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基督信仰对艾滋病防治的作用

大斌 本文原刊于《举目》48期 中国爱滋病的蔓延           一位中国官员记 述:“我到了一个艾滋病孤儿家,说孩子你最想吃什么,这个孩子不假思考的脱口而说,‘我想吃一包方便面’。这个事让我当时就哭了,对我震动非常大。我当时 看了艾滋病人的家庭,看了那个小孙子和80多岁的奶奶生活在一起,由于群众的不理解,几乎和她们断了来往,包括自己的姨娘等等都不关心。其实这个小孩是无 辜的,这个小孩没有艾滋病。她和奶奶生活在一起,整个家当都卖了也不值200元。家徒四壁,而且四壁非常的黑,就在屋里生活,就在那生活和睡觉。”(注 1)             联合国机构和中国政府估计,在2003年,中国的感染者是84万,在2005年则是65万。另有艾滋病防治专家的报告表明,有相当多的中国和外国的官员、记者、医生、志愿者和非政府组织认为,2010年,中国将有1000万感染者(注1)。 导致艾滋病的四种情况            第一,性关系混乱。包括男女淫乱、同性恋等。 第二,吸毒。吸毒者大多都与精神空虚有关,缺乏明确的人生目标、方向、准则。 这两类人感染艾滋病,都有主观可控性,自己应负相当责任。 第三,完全被动患上艾滋病,比如与输血有关的人。他们往往因相关岗位的人,例如医疗人员,不负责任或者责任麻痹,甚至良知泯灭,而被动患上艾滋病。再比如艾滋病的家属。 第四,其他人对上述三种情况的纵容、冷漠,使灾患倍加扩大。 感染艾滋病的严重后果 第一, 自身的痛苦与绝望。 第二, 社会财富的耗费。 第三, 经济与家庭的破产。 第四,社会的隔离、歧视。 第五,家人的受累。其中,儿童往往受到极严重伤害。等等 只重视技术性的防治 举凡医治、救助、关爱、公义等事,都是上帝给人的责任。许多人正在重重困难中,相互救助、关爱他人、积极维权。不过,目前致力于爱滋病防治与救助工作的各股 力量中,无论是官员、专家、民间组织、医生等,多只强调摸得着、看得见的技术手段,比如对色情场所和易感人群,推行“百分百使用保险套”,而不是去积极面 对道德教化的失败问题。            甚至,有人更要撕开道德底线,将同性恋合法化,给妓女“正名”为“性工作者”。已有法学家和全国人大代表,提出卖淫合法化(注2),倡言只有这样,才能有效控制爱滋病的进一步泛滥(注3),等等。却不知这是在背道而驰。 在道德律法失败之处 现今道德教化的失败,是因为人的道德良知,已成无源之水──人的罪性,拦断了通向道德本体与良知源头的上帝之路。 […]

