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