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宣教札记之十五:鹰架与脚手架

末雁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拆毁有时,建造有时”(《传》3:3b)。          小时候经过建筑工地,看见用毛竹搭起的一层层架子,工人跨在架子上,从腰间挂著的一把篾丝中抽出几根当作绳子,把毛竹架子固定住,然后在每一层架子上铺上竹篱笆, 人就站在上面砌墙。父亲告诉我这个叫“脚手架”,等脚手架拆除了,就表示房子盖好了。以后每次看见建筑工地的脚手架总是很期待,想看看新房子会是啥模样?          有一回与台湾的朋友聊起盖房子,他们听不懂什么是脚手架,于是我如此这般描述一番,他们恍然大悟,告诉我这种架子在台湾叫“鹰架”。同一样东西,却有两个截然不同的名称,这引起我的一些联想。           宣教前辈戴德生说过:“所有的外籍宣教士,有如搭建房屋时围绕在房屋四周的架子,房子越早完工,架子就越早拆除,这对于福音尚未传遍的宣教工场愈好。或是把 它搬移至别处,以便能在别处发挥同样的作用。”(注1)外来宣教士就像房子外面的架子,里面的新房子就像中国的本土教会。          为帮助建立中国教会,外来宣教士们付出了极大的心力,有的甚至付上生命的代价。他们传福音,牧养信徒,培训同工,扶持中国教会领袖。可是也有一些外来宣教士作了“脚手 架”:绑手绑脚的架子,指手画脚的架子。这些无形的“脚手架”遮住了里面本土教会新生命的风采,而使同工们落入缩手缩脚的境况。        “脚手架”型宣教士的产生,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不能忍受拆除的痛苦。从拓荒到建堂成立教会,一个宣教士要经历多少的艰难险阻,多长的艰苦岁月。教会中每一 个弟兄姊妹的故事都在他/她的心上;教堂的每一块砖,每一片瓦都有他/她的血汗。离开这一切,实在割舍不下!于是终生看守城池,不离不弃。         第二个原因是不能放心放手,唯恐新的同工经不起风雨,担不起重任,所以时时指指点点,处处捂著盖著,以免辛苦打下的江山毁于一旦。         与传统“脚手架宣教士”相反的,是现代类型的“蜻蜓宣教士”,五湖四海到处游行。有人描述他们是“讲一篇道,送两本书,吃三餐饭,拍四张照片,给五十元钱,提六十条意见,七大神学思想,八大信仰教条,久久不能明白,十足莫名其妙。”         外来的宣教士应该是做“鹰架”。它是中国本土教会腾飞的平台,同时它又能飞往新的工场,建造神的新家。虽然人不会记得围在房子四周的架子,但神却看重宣教士神圣的牺牲精神,中国教会更会不忘记宣教士们的血和汗。神的新家是啥模样?这是每一个外来宣教士要思考的问题。 注: 1. 史蒂亚著,《戴德生属灵操练》,证主出版社,1998,108-9页。 作者原住上海,后移居美国。曾在大陆边远地区参加扶贫工作,现在神学院进修。

