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弄假成真

惟诚接过来一看,是美国移民局对因受宗教迫害而申请移民的人,提出的与信仰有关的常见问题。“你如果帮助我把问题翻译出来,并写上答案,我可以付你报酬。”女士补充道。 […]

生活与信仰

我的风景,因你不同——我有两个唐氏综合症儿

教会有些弟兄姐妹对我们说,感谢上帝,苦难是祝福,这是上帝给你们的祝福。我听了极度生气,心里忿忿地想: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临到你头上,看你要不要!

也有一些弟兄姐妹说:如果我是你,就不要这孩子。上帝是祝福人的,祂不会要我们留一个唐氏综合症的孩子。我也吓了一跳。

那两个月,我处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中。我的第一反应是:不行,不能要!满脑子都是将来家里会多辛苦,负担会多沉重,外面的人眼光会多么异样,以后孩子还会被欺负……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不是我的错!

范学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68期 失去了标准之后          在2013年的中国福音大会上,听著名的新约神学家D. A. Carson讲道。他说,这些年他去过许多美国大学校园传讲福音,发现在基督教信息中,最得罪人的有两点:耶稣基督是唯一救主与罪。对于后者,现代人认为,罪是相对的。          我大吃一惊——,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许多美国人”竟然认为,基督信仰中最基本的观念——“罪”,是不可接受的。          那么,我们呢?我们这些来自中华文化背景的人,比美国人更甚!记得20多年前参加查经班,我第一次听到“世人都犯了罪,每一个都是罪人”,真是气坏了!这简直是羞辱人,胡说八道!我犯了什么罪?怎么成了罪人?瞎扯!          中华文化中,没有基督教意义上的罪的观念。我们说有过、有失、有错、有不足,但这都是就人与法律的关系或道德的关系而言的,而非人与上帝的关系。而这后一点,正是基督教对罪的观念的最基本前提。用郭尔凯格尔的话说,罪是在上帝面前犯的。           华人不是没有反省。儒家提倡每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论语•学而》)但是,为何要忠?为何要信?何谓忠,何谓不忠?何谓信,何谓不信?对此,连提倡“反省”的曾子,也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来。结果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说这是忠信,这就是忠信;我说那不是忠信,那就不忠信。          人已经堕落了——每一个人都在堕落中,虽然速度有所不同。人根本没有可能靠自己阻止堕落。人会在自觉与不自觉中,自我蒙蔽,看不到己之不足和过错;即使看到了,也会用各种理由自我辩护。所以,靠自己“自省”,最后往往就会变成自我辩解与自我原谅。          我上小学的时候,中国正闹腾文化大革命。于是,连自省都没了——自省成了封建主义的破烂货,要大力批判、彻底抛弃。取而代之的是“批评与自我批评”,这是从延安时代起,中共就抓住的三大法宝之一。          “自我批评”,又被称为“自我检讨”。根据什么检讨呢?当然是根据伟大领袖的教导、党以及领导的指示!在此隐含的前提是,党和领袖是真理的化身,他们的指示就是真理。          那时候,我也进行过自我批评,一般都是在班级或团支部、党支部的会议上进行的。谁都不能不自我批评,因为这是上级的指示,是布置下来的工作。因此,这所谓的自我批评,其实是在巨大的压力下进行的表演,是被迫的、表面的。领导要听到什么话,你就要说什么话,要据此自我批评。          文革结束,毛泽东被请下神坛。就连官方,也说他犯了严重的错误(这是最轻描淡写的说法了)。于是,他就不再是真理的化身了,他的话也不是林彪之流鼓吹的“句句是真理”了。          自我批评,成了笑料。最新的例证,是2013年底大陆媒体纷纷报导,领导们在生活会上批评与自我批评。估计剧中、剧外的人都不会当真,大家都是在演戏。最后,变成了“表扬与自我表扬”、“吹捧与自我吹捧”! 第一个原生家庭         人都是说谎的,圣经中有这么一个判断。当然这不是说,每一个人都一直在说谎。而是说,无论何人都说过谎。         最普遍的一个谎言是:“不是我的错!”就是推脱自己的罪责!我之所以做了什么,不是我的错,而是由什么什么引起的、造成的。         当代最流行的一个说法,就是“原生家庭”,我的问题是由原生家庭引起的——我脾气暴躁,是因为我老爹脾气不好;我自卑,是因为我老妈从小老批评我,等等。这么说吧,我的每一个毛病,都是我家造成的,不是我的错。 […]

No Picture
成长篇

我所信仰的基督教--宗教?启示?

