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十字架讨厌的地方”——引导子女认识神

曾劭恺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第二代基督徒的流失,是许多教会面临的问题。笔者在牧养青少年的经历中,看过不少基督徒家长因子女远离神,而担忧、流泪。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为什么许多从小在敬虔家庭中长大的孩子,进入青春期后,却远离了神?此问题,若不深思人的罪与神的恩典,若我们没有让孩子从小看见“十字 架讨厌的地方”(the offense of the cross,参《加》5:11),那么就别奢望他们能够真正认识神,爱祂、敬畏祂。 “十字架讨厌的地方”         保罗与加拉太教会的犹太主义者,辩论过称义的问题:罪人被神称义,究竟是靠自己行出的义,还是因信称义?保罗耐人寻味地说:假如我们称义是靠行律法,“…… 那十字架讨厌的地方就没有了”(“In that case the offense of the cross has been abolished”《加》5:11)。         保罗问,若十字架失去其“令人讨厌之处”,使徒还值得为基督的福音受逼迫吗(参《加》5:11)?可见,十字架“讨厌之处”,也正是福音价值所在。那么,十字架到底有何讨厌之处?十字架又“冒犯”了谁?         “讨厌的地方”一词,原文是skandalon,意思包括“冒犯”、“污点”、“绊脚石”,是英文scandal(丑闻)的字源。保罗在《罗马书》9:33及 《哥林多前书》1:23,用这个字,称钉十架的基督为犹太律法主义者的绊脚石。因此,十字架所“冒犯”的对象,是那些想靠行为称义的人。         我们可能认为,凡信靠基督的人,就不会讨厌十字架。但我们若明白十字架何处“令人讨厌”,恐怕就不会这样想了。         关于十字架,教会史上鲜见比马丁‧路德“十架神学”更深刻的省思。路德指出,十字架不但是律法主义者的“绊脚石”,神更用基督的十字架,让祂儿女一次次看见自己是何等的罪人,看到自己每犯一次罪,就在基督身上加一道钉痕。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为什么请全职传道人?(陈济民)

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读完“贺聪的去与留”一文(《举目》48期,2011年3月,p. 4),心中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类似的事确实发生过。与西方教会一、两千年的历史相比之下,我们华人教会只是在儿童时期,有许多可以成长的空间。其中一个经常发生的问题,就是全职传道人的问题。          常有人问﹕一个没有聘请传道人的教会中已经有许多爱主、有恩赐和服事经验的信徒在其中,他们愿意摆上许多业余时间,来全力运作教会,周日则请一些牧者、神学 学者来讲道,甚至有些过路的名牧也常常在讲台上露面。会众中,也不乏有上过神学课程或是勤勉自修的信徒,能将查经带得有声有色,成人主日学花钱买些现成的 教材,再加上网络和参考书的搜寻,自己也可以开班,这样,何需另外花钱“养”一个传道人在教会里?         深一层地思考,这问题本身其实很有问题,它反映的是美国和华人社会中,功利主义的思想和经济挂帅的价值观。圣经谈到这问题时,却不是从这一种角度出发。        根据四本福音书,主耶稣在加利利传道时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呼召一些学生跟从祂,而主耶稣给他们的应许是要使他们成为得人的渔夫。福音书又说﹕最初听到主耶稣呼召的4个人,本来就是打鱼的渔夫。他们都放下了工作跟从耶稣,也就是说,他们转行了。(《马》1﹕14-20)         主耶稣在世最重要的使命就是传神国的福音,同样,祂的学生最重要的使命也是如此。所以,他们跟着主耶稣四处游行传道。虽然,偶而还会打鱼,却绝不是像以前一 般,靠打鱼养生。圣经没有明言这些人转行以后,如何解决生活的问题。但是,我们知道主耶稣到各处传道时,有人会接待他们(参《路》10﹕38-42),甚 至有一些妇女跟着他们,用自己的财物供应耶稣和门徒(《路》8﹕1-3)。         为什么大能的主耶稣需要学生们与祂一起工作呢﹖《马太福音》记 载说,有一次,主耶稣看到许多人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就对他们说﹕“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 稼。”(《太》9﹕37–38)神国工场广大,需要众多,主耶稣在世也受时空的限制,自己一个人全时间投入都做不完﹗在《使徒行传》,我们就看到教会发展 到一个地步,12个使徒全时间投入。都出现捉襟见肘的情况。在牧养的事工上,初代教会出现了行政上的漏洞,有些人得不到适常的照顾而引怨言。在这种情形 下,教会进一步地分工合作,使徒们的工作更加专业,只是负责传讲上帝的道(《徒》6﹕1-4)。         在新约书信中,我们看到的就是这种分工合作的事奉模式。在《以弗所书》,当保罗谈到教会的时候,他同样是讲到教会中不同恩赐互相配搭,除了使徒以外,当时的教会还有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 这一些与传讲真理有关的人(《弗》4﹕1-16)。保罗在《哥林多前书》说,在他的同工团队中,亚波罗的恩赐和工作是属于培养性的,而自己则是开拓性的 (《林前》3﹕6),并且提到主耶稣在世时,就立下传道者靠福音养生的原则(《林前》9﹕14)。         在新约中,我们看到的是﹕由于神国的福 音必需广传,主耶稣就全心全力投身于这工作,祂也呼召学生如此行。这并不是要排除一般信徒的参与,而是神国本身需要许多人全心全力的投入。如今,各地方的 教会都是神国的一部份,事奉模式也应以此为基准。事实上,有许多人发现,在教会中,即使所有的信徒都投入事奉,再加上几位全职的传道人,神国的工作仍然做 不完。         在1970年代以前,北美华人教会为数不多,而且多是讲广东话的老移民教会,根本无力在留学生中间传讲福音。在神的恩典中,神兴起 了查经班,也感动了一些传道人,开始了学生工作的机构帮助这些查经班。当留学生学成就业,而且查经班的人数增长的时候,他们就成立教会,也邀请传道人成为 […]

