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好书选介

劳伦斯灵修集锦

       历史上,每当教会高度组织化、形式化,或过份强调神学理论而忽略灵性经验与生活实践时,神总要拣选并兴起一些爱祂的人,追求一种里面的、个人与神相交的经历。         法 国劳伦斯弟兄﹙1605-1691)当过许多年兵,后来又当过足球运动员,50岁左右起,在巴黎一座修道院的厨房里当厨师。这本来不是他乐意做的事,但为 爱神的缘故,他甘愿做任何服事人的事情。劳伦斯不但在祈祷的时候,即便在厨房事务最繁忙的时候,也能经历与神同在,坚持了数十年之久。 下面是劳伦斯灵修的集锦。         无论我做事也好,受苦也好,都无关紧要,只要借着爱,与神的旨意联合,常住在神里面,就是我一生的事业。         我在神的手里,他对我有美意,所以无论人怎样待我,我并不觉得为难。如果我不能在这里事奉神,在别处我可以照样事奉神。         全世界在我看来不再是真实的了。我的肉眼所看见的,好像虚空与梦幻。里面的眼睛所看见的,才是我心所羡慕的。但我常常因为远未得着之故,以致心灵郁闷。我一 面看见公义太阳的光辉,除去一切黑夜的阴翳;另一面,又因着自己的罪而昏花了眼睛,有时候竟然像呆子一般。然而我平常的事业,就是以谦卑的心与神同在。我 虽然无用,却是一个忠心的仆人。         自从我相信了主以后,我看神是我一切思念的目标。用祈祷藉信心的亮光认识神,远超过以聪明的能力来认识祂。当我去厨房工作的时候,我是与伟大无上的神同在。在那里尽了本分之后,在余下的时间里,无论在工作之前,或在工作之后,我总是祷告。在工作之前,我 像小孩子那样信托神,并对神说:“哦!神,因为你的同在和你的旨意,我必须做我的工作,所以我求你的恩典帮助我,使我一直与你同在。哦!主,也与我的工作 同在,接受我手里的工作,并用你的丰富充满我的心。”正在工作时,仍然与神有不断的交通,一直求祂恩典的帮助。结果我就达到一种情形,就是不思念神反而是 不可能的了,好像在我起初时亲近神是那么难一样了。         对于神,无论听见人所说的,或者我所读的,或者我所想的,都不能满足我。祂的完全 是无限的,人怎么能描写呢?人间的言语怎能叙述祂呢?只有信心能启示祂给我,能教导我认识祂。在最短的时间里借着信心所认识的神,是远超过多年头脑的追 求。哦,信心!信心!哦,奇妙的品德,它照亮人的灵,并引导人认识创造的主!可惜多人不知道,多人不实行。但是,只要有一次知道,你就会觉得荣耀,充满了 不可言喻的祝福。        叫神得到最大荣耀的,就是绝对不信我们自己的力量,将我们完全交托给神,让祂来保守我们。         哦,主,当我感觉到你爱的时候,我几乎昏厥。主啊!你手所赐给我的恩惠是何等的丰富。但是主,我求你将你所给我的恩赐收回去。你知道我并不寻求你的恩赐,我只寻求你自己。若不找到你,我的心永无安息。        哦,主,扩大我的心,好使它有空处来充满你的爱。愿主用能力扶助我,恐怕我被你爱的烈火焚烧尽了。         生命充满了危险与暗礁,若没有神继续恩典的拯救,触礁是多容易!但是,若不与祂同在,怎能求祂呢?若不思念祂,怎能与祂同在呢?若在祂面前没有圣洁的习惯,怎能思念祂呢!        如果你要在属灵的生命上往前进,你就当避免依靠你的智慧和聪明。从美好的理由所得的结论,常会欺骗你。造物主才是真理的大教授。我们用多年的苦功去研究神,但是藉信心而认识神却能得到更深更多。信心能发出亮光照耀谦卑之人的心。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像神一样