No Picture
透视篇

从圣经看同性恋(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杂志46期 陈济民         在现代美国文化的影响下,同性恋的争议已经成为世界性的问题。2008年加州宪法修订案,更是成为世界性的新闻。在这场争议中,教会也明显地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因此,一些抗议的行动也就冲著教会而来。 有趣的是,加州的投票结果分明是显出反对同性恋的人目前是多数,在民主制度的游戏规则下,赞成同性恋的人本应接受投票的结果。可是,赞成同性恋的人却认为他们是站在正义的一边,而教会代表的是少数人,而且是无理的,因此同性恋者要走上街头,要抗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要明白这场争议,我们需要先简单地指出赞成同性恋的一方的观点。首先,他们有三个重要的基本论点。第一,赞成同性恋的人认为同性恋是一种人类自然的性倾向; 有人甚至说这是基因使然。第二,同性恋既是自然的,就不是罪,因此一个人有选择的自由。第三,婚姻基本上是性的结合,而性行为是否正当,是在乎它是否爱的 表现。若是彼此之间有爱,结婚对象的性别并不要紧。 其次,他们在这三个前提之下,做出两个重要的推论。其中一个推论是:由于同性恋是人类自然的一种倾向,同性恋的行为并不可怕,同性恋者也更不可怕;如此,反对同性恋便是患了“惧人症”,是不需要的,甚至是不正常的。另一个推论是:同性恋的 行为既不是罪,而是人类爱的一种表现,是人类自由的选择,任何人都不应歧视同性恋者,不但应该给他们合法的地位,更应该给他们法律的保护。 看了这个简单的分析,相信有些读者们会觉得,这些论点好像相当合理,因为他们使用的是基督教的语言。在基督教的神学中,“自然”是上帝所造,是好的;而自由 和爱更是基督教重要的伦理价值。因此,我们需要根据圣经探讨同性恋的问题,看看这种观点是否真的符合基督教圣经的观点和价值观。 一、经文教导 解释圣经时,我们常犯的一个毛病,是“一厢情愿”的解经法。这种解读法的表现是,我们心中想要証明某一种看法是合乎圣经的,于是就带着这种有色眼镜读经,找 到了一些好像是支持我们自己看法的经文,便高兴地说:“哈!你看!圣经这样说!”谈到圣经是否赞成同性恋,有人便是用这种方法,认为《撒母耳记》大卫与约 拿单的生死之交便是同性恋,因为经文说他们两人“心深相契合”(《撒上》18:1),“亲嘴”(《撒上》20:41),“爱情奇妙非常,过于妇女的爱情” (撒下)1:26)。其实这些话所要表达的只是两人之间情感的深厚,与同性恋的行为一点都没有关系。形容他们两人情感最恰切的用词,应是“英雄惜英雄” (参《撒上》18:3-4,19:5)。 圣经中没有明文用同性恋这名词,但真正谈到这现象的经文,是《创世记》18-19章所多玛的事。 经文说,罗得要以两个女儿代替两位神的使者,让所多玛城中的人任意而为(《创》19:5-8)。无论这些所多玛人的理由是什么,经文明说他们要做的是一件 “恶事”(《创》19:7)。值得注意的是:这件事并不是所多玛人所做的唯一的恶事,但却証实了神在天上所听到的是真的(《创》18:21),引致他们的 毁灭。也就是说,这件事表示所多玛人确实犯了该毁灭的罪。有人强辩说,这段经文的记载是神话,所以不算。其实,即使真的是神话,还是要算。若可以不算,圣 经又何必记载? 那么,圣经有没有明文讲同性恋的事呢?《利未记》和保罗书信都有明文提及。 在《利未记》,有两段经文禁止同性恋。18章22节说:“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20章13节又说:“人若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 第一段经文,18章22节的内容相当直接而明显,不必我们多费笔墨。《利未记》20章的主题,是谈到神的子民必需弃绝迦南地原住民的一些风俗习惯 (20:23),前半禁止的是原住民的宗教行动(例如将子女烧死献给鬼神),下半则是一些性行为,除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以外,同样遭禁止的还有通奸、乱 伦、兽交等。换言之,这段经文认为同性恋与通奸、乱伦、兽交等是同类的行为,应当禁止。 在新约圣经中,保罗也提到同性恋的事。在《哥林多 前书》6:9-10说:“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吗?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偷窃的、贪婪的、醉酒 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这里“作娈童的”和“亲男色的”指的都是同性恋的行为,前者扮演女性的角色,后者扮演男性的角色。在这里,保罗 将这种行为与其他道德上的罪同列。有人更指出,“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偷窃的、贪婪的”都是十诫所明文禁止的,而保罗是将同性恋的行为放在这些罪 中间。当然,更重要的是保罗说犯这些罪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 在《提摩太前书》1章10节,保罗再次提到“亲男色的”的罪,他同样是将它与 其他的罪放在一起,也明说这种罪是末世背叛神的事。不过,《哥林多前书》6章这段经文对现代的争论还有一个重要性,因为保罗在第12节以后就谈到自由的问 […]