No Picture
事奉篇

“你这样做会令人跌倒!” ──教会“意识形态”探讨

黄继忠、黄国栋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最近几年,我们察觉到,有很多十分热心事奉,几十年来在教会中担任高层职位的朋友,变得完全不参与教会的事工。他们都是专业人士,正值中年,本应是人生最有贡献的时候,却不肯再投入、付出。         他们在谈话中,常不约而同地表示,对华人教会中一些普遍的论断批评不满,包括教会中常听到的“你这样做会令人跌倒”、“你这样做不属灵”、“你这样做是靠血气,不是靠神”等等。面对这些论断,他们如履薄冰,步步为营,无法安心自如地在教会事奉。          在牧养和事工发展上,华人教会承担不起这种流失。有见及此,我们撰写此文,期盼大家对时下教会流行的意识形态多作探讨。 “你这样做会令人跌倒”          在教会圈子中,“你这样做会令人跌倒”这句话,通常是说话者出于关怀,提醒我们谨慎,不要因我们的言行失见証。这好意当然是可嘉的。         但是,即使所说的话,是出于好的动机,也不能保証这话的背后,没有受到某些观念或意识形态的左右。比如,在没有自由恋爱的旧中国社会,有多少人的一生幸福,就断送在父母之命、一句“我为你好”的话里呢!          无论动机多么纯正,“你这样做会令人跌倒”这句话,常常自觉或不自觉地被滥用,成为剥夺他人思想、情感及行为的理据。于此,我们不能不问,到底什么才算令人跌倒?          有些基督徒认为,星期日崇拜必须穿得很严肃庄重。太随便的话,给人不尊重神的感觉,会令人跌倒。可是也有信徒认为,如果坚持穿西装、打领带等才能到教会崇拜,则会令一些不习惯或不喜欢这类打扮的慕道朋友却步,甚至跌倒,因为他们会认为教会太过中产化。           世界上数不尽的事情,信徒做或不做,都可以令一些人跌倒。是否可能有人跌倒,我们就什么都不能做?如果是,我们可做的事情真的所余无几了。《加拉太书》第2 章谈到,保罗当面谴责彼得在犹太信徒面前,不敢与外邦信徒一起用饭。他这种公开的批评,可能令某些信心软弱、认为领袖不应争执或公开争执的人跌倒。那么保 罗是不是做错了?          教会如果谈论当代伦理的问题,如堕胎、同性恋等等,就有人认为,这些是“愚拙无学问的辩论”(《提后》2:23)。不讨 论这些问题,又有人说教会不关心社会、闭门造车。何况,还有些神经过敏、心虚或疑心重的人,事事从负面着眼,所以,什么事情都可以令他们跌倒。如果教会处 处要考虑这些人的感受,恐怕什么都办不成了。           明显“令人跌倒”的事情,确实存在。教会领袖追名逐利,信徒暗箭伤人,公器私用,逃税,等等,都会令信徒或非信徒跌倒。问题是,也有数不清的事情,如看电影,投资买卖,星期天上班,唱卡拉OK等等,我们能否对其随便放“令人跌倒”的论断利箭?          在掌握事情的来龙去脉,审慎考虑个中原因及理论分析之前,我们是否能随便说一句,“你这样做会令人跌倒”?比如,“星期日工作、不参加崇拜,会令人跌倒”,这句话一定正确吗?如果我是消防员,正巧我家星期天失火,我可不可以救火?还是要等著非信徒消防员到来?         再如,“买卖股票令人跌倒”。那么退休金呢?丝毫没有投资到股票基金(mutual funds)里?如果有,那么虽然你自己没有买卖股票,但你将钱放进基金里,必定就得有人进行投资分析,替你争取最好的价钱买进卖出。这是不是鼓励别人犯罪? 不要把这句话无限放大          谈到“不要令人跌倒”,当然不能不斟酌保罗的话:“无论是吃肉,是喝酒,是什么别的事,叫弟兄跌倒,一概不作才好”(《罗》14:21),“……食物若叫我弟兄跌倒,我就永远不吃肉,免得叫我兄弟跌倒了”(《林前》8:13)。 […]