鲁益师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一期        鲁益师﹙C.S.Lewis,1889-1964﹚生于北爱尔兰,牛津及剑桥大学英国文学讲座教授。他所写的神学、童话及文学作品均脍炙人口,卅多年来,以他的生平和作品为题材的书及电影,早已多过他自己的著作。        鲁益师的作品着重“为核心的基督信仰辩明”,可说是廿世纪英文世界中阐述基督信仰最有力、最受欢迎的思想家和作家。         底下摘选的三段话中,鲁益师剖析罪的核心,有助于我们认清罪的本质。         唯一能够导至“堕落”的罪,是受造物僭越自己的受造地位任意而为。人类史上第一桩罪行,必定非常邪恶,否则不会产生如此恐怖的结果;此外,它必也是一种人在不受堕落者诱惑的情况下,亦能蹈犯的罪行。“远离神转向自己”可以满足这两项条件。        当受造物开始知觉到神就是神,自己就是自己时,它便开始面对一项恐怖的抉择,以神或是以自己为中心?以自己为中心是每个人天天都在蹈犯的罪,其中包括幼年 的孩子、无知的农夫和饱经世故的人,包括独处的人和群居的人;它是人人在自己的生命中,每一天都必然会陷入的堕落,是各种罪恶背后的基本罪恶。就是这一刻 间,你我要不正在蹈犯它,或者正要蹈犯它,便是正在为它感到懊悔。         撒但把一种意念摆进人类先祖的脑海里,那就是他们可以“像神一 样”--亦即能够靠自己的力量成就大事,仿佛自己就是自己的创造者。亦即自己可以做自己的主人--在神之外,为自己发明某种快乐。构成人类历史的一切事物 --金钱、贫穷、野心、战争、卖淫、阶级、帝国、奴隶--都来自于这种无法实现的企图。因此我们说,人类的历史是一段漫长而恐怖的故事,叙述人类如何尝试 在神之外寻找使自己快乐的事物。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那本来就是我啊!

范学德        一个不忏悔罪的人,走不到耶稣的面前。因耶稣来到世上,本是来召罪人的。        说我是罪人,这是我情感上最难接受的一个判断,也是我反感基督教的重要原因。巧的是,我第一次参加查经,主题就是罪!基督徒引经据典地解释:人人都有罪,人是罪人。他们虽没说我是罪人,但我明白,我已经被圈在罪人的行列中了。        这是我第一次听人说我有罪,是罪人。这话太离谱了,太不中听了,我完全无法接受。我犯了什么罪?怎么好好的同你们基督徒刚打交道,一下子就变成了罪人?岂 有此理!于是,我告诉他们:讲中文的人都明白,罪人就是流氓、恶棍、盗贼、凶手和社会渣滓。怎么能说我们这些好人也是罪人呢?        我竭力为“人不是罪人”辩护。我回避罪在我生命中的具体表现,而把目光集中在“罪”的字源学意义上,反复强调罪在中文中意味着什么。“罪,犯禁也。”《墨子·经说上》有罪就是作恶或犯法。罪人,就是被法官判刑的人,罪犯,该关进监牢。         我完全是按照我的文化背景和中文程度来理解罪。就字源学而论:我不愿听也不想明白在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的圣经中,罪字的本义;也不懂译成中文的罪字,在基督 教文化中有特殊的涵义;甚至也不知道在中文中,罪字也当错误,过失解,“王曰,此则寡人之罪也。”《孟子·公孙丑》反正我就是不承认我是罪人,基督徒怎么 解释,我也不愿听,听不进去。        现在我明白了:当我不承认我是罪人时,我也就拒绝了耶稣。一个不忏悔罪的人,走不到耶稣的面前。因耶稣来到世上,本是来召罪人的。 人之罪,从何而来?        我渐渐地承认了:按照圣经,我是有罪的。但我不承认我是罪人。我认为:我虽有罪,但罪不在我。我之所以有罪是因我有罪性,而我的罪性虽内在于我,却非始于 我,它源于人类始祖亚当的犯罪。所以,即便我有罪,也不过是亚当犯罪这个事件的一个无辜的受害者、牵连者。可亚当犯罪并没有与我协商,我也根本没选择亚当 作我的祖先。所以,从根源上看,我对我的罪性没有责任。         我的心愤愤不平:既然上帝你创造了人,为什么允许他们背离你的意志,成为叛逆的人,你既知人要反叛你,为什么还造他,并让我吞下这罪孽的苦果呢?        