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啤啤熊导火线(上) ──认识伊斯兰

        在穆斯林眼中,穆罕默德是安拉所差遣的最完美、又最接近安拉的人,所以他完美的形象和地位,绝对不能丑化。 罗惠强 本文原刊于《举目》32期           去年(2007)11月30日,星期五中午时分,苏丹的喀土穆(Khartoum)街头人头攒动,人们手拿棍棒和剑,边走边喊,要求政府把吉布斯(Gillian Gibbons)处死。           吉布斯是何许人?她犯了什么弥天大罪,引至万人上街抗议,要把她处死?           原来吉布斯来自英国,54岁,在苏丹一所基督教机构开办的小学任教。她在教授七、八岁的小朋友生物课时,为提高学生的阅读趣味,带来可爱的布偶啤啤熊(编注:baby bear,即小熊),并建议小朋友为啤啤熊起名字。           小孩子们兴高采烈,有的提议用穆罕默德(Muhammad)、有的建议哈桑(Hassan)、有的提议阿杜拉(Abdullah)等,这些都是穆罕默德家族成员的名字,也是在伊斯兰世界常见的名字。因为提议“穆罕默德”这个名字的学生最多,所以啤啤熊就以穆罕默德命名。           面对这么可爱的小布熊,小朋友的阅读兴趣大增。他们每天轮流带小布熊回家,为它写日记,完成了一本又一本的《小布熊手劄》。            这样的教学方式,非常活泼、有效。但没想到的是,这触犯了伊斯兰世界的天条。结果穆斯林儿童的家长(一说是校内的穆斯林老师),看见孩子们所写的穆罕默德小 布熊生活日记,不但没有欣赏,反而大发雷霆,觉得吉布斯老师是丑化他们的先知穆罕默德,所以到教育部去投诉。结果吉布斯老师被捕,小布熊日记被检方作为呈 堂証物,起诉罪名是亵渎先知穆罕默德。据苏丹当地的律法,这罪名最高可判处笞刑40鞭,以及一年的监禁。            消息传出,震惊世界。英国首相派特使,向苏丹总统求情。            自苏丹的达尔富达种族杀戮事件后,苏丹与英、美交恶。近年双方关系有解冻迹象,苏丹总统自然不希望因小布熊事件而弄坏关系。但苏丹的穆斯林团体则认为,这是 丑化先知穆罕默德,对伊斯兰教来说,是奇耻大辱。所以在周五主麻(伊斯兰在周五的敬拜聚会称为主麻)聚会后,万人上街游行,向政府施加压力,要求严惩亵渎 穆罕默德的人。有的人更声称要追杀吉布斯。苏丹政府因此派人严密保护吉布斯的生命安全。           经英国首相和苏丹总统的协助,苏丹法庭对吉布斯女士轻判,由被捕日算起,判入狱两周,刑满后递解出境。           后吉布斯女士平安返回老家,对协助她平安回国的各方人士深表谢意,也对她所犯的错误引起的社会麻烦和混乱表示歉意。她的致歉声明传出后,苏丹的穆斯林都表示接受,也觉得她的错误只属天真和无知,而不算是对伊斯兰的冒犯。            当然在这些愤怒群众和社会行动背后,有不少政治原因,例如苏丹与英、美长期交恶,小布熊事件成了苏丹的穆斯林向英国显示怒气的机会。但这事件的主因,仍是伊斯兰的信仰。因此,我们应借此对穆罕默德和伊斯兰信仰,有多一点认识。 简介           伊斯兰是西元七世纪时,在阿拉伯沙漠兴起的宗教。穆罕默德声称,这是人类起源时,安拉所指示人类的宗教,其先知和敬拜活动可追溯至亚当和亚伯拉罕。 […]