No Picture
事奉篇

“叩请四问”与回应

小子、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编按:读者来信问了四个很好的问题。本刊特地邀请牧长为之解答。 “叩请四问” 小子(美国,堪萨斯州)         在旧约时代,神兴起先知,他们奋不顾身传神那“难听”的信息。在新约时代,神兴起使徒奋不顾身传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的信息。在历史的行程中,他们的信息代表了神对祂的儿女的引领。请问:         一、在汹涌的世俗潮流中,为什么老百姓难而又难听见有名望的大型、巨型教会的带领人,用圣经真理作中流砥柱的呐喊?(盼望多有几个王永信牧师)         二、从全局上说,讲台的信息要成为普遍的社会成果,这需要时间。很可能是5-10年,或更长的时间。今天,信徒在“作光作盐”问题上亏欠了神的荣耀,是我们要即刻悔改的。但这是否与若干时间之前的信息有关呢?如果有关,这是否可成为历史的教训呢?         三、信徒一直被教导怎样正确地读圣经。这是必不可少,十分宝贵的。但遇到了“后现代思潮”所造成的所谓“灰色问题”,就沉默了。我们是否还是心中“字句”虽有,但“精意”不多呢?         四、现在,几乎可以说“中国人遍满了全地”。可是在美国的中国人后代中,不少人羞于彰显自己民族的文化语言,更不用说去“保持”了。反而,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急切地要学中文,尽管目的各种各样。 但在众多的华人教会看不到中文在福音中的战略地位,而无视福音的民族责任感教育。只想到找英文好的青少年事工工作者,也不管中文通不通。当有一天,那些受到 良好中文教育的外国青年人在与中国的青年人谈笑风生时,我们有传福音负担的青年人却对自己的骨肉同胞有口难开。不知这是否有辱主名?我们这上一辈的人,如 何向主交待?中国人那么多,福音的使命非要代代相传不可。让我们的后代几乎成为局外人吗?再也不能“百年一贯制”地只有洋化了的传道人在中国了! 回应“叩请四问” 陈济民         老编把“四问”送了过来,要我回应。         看了“小子”弟兄提出的四个问题,第一个感觉是:“都是大问题”。跟着的反应是:感谢神,有这种有敏锐的观察力,而又有负担的弟兄,真是难得。         这四问都问得好,其中有些问题在目前其实也还有些争论性。篇幅所限,让我简单分享一点个人的反省。 一、先知性信息         笔者觉得,第一与第二两个问题都是与先知性信息有关,所以就综合在一起回应。         感谢神,让我们的弟兄看到了圣经有“先知性”信息的这一面。最近再次读《耶利米书》,看到这位先知在国家危机中传讲上帝的信息,被政府定为“反革命”,“通敌叛国”,差点丧命。自己也得到提醒:不能只是讲人喜欢听的信息,走上假先知的路。         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许多人都注意到,新约的信息,特别是主耶稣和使徒保罗的信息,与旧约一些先知的信息不大一样,似乎缺少了旧约先知们政治性和社会性的面 向。有人认为,主耶稣在世时根本没有计划建立一个地上的帝国来代替当时的罗马帝国。也是因为这样,有些人便认为教会不应当传讲”社会福音”。这一种看法在 华人教会中相当有影响力,也是我们很少参与社会或政治运动的主因。 […]