蔡选青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5期      主借着圣经中的真理让我从慕道友成为基督徒。我信主以后很喜欢读圣经。“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6)但这些年来,在与一些有心追求主的弟兄姊妹的交谈中,我们感觉到基督教中有一个比较普遍而又困扰人的问题,那就是在基督教和基督教的历史中,同是神的儿女,读的是同一本圣经,每个人却可以读出自己所认定的真理,甚至引经据典互相争论,并且因所领受的真理不同,逐渐形成了宗派。     这个现实也确实在无形中绊倒了许多特别是从大陆来的慕道友和一些刚信主的基督徒。难怪有一位穆斯林学者Taymiyya说过:“若你召集十位基督徒,他们将分裂出十一个意见。”听后不服气,但好像又不得不承认这个现实。下面谈谈我个人的想法,但愿我们能靠着主的恩典,不是掩饰而是真实地面对这个问题,从而能从这个困惑中解放出来。 一、启示:神的主权      我以为,基督教之所以有别于世界上任何一种宗教,因为其本质是启示性的。圣经之所以是一本由默示而来的有生命的书,是因为圣经的真正作者—-三位一体的真神是永活的。父神还在掌管宇宙万物的运行,主耶稣还在不断地为我们祈祷,圣灵也无时无刻不在我们的心中做开启引领的工作。一言以蔽之,圣经不是父神留给我们的一本“遗书”,而是赐给我们让我们认识祂自己的“介绍信”。作品让我们更认识作者,而只有作者才能帮助我们更进一步地明白并进入他的作品。圣经是神的工具,用以传达神的信息,其所有信息中最中心的信息,就是见証主耶稣基督。“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做见証的就是这经。”(《约》5:39-40)圣经之所以成为圣经,因为它见証并忠实地记录了主耶稣的话。      同样,圣灵也是为主耶稣作见証。“但我要从父那里差保惠师来,就是从父出来真理的圣灵;他来了,就是要为我作见証。”(《约》15:26)神将圣经和圣灵赐给我们,是帮助我们认识主耶稣基督。只有真理的圣灵,才能向我们开启神的默示,让我们真实地见到主耶稣,明白主的话,并有能力去遵行主的教导。我个人认为,这就是启示。这种启示永远是新鲜的,是及时的,是个人性的,并具有开启心灵的功能。我自己就有这样的经历。有一些经文我读过许多次,甚至有些还能背诵。但到了有一天,真理的圣灵将这段经文一开启,我看到了主耶稣基督,于是我才明白什么是“太初有道(话),道(话)与神同在,道(话)就是神。”(《约》1:1)因为我从话中碰到了人,从文中碰到了道。      “在你的光中,我们必得见光。”(《诗》36:9)启示对我们的重要性,就是能将道理中的基督活化成我们心灵里的基督,成为我们生命之光;将宇宙的基督转化成我们生命中的基督,成为我们生命之能。其实,这种启示的效应在圣经本身中就有不少记载。渔夫出身的彼得,他的圣经知识远不如文士和法利赛人。但彼得从启示中知道,这位木匠的儿子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所以主对彼得说:“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太》16:17)再如,大数人扫罗是一位精通圣经的学者,并且也为这些知识大发热心。但只有在神启示的光照后,他才顿悟,他所迫害的拿撒勒人耶稣,就是他全心为之奉献的弥赛亚。从扫罗转变成保罗,不是通过教导和训练,而是通过启示。启示让保罗见到了主耶稣,超越了人的吩咐和遗传,“因为我不是从人领受的,也不是人教导我的,乃是从耶稣基督启示来的。”(《加》1:12)     若没有昔在今在永在的真神,人间就无启示可言。基督教内宗派林立(不包括异端邪说),若不是互相排斥(基督教的问题倒是在此),倒正好说明了神的丰富和人对神认识的有限。也正好証明了基督信仰恰恰不是一个死的宗教,而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启示。反之,一个没有启示的宗教,只能是一种偶像,一个只有单一教义的团体组织。我想基督教和穆斯林教的区别之一大概就在此。如果以Taymiyya的眼光,可能是高度统一的天主教比丰富多彩的基督教更好。 二、启示的接受:重生的生命和圣灵的工作      神找人就有启示。启示是神向人主动发出的。神乐意向祂的儿女启示祂自己(包括借着宇宙万物)。神所乐意启示的对象,不是一个自恃受过教育的智慧的头脑,而是一个领受性的重生的生命和心灵。“你们必须重生。”(《约》3:7)这就是我们的主对犹太教的圣经学者尼哥底母所言的,要先谈“重生的事”,然后再谈“神国的事。”(《约》3:1-15)      这些年在我自己的经历和事奉过程中越来越觉得,北美信徒最缺乏的,不是神学,不是培训,而是一个清楚得救的重生之生命!我们可以有一整套的神学来讨论什么是重生,如何重生等等,但我们只有经历了重生,才能真正知道什么是重生。看一看中国农村信徒的生命见証,再看看我们自己的生命状况,我们就会明白什么是重生!很有讽刺意义的是,有些没有重生的人可以将重生的道理讲得头头是道,真正重生的人反而讲不清楚重生的道理。“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知道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约》3:8)     启示也是借着真理的圣灵来完成的。感谢主,这位当年向彼得、保罗等历代圣徒启示的圣灵,今天还在不断地引领神的众儿女,明白和进入神的话语,让这些话语能真实地成为他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生命的粮。