No Picture
事奉篇

扶贫宣教勇士、“赈灾王”──邬小鹤牧师

张泉 本文原刊于《举目》32期           和邬小鹤牧师谋面可谓偶然。2006年4月的一个周日下午,从温哥 华开车回到西雅图后,我便一头栽进床里。可是鼾声刚奏,就被手机声打断。团契同工在电话上对那位我素未谋面的邬小鹤的描述,使我无法再睡回笼觉,遂上网浏 览邬小鹤事工网站。当天晚上,好友便开车把邬小鹤夫妇接到我家中。           我急于想见邬小鹤,确有原因。两三年前,圣灵感召,我们几位来自大陆的西雅图弟兄,开始关注中国贫富分化的现状以及贫困对几千万儿童的生存和教育,所带来的冲击。            在调查研究中,我们发现,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针对国内扶贫需要,数以百计的国内外华人民间非营利助教扶贫机构相继成立。一些国外基督教扶贫组织,也开始在贵州、云南、安徽、甘肃和河南等地开展事工。           这些为数不多的海外华人基督教团体,大都是来自港台的华人基督徒发起成立的,无疑为中国扶贫做出了巨大的付出和贡献。           我们挑选了两家机构,合作了几个项目,结果却非常令人失望。究其原因,出于种种原因和限制,这些基督教扶贫机构,和受助人接触时,竟然无法谈信仰(详见注1)。           在我们举手无措之际,听到有位主内弟兄夫妇,17年前顺服神的呼召,创办了“中国福音事工促进会”(中福会),致力发展中国福音事工,在国内推进基督信仰教育,促进中、港、台及海外教会的联系与合作,并通过救灾扶贫工作,见証耶稣爱中国。            由1993开始,中福会开展中国的培育工程,资助内地贫困学生,先后给予云南、安徽、湖南等偏远山区的300多名贫困儿童入学资助,包括开办及重建九所农村小学、协助开办三所圣经学校,并与国内教会合作出版及印制10万本适合农村教会的诗歌集。           中福会的天粮赈灾组织,则从1996年开始,至今参与中国多个地区的赈灾工作,包括1996年的云南丽江地震、1998年的河北地震、2003年的新疆地震等,总计超过20次。每次中福的同工都会亲身到灾区进行探访及救济,总赈灾金额达一千多万人民币。           中福会在赈灾的时候,会将福音印在米袋上,并向灾民派发福音传单。中福会坚持,任何接受赈灾物资的团体和个人,必须先听福音,“对此从未妥协让步”。中国福音事工促进会,在国内已成为与宣明会等并列的中国四大福音慈善机构。          中福会总干事则有“赈灾王”之称,因为每次中国地震、洪灾,中福会都会带着香港政府的拨款、教会的奉献与社会各界人士的捐款,以及救灾队,前往灾区,直接把物资、药品发放到灾民手上。            而这位大名鼎鼎的“赈灾王”,就是那位让我无法再睡回笼觉的邬小鹤牧师。以下摘自《香港成报》(2005年6月26日)记者Theo的文章:《弃高薪闯内地传教,穷人更需要耶稣?》 半梦半醒听到神呼召           “神拣选我到中国宣教,就是因为我‘无料到’。”邬牧师半带笑意半认真地说。因患脑膜炎而致肌肉萎缩的他,身材瘦小,30多年前正式信主,“虽然我的脚患好不了,但因为神的爱感动我,所以下定决心要终生事奉祂。”           邬牧师早年创立了一间广告公司,经营近10年后生意渐上轨道。但就在这时,神向他发出呼召。1985年有一晚,“我因病入院留医,就在半梦半醒之间,我听到人们的呼喊声,耳边亦响起了一首圣诗,名叫《主的使命》。”在异象里他感受到主向他说:“离开工作,专心事奉。” 神的安排回中国宣教           邬牧师坦言当时很为难,他向神说“自己难得创办了公司,生活稳定,很难放弃去冒什么险。”但那声音说道:“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 这圣经的金句,令邬牧师警醒,之后放弃所有工作,专心攻读神学课程,并在1999年按立为牧师。“我当时哪里想到神给我的使命是什么。” […]