No Picture
事奉篇

对教会的八个困惑

如音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编按:对于如音进入教会后遇见的挣扎和纠结,本刊特请了两位牧者来回答。 第一位是曾在亚洲不同的国家和北美华人教会中服事,累积了四十余年的牧会经验,现任马利兰中华圣经教会的主任牧师刘传章,来针对如音直言不讳的困惑给予回答。 继刘传章 牧师的答复后,由卢洁香宣教士以女性的敏感和细致,从不同的角度来回应如音的问题。卢洁香曾经过文革,1989到北美信主,维真神学院毕业后在柬普寨宣教 十余年,去年秋神开路,让她再回到加拿大进修。         我们大陆背景的基督徒,许多人都经历过人生挫折,经历过痛苦,有着一颗破碎的心。吸引我们走进教会的,常常是教会中那种爱和温馨的气氛。可是,当我们进到教会“内部”时,我们却开始失望了,更产生了许多疑问: 一问         常听到有人说:教会和社会是一样的,教会也是一个小社会。言下之意,人人明白。         可是,圣经上不是说:教会是永生神的教会,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基督徒是被神从这个世界上分别为圣出来的?为什么教会和社会是一样的?如果教会和社会是一样的,那么基督信仰不就是一个软弱的、毫无力量的信仰吗? 二问         虽然我们大陆背景的基督徒,并非人人都是共产党员。但是,我们很多人曾经信仰过共产主义。         我们在上帝的爱和真理的感召下,欣然皈依真神。可是,当我们看到教会的内幕时,我们十分失望。我们不禁要问,基督教会的组织方式,与共产党的组织,为何如此相像? 三问         我们许多人,都曾因不认识神,犯过各种各样的罪,例如赌博、酗酒。我们也有失败的过去,例如婚姻的破裂。正是因为这些痛苦,我们更加渴慕真神的爱,我们被基督的爱吸引而归向神。 可是,当我们走进教会后,却被人用异样的眼光所看待。我们被贴上“标签”,成为教会当中的“另类人”。 我们不禁要问:我们已经信了耶稣基督,难道我们过去的罪,没有被神赦免吗?难道我们永远要背着罪名,活在过去的阴影当中吗?基督耶稣的赦罪之恩毫无功效吗?教会是给那些行为上无可指责、道德上完美无缺的人预备的吗? 还有,我们不在公众的面前讲我们的过去,就是在隐瞒历史吗?难道我们痛苦的过去,一定要晒在别人的面前吗? 四问         为什么在教会里选同工时,要看这个人的过去?一个犯过罪的人,没有资格服事神吗?一个犯过罪的人,没有资格爱主耶稣吗?         以前在中国,有人申请入党时,“组织”要看这个人的过去,甚至看他的家族历史。他若是有“不光彩”的历史,就不被“组织”接受了。为什么教会的做法,与共产党组织的如此相似? 五问         有的人在教会里参与很多服事,这是否说明他或她比别人更虔诚?其中更有些人非常强势,导致大家都远远避开,一来怕受到伤害,二来也是怕陷到是非当中。         所以,今天教会里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一方面,没有人出来服事;另一方面,许多爱主的弟兄姐妹无事可做。这样很强势的人,为什么没有人敢去纠正他或她? […]