基督徒常常援用奥古斯丁的原罪论来说服我。他认为,错误完全是亚当自己造成的,上帝没有任何责任。一切错误都源于亚当的自由意志。这意志本是善的,但因为 是自由的,所以能作错误的选择。由于亚当做了错误的选择,因此,在他里面的人,都一同与他犯罪。因为所有的人都来自他,每个人也因此由他分别承受了原罪。        这个解释并不能说服我。我想,既然圣经说上帝所创造的一切十全十美,那么,他创造的亚当也必然如此。一个完美的存在物,其自身不可能包含任何不完美的因 素,或任何能导致其转化为不完美存在物的因素,否则他就不完美。并且,他不能在此时完美,彼时不完美,变幻无常,完美的存在只有持续其存在才是完美的。同 时,他只能存在于完美的环境之中,不然,他与环境的不谐和,也会造成他的不完美。         既然亚当已经犯了罪,他怎么会是完美的呢?         把亚当的坠落归结为蛇的诱惑,我觉得也难以自圆其说。因这等于承认环境的不完美。它存在着同样的困难:第一,谁创造了蛇?或蛇怎可能变成邪恶的?这和问亚 当怎能犯罪是同一个问题。第二,人怎么可能被蛇诱惑?如果亚当自身不存在被邪恶所诱惑的因素,即使邪恶引诱他,他也不可能犯罪。第三,上帝为什么允许邪恶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根本之道

宋尚节         宋尚节(1901-1944)生于福建兴化,1919年赴美留学,获俄亥俄州立大学化学博士。1927年2月10日,他经历了灵命的复兴,“那晚,我祈祷,我不但诚恳、迫切地祷告,我真是扑灭了自我的心直求,我淌着忏悔之泪,捧着求救的心,一声声求告主的血来遮蔽我,使我不再为自己活。”接下去圣灵让他 看见大大小小的罪;他彷佛看见耶稣高悬十架,两手鲜血淋漓。他非常伤心,最后谦卑地跪在十架底下,求主用宝血洗净一切的不义。他又彷佛听到主的声音说: “小子,你的罪赦了!”         这次经历,使他立志回国布道。1931年在福建南昌地区的布道会中,经长夜祷告,上帝启示他要向罪恶攻击;清除罪恶后,便讲圣灵充满,信徒才有能力为主作 见证。此后,他在全中国及南洋各地主领布道会,特别注重彻底认罪悔改之道,要人“打开棺材”,谦卑认罪。他讲道时声嘶力竭,跳上跳下,大汗淋漓;听众则被 圣灵光照,流泪悔改,纷纷上前跪在台前。上帝借着他及许多布道队,在中国八年抗战前后点燃复兴之火,果效极其深远。特摘选三小段宋尚节论罪的话,与读者共享。         ·我深深体会:主来非为教训人或给人作模范,特来医罪为罪人死。追思我以前不注意认罪与救恩,故讲道没有效果,实自惭愧,今后必得人如鱼矣!为主传正道 者,主方荣耀其所传者,如传不正之道,实助其人犯罪也……以前亦知主来医罪,但不知主专来医罪,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一个真正重生的人,知道什么是罪而且 容易发现罪、悔罪,另外一定会关心周围的人的灵魂得救问题。         ·撒但使用最巧的一个计策:令人不觉得自己有罪,视犯罪为无关紧要。另外撒但用百般方法拦阻传道人讲罪与救恩。         ·只有真正彻底悔改的人,在信仰上才有巩固的根基。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不再犯罪