No Picture
事奉篇

踏上回国之路(二)——回国后的一般性调适

编辑部 本文原刊于《举目》32期           一般而言,海归回到国内之后,往往成为各个领域的精英人士,他们广阔的国际视野、精良的专业训练、先进的意识理念,为他们在国内的发展,提供了独特的优势。           但是,重新回到国内,不可避免地要面对一些冲击和新的适应。他们往往会拿国外的优点与国内的缺点比较,这样,在重新融入国内生活的过程中,将会造成很大的压力。           因着不同的情况,个人重新适应国内生活的过程和难度,也有不同。一般而言,出国时间越长,回国之后就越需要调整与适应。另外,出国之前就信主的海归,与出国 之后才信主的海归相比,通常前者面临的冲击要相对小一些,因为他们出国之前就已经将自己从世界之中分别出来,并以圣经的原则为参照,对国内生活的许多方面 作了一些考察与衡量,而且根据信仰的原则做出了一些判断和应对,在平衡信仰与生活方面,多少有一些操练。而在国外信主的海归,缺少这些经验,因而他们回国 之后,在处理信仰与当地环境的冲突时,会面临较大的挑战。            不论如何,既然已经决定回国,那么,理性地思考并面对回国后可能出现的差异和冲 突,就是必要的。最重要的是,相信并依靠上帝的带领,主所给的平安与喜乐会让您遇事有依靠,有盼望,有能力。许多已回国的弟兄姊妹,在他们的生活与工作 中,都深深体会到在人看来不可能做到的事,上帝却赐下意外的通达与平安。 一、过渡期            回国之后,您将会经历到一段重新适应的过渡期,与刚出国时有些类似,这一时期一般会持续6-12个月。           在过渡期中,您可能会经历以下四个不同的阶段:第一阶段为兴奋期,主要表现为初回国的新奇感、与亲友重新团聚的兴奋感、以及故地重游的愉悦感;第二阶段为平 淡期,这时,您作为某种意义上“名人”的光环已经淡去,开始准备面对现实的生活与工作;第三阶段为苦闷期,您将面对各样繁琐的事情,并在适应的过程中遇到 困难,从而开始怀念在国外的生活;第四阶段为适应期,您在经过了不断的调适之后,将再次适应并融入国内的生活。            在经历过渡期的不同阶段时,您可能会出现下列一些反应:            模仿他人——在面临冲突和差异时,有意无意地模仿他人的言语或行为,下意识地迎合他人。           远离他人——忽然发现自己在家乡像个陌生人一样,感到孤独,因此常常怀念国外的生活与朋友,疏离家乡的人,愿接近有相似经历的人。           自我整合——逐渐改变或调整一些在国外形成的既定风格或方式,而渐渐融入家乡的生活,并开始对家乡的文化有新的认同,能够从不同的角度去理解它。           在过渡期出现以上的反应是正常的。但是要尽量保持平衡,不要失了基督徒应有的见证。           思考问题: 有哪些具体行动可帮助自己在过渡期的适应? […]

No Picture
成长篇

门徒与信徒(下)(陈济民)