No Picture
事奉篇

心意更新,靠信心得胜

——回应《对教会的八个困惑》 刘传章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一问 答: 从问题里 可以看出对教会的两种看法:一是“教会和社会是一样的”,一是“教会是永生神的家”;一是“常听到有人说”,一是“圣经上不是说”。一是人说的,一是神说 的。如果要听,我们当然要听神怎么说,圣经的记载是什么。当然基督徒在人世间,也不能不听到人的声音,甚至有时人的声音盖过神的声音,我们被“常听到有人 说”影响,而忘记“圣经不是说”。说到教会与社会,两者不是敌对,而是互应,基督徒是天上的国民,也是地上的公民,教会在社会里,社会也会被带到教会里, 意思是,社会的风气、习俗、时尚、衣着等,也会被不信的人或基督徒带到教堂里来(注意我用教堂不用教会)。因此,有人认为教会和社会是一样的。其实教会与 社会是在两个全然不同的领域里,一是属神的,一是属人的。更要知道的是,教会不是教堂,教会是信主的人,教堂是地方,来教堂的人,不一定是在教会里。 二问 答: 共 产主义源起于基督教训─信徒凡物共用(《徒》4:32)。但因人的有限与软弱,自私,没有多久就出了问题(《徒》6:1),教会就不再实行凡物共用的共产 方式。至于组织的方式,也曾听大陆来此信主的人说,参加教会的活动,就好像在国内参加组织学习班,只要把毛主席的头换成主耶稣就成。不过话得说回来,外表 可能有些类同,内里却完全不一样,一是毛语录(还有人在读吗?),一是生命之道,历久常新的圣经。         看到教会的内幕而十分失望,这是正常的 现象,不失望才令人失望。至于教会的组织方式与共产党的组织是完全不同的。所谓组织,其基本功能就是控制,共产党组织严密,控制周详。共产党组织分阶级, 从党主席往下走,官阶愈来愈小。而教会的组织,职分只有两种─长老(牧师或监督)和执事(《腓》1:1; 《提前》3:1-13);职分不同,阶级一样。如果你去的教会有黑暗的内幕,那是那一间教会的黑暗,不是基督教会整体的问题。 三问 答: 圣经说:“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1:9)《以赛亚书》1:18 说:“耶和华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         我们过去所犯的罪,无论大小,其实罪无大小、等级,只要向神认罪,祂都赦免。问题是我们对人对我们的看法我们受不了。这有两种可能,一是真有人“歧视”别人,再就是我们自己以为人那样看我们。不论那一种,保罗在《罗马书》8:31-39节的话,应是我们最大的安慰与鼓励。 分享或认罪的基本原则是,在公开场合犯的罪要公开认,在私底下犯的罪要在私底下认。你的过去是你自己的,与别人无关。我们最好少知道别人的过去。我是不想知道别人的过去。 四问 答: 教会选同工就像一个人选配偶一样,要知道他的过去。例如,如果不了解一下他的过去就和他结婚,结婚以后才发现他还有一个老婆怎么办?照样教会选同工也是一样,是为了慎重。我们若不做亏心事,就不怕鬼敲门,随便他们怎么看,看什么。         至于犯过罪的人有没有资格服事,爱主,要看这人对罪的处理。如果他全然悔改,从此不再犯那罪,他应像白布一般,谁也不能拦阻他服事。入党是要看背景、出身。 服事是要看生命与灵性的成熟;前者是人看人─外表,后者是以神的话语作标准来看人─内心。共产党与基督徒看人是不一样的。可能你在教会里,看见人用共产党 […]