No Picture
事奉篇

对话:对“权能布道”的反思与回应

蒲浩哲、鹏程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编按:本刊在2006年11月号的《举目》杂志,刊出署名鹏程〈权能布道的反思〉一文(以下称“权文”)。一位认真的读者蒲浩哲来信提出反思。本刊征请原作者的同意,给予回应。 与“权能布道”相关的问题,在教会界素有争议。本社鼓励不同意见的交流讨论。盼望对话的双方,在共同认信圣经是最高权威的前提下,彼此能以恩慈相待,互重互爱,好让人看出我们真的是祂的门徒。 对〈权能布道的反思〉的反思 蒲浩哲(美国,俄亥俄州)          1. “权文”作者恐怕只是旁观者,本身并未经历过权能布道,只从表面现象是不足以下判龂的。我们不该断章取义,以偏盖全,应该认真地查考经历过权能布道的人, 对神的信心有否加增,有没有更喜爱读圣经,生命有否更像主耶稣,更爱神,更爱人,更有从主而来的平安喜乐?再者,我所认识的靠圣灵传道的牧师都是尊重父神 的主权,经常长时间祈祷,圣经、圣灵并重,宣扬主耶稣的十字架、主的宝血,忠实传道,带领人归主;办门徒训练,培养跟随主、效法主的门徒。“权文”中有一 些假设(像是强求)并不符合实际。         2. 圣经中有好几处记载人遇见耶稣后的失控情形,受到法利赛人或门徒的批评阻挡,耶稣反而责备这些批评的人(《太》15:21-28;19:13-15;《可》10:46-52;《路》7:36-50)。         3. 我们凭什么知道那些靠圣灵行权能布道的人是被邪灵利用?若真是圣灵怎么办?(《太》12:22-37)主的圣灵会带领人传福音做见証,因为主是我们的道路,主必带领我们、指引我们。         关于权能布道,应该邀请这一方面的牧师、长老、信徒们来写文章分享。若是神的工作与祝福,我们不要一味拒绝,好像不信神的人拒绝神一样。《使徒行传》记的不 就是权能布道吗?若是权能布道的实行有不合适的地方,也可以透过文章讨论沟通,让相信权能布道的华人信徒,可以有更多的成长空间。 对“蒲文”的回应 鹏程          1. 谢谢蒲弟兄对敝文的反思。我并未否认权能布道可以使人信心增加、身体得医治,但我也知道有一些在权能布道得医治后又旧病复发的,就从此失去了信心。我们今 天凡事爱将“信心”当作信仰的挡箭牌,但我要问的是,所有的“信心”都是“对神的信靠”吗?其实,很多参加权能布道的人,不是对神有信心,而是对“讲员” 有信心,至终却失望愈大。         2. “蒲文”说的“靠圣灵传道”的牧师传道,是否有特定对象?何谓“靠圣灵传道”?是专指“权能布道”以及灵恩派的牧师和讲员?若是的话,这恐怕是误用“圣灵”词汇、却对圣灵没有较全面认识的结果所引致。         3. “蒲文”不同意我用“强求”来形容权能布道中求神应允祷告。可是,从他们祷告的方式和措词,这却是不争的事实,只是没有把“强求”挂在口边而已。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19:否极泰来 ──初代教会的得胜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教会在第三世纪中叶,遭到罗马皇帝德修(Decius,249-251)与继任的迦鲁(Gallus,251-253)的大肆逼迫。瓦勒良(Valerian,253-259)即位后,一反常态,暂时停止对教会的逼迫。然而下一波更严厉的迫害即将开始。 逼迫之火复燃        皇帝瓦勒良在主后257年恢复对基督徒的全面逼迫,原因之一是波斯帝国大举入侵,攻至叙利亚的安提阿。瓦勒良情急之下,受到部下的唆使,颁布教会停止聚会的 谕令,更严禁基督徒在教会公墓聚会(注)。在258年,又颁布一道谕令,立法严打基督教会:凡信教者,教牧人员判处死刑;政府议员与武士,将被剥夺贵族阶 级;王室贵族女士将放逐边疆,家产充公;皇家雇员将遣送劳改营。          在这两年大逼迫中,教会财产与墓地遭到没收,许多主教,长老,执事被处死。其中,北非迦太基的主教居普良(Cyprian)与罗马主教西克斯都(Sixtus II),都为主殉道。埃及亚历山大的主教多尼修(Dionysius),因被农民藏匿,幸免于难。 加列纳的改弦易辙         主后259年,瓦勒良领军在帝国东部对波斯大军的战役中,战败被俘。帝国东部各省吃紧,蛮族哥特人趁机入侵多瑙河,其他蛮族也入侵莱茵河。虽然瓦勒良战败, 对罗马帝国带来危机,但是对于教会来说,反而逼迫停止了。瓦勒良之子加列纳(Gallienus)继位罗马皇帝(259-268),立即改变对基督教会的 政策,禁止欺凌基督徒,被没收的墓地归还教会。虽然昔日仇视基督教的法律仍未取消,但是皇帝已经表示对基督教友善的态度。因此,逼迫之风停止,教会暂享太 平。         皇帝奥热良(Aurelian,270-275)曾经计划将罗马帝国内的宗教大一统,将所有宗教都融合成独一神论的拜日教。假如此计划真的推行,必会导致基督教会与罗马帝国之间更进一步的冲突。所幸的是,奥热良计划未成,身已先死。 政府承认教会          在奥热良任期中,曾发生一著名事件:在安提阿的教会中发生争执,上诉皇帝裁决,这是史家所知破天荒的第一次。安提阿的主教原是苏穆撒塔的保罗(Paul of Samosata),在268年被地区教会会议判为异端革职,但是他拒绝让位给会议指定的继承人。当时,安提阿是属于帕麦拉王国(Kingdom of Palmyra)管辖,其统治者是詹诺比(Zenobia),是保罗的靠山,所以教会无法开除保罗及其同僚。等到罗马皇帝奥热良于273年击败詹诺比,重 新得回安提阿之后,争执教会财产的双方都上诉罗马皇帝。奥热良裁决教产应归于罗马主教所认可的一方,即正统信仰这一方。此举表明:罗马皇帝承认教会具有社 团组织的法律地位,不啻是承认了基督教会的合法性。          总的来说,教会在第三世纪的末后四十年,得享平安,人数增长的比以前更快更多。关于基 督徒人数与人口比例,虽然我们无法获知确实的统计数字,但是保守的来说,帝国中的基督徒人数已相当惊人,甚至在某些地区成为当地的多数。基督徒大多数属中 产阶级,在皇室贵族当中也有不少基督徒。皇帝戴克里安(Diocletian,284-305)的妻子柏丽丝佳(Prisca)与女儿瓦勒瑞雅 (Valeria)都是基督徒。然而,罗马帝国中死硬守旧派,仍旧视基督教为帝国不共戴天的敌人。 戴克里安的崛起         […]