慕安德烈         慕安德烈(Andrew Murray,1828-1917),生长于南非的荷兰人社区,在苏格兰和荷兰受神学教育。他在南非牧养教会,并去蛮荒地区宣教。慕安德烈一生写过240 册书及许多单张,以15种语言出版,其中有关“住在基督里”、“与主连合”的信息,一百年来对无数信徒的灵命有深远的影响。 祂并没有罪。凡住在祂里面的,就不犯罪。”(《约壹3:5-6)          “你们知道,”使徒说:“主曾显现,为要除掉人的罪。”(《约壹》3:5)这句话指出,上帝的儿子道成肉身,为成就罪的救赎这伟大的目的。从上下文中,我 们清楚看见,所谓“除去”不仅是指从罪中得赎、得自由,而且是从罪的权势中得释放,所以信主的人必不再犯罪,因为基督的圣洁带给他力量实现这个目的。祂允 许罪人拥有与祂合一的生命,结果他们的生命变成像祂的一样。“在祂并没有罪。凡住在祂里面的,就不犯罪。”一旦主住进信徒的心中,而且住的时间愈长久,他 必不再犯罪。我们生活的圣洁乃扎根在基督自身的圣洁上。“根若是圣洁的,树枝也必是圣洁的。”         问题立刻生成了:这如何能和圣经所教训我们–人性是败坏的,或和约翰所说的:“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相一致呢?(参看《约壹》1:8、10)如 果我们仔细看这节圣经,将会帮助我们正确地了解全文。注意“我们若说自己无罪”(8节)和“我们若说自己没有犯过罪”(10节)两者的不同。这两个说法是 不同等的;否则后者将会变成前者无意义的重复。第8节的有罪和第10节的犯罪并不相同。有罪是指充满罪恶的本性。即使最成圣的信徒也必须每时每刻承认在他 里面有罪性–他有肉体,凡住在它里面的没有一样是好的。而罪或犯罪却是非常不同的东西:它向住在里面的罪性低头,而且陷入实际的犯罪行动。因此,每一个信徒都必须承认两件事。一是承认在他里面仍然有罪(8节),二是承认罪在往昔已经生成实际的行动(10节),没有一个信徒能说:“在我里面没有罪”或“过去 我从来没有犯过罪”。若说我们现在没有罪,或说我们过去没有犯过罪,这是自欺。虽然我们现在仍有罪,但并不是说我们现在也在犯罪:实际的犯罪乃成过去。像 2:2所言,罪现在可能仍存在,但我们可以期望不再去犯它。所以,我们固然沉痛地承认过去所犯的罪(像保罗曾是迫害信主之人的),并坦白承认自己在当前仍 有污秽、败坏的本性,但是我们依旧可以对那从颠踬中扶持我们的上帝发出谦卑的、但却是由衷的赞美。         但一个信徒既然里面有罪–活生生的罪和可怕的肉欲–怎么可能不犯罪呢?答案是:“在祂并没有罪。凡住在祂里面的,就不犯罪。”当基督住在我们里面,且与我 们的关系密切又牢不可破,以致灵魂每时每刻均以完全的合一和主耶稣住在一起时,祂必会镇压我们旧有的罪性,使它在灵魂里不再掌权。但是各人住在主里的情形 仍有程度之别。对大部份的基督徒而言,他们住在主里的情况是如此的软弱和断续,以致于罪仍继续不断地掌权,而且使灵魂成为它的奴仆。主给信徒的应许是: “罪将不会在你身上掌权”。但随着诺言而来的是这样的命令:“不要让罪在你的肉身做主。”一个信徒若对主的应许有完全的信心,必有力量服从主的命令,因此 罪也就无法掌权了。对主的应许懵懂无知,不相信,或不留心,等于为罪开了侵占之门。因此,许多信徒的生活就由不断的跌倒和犯罪串成。但是当信徒能完全的进 入、并永远的居住在基督里,那么,无罪者–基督–的生命,便会使他脱离实际的犯罪行动。“在祂并没有罪,凡住在祂里面的,就不犯罪。”基督确曾从罪中拯救 他–不是除去他犯罪的天性,而是使他不向此天性低头。         我曾听说过一个故事:有一头年轻的狮子,除了它的主人外,没有一样东西能威吓它,或使它低头。若有主人在旁边,你可以走近它,而它会蹲在你旁边颤抖着。只 要主人一直和你在一起,你甚至可以把脚放在它的颈子上。但若没有主人同在,你接近它必定立即死亡。同样的,信徒虽然在祂里面有罪,却可以不犯罪。罪恶的天 性–即肉体,仍然和上帝为敌,但住在里面的基督却把它镇压下去。信徒存着信心,把自己交托给神子,使神子住在他里面,除去他犯罪的天性;他不但住在祂里 面,而且是靠着基督住在祂里面。这种合一的相交乃是过神圣生活的诀窍。“在祂并没有罪。凡住在祂里面的,就不犯罪。”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奥古斯丁的《忏悔录》