No Picture
事奉篇

因为痛过,所以明白伤痛的人

——回应如音《对教会的八个困惑》 卢洁香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如音: 你好﹗《举目》编辑将你的信转来给我。从你的8点困惑中,看得出您是认真追求信仰的人。 读了刘传章牧师对您的回应,我的补充是: 一问:教会与社会的异同        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信主初期,被教会弟兄姊妹的爱所感动、震撼,后来却失望,想逃,怕受到伤害,甚至决定永远离开教会。但就在我做出这决定的时候,圣灵光照我,将神对我的拯救和爱,一幕幕浮现出来。我在嚎啕大哭中向主悔改……        基督徒生命的成长,有一个从婴孩到成熟的过程。婴孩时期,自然在摇篮中被百般呵护。我们当然很想停留在这享受中,不用面对困难,不需要经风雨。然而温室里的花朵,是没有生命力的。        我们不要将教会看成乌托邦和世外桃源,有人的地方就有问题和矛盾。而且很多时候,我们自己也是有责任的。在基督里里,这些都会成为我们走出温室、生命成长的契机。        例如我,正因为经过了熬炼,对苦难有了更大的承受力,所以,在过去11年的柬埔寨宣教中,才有力量学习将基督舍己的爱实践出来。         我非常喜欢意大利中世纪圣法兰西斯的祷文,愿和你共勉:        “主啊!求你使我成为和平之子,在仇恨的地方,让我播撒爱心;在伤害的地方,让我播撒宽恕;在怀疑的地方,让我播撒信心;在绝望的地方,让我播撒希望;在黑暗的地方,让我播撒光明;在悲哀的地方,让我播撒欢乐。        “不求人的安慰,但求能安慰人;不求人的理解,但求能理解人;不求人的怜爱,但求能怜爱人。因为在施舍中,我们有所收获;在宽恕他人时,我们也被宽恕;在丧失生命时,我们将复活而获得永生!” 二问: 教会的组织方式为何与共产党相像?         要知道教会有2,000年的历史,而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是在1848年2月,在伦敦以单行本问世。马克思出生于犹太人的家庭,他的父亲后来成 为基督教路德派的信徒,所以圣经对马克思而言,是不陌生的,甚至是非常熟悉的。所以他借用圣经的某些形式,表达共产主义理念,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可是, 两者的内容,却是截然不同的。         在《出埃及记》里,第一次提到以色列民族领袖的设立:“并要从百姓中拣选有才能的人,就是敬畏神、诚实无妄、恨不义之财的人,派他们作千夫长、百夫长、五十夫长、十夫长,管理百姓﹔”(《出》18:21)。         在使徒时代的初期教会,因为事工发展、人数增多,设立了长老(《徒》6:1-6),教会的管理架构和行政组织按需要而产生。         按圣经所记,教会有不同的职分(《弗》4:11)。但目的是为了彼此配搭、同心事奉主,而不是为了掌握权力。圣经里也提到选执事和监督的标准(《提前》3:1-13),这都成为教会设立领袖的重要根据。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神在创造的时候,已经将秩序的原则给了我们。保罗也说,“凡事都要规规矩矩的按著次序行”(《林前》14:40),为的是荣神益人。 […]