No Picture
成长篇

以色列的王国时期(下) ──从大卫至所罗门

陈庆真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续上期) 三、所罗门王的圣殿       以色列在王国时期,其近东邻国因着多神信仰,大小庙宇遍城遍乡。以色列是唯一敬拜独一真神的民族,全国仅在耶路撒冷建一圣殿,这圣殿自然是他们历史上 最伟大的建筑。当耶和华的荣光充满圣殿的时候,就象征祂与祂的子民同在。圣殿是犹太人政治和宗教的中心,也是他们与外邦人冲突的焦点。历经千年,敌人一再 以污秽及凌辱圣殿向以色列民泄恨,以色列民也一再以泪水及复仇来重建及洁净圣殿,其间圣殿曾二度惨遭外族铲平。         耶路撒冷在960 B.C.至70 A.D.年间,前后有三个圣殿:第一个为所罗门王所造,开始于967 B.C.,完成于960 B.C.。这所“楼房都贴上金子”(《王下》3:9)的圣殿,在586 B.C.被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所毁。第二个圣殿,是所罗巴伯于538 B.C.奠基,于516 B.C.完成。这所远较前殿逊色的朴实建筑,见証了近500年的大小战火,也于公元前19年被大希律完全拆除,在旧址上兴建起比原先规模更大的圣殿。该殿 正式完成于公元47年。虽然在历史及建筑工程上,这是第三个圣殿,但在宗教及犹太人的心中,这却是第二个圣殿,因为在除旧建新之间,祭祀从未中断。直到公 元70年,犹太人叛乱,罗马提多将军及他的铁蹄大队,风卷残云般踏平了圣城,烧尽了圣殿,只留给后世一片西面的“哭墙”(West Wall,Wailing Wall)。         当代历史家形容:从圣城被彻底夷平的程度看来,没有人相信在这块土地上曾经屹立过一座金碧辉煌的 圣殿。以色列亡国之后,在阿卜杜勒麦利克(Abd al-Malik)统治耶路撒冷时,于公元638年,在同址建了“岩石拱顶寺”(Dome of the Rock),又称“奥玛清真寺”(Mosque of Omar)。这是穆斯林回教国家最大、最重要的礼拜朝圣地之一。这座巍然矗立的富丽建筑,以大理石马赛克砌建的墙壁,真金箔贴成的圆顶,傲视四周平矮的建 筑,堪称耶路撒冷的地标。不论从任何角度远眺此城,皆能看见它金色的圆顶,终年反射着地中海岸炙热的阳光,更突显了它西南端“哭墙”的暗淡及凄凉。         十年前笔者也曾挤在观光客中试着去“凭吊”哭墙。长久以来,流放至世界各地的犹太人,都会回到这面象征犹太信仰和苦难的墙前低声祈祷,为缅怀昔日民族光荣和历史沧桑而悲恸。哭墙高约20公尺、长50公尺,中间屏风相隔,祈祷时男女有别地进入广场。墙的石块缝塞满了纸条。         经同行牧师解释,纸条写的是凭吊者的祷告心愿。原来犹太人相信神悦纳他们插入石块的祷告词,就如他们的先祖在圣殿所献的祭一样。我也天真地写了一张极小纸 […]