陈济民 (续上期) 本文原刊于《举目》32期 我们在上篇的引言中提到:一个名词在新约中出现的次数不多, 并不一定表示它不重要。谈到“信徒”这个名词,这个原则确实适用。因为,我们谈到门徒时已经指出,主耶稣对学生最特别的要求就是要他们信祂。在《使徒行 传》中,虽然我们看到初代教会主要是使用“门徒”这个名词,但它在5章14节也告诉我们:那些悔改而受洗的门徒,也是“信主的人”(believers; 现代中文译本、吕振中译本、思高译本,和新译本均类同)。我们以前讲到称义与成圣的时候,也同样看到信心的重要。保罗在《提摩太前书》两次用“信徒”这个 名词(《提前》4:10、12)是有道理的。           在这一篇续集中,我们要看看新约圣经中怎样谈到信徒。我们特别要谈的是《约翰福音》和保罗的教导。 二、信徒 1. 《约翰福音》谈信心           耶稣的门徒就是耶稣的信徒﹗这也是《约翰福音》的信息。我们甚至可以说,若是要明白门徒和信徒的关系,最好从《约翰福音》着手。           在《约翰福音》中,作者特别告诉我们,当主耶稣快要离世前,对祂的学生讲过一席话,就是《约翰福音》14至17章著名的“小楼谈话”。在这谈话中,主耶稣第 一句话就是:“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约》14:1)为什么祂的学生会忧愁呢?因为他们要面对主耶稣的死亡;面对着一个未知的将 来,免不了会有焦虑和不安。但是主耶稣在《约翰福音》14章却告诉祂的学生们几个要点:第一,祂的死并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回到天父那里;第二,天父那里 有足够的场所容纳许多人,祂还要再来接学生们到天父那里,让他们也一样胜过死亡;第三,到天父那里,胜过死亡,唯一的道路是主耶稣自己;第四,学生们因为 主耶稣胜过了死亡,借着圣灵可以得到祂生命的大能,可以在今世做耶稣基督做过的事,而且他们活动的地区比主耶稣更广;第五,学生们若是爱主,遵守祂爱的诫 命,就必定会体验这种生命的大能。           简言之,在谈话中,主耶稣清楚地指出:祂的学生们必需成为“信徒”,而且相信的对象不是自己,只能是主耶稣,因为他们只有在主耶稣那里才能得到永远的生命。          什 么才叫“信耶稣”?根据《约翰福音》第6章,主耶稣五饼二鱼的神蹟后曾与犹太人有一段很有趣的对话。从犹太人的角度看生命,他们问耶稣:我们该做什么才能 得到你所说的生命?耶稣给他们的回应是:“信神所差来的,这就是作神的工。”(《约》6:29)祂的意思是:你们什么都不要做,信就是了。接着,祂谈到他 们必需吃人子的肉,喝人子的血(《约》6:53-54),意思是:要得生命,就必须得到主耶稣自己,让主的生命成为他的生命。约翰在1章12节告诉我们: 信耶稣就是接待耶稣;接受,是一种行动,但是接受的人本身并没有贡献。胜过死亡的生命不是努力工作得来的,而是上帝所赐的恩典。这也是为什么主耶稣在《约 翰福音》第3章要对尼哥底母强调世人必须得到圣灵的重生。           信耶稣而得着生命,在生活上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再回到“小楼 谈话”。《约翰福音》15-16两章的主题,就是信了耶稣的学生们,在世界上的生活。在这段经文中,主耶稣用葡萄树与枝子的关系,强调祂与信徒之间必须有 生命的关系以后,就谈到他们之间必须有主那种舍己的爱。 […]

No Picture
成长篇

以弗所教会的现代省思(陈英元)

陈英元 本文原刊于《举目》32期 历史简介           在圣经《启示录》中,主耶稣对七个教会讲话。第一个就是以弗所教会(《启》2:1-7)。          以弗所位于小亚细亚的西海岸,是亚西亚省的省会,政治、经济极其发达。它和安提阿、亚历山大,同为地中海三大商港。           以弗所城中有一个亚底米神庙,为古代世界七大奇观之一。传说庙内的亚底米女神像,是由天上掉下来的,以弗所人因此以“女神的看守者”自居。保罗第二、三次旅行布道,都途经或在以弗所居住。           以弗所教会主要由外邦人组成,是第一代教会的宣教要塞,保罗在这里宣讲神的道两年(《徒》19:8、10)。他和以弗所长老建立了深厚的关系,他们在码头的话别,极其感人(《徒》20:17-38)。           当时正是所谓“罗马和平”的时代,以弗所城被定为自由城,既是通商贸易的中心,也是宗教文化的汇集,就像今日的大都会一样,生活浮华放荡,毫无道德标准。以弗所教会一方面受罗马皇帝窦米田(Domitian)的逼迫,一方面受世俗引诱,又有假教师的搅扰,信仰的挑战极大。 几处重点          《启示录》2:1中,“右手拿着七星”的“拿着”,不是指握著大件物品的一部分(如握著椅子),而是指全部握在掌心(如钱币、糖果)。主“拿着”七星,表示主对教会的掌握是全面的。这表达了保护及惩戒双方面的意思,对以弗所教会的处境格外有意义。          第 2节“我知道你的行为”的“我知道”,是oida,是指全知、洞察,不同于另一个常用的字ginosko。ginosko是指一种渐渐认知的过程。《约翰 福音》8:55中,主耶稣说:“你们未曾认识(ginosko)祂;我却认识(oida)祂。”意思是,“你们还没渐渐地认识祂,我却全然了解祂”,明显 是把两种认知做了比较。           另一处经文《马可福音》4:13,“又对他们说:‘你们不明白(oida)这比喻吗?这样怎能明白(ginosko)一切的比喻呢?’”意思是如果你们连这个比喻都不能完全明白,怎么能开始了解其它一切的比喻呢?         《启示录》七封书信,主耶稣都以“我知道”开始,表示祂对教会完全洞悉。什么是表面的假象,什么是真实的景况,祂完全清楚。因此祂的责备与称赞,就具有无比的权柄和洞察力!           这和《启示录》多次描写祂“诚信真实”相互辉映(因此今日的我们需要反省。我们所做一切事的最深动机,主都全然知悉)。           第2章第2节的“行为”,指的是工作、职业或是事工,不是指个人的行为好坏。          这段经文以主耶稣的全知和洞察为开始,称赞以弗所教会事工发展有声有色(参《启》2;《提后》2:12;《太》7:15;《徒》20:28)等):        * 他们为教会事工“劳碌”,竭尽所能。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上讲台之前