No Picture
事奉篇

从圣经看同性恋

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在现代美国文化的影响下,同性恋的争议已经成为世界性的问题。2008年加州宪法修订案,更是成为世界性的新闻。在这场争议中,教会也明显地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因此,一些抗议的行动也就冲著教会而来。         有趣的是,加州的投票结果分明是显出反对同性恋的人目前是多数,在民主制度的游戏规则下,赞成同性恋的人本应接受投票的结果。可是,赞成同性恋的人却认为他们是站在正义的一边,而教会代表的是少数人,而且是无理的,因此同性恋者要走上街头,要抗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要明白这场争议,我们需要先简单地指出赞成同性恋的一方的观点。首先,他们有三个重要的基本论点。第一,赞成同性恋的人认为同性恋是一种人类自然的性倾向; 有人甚至说这是基因使然。第二,同性恋既是自然的,就不是罪,因此一个人有选择的自由。第三,婚姻基本上是性的结合,而性行为是否正当,是在乎它是否爱的 表现。若是彼此之间有爱,结婚对象的性别并不要紧。         其次,他们在这三个前提之下,做出两个重要的推论。其中一个推论是:由于同性恋是人类 自然的一种倾向,同性恋的行为并不可怕,同性恋者也更不可怕;如此,反对同性恋便是患了“惧人症”,是不需要的,甚至是不正常的。另一个推论是:同性恋的 行为既不是罪,而是人类爱的一种表现,是人类自由的选择,任何人都不应歧视同性恋者,不但应该给他们合法的地位,更应该给他们法律的保护。         看了这个简单的分析,相信有些读者们会觉得,这些论点好像相当合理,因为他们使用的是基督教的语言。在基督教的神学中,“自然”是上帝所造,是好的;而自由 和爱更是基督教重要的伦理价值。因此,我们需要根据圣经探讨同性恋的问题,看看这种观点是否真的符合基督教圣经的观点和价值观。 一、经文教导          解释圣经时,我们常犯的一个毛病,是“一厢情愿”的解经法。这种解读法的表现是,我们心中想要証明某一种看法是合乎圣经的,于是就带着这种有色眼镜读经,找 到了一些好像是支持我们自己看法的经文,便高兴地说:“哈!你看!圣经这样说!”谈到圣经是否赞成同性恋,有人便是用这种方法,认为《撒母耳记》大卫与约 拿单的生死之交便是同性恋,因为经文说他们两人“心深相契合”(《撒上》18:1),“亲嘴”(《撒上》20:41),“爱情奇妙非常,过于妇女的爱情” (撒下)1:26)。其实这些话所要表达的只是两人之间情感的深厚,与同性恋的行为一点都没有关系。形容他们两人情感最恰切的用词,应是“英雄惜英雄” (参《撒上》18:3-4,19:5)。          圣经中没有明文用同性恋这名词,但真正谈到这现象的经文,是《创世记》18-19章所多玛的事。 经文说,罗得要以两个女儿代替两位神的使者,让所多玛城中的人任意而为(《创》19:5-8)。无论这些所多玛人的理由是什么,经文明说他们要做的是一件 “恶事”(《创》19:7)。值得注意的是:这件事并不是所多玛人所做的唯一的恶事,但却証实了神在天上所听到的是真的(《创》18:21),引致他们的 毁灭。也就是说,这件事表示所多玛人确实犯了该毁灭的罪。有人强辩说,这段经文的记载是神话,所以不算。其实,即使真的是神话,还是要算。若可以不算,圣 经又何必记载?         那么,圣经有没有明文讲同性恋的事呢?《利未记》和保罗书信都有明文提及。          在《利未记》,有两段经文禁止同性恋。18章22节说:“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20章13节又说:“人若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 第一段经文,18章22节的内容相当直接而明显,不必我们多费笔墨。《利未记》20章的主题,是谈到神的子民必需弃绝迦南地原住民的一些风俗习惯 (20:23),前半禁止的是原住民的宗教行动(例如将子女烧死献给鬼神),下半则是一些性行为,除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以外,同样遭禁止的还有通奸、乱 […]