No Picture
成长篇

圣经旁注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你撇下的孤儿,我必保全他们的命,你的寡妇可以倚靠我(《耶》49:11)          圣经是神为每个人预备的话语,有些话可能在你看来是平淡的,但对另一位读者,却非常重要,而且影响极其重大。         慕迪的家是很贫穷的,他的母亲是个寡妇,独力照顾九个小孩,这担子是多么沉重呢?邻人对她说:“九个孩子太难负担,送几个给别人吧。”这个劝告当然很合理,可是做母亲的怎能舍得分离呢!把孩子送去给谁呢?把哪一个送人呢?再没有比这种情况更凄凉的了。         有一天,孩子们都睡了,她大哭起来。后来,她把丈夫送给她的圣经打开,她的眼睛触及一节经文“你撇下的孤儿,我必保全他们的命,你的寡妇可以倚靠我”,这是 《耶利米书》49章11节的话,正适合她心中的需要,读后得到无限的安慰,她就在这节圣经旁边写下这些话:“神啊!我知道这些孩子是你所赐的,我若尽母亲 的责任,我知道你必做他们的父亲。”         神的话成了有力的鼓励,使她有勇气在百般艰苦中把孩子们抚养成人。而在她薰陶中长成的第六个孩子──慕迪,竟是神所重用的工人,举世闻名的伟大布道家。 根深         在旅程中,我经过中国西北的黄土高原,在山间崩裂的缺口处,我发现草根的长度竟超过一丈多深;因为气候长期干燥,地面缺少水分的缘故。后来才知道根的长度比我所见的深很多,我所见的不过是随风飘动的断根而已。         圣经明训,要“向下扎根,向上结果”(《赛》37:31)。大卫的沙漠之诗说:“在干旱疲乏无水之地,我渴想你,我的心切慕你。”(《诗》63:1)沙漠的经历使大卫灵命更深刻。         人在逆境中比顺境更能进深。只有活在那种境地,才会“向下札根”。那些在灵命上有顶深经历的人,没有一个是活在安乐中的。         摩西在米甸旷野居住了40年,这数十年在沙漠地区,把他磨炼得更坚强明辨,谦虚沉思。时候到了,神呼召他,成为合用的器皿,完成千古伟业。         保罗初悔改归主之时,就被呼召,又被圣灵充满,这真是少有的经历(《徒》9:15-17;《加》1:15-17)。他竟“往亚拉伯去”。在亚拉伯沙漠地区的隐藏生活,影响日后的工作是显而易见的,这使他的生命深厚,启示更大,结果累累。 作者曾霖芳牧师,现任美国北加州海外神学院院长。著有《释经学》、《讲道学》、《对心说话》等书。本文经作者同意,摘自《对心说话》一书。

No Picture
成长篇

参孙的谜语有何奥秘?──从解经范例学解经(四之一)