本文原刊于《举目》32期            在准备讲道或教导前,该问些什么问题呢?以下是Joe Thorn 牧师(注)的建议:           1. 这个信息是否高举耶稣基督的福音?           在聚会之后,听众会更信靠律法还是更信靠恩典?当人听到这个信息后,能认识救赎唯一的盼望吗?            2. 听过这个信息后,听众知道该怎么做吗?           我的讲道内容只是一些知识吗?好的神学必然会对人的意志说话。当信息中的真理被解开后,除了悔改和相信一般的呼召外,听众知道该怎么做吗?           3. 我说的,会不会让听众偏离主题?          我主要是指表达方式。听众会不会把我所使用的语言或选用的例子,当作焦点,却忽略了我所要传达的信息?           4. 我在讲道过程中,是否高抬自己?           我曾听过一些人表示沮丧,因为他们听到一些牧师在教导或讲道中,高抬自己,好像自己总是众人该学习的榜样。这会让人以为“这个牧师实在太棒了!”,或“那个牧师真的很看重自己”。无论哪一种,如果我在讲道中高抬自己,都会拦阻耶稣的道路。           5. 我希望这成为我最后一次讲道的内容吗?          这是个好问题,因为有可能成真。相信这篇信息可能成为我最后向人传讲基督的机会,会帮助我认清什么是真正该说的。我是否愿意让它成为我家人和教会从我口中最 后听到的信息?更重要的,如果这篇信息有可能成为他人(男人、女人或小孩)死前,最后一个听到福音的机会,我还会这样讲吗?           问自己这些问题,会为讲道带来一种严肃感与迫切感。你在讲道或教导前会问自己这些问题吗?我们还需要问自己哪些问题呢? 注:作者Joe Thorn,为芝加哥近郊一所美南浸信会教会(Redeemer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26:加帕多家三杰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32期           从主后325年“尼西亚会议”到主后381年的“康士坦丁堡会议” 之间,教会面临“三位一体教义”的争论,被史家称为“亚流派之争”。由于皇帝康士坦提二世(337-361)拥护亚流派,逼迫尼西亚正统派,使得亚流派东 山再起,在政治上得势。被称为“正统信仰之父”的亚他那修主教,虽然五次遭到放逐,但是坚忍不拔领导教会对抗亚流派。他于373年离世,领导正统信仰的重 责大任,由三位加帕多家(Cappadocia,位于小亚细亚,在加拉太与叙利亚之间)出身的主教承接。 东方教会中的新问题           在 60至70年代,东方教会中产生新的问题,有三大议题引发热烈辩论。第一是“圣灵的位格与神性”。当时有些人士认同“尼西亚信经”所说“圣子与圣父同本 质”,但是不承认“圣灵的神性”。由于“尼西亚信经”只说到“我们相信圣灵”,并未细说;他们是根据两三段经文断章取义,而发出此谬论。这一批人由康士坦 丁堡的马其顿尼(Macedonius)领头,被正统信仰派称为“马其顿尼派”或“反对圣灵派”。          第二是关于“三位一体”位格特征的用 词。在东方教会是由希腊字hypostasis来表达。然而,此词的用法涵义在当时模糊不清,尚未得到共识。甚至在安提阿教会引起激烈纷争。362年在安 提阿城,有三位对立的主教,一位是亚流派按立的,两位是反亚流派的:保林纳(Paulinus)与米立提(Meletius)。这两位主教都持守尼西亚信 经,但是二人对hypostasis的解释与用法不同:米立提认为“三位一体”是三个hypostases,而保林纳主张是一个hypostasis。米 立提的立场是正统的,而保林纳的看法遭到质疑。           第三,是关于“基督的位格”。在叙利亚的亚波留尼斯(Apollinaris),因坚决反 对亚流派,矫妄过正提出极端理论,宣称基督的人性与一般常人不同:神性的道(Logos)取代了人的灵魂。他认为基督只有人的身体,并无人的灵魂。照此说 法,基督的人性是既不完整,又不真实。亚波留尼斯的说法,在70年代引起极大的反弹。 加帕多家三杰            亚他那修离世之后,维护正统信仰的重责大任,由加帕多家出身的三位教父承接:该撒利亚的巴西流(Basil of Caesarea),拿先素斯的贵格力(Gregory of Nazianzus,巴西流之友),以及尼撒的贵格力(Gregory of Nyssa,巴西流之弟)。他们都是出身名门,受良好教育,熟悉希腊教父著作,为人敬虔,受民众敬爱,也都是领导修道运动的领袖。他们的牧会事奉与著书立 说,对东方教会的影响极其深远。 巴西流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两约之间”的犹太民族(上)