No Picture
事奉篇

海春深对今日“回宣”的启迪

亦文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因为研究教会史,我常有机会阅览宣教士的传记,每每超越时空,与感人的生命在书中相遇。         海春深(George K. Harris, 1887-1962)的传记,《火炬传千里:宣教士海春深在穆斯林中的生命见证》(注1),放在书架上很久了,一直被其他的书籍占了先机。直到去年底,才有机会仔细展读。         书中没有惊天动地的神蹟奇事、万人归主的辉煌场面,却描述了一位西方基督徒,为了亚洲穆斯林的缘故,数十年如一日,默默摆上,谦卑、智慧、坚毅。         海春深是美国人,很早就对穆斯林事工有负担。他一直以为,神会差遣他到伊斯兰国家去。谁知,神最后引领他加入了中国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委身于中国的回民。 说到内地会的回民事工(即“回宣”),不得不提博德恩(William Borden, 1887-1913)。他出生于非常富裕的家庭,毕业于耶鲁大学。但是他放弃辉煌前程,决定前往世界上最艰难的宣教工场之一──中国河西走廊的回民族群。         赴华途中,他先在埃及短暂停留,学习阿拉伯语。谁知竟在短短几个月中,感染上脑膜炎,遽然辞世,享年仅25岁。         博德恩的死,震动了整个西方教会。在他去世3周年的纪念聚会中,著名的回宣传教士池维谋(Samuel Zwemmer),在博德恩母亲的纽约寓所带领祷告,求神兴起更多的青年学子,去完成博德恩的未竟之功。         同一天晚上,芝加哥慕迪神学院的祷告会上,神奇妙地将海春深的志向,由尼日利亚的卡诺,转向了中国的甘肃——那里有300万回民未聆听福音。         17年后,1933年,海春深和池维谋在兰州首次相见,说起17年前的那个特别的晚上。抚今思昔,更深信神对祷告的回应。 深入学习语言、文化        要了解顾海春深的回宣生涯, 可以从他自己的一段话开始:         “前几天,有人问我:‘你怎么会爱穆斯林?他们是相当骄傲、狡诈、顽固的。’这一问题,让我们陷入深思。我们在这些人当中作工,缺乏果效,是不是由于对他们缺乏爱心呢?”(注2)         不仅是西方人对穆斯林抱有种族优越感,汉族对回民也持大汉族沙文主义。然而,宣教士的爱心,绝不能建立在刻板印象(stereotype)和虚幻浪漫上。海春深的爱心,首先表现在他毫不吝啬地投入时间、精力,深入了解福音对象的语言文化。 […]

No Picture
事奉篇

赢得这时代的学子——林恂牧师谈校园事工

苏文哲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林恂牧师从事校园事工已逾20年,获得过美国浸联会东部地区及全国最佳校牧奖。最近笔者因出版事工,与林牧师有深入的交谈,发现她对校园事工的理念、做法,有相当独到的见解,值得校园事工者借镜。现特以访谈的方式(笔者问,林牧师答),记载如下: 问:你认为最有效的校园事工的方法是什么?          答:是“校园事工生活化”——校园工作者融入学生生活,与学生打成一片。要达成这个目标,最佳的方法是:学生团契的各种聚会,都尽量在校园内举行。         校园工作者是在校园内服事,而不是在校园外打转。在北美,校园内聚会并不难,只需成立社团,透过学校的Campus Life Division部门,向校方申请聚会场地即可。甚至可申请体育馆,办大型聚会。        若能申请到固定的办公室。则更为理想。如何申请办公室呢?         A. 校园工作者主动与学校的行政副校长或Campus Life Division联络,自愿担任中国(或亚裔)学生的心理辅导员,或担任校园生活策划等行政工作。目前的北美校园,极缺这种人才,校方可能会非常欢迎。        B. 与浸联会或 InterVarsity(校园团契)等联系。他们在北美校园有很好的声誉,透过他们的协助,申请到办公室的机会相当大。 问:校园工作者必须有的装备是什么?        答:固然,深厚的神学根基、属灵的影响力,可以带查经、讲道、作门徒训练等,是非常重要的,但我认为还有一样不可或缺,就是校园工作者要有相当扎实的个人协谈、心理辅导的装备,能熟练地运用协谈、辅导的技巧来帮助学生。         今日大多数的学生,面对着两大问题:         A. 心理压力。因课业、父母家人的期待、同学的排挤、“老板”的欺压和压榨、文化差异、毕业求职、居留身分等压力,学生很容易产生焦虑,甚至产生不同程度的忧郁症。        B. 感情方面的问题。单身、交友、新婚、早婚,甚至同居等,都能产生感情问题,或伤害。学生在这方面极需帮助。若校园工作者无法提供相当程度的帮助,就无法进入学生的心灵世界,也就很难取得学生的信任。 问:有哪些理念,是校园事工中很重要的?        […]

No Picture
成长篇

悔罪与人生——《诗篇》51篇(赖建国)