陆尊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去年(2006)四期的《举目》杂志 里,我们介绍了正统解经的精神。在今年中,我们将选择四段难解的经文,作为综合解经原理的范例:一、《士师记》14:1-20,参孙的谜语有何奥秘?二、 《以西结书》7:1-23,结局何时来到?三、《马太福音》14:22-33,风为何止住了?四、《启示录》19:11-21,白马是马吗?        这四篇解经范例,是作者个人根据正统解经的精神,综合解经原理所作的解释,并不代表学者对经文一致的见解。如有错误,欢迎读者指正。参孙的谜语          正统解经坚持,圣经的意义必须从上下文中获得,因为神所要传达的心意,是借着经文上下一体(unitary whole)的形式启示给我们的。所以我们读经的时候,不单要留心经文的细节,还须要处处查验局部经文与经卷整体结构的关连性。现在让我们使用这个原则, 一起研读《士师记》14:1-20,以探究圣经作者在经文上下文中所要表达的深意。         参孙对非利士人说,“我给你们出一个谜语……吃的从吃者出来;甜的从强者出来……”(12、14节)。参孙出谜语的用意,是要找机会占非利士人的便宜(13节)。参孙原来笃定非利士人猜不出谜语的意思,因为 这个谜语的答案,是参孙的一个秘密,就是他从死狮中取得蜂蜜(8节)。这个秘密,参孙甚至没有告诉他的父母(9、16节)。但《士师记》的作者却强调,整 个事件的背后,有一个更大的隐藏的计划,就是耶和华要找机会攻击非利士人(4节)。          为此,《士师记》的作者在第13章埋下伏笔,在参孙诞生之前,耶和华已经将预备攻击非利士人的计划,告诉参孙的父母(13:5)。但当参孙要娶非利士女子为妻的时候,参孙的父母却不知道这事是出于耶和华(4 节)。所以,在作者叙事结构的铺排之下,参孙的谜语与耶和华隐密的计划遥遥相对。耶和华要攻击非利士人的计划,不但非利士人不知道,连以色列的士师──参 孙本人都不知道。        《士师记》的作者曾经告诉我们,非利士人是被耶和华神刻意遗留下来的外族,为要刑罚以色列人拒命不赶除迦南诸民的罪 (2:3),与试验以色列人(3:3)。论到参孙的出生说,“他必起首(begin to)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的手(13:5)。这里“起首”的意思,表示一个拯救计划的开始,神将借着参孙,开始渐渐制服非利士人。那么,参孙的谜 语,与耶和华神的救赎计划有什么关连呢?这个谜语是在参孙的婚宴上提出的,因为参孙娶了非利士人的女儿为妻,来参加婚宴的人都是非利士人。参孙的谜语,是 婚宴中的高潮。参孙的谜语被解开,促成他下到亚实基伦(非利士人的一座城),第一次击杀非利士人的事件(19节)。也就是说,神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 的计划,是透过参孙娶妻的事件揭开序幕的。         最耐人寻味的,是参孙的婚宴象征以色列人与非利士人的结合,而非对立。当时以色列人虽然被非利 士人辖制,以色列人并没有想要脱离非利士人的辖制,参孙本人也丝毫没有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的意图。参孙攻击非利士人的主要理由,是为了个人报复 (15:3,16:28)。甚至当参孙与非利士人交恶的时候,犹太人为了避免与非利士人交战,反责备参孙向非利士人挑衅,要将参孙交在非利士人的手中 (15:9-12)。         但耶和华的旨意是:以色列人必须与辖制他们的非利士人争战,直到完全得胜。当以色列拒绝与非利士人争战,反与他们苟 且求和,耶和华借着参孙与非利士人之间的私人恩怨,挑动以色列与非利士人之间的紧张敌对关系,使神所命定的属灵争战不会停止。因此《士师记》的作者说, “这事是出于耶和华”(4节),但当时没有人知道。所以,隐藏在参孙谜语背后的,是一个更大的奥秘──耶和华的救赎计划。 […]

No Picture
成长篇

从圣经神学看神的救赎计划(一)