陈庆真 本文原刊于《举目》32期           从旧约结束(约400BC)到新约开始(约AD50)的400多年,教会史 家称之为“两约之间”(Intertestamental Period)。世界两大宗教──犹太教与基督教,先后在这段时期成型。本文将集中在犹太教形成的历史背景及过程(编按)。然后,我们将介绍旧约犹太民族 所引颈盼望的救主“弥赛亚”,并叙述基督教会诞生及发展的考古証据。           犹太人从巴比伦回来,并没有终止他们内忧外患的噩梦,巴勒斯坦一直是 在异族的统治之下。表面看来,神在这400多年间,似乎是沉默的。事实上,先知但以理早在西元前六世纪就预言了犹太人在“两约之间”的命运,包括他们将被 波斯、希腊、及罗马帝国统治(《但》11),因而更加深他们对“弥赛亚”救赎的渴望。犹太人与外邦统治者在政治及文化上的冲突,以及犹太人相互之间,因外 来势力的干扰所造成的摩擦,促成了原本团结内敛的犹太人,分裂为不同的宗教集团和党派,酝酿了400年末期同族兄弟自相残杀的血腥史。 一、从波斯到希腊统治           统治巴勒斯坦的波斯是历代版图最大的帝国。波斯是个重武轻文的社会,考古家也未在这块征服地上找到波斯留下的文化遗迹。波斯贵族的教育是以“能骑射、不说 谎”为原则。能否看书写字并不重要。图一为一典型波斯钱币,上面刻的是执弓背箭奔驰的大利乌,自称“弓箭王”。然而波斯却能统治这广大的帝国达200年之 久,大体上维持了安定与繁荣,原因在于使用相容并蓄的方法,与他们对各地宗教的尊重。但其根本的问题,是帝国各地间缺少语言文化上的沟通。波斯军队的组织 成员,只有一小部分是真正的波斯子弟兵,其他大部分是各地佣兵。他们虽然勇武善战,但对波斯国缺乏向心力。及待亚历山大挥军东指,波斯军队多半没有抵抗的 决心,雄峙一方的波斯帝国也就在数年间完全瓦解。 亚历山大大帝的“希腊化”使命(336-323BC)           亚历山大于西元前336年即位为马其顿王,开始了一连串的征讨。到西元前323年去世时,名义上在他统治下的地方,包括希腊本土以及原来的波斯帝国,疆界东 至印度河西岸。这位英勇明智的少年大帝,深刻地了解文化的影响绝对比武力的征服长远,立志要把精美的希腊文化传遍当日的世界。他沿着征服之地建筑希腊式的 城市,鼓励马其顿人与当地的女子通婚。凡他铁蹄踏过之地,都感受到势不可挡之希腊文化的震撼,巴勒斯坦当然也不例外。希腊文化和当地的文化融合成了新的文 化,后人称之为“希腊化文化”(Hellenism)。           原则上亚历山大和他的继承者,都很尊重犹太文化和宗教。若有任何的冲突,都是因着 文化侵略而非武力压迫。希腊文化发展是以城市为主,因此其文明根本上是一种城市的产物。城市中的古希腊建筑格调在于取悦神明,无论神庙、剧院,甚至竞技 场、体育馆,风格均雄伟有力。他们的雕刻、诗歌、音乐、舞蹈,既华丽又浪漫,在在显示希腊人在文学和艺术方面的才华。希腊人更注重德、智、体的充分与均衡 发展。荷马史诗中的《奥迪赛》(Odysseus),就是集智慧、知识、道德、勇气、体能于一身的英雄。            据说哲学家鼻祖苏格拉底也曾经是 个优秀的步兵,他的徒弟柏拉图,少年时竟是摔角冠军。希腊人祟尚自由,追求智慧。当时主流的斯多噶(Stoicism)与伊比鸠鲁斯 (Epicureanism)哲学思想,虽然实行起来矛盾重重,原则上看来却是高贵无私。希腊人的大都会文化,讲求生活的品质。为表现真实情感、个性及容 […]