“你们从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们心里,并不用人教训你们,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训你们。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们要按这恩膏的教训住在主里面。”(《约壹》2:27)      我们现今处于一个知识爆炸的时代,神学知识也在爆炸。这个时代,我觉得,走得准比走得快更重要!我们信主后不应过份地仰望人的带领,因为我们会发现,面对同一个问题,十个人会给我们八个不同的意见,结果反而寸步难行。这个时代,我们特别需要真理的圣灵,亲自引领我们进入神的话语。“除了神的灵,没有人知道神的事。”(《林前》2:11)更为重要的是,圣灵不但将真理启示给我们,并且让我们有能力将这些真理见証在我们的生活中。“弟兄胜过它,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証的道。”(《启》12:11)真光必带能力和恩典。当年,启示不但让保罗开了眼,看见“当跑的路”,“美好的仗”和“所信的道”,并且同时也赐能力,让他能“跑尽”“打过”和“守住”(《提后》4:7)。      我们常常有这样的经历:一段由圣经启示的经文,特别是主耶稣的话,会在我们生命中留下永久的印记。“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他里面。”(《约》6:56)反之,由人的理解力和逻辑归纳出来的一段文字,往往只对我的头脑中的知识产生影响。在北美的信徒中,或迟或早都会问这样一个问题:“我如何能明白神在这件事上的带领和旨意?”我自己就曾经从不同的人和书那里得到好几个方程式,结果还是摸不清楚神的带领。最后只能跪在神的面前。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开始真正经历了“恩膏的带领”,才开始明白了主耶稣的话:“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6:63) 三、启示的关闭:宗教     启示的主权在神,并且启示往往与我们的生命互相效应,所以神就有权对没有重生的人,或者是不想重生的人,关闭自己的话语。“所有的默示你们看如封住的书卷,人将书卷交给识字的,说‘请念吧!’他说:‘我不能念,因为是封住了。’”(《赛》29:11)我在信主前读圣经,就是这种情况。“文以载道”,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只读懂了“文”,却没有读出“道”,所以在圣经的字句上徘徊了很久。文让人自以为是,道却使人俯伏谦卑。我甚至能背诵和讲解主耶稣的话,却摸不到主的性情和主的爱,结果一度滑入理性的宗教。      在圣经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文士和法利赛人。当年这些自以为握有神的话语的宗教领袖,却从圣经的字里行间读出一套律法规条,竟然将圣经所要见証的主耶稣钉了十字架!难怪主耶稣责备他们:“蠓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吞下去。”(《太》23:24)“你们这无知瞎眼的人哪,什么是大的,是金子呢,还是叫金子成圣的殿呢?”(《太》23:17)弟兄姐妹们,若不是神恩典的启示之光,我们根本不会知道我们在圣经面前会“无知瞎眼”到什么程度!     到了中世纪的天主教,很多高智商高教育的圣品人,非常精通新旧两约,也清楚当年法利赛人的错误。但他们从圣经中,却读出一套严格的宗教传统和等级制度。相反,一些简单纯朴的平民百姓却文中见道,一下子就被主的爱摸到。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这些年圣灵在中国农村所做的感人的生命见証。     末世最大的迷惑就是宗教。宗教的产生就是因为无启示。无启示之光,人就凭著昏暗的良心之光来论“善”与“恶”,来分辨“这是金子还是银子”(《太》23:17)。在社会上是这样,在教会中也并不罕见。反之,主耶稣从天上带下启示之光,从十字架上带来生命之光,替代我们昏暗的良心之光。主耶稣是讲“死”与“活”,是讲“这金子是在殿里还是在殿外”。归根结底,还是当年我们老祖宗亚当所面临的“智慧果”和“生命果”的问题,不同的是,第一个亚当堕落了,第二个亚当得胜了。 […]

No Picture
成长篇

论罪

远志明       提要﹕信仰不是迷信,救恩不是形式。本文根据圣经论証了﹙一﹚主耶稣的赦罪之道,﹙二﹚信徒应有的态度,﹙三﹚实际生活的运用。 罪的困扰       信主之后,无论在神学教导上,还是在个人经历上,罪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在神学教导上,有以下说法:       一﹑我们虽然认罪悔改﹑重生得救了,犯罪还是难免的;        二﹑耶稣的血已经遮盖了我们过去﹑现在和将来一切的罪;       三﹑我们得救全靠恩典,无关行为;       四﹑我们犯罪会受管教、少奖赏,但不失去救恩﹔       五﹑魔鬼常用我们继续犯罪的事实到主面前控告我们,好叫我们怀疑自己是否真正得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