赖建国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中世纪伟大的圣伯纳(Saint Bernard of Clairvaux,1090-1153)曾说:“认识神有多深,爱祂就有多深。”而一般基督徒对神最深的认识,往往在于深切痛悔己罪后,经历十架赦罪大恩。《诗篇》第51篇就是最好的例証。        这首诗是3千年前,以色列的大卫王所写的悔罪诗。开头的说明,“当大卫与拔示巴同房以后,先知拿单来见他,他就作这诗,交给音乐总监”,清楚地交代了写作的背景。         更详细的背景故事,记载在《撒母耳记下》11-12章:大卫把有夫之妇拔示巴接入宫中,与她发生了关系。得知她怀孕之后,更命人设计杀害她的丈夫乌利亚。大卫淫人之妻,害人之命,不但借刀杀人,还一错再错,谎话连篇。结果使全国蒙羞,神名受辱,也成为大卫一生最大的污点。         因此,先知拿单奉耶和华的命令,前来斥责大卫。         有人竟敢当面指责君王犯罪,何等胆大!即使像大卫这样一位明君,他能接受别人的当面指控吗?他能够悔改、并归向神吗?他会不会恼羞成怒呢?         毕竟,大卫是合神心意的人。他犯了罪,但他也知罪,为罪痛悔。中国《论语》记载子贡说:“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大卫犯罪,众人都知道。而他悔罪,以及罪得赦免,众人也看得清清楚楚。        大卫把这一段经历,做成一首诗,交给圣殿负责敬拜的人,叫他谱上曲,带领众人一起唱颂。         这首诗歌,也成为历世历代信徒最喜欢的诗歌之一,因为在这首诗里面,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忆起自己内心的挣扎。同时我们明白,大卫怎样得到上帝的赦免,我们这些人也照样可以得到上帝的赦免。 恳求罪得赦免(1-5节)        大卫一开头就恳求神:“神啊,求你按你的慈爱怜恤我,按你丰盛的慈悲涂抹我的过犯。”(1节)他祷告、认罪的对象是神,他求赦罪的根基是神永恒不变的慈悲怜 悯。他没有掩饰自己的过错,更不提过去的丰功伟业、忠诚事主,以及他未来还想建造圣殿。人任何的善行,都不足以成为神赦罪的基础。         他用3个名词讲自己的罪过:         “过犯”(希伯来文pesha,英文transgression),又常译作“悖逆”,是明知故犯,违背神的心意,破坏神的规定。        “罪孽”(awon,iniquity),原意是“弯曲、诡诈”,扭曲事实,颠倒是非。        “罪”(chattath,sin),原意是“车行出轨,箭不中的”,指未达到神所定的标准,不符合神的心意。         这3个词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读后满溢温馨——简介毕德生的《改变生命的54封信》

绿蒂雅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有人形容他身材削瘦、秃顶、满脸胡须, 像极了修道院的苦行僧,称他为“凡尘中的旷野修士”。但是,这位灵修大师——毕德生牧师(Eugene H. Peterson) ,却以12年的时间,用现代人熟悉的语言,独立完成了《信息版圣经》翻译,如今销售量已超过六百万本。他还写了30多本书,与傅士德(Richard Foster)并列为现今北美最具影响力的灵修作家。 牧师中的牧师         尤金‧毕德生,1932年11月6日出生于美国华盛顿州,后来随家人迁居蒙大拿州。当地的湖光山色,孕育出他质朴、真诚的生命。         1962年,他在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郊区,创建教会,担任牧师长达29年,直至1991年退休。他在加拿大温哥华的维真学院,担任灵修神学荣誉教授,直至2006年退休。         他集牧师、学者、作家、诗人等身分于一身。 所写的一系列有关牧养的书,使他有“牧师中的牧师”之称。近几年,他专心从事“圣经灵修学系列”写作,预计完成5本,包括《圣经好好吃》。         毕德生的著作,已有多本翻译成中文,包括《建造生命的牧养艺术》、《重拾无私的祷告祭坛》、《全备关怀的牧养之道》、《追寻呼召的探索之旅》、《听主微声》、《诗情祷语》、《改变生命的54封信》、《与马同跑》、《天路客的行囊》、《颠覆灵性》等书。        其中,《改变生命的54封信》一书(注)是他积35年的牧养经验、20年的写作经验,以54封书信的形式,与朋友“阿谷”讨论信仰与教会生活。         这些信件,按照毕德生所讨论的主题,分为:属灵生命,读经祷告,信仰与成长,教会与服事,大自然之美等5个部分。能使读者深深体会到,生活中上帝的恩典无所不在。 属灵生命 毕德生对于什么是“属灵”有很独到的见解。属灵不是情绪高涨的气氛或外表的敬虔,属灵是圣灵所坚定的人,拥有的内在生命实质。他用《约翰壹书》4:8 “没有爱心的就不认识神”,来测量人的属灵状况。         至于如何开始属灵生活,关键不在于“我要做什么”,而是“圣灵在我生命中做了什么”。信徒的成长或属灵的塑造,是神在基督里,借着圣灵在我们生命里工作,这 是恩典。是“照你旨意成就在我身上”。每天像孩童一样,凭信心领受与顺服。自己越做越少,让圣灵越做越多。圣灵会在属于你的特有环境中,在你心中塑造基督 的生命。         基督徒的生命,是在家常日子中汨汨而出的。正如救赎的神隐身于马槽与十架,就在生活的真实情境中,基督的生命在我们身上渐渐成形。 读经祷告         毕德生认为圣经最平易近人、最有生命气息、最能建立群体。当你有顺服、祷告的心,神就在你生命的诸般情境中对你说话。 […]