No Picture
成长篇

手表定律的启发

颂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32期           我在报上读过一篇短文《手表定律》,说的是一个人要想知道时间,只能看一只表。两只手表并不 能让人更准确地知道时间,反而让看表的人困惑。作者还将“手表定律”应用到企业管理上,结论是,一个人或一个组织,不能由两个人来指挥,也不能采取两种不 同的管理方法,否则就会陷于混乱。 定律的延伸           笔者认为,此定律还可以再延伸一下:对一个人来说,也不能同时拥有二种价值观。不然的话,也会导致人内心的矛盾,与行为上的紊乱,使人享受不到真正的平安。          这一点对基督徒来说也不例外。我们在信主以后,从地位来讲,已是天父的儿女,但实际上,我们败坏的天性和肉体并没有完全消灭。          我们的行为动机和价值观来自两方面:一是出于我们的旧生命,圣经称之为肉体,其基本表现就是一切以自我为中心,满足人的情欲;另一方面是来自圣灵。因此,在 试探面前,我们里面的肉体和圣灵就会发生争战。所以保罗告诫我们“……圣灵和情欲相争;这两个是彼此相敌,使你们不能做所愿意做的。”(《加》5:17)          我认识的一个弟兄,在小组分享时坦言,信主前,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绝无犹豫;可是信主后,遇到一些事反而感到糊涂和为难,不知该如何处理才好。我相信这位弟兄所遇到的困惑,正是“圣灵和情欲相争”的反映。          保罗在《罗马书》第七章,生动地描述了他内心善与恶二种性情之间的争战:“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 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做。若我去做所不愿意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做的。我觉得有个律,就是 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神的律;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 的律。”(《罗》7:18-23)          保罗的内心在挣扎。虽然他已经得救,但同时发现罪仍然在他心中,并使他行那些他所不愿意的事。属灵的原则(喜欢神的律),和属肉体的原则(肢体中另一个律,即罪的律和死的律),在他里面相争。 只能择其一           人的意志不能胜过罪的律和死的律。基督徒的一个主要危机,是以自己的力量去对付肉体,用自己的意志去遵守神的律法。结果是我们常在善与恶两种价值观之间徘徊、挣扎、苦斗,非但无法胜过罪恶,反而被肉体所胜。          保罗对此深有体会,他在《罗马书》第七章中说到,他的心意是要寻求神,可是他没有办法去胜过肉体的律(也即罪的律和死的律)。正当保罗苦不堪言,向神发出呼 声时:“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7:24)他得着了主,有了新的属灵经历。所以他紧接着就欢呼宣告:“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 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罗》7:25)           保罗在《罗马书》第八章,更进一步说到,以赐生命圣灵的律,去胜过罪的律和死的律:“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罗》8:2)          从保罗的经历和他的教导中,我们可以体会到基督徒生活的原则,看似复杂,其实就如手表定律那样简单,就是在老我和主、肉体和圣灵之间,只能择其一。如果我们选择前者,那是死路一条:“你们若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罗》8:13)           […]