许牧世         奥古斯丁的《忏悔录》是一篇诗意浓厚的长篇祷文,自始至终以上帝为谈话对象,向上帝倾诉衷曲。作者在书中所着重的乃是分析自己灵性生活的每一过程,从幼年到少年,又从少年到成年各阶段的发展情况。在这方面作者很像一个灵魂解剖家,把灵魂放在上帝的祭坛上,作精密而彻底的解剖,只是所解剖的不是别人的灵魂,而是他自己的灵魂。作者既然相信上帝乃是洞悉人心、明察秋毫的上帝,在上帝面前说话,还有什么可隐瞒的?因此,《忏悔录》表现了作者个人最真实的情感和人格,一点隐讳、一点做作都没有。历代以来均有著名传记文学作品出现,但是要找出一部不替书中人物文过饰非,不为自己扬善隐恶的作品,已经很不容易,至于专门以贬责自己,暴露自己罪行和弱点为内容的传记,奥古斯丁的《忏悔录》也许是基督教文学作品中仅见的一部。        《忏悔录》作于主后397年。全书分为13册(每册约略等于现代普通书籍的一章)。第一及第二册叙述他的幼年及童年,忆及童年时代他所喜爱的一些恶作剧的游戏,所喜爱的下流读物,和对师长及父母所常表现出的反抗态度。这一切,据作者自述,都使他看出人性上的败坏。第三册写作者在迦太基的学生时代。这期间他开始对西色柔(Cicero)的文学作品发生兴趣;常进出於戏院和娱乐场所,同时也开始接触摩尼教派的人。在往后10年间,摩尼教成为他的宗教,把他和大公教会的信仰隔离了。第四册写作者已经完成学业,初次在本乡塔迦斯特城(Tagaste)担任教书职务。这时他有了一个姘妇,二人同居,并生养一个儿子,这个关系一直继续到他悔改归主之前始结束。同时他的一位最亲密的朋友去世,他经验了从来未曾经验过的悲痛。从上面这两件事他感悟到人爱慕相对的善,如情爱或友谊等,往往超过爱慕那绝对的善–上帝永恒的爱。         第五册的下半部写他往罗马去的经过:他如何瞒着母亲上船,使母亲站在沙滩上望着大海悲泣;到罗马后他又如何害了重病,几乎带着一身罪债死去。第六第七册写作者在罗马及米兰二地情形。这时候他的母亲蒙尼加(Monica)已跟踪到米兰,和他住在一起。他在米兰仍旧以教授修辞学为业,也开始研究新柏拉图主义的学说,对这一学派的思想方法颇有心得。不久他认识了米兰主教安波罗修(Ambrose),非常钦佩他的品德及学问,所以常去听他证道。这是他接近大公教会的初步。至于他在这时期的生活习惯和从前并没有什么差别,慈母的眼泪、规劝和祷告虽常常击打着他的良心,然而属世逸乐及一切诱惑却仍然牢牢地支配着他的生活,他内心的苦闷仿徨似乎是一天比一天严重。        第八册也许是《忏悔录》全书最重要的一册,因为这里记载着作者悔改归主的经过。第九册作者用一大部分篇幅写他母亲的生平。后世所以能够认识蒙尼加,知道她是历史上最伟大母亲之一,当然是靠奥古斯丁在这一册中那深刻动人的描写。事实上奥古斯丁的自传到第九册蒙尼加死后已经结束。第十至十三这四册中,奥古斯丁不再写个人的事迹或灵性经验,却用全部篇幅讨论哲学和神学问题。有人因此批评奥古斯丁行文之突然转换方向,对全书结构上说,未免不够严密。其实奥古斯丁从开始就无意把《忏悔录》当作一部个人自传,他的目的是在追寻自己思想上、信仰上,和灵性生活上每一改变的痕迹。到了他悔改归主,加入大公教会,他知道他的灵命已经坚立在磐石之上,也就是已经到达了他所追求的终点。从此以后,从第十册开始,他愿意把他的信仰织为一神学系统,贡献给当代及后世教会。         作者在悔罪中特别着重于分析青年期的犯罪心理。他诉说自己16岁时的放浪行为:有一天晚上他约同一群喜欢滋事的顽童偷进邻家果园,把园中梨树的梨子都摘光了,满载而出。他们这样做并不是为着想吃梨子,却是把偷来的都拿去喂猪,以此为乐。他在这里向上帝倾诉说:        “主啊,你知道我的内心,我犯罪不为别的,只是为了罪的本身。罪恶如同污泥,而我却爱它–我的灵魂极其卑下,情愿挣脱了你的掌握,向毁灭的路走去。