No Picture
事奉篇

逆转风潮

吴蔓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1993年华盛顿同志大游行,示威者反复呐喊著:“我们在这里!我们是‘酷儿’(queer,同性恋者),我们会盯住你们的孩子不放的。”当时,旁观者多半把它当做口号,一笑置之。然而,放眼望去,不容置疑,同性恋运动的风潮已经袭卷了全世界。 当前的风潮情势        在北美,凡不认同同性恋论调的人,往往被视为心胸狭窄、老古板、不开化、“政治错误”(politically incorrect)。         今(2009)年4月,美国加州小姐凯莉.普雷金,在“美国小姐”选美赛中,回答某位同性恋评委的提问,表明自己认同一夫一妻婚姻,当场引起该评委的不满,因而仅仅得到亚军。         事情并没有止于此,两个月后,又发生半裸照风波,加州小姐选美会欲借机摘除她的加州小姐后冠。实情如何众说纷纭,普雷金小姐的解释是,在海滩附近,无意中被狗仔趁风吹偷拍下来的。尽管她最后保住了加州小姐头衔,但名誉扫地,就连有些基督教团体也对她发出严苛的批评。          同性恋运动分子利用法律上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s)罪名,来对付持异己言论者的事件,比比皆是。请容许我举出几起发生在加拿大的案例: * 加拿大安大略省人权委员会,对印刷业者史高.布罗基(Scott Brockie),处以5,000元加币的罚款,因为他拒绝印刷同性恋主题的印品。 * 加拿大安大略省伦敦市市长戴安娜.哈斯岂特(Diane Haskett),因为拒绝公开宣告“同性恋自豪日”(gay pride day),而被重罚一万元加币。 * 加拿大爱家协会(Focus On the Family),被迫剪除所有不利于同性恋的广播节目。 * 加拿大艾伯塔省人权法庭,宣判青年牧师史提夫.布伊森(Stephen Boissoin)有罪,因为他写了封信给红鹿倡导者报(Red Deer Advocate),指出同性恋是不道德的、会危害身体,不应当在学校里提倡同性恋。 * 加拿大福克神父(Fr.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我们对环保的责任

曾阳生 本文原刊于《举目》30期         《创世记》1章26节记载,“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可见,我们是神的管家。           但回顾过去、放眼现今,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实在不是好管家。生态环境受到了严重的破坏──我们所该管理的鱼和鸟,被我们滥捕滥杀得濒临绝种。另有许多的自然资源也在耗尽的边缘。受了轻伤的大自然,有自我愈合的能力,但人类所造成的已是重伤,甚至是致命伤了。           基督给我们的大使命,是去传福音、拯救灵魂、领人归主。但是,基督徒不做环保工作,是不是也是蔑视、糟蹋神为我们造的世界呢?本文就是要讨论当今环保的一些问题,特别是每一个基督徒可尽的微薄之力。 水           中东是一个战争频繁的地区。它是世界主要的石油出产地,所以这里的战争尤其受各国关注。但是,你想过没有,这些冲突或许很快恶化,扩散到全世界?这不是因为恐怖行动的扩展和增加,而是为一个生存的基本需要:水。            很多科学家、社会学家和政治分析家预言,世界上接下来的几场大战争,会是为水而打的。根据联合国1990年代的一篇报告,世上约有1/6的人口,差不多十亿人,缺乏干净的水。这个数字应该会在30年内增加一倍。           过去的数十年来,随着人口的增长,在用水越来越多的同时,污染水也越来越多。而不久的将来,全球性缺水是免不了的。            全球很多大城市,如墨西哥的墨西哥市、印尼的雅加达,和泰国的曼谷,因雨水来不及补回人工抽用的地下水,慢慢在下陷。另外,世上许多的大河川,如中国的黄 河、南亚的印度河、埃及的尼罗河,和北美的科罗拉多河,因人为的抽导和水库的兴建,以致流入海洋时,都不是新鲜、干净的水。这除了严重影响海洋的生态环境 之外,上游的城市抽取河水,也使得许多下游的农田灌溉缺水。这些迟早会影响到食物、尤其是稻谷的产量。           在美国西部住过的人,大概对那里各 州争夺科罗拉多河用水的配给,多少有耳闻吧﹗因谈不拢供水条件,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两国也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关系紧张。地区之间争夺水源,只会越来越严重, 国和国之间会为水源而兴兵宣战,也不该令人惊讶。毕竟,水跟宗教差异和政治压迫,有很大的不同:水是所有的人生存的必需品。           对此,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其实有一些省水策略,每家每户都做得到:           1. 洗澡、洗手或洗碗,可以在上肥皂或洗涤液时,把水关掉。            2. 洗菜时,与其不停用水冲菜,不如一部分时间把菜泡著洗。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