No Picture
成长篇

好像一无所有

陈约翰 本文原刊于《举目》32期          我生长在一个农村基督徒家庭中,是第四代基督徒。我是家里最小的,又是男孩,特别受家人的宠爱。母亲每时每刻把我带在身旁。当母亲上教堂时,我也参加聚会,因此我在孩童时就接触了基督信仰。 稚龄孩童的印记           五岁的孩子本是最快乐的,死亡的阴影却临到无知幼稚的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引起,我右脚上长了一个疙瘩,去镇上的医院检查,是骨髓炎。这个消息对我们家来说 像晴天霹雳一样。因为近几年,家里接二连三地发生了许多事情。加上我这病就是用钱的病,又有生命危险,也不是一下子可以治好的。           镇级的卫生院医生因医术有限,催促父母带我去市里最好的医院。市医院的医生诊断:“这种病会危及生命,唯有把脚给锯了,才可以保存性命。否则会烂到全身,最后就是死亡。”后来医生们又说:“孩子太小了,经受不起锯脚的手术。只能等孩子长大后,才可以做此手术。”           只能眼睁睁看病在我身上蔓延,全家人都伤心绝望。在危难之际,家人唯有求告神帮助和医治。教会的阿公、阿婆们,也都为我的病祷告。           我住进了镇里的医院。在医院我又出了意外:护士给我量体温时,不知怎么回事,我竟然将体温计咬断吞下去了。家人和医生都吓坏了,因体温计的水银毒性非常强,会毒死人。而医生无法从我身上取出水银,因不知水银在何处。家人只有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平安。          隔天早上四、五点钟的时候,我上厕所,发现肛门破了。医生断定,吞下去的体温计已从我身上排泄出去了。我竟然没有中毒,实在是神奇妙的保守!           紧接着,有医生愿意为我动手术。其实医生也只是动了一个简单的手术,就是把我脚上那发炎的肉打开又重新缝合。那病居然就这样慢慢地消失了!           我相信是神奇妙的医治,救我脱离疾病的痛苦。每当我洗脚,看到因手术留下来的疤,就会想起神在我身上的恩典,就向神感恩。我相信神在我身上留下这印记,为让我不要忘记祂在我生命中的恩典。 青少年时的重生           进入青春期后,我变了。那两年,我家人都在别的省作生意,就留我一个人在家。因无人管我,我就跟社会上一些比我大二、三岁的人一起玩,跟着他们吃、喝、偷、赌等。我家成了贼窝,每个晚上,这些人都会集中在我家,无论做什么事,或玩到深更半夜,甚至第二天早上,都没人管。           我的成绩一落千丈,我不再喜欢学校。但教堂的聚会我还是参加的,原因之一是没人给我做饭,去教堂能吃一顿较好的午餐。另外,有几位从小与我一起上学、参加主日学的同学,会催促我参加教堂聚会。只是,我虽然参加聚会,却并不是真心去听圣经的话语,乃是消磨时间。           村里的家庭教会,每逢正月时都会开奋兴会。1994年正月,我们村的教会也开了一次奋兴会。因为没有教堂,就在几个信徒家前面的空地上,搭起一个帐篷聚会,聚会时间有三天四夜。           正好母亲也回家了。在第二天聚会时,母亲嘱咐我:“这几天家里不做饭,你放学后要去聚会的地方吃。”         那天放学后,我很自然去聚会听道。讲道的同工讲完道后,带领会众一起祷告。在祷告中,我被圣灵光照,圣灵要我认罪。我心里说:“我从小在教会里,哪里有罪? 我没有罪!”圣灵继续光照我,把我做的错事,一一呈现到我的眼前,使我清楚认识自己是罪人,需要耶稣基督的救恩,需要主基督的宝血遮盖。          我向神痛哭懊悔,把以前所行的一切恶事,都向神承认,并立志要跟随耶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