实在说,除了羞耻本身之外,我并不想从羞耻的行为去得到什么……我也知道,如果是独自一人,我决不去做这类恶事,我喜欢有犯罪的伙伴,更高兴集体的犯罪行为……当有人发出“大家动手,一齐干吧”的号召,不争先去做恶事就觉得羞耻!”         奥古斯丁这段话表现了他对人类罪性有多么深刻的透识!         奥古斯丁于公元383年离开北非前往罗马。第二年应聘往意大利北部名城米兰去。在米兰逗留的时间虽短暂,然而对奥古斯丁来说,也许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段时间。灵性与学问同样卓越的安波罗修主教给他的影响很大。此外,在米兰他常跟好友阿理培修(Alypius)在一起,讨论有关大公教会和信仰上的问题。阿理培修灵性上的光景和奥古斯丁颇相似,二人心中同有剧烈的争战,一方面渴慕属灵真理,另一方面又深觉自己信心脆弱,一切的挣扎似乎都没有效果。直到386年夏季某日,奥古斯丁在花园中得到了类似保罗在大马色路上的经验,他才完全改变过来。请听他的自述:        “当我从灵魂深处把往事一一搜寻出来的时候,好像有一阵极坚强的风暴从心头卷起,并带来了骤雨般的眼泪。我连忙从阿理培修身旁走开,因为我想独自痛哭一阵是比较适合的,而且我不愿意因他在场阻碍了我情感的发泄。他似乎也已经觉察到我那时的情景,因为我好像用哽咽的声音向他说了些什么。他就仍然坐在那里。        “我走开后情不自禁地仆倒在一棵无花果树下,眼泪像泉水涌出,作为献给你的祭物。我向你哀诉说,‘主啊,要等到几时呢?要等到几时呢?难道你的忿怒永不止息么?求你不再记念我过去的种种不义,因为它们还牢牢地抓住我。几时呢?主啊,为什么不在今天,不在这个时候拯救我,除去我一切的罪污呢?’         我口中喃喃念着这几句话,心里忧伤痛悔到了极点。        “忽然我听见邻近屋中有儿童的声音反复说著‘拿起来念!拿起来念!’起初我以为是儿童们游戏时唱的诗句,然而却是记忆中未曾听见过的。我连忙停止哭泣,站起身来,心想这必定是从你来的命令,要我打开圣经,读那最先接触到的章节。我曾听说安东尼因为读了福音书所载‘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那一段话而受了感动,改变成新造的人,归在你名下。于是我赶快回到原来和阿理培修同坐的地方,因为我在那里留下一本圣经。我立刻拿起圣经,念最先看到的经文:‘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荡,不可争竞嫉妒,总要披戴主耶稣基督,不要为肉体安排,去放纵私欲。’(《罗》13:13-14)我不愿意再念下去,也实在无此需要。念完了这一段,似乎有一道光照射到我心中,把所有疑虑的暗影一扫而空。”         奥古斯丁于387年复活节由安波罗修施洗,正式加入教会。         前面说过《忏悔录》全书的体裁是一篇祷文,作者以上帝为说话的对象。所说的无论什么事,或什么问题,都没有离开过跟上帝的直接关系。他对上帝发出的感谢和颂赞也几乎都是优美的散文诗,对宗教文艺方面的影响,不下于对神学思想的影响。现在我们译介第九册的一段,作为正文的结尾:         “主啊!我是你的仆人……我是谁呢?我是什么东西呢?有什么邪恶不能在我的行为中找到?即使是在行为中找不到的邪恶,也都会在我的语言和意念中找到。可是主啊,你是圣善和仁慈的,你的臂膀把我从死亡的深渊救拔出来,且从我心灵深处把一切的败坏都清除了       ……        “能够从过去愚拙的享乐中释放出来是何等快乐的事。从前我所怕失掉的,现在却以能够除去为至乐。你已经替我清除这一切了,你已经进入我心中,使我尝到那最真实的甘甜……现在我能够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向你说话,主上帝啊,你是我的光,我的富足,我的拯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