蔡金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圣经主要信息       有人认为今天基督徒在解释圣经上常见的疏忽或误导,就是以纯粹道德取向来解释及应用经文中的故事(特别是旧约),或是将重点仅集中在伦理与心理应用的层面上。这样的解经很容易忽 略了神的救赎行动和祂对人的启示(注1)。换言之,释经者仅注重发表自己的看法,而忽略了圣经原本所要传达的信息。       这类错误常见的范 例如,在针对旧约的教导和讲道时,仅将一些旧约人物区分成英雄或坏人,“要像摩西一样”或者“不要像法老王”。又如,雅各与神摔跤的事蹟(《创》 32:22-32)常被用来表达我们属灵上的挣扎;哈拿祈子的祷告(《撒上》2:1-11)是教导我们持续性的祷告;约书亚的事蹟是展示出一个领袖的榜 样;大卫打败歌利亚(《撒上》17章)乃教导我们要战胜心中的“巨人”;大卫与约拿单的友情是教导我们友谊的重要。      这种解经应用看似 合理,但有暗藏的隐忧。较合宜的做法,应该是在信息中同时包括“救赎历史”的教训和“道德伦理”的应用。同样地,许多人在讲论新约人物时,主要重点在强调 他们的生平事蹟,作为我们人生的指标。诸如此类的说法仅引导人将道德教训作为读圣经时的焦点,却偏离了圣经内文重要的目标──就是神自己,结果就失去了经文本该带出的能力(注2)。     针对此种现象,圣经学者警告说,这种释经与应用,是忽视了圣经故事所要表达的“救赎历史”(注3)。如此 把圣经故事当作世俗文学来读,仅强调一般人生的教训,或只关注人物的榜样,那么圣经和世俗文学有何区别?因为在非圣经的历史中,也记载着许多伟大、值得我 们学习效法的人物。据此推论,似乎也暗示着人们可以舍弃圣经,在圣经以外找到类似的伦理教训。     然而,圣经记载这些历史故事的主要目 的,不仅是要教导读者如何行事为人,而是要表明人如何才能得到神的拯救。例如我们读《但以理书》,焦点不能只集中在但以理和他的三位朋友,或尼布甲尼撒, 伯沙撒,大利乌及古列身上。《但以理书》的重点乃是向读者启示神有至高无上的主权。书中表明在巴比伦攻陷犹大的背后掌管着一切的,其实是神,而不是尼布甲 尼撒;是神自己把犹大王和百姓交付给尼布甲尼撒(《但》1:2),所以并不是巴比伦强大的军势把耶路撒冷攻陷,乃是神的主权定意如此。     君王常以为自己有足够的本领,因而成为统治者,但是他们和任何人一样都在神至高的管理之下,在神的主权中,祂允许巴比伦王来攻击犹大,并审判这个罪恶的 国家(参《代下》36:5;《哈》1~2);在巴比伦的王宫中,是神而不是巴比伦的王宫教育,使但以理具有非凡的智慧,能向尼布甲尼撒解释异梦。虽然经文 中充满了人物和行动,但在这些人物事件的幕后,神才是真正的主角,在祂公义的掌管之下,审判要临到恶人,属神的百姓必得拯救。整本圣经也是这样借着不同的 事件,表达出神的至高主权与救赎行动,也就在这些历史进程和生活的故事中,不断地道出了一个重要的主题:神的“救赎历史”。     圣经是一 本启示神的真理的书。神最高的启示是耶稣基督(《来》1:1-2),因此我们读经须以基督为中心,因基督就是神救赎的启示。圣经学者赖德(George Ladd)指出,救赎历史是见証整本圣经合一性的最好途径。圣经记载神在历史中造访人类,并且道出如何在时空内拯救他们的事件(注4)。圣经内文正是救赎 历史本身,这个救赎历史展开了神救赎计划的工作进程,直到新天新地万物的更新。所有旧约中的祝福、应许、立约、以及国度的内容,都是耶稣基督在末世要实现 的救恩的影子,因此新旧约一起见証这伟大的救恩。整本圣经的中心就是道成肉身与得荣耀的基督,这就是圣经的一贯性真理。若要明白圣经章节段落的意义,则需 […]

No Picture
成长篇

弦外之音

段永辉 提琴有许多种弦,像丝弦、钢弦、尼龙弦等,但最好的弦是羊肠弦。“羊肠”制成弦,可想而知必定经过拣选、清理、风干、纹搾、拉扯、光滑……的重重加工手续,才能合用。这弦还要用极密的丝网缠紧,再用贵价的金属线(金、银或 铝)细细包裹。所以一根好的琴弦真比一条K金项链还贵,比如小提琴的G弦,目前顶贵的牌子定价是56.60美元一根。 好的弦到底好在那里呢? 完全没有经过锻炼、塑造的琴弦,是经不起考验的,它可能很容易就绷断了;更糟的是,当遇见弓毛与松香粉的磨擦时,它的声音是粗糙、刺耳的。而一根贵重的琴弦,无论弓毛的击打多么无情、琴师手指的按捺多么急促,它依旧发出美丽的歌喉,并且没有一点杂音。 基督徒的生命不也是这样吗?当我们还粗糙的时候,试炼与苦难临到我们,我们就发出疑问、怨叹、自怜的声音,别人也只好躲得远远的;惟有被神的手制做、炼净以后,音乐才能从我们生命中涌出,而且愈是在苦难中愈能成为别人的安慰。 所以不要拣选平坦的路,因为不能登高山;不要羡慕无风的谷,因为是死谷。风雨,是为了清洗我身上的尘沙;黑夜,是为了让主的光更明亮。谁能忍受主的管教,谁就得到祝福;谁愿经历水火,上帝就带他到丰富之地。 圣经说我们“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罗马书5:3-5) 好一个因为知道!这“知道”真是何等宝贵。 愿我们都能被主制做成合祂心意的琴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