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从本族到万民——跨文化宣教培育之反思(苏妙娴)2019.2.7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9.2.7     苏妙娴  “在海外的校园”、“门训”、“跨文化宣教”这几个字词,在我的脑海里曾只是随机组合的文字云(Word Cloud),但近年来,神却使我看见它们是拼构大使命宏观蓝图的重要板块。 从“穆邻跨文化社区短宣”说起 “当我和队友在Dearborn的韦恩大学校园(注1)中寻找‘平安之子’时,因着语言的障碍,我一直感到难以向人开口,感恩的是队友Grace很快追上一个正在走路的女生,向她请教关于斋戒月方面的话题,很快的我也用蹩脚的英语加入交谈,并有机会谈到耶稣基督的救恩,最后那位女生乐意地接受了我们赠送的新约圣经。这次经历对我而言是‘迈出第一步’的行动,尽管我的英语很有限,但已经有了一个开始,我相信上帝会预备下一个机会!” 这是在美国华文神学院攻读跨文化宣教的甘霖姐妹,在参加2018年6月底“穆邻跨文化社区短宣”(注2)时的分享。 其实,在伊州芝加哥华人基督徒“穆邻跨文化社区短宣”进入密西根州韦恩校园前,该校园里两名华裔学生已经默默开始向印度同学传福音,并组织团契了。 他们一路走来虽然跌跌撞撞,却充分体现从校园开始实践大使命的跨文化宣教(注3);可惜一般在校园里践行跨文化宣教的华人基督徒学生、团契和教会,却不多见。 海外校园:普世宣教的契机 根据国际教育研究所、美国国务院教育和文化局公布的关于国际教育交流的2017学年Open Doors报告显示,留学美国的国际学生人数和前一年相比增长了3%,其中中国和印度的留学生人数仍持续增长,分别占全美国际留学生的头两位。 继2008年出现几年的井喷式成长后,近几年来中国留学生增长趋缓;反观印度留学生人数,却呈现大幅增长。根据Open Doors的统计显示,2016-2017年来美中国留学生的增长率是6.8%,而印度留学生的增长率则是2倍,达12.3% 。 以留学生人数来说,光是印度和沙特阿拉伯(另译为沙特阿拉伯)的留学生人数就占22%,而中国、印度、沙特阿拉伯和韩国的在美留学生人数加起来,占在美国际留学生总人口的60% 。 虽然有移民律师预计美国总统川普上台后,美国签发给国际留学生的签证会减少,但无论如何,在美留学生总数目仍不容小觑。对美国华人基督徒来说,不容忽略的是家门口的宣教禾场,且此禾场已经不止于同文同族的华人留学生,还有其他族裔的群体。 然而,在美的华人校园事工对这些国际留学生的关注又有多少呢?也许你会说,那些国际留学生就留给美国校际基督徒团契(InterVarsity),学园传道会(Campus Crusade),国际桥梁恊会(Bridges International),国际学生恊会(ISI)……这些服事国际留学生的校园福音机构吧!我们光是给中国留学生传福音已经忙不过来了! 确实,我们需要充分关注中国留学生,但是当我们专注于跟这些与我们同文同种的孩子传福音,培育他们作基督的门徒时,我们是否:忽略了大使命是要使万民作耶稣基督的门徒?忽略了海外校园是各族散聚人口汇聚的集合体,是实践普世宣教的契机(注4)?忽略整全的校园门训是需要涵盖普世宣教、跨文化宣教? 校园门训忽略跨文化宣教的培育 三年一度的尔班拿学生宣教大会(Urbana Students Mission Convention)(注5)于美国伊利诺州举行,虽然有部分华人留学生基督徒参加了该大会,他们被上帝感动,投入普世宣教;但参加这类大型宣教大会的华人留学生仍算少数。 值得感恩的是,近年来[基督使者协会]在举办华人差传大会时,特别增设国语学生组。他们带领的同工也到台湾校园团契观摩青年宣教大会,作为在北美举办针对华人学生学者的青宣大会的参考。然而,若只靠宣教大会落实海外校园的跨文化宣教培育和动员,显然是不足够的。 我们必须在平时的校园门训中,根植普世宣教的真理教导。遗憾的是,笔者观察到,目前在美国华人留学生基督徒当中的门训,较少强调普世宣教;就算有,也常是“纸上谈兵”,少与当下身处的多族裔校园连上关系,让学生操练、实践跨文化宣教。 当今华人留学生文化 原本互联网社交媒体的普及应用,可以帮助年轻人跨越国界种族,了解与自己相异的族群文化。但笔者发现,在社交媒体各从其类所形成的“群”,却增强了留学生与同背景同文化伙伴们的“内聚性”,在同质性高的社交媒体“群”文化里,不知不觉就降低了对“非我族类”者的接触意愿。 再加上大量华人留学生汇聚在校园的中餐馆、奶茶店里,所谓“自家人”成组,接触其他群体的机会自然少了。 此外,与过去华人留学生寒暑假多留在美国打工,寄宿美国家庭,与其他族裔的留学生有广泛的交流相比,当今中国留学生的经济能力强大,打工机会减少,接触美国文化、认识其他族裔文化的机会也因此减少。 如何调整?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