No Picture
成长篇

被赶出教会后

Z弟兄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2009年,因工作的缘故,我们一家搬到了新的城市,也很快融入了新的华人教会,在学生团契的聚会点服事。两、三个月后,在团契带领人的建议下,我开始带主日学,太太也开始带聚会点的主日敬拜。        然而8个月之后,我们却被迫离开了。事态的恶化是如此的迅速,芥蒂是如此之深,开除的理由是如此冠冕堂皇,留下的伤痕是如此的刻骨,教我们领会到了,那“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的万事,亦包括难过的事。 就这样被赶出教会        我一直有一个罪,那就是心中犯奸淫,外在表现则为上黄色网站。我原先教会的弟兄和核心同工们,都知道我这个软弱,因为我一直和他们分享我的挣扎。弟兄们极力 为我祷告。感谢神,赐我有如此爱心和信心的同伴,可以分享成功和失败,可以彼此劝勉、安慰、代祷,同奔天路……我原本几乎每周看一次,渐渐减少到几个月一 次,甚至一年不看。        然而,新教会的领袖,却利用我的得胜见証——主来,就是要寻找、拯救失丧如我的人——作为她铲除异己的借口。她要我和 太太立刻停止在学生团契聚会点的一切服事,完全断绝与弟兄姊妹的联系,甚至要求我们停止参加聚会点的敬拜和团契,亦不允许我们参加母堂的任何团契,只许参 加主日敬拜。        我曾向她承认(在她的询问下),我在过去的6个月中,看了一次黄色网站。她因此定义,我在6个月中被罪所胜。她要我去看心理医师,并要求医师与教会的另一位传道人保持联络,以保真实。即便6个月后我没有再看任何黄色网站,她亦不保証让我和太太可以再回到学生聚会点。         当她和那位传道人信誓旦旦地说,这是神在他们的灵修和祷告中明确的带领,我们终于无话可说了,心里知道她一直对我们不满,利用了我们的信任。         然而时至今日,回首往事,我们有了不同的感受。她已经与我们断绝了联系,但如果可能的话,我会请求她的原谅。因为我们在近8个月的服事中,给她添了许多麻 烦。少不更事而又心比天高的我们,总是拿这里的学生聚会点,和我们原先的费城教会相比,却未去了解她许多年的撒种和耕耘。        当我们轻率地发 表一篇又一篇的“经验之谈”时,却未曾顾及这里不同的情况;当我们自以为是时,怎会想到她的想法也没有错?当我们感叹著把她和费城的传道人相比时,我们忘 了,我们是最没有资格的人;我们自恃是“成熟的基督徒”,却藐视了神在这些人中的工作,轻看了祂的时间和圣灵的引领……        我们罪何以堪?求主赦免我们的罪,也求她原谅我们。 爱德华滋的告别讲道        爱德华滋(Jonathan Edwards),在1750年6月22日,宣讲了一篇“最后的讲道”(A Farewell Sermon,告别讲道,注1)。他服事了近25年的教会,北安普敦圣公会 (Congregationa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