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透视篇

对目前中国神学教育的一些反思

林慈信 本文原刊于《举目》41期            这十年来,笔者全时间投入神学院教学和平信徒神学教育事工。笔者发现,不论 是在北美各地的华人教会内,还是在香港、日本、东南亚等地,或是在网络的神学课程上,都必有中国大陆(包含来自中国大陆)的教会肢体。在为海外平信徒开办 的神学讲座上,也往往有中国大陆的海外神学生、知识分子与教会领袖来旁听。华人的神学教育,已经与海外华人教会一样,不能分“大陆”与“海外”了。 巨变与多元化          如何教导多元文化的华人神学生群体?如何和他们有效地讨论神学、教会历史、护教、教会事工、个人事奉方向等问题?如何帮助他们建立属灵(成圣)生命模式?这些都是神学教育工作者目前需要面对的挑战。           这十年来,中国、中国教会、华人神学教育起了巨变,给我们这些负责供应国内和海外神学教育(培训)的同工,带来很大的冲击。资源有限,要做的事却太多。我们 必须时时自省:我们做的,能够满足华人教会的需要吗?我们是合适的人选吗?我们能帮助领袖、教会成熟吗?前面要走的路,会比现在的更难吗?           从这几年有限、零散的经历,笔者看到当前中国与中国教会的一些特点,需要神学教育工作者留意。           首先,中国目前是城市带动农村。社会如此,教会如此,神学教育也必然如此。因此,神学教育工作者若用20年前中国教会的情况为出发点,仍以农村为主,则会错过机会,无法供应 21世纪中国教会真正的需要。           笔者不是说,农村的教会不重要,笔者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农村教会是中国教会的多数;而服事农村教会,正是海外华人教会短宣的重点。我要说的是,现在的中国,已是城市带动农村。若忽略了城市教会的需要,就是策略性的错误。          因此,作为神学教育工作者,我们必须暸解城市中教会的需要,包括劳工阶层,和知识分子阶层。我们必须面对城市信徒心中迫切的问题:如何面对离婚、再婚等伦理 方面的问题;如何面对经济压力;如何面对从多方面而来的援助(包括神学教育,教会事工资料,讲员,书籍,海外慈善事工的到来等);如何从圣经建立慈善事 工、“心理辅导”等的理论基础(四川地震已经把这两个话题,从宣教机构的办公室带到街上了),等等。            总的来说,教会领袖需要从一个较广的角度,理解基督徒的生命与生活。福音派喜欢用“国度的角度”,来形容这种视角。 四代神学生           其次,我们必须面对国内好几代已经献身、蒙召事主的神学生。笔者将他们分成四“代”。           五年前,按照我有限的接触,很多自己参与、也鼓励弟兄姐妹参与培训的教会领袖,是在35至45岁之间。他们可能是多间堂会的牧者,同时兼顾培训事工。很多人有过专业的训练和工作经验,或从商(包括在海外)。            第二代则是25至35岁的基层牧者、传道人、巡回宣教士。他们是战壕里的基层工作人员。这两代人占了神学生中的大多数。            最近两年,我们开始面对两个新的群体: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2007警钟为谁鸣 ──重建教会和宣教的基础

林慈信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满怀盼望        放眼望去,现今的教会似乎满有盼望,世界也颇乐观。        今(2007)年,是马礼逊来华两百周年纪念。中国已是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正紧锣密鼓地迎接2008年北京奥运会到来;西方福音派超大型教会,如雨后春笋 般地出现;有创意的天才们,用音乐、戏剧、影音、艺术、舞蹈等全新的方式敬拜;“新兴教会”(Emergent/Emerging Church)用创新的手法打动21世纪的年轻人,建立群体生活,进入贫穷和需要的人群中。福音派神学院招收的学生也在破记录,使得学校,教授和教会显得 捉襟见肘。       教会的短宣队伍,每年(特别在暑假期间)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学生和成年人。大型宣教大会,如尔班拿(如今已不在伊利诺大学 Champaign-Urbana校区举行),使人想起从1886年开始的学生海外宣教志愿运动(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       虽然有科伦拜恩高中(1999年4月),“9.11”(2001年),和维州理工大学(2007年4月16日)等挫 败,年轻人似乎已准备好,要以无私的奉献精神,关怀的群体精神,和顽强的决心,着手对付这个破碎世界的问题。志工在卡特里娜飓风后涌入路易士安娜和密西西 比。21世纪的成年人将重建他们父母的世代所遗留下来的全球混乱。        教会似乎生机勃勃──但是她是否健康? 警钟长鸣        然而,也有一些值得担心的“警示”。        麦道卫(Josh McDowell,《铁証待判》的作者),在2005年的统计告诉我们,美国福音派教会中,91%的青少年,不相信宇宙中有绝对真理。新纪元的观念,继续侵蚀著“基督徒辅导”(Christian counseling)这个行业(请参考下列网站: http://www.pamweb.org/ , http://cwipp.org/ );也在不知不觉间,借着扭曲、半真半假的“真理”,如《达芬奇密码》之类所夸示的,挑战着基督徒。        福音派超大型教会,吸引著成千上万的人。福音派和灵恩派领袖,却继续在羞辱中跌倒。福音派出版社发行如巴刻所写的《认识神》这样坚实的畅销书,和傅兰姆 (John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子女﹕恶梦?偶像?奖赏?(林慈信)

林慈信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我们作父母亲的,谁不日夜为孩子愁烦与操劳?孩子还没出生,我们就选好理想的校区,先住下来。宝贝一生下来,就开始注意他们的健康。刚开始牙牙学语,又要教他们背唐诗三百首。上学了,得安排他们学钢琴、上中文学校、打球、跳舞等,还要争取他们将来进名校……         好不容易拉拔他们进大学了,作父母的突然不知要做什么好,人生好像失去了目标。多年来,身边那个满身是劲,讲话老是还嘴的青少年,忽然间消失了。在几百、几 千里外的大学校园,自己能做什么?只好等孩子回来时,或我们去探望他们时,做一点好吃的东西,买一些衣服……愁还是愁,日夜为他们忧虑。         我们作家长的,往往就这样活在“从忧虑到忧虑”中。 换一个角度         结果呢?很多在西方的东方孩子,的确在学业和事业上有一定的成就。我自己就是长春藤大学的毕业生,1971年毕业于宾州大学(U Penn),身受美式精英大学的薰陶,身边同学都是东方人和犹太人。我们会为孩子感到骄傲。但是,我们是否曾从另外的角度自我反省﹕ 1. 我们与他们的沟通怎样?他们认为我们了解他们吗? 2. 孩子们真的相信,我们爱他们吗?还是在心灵的深处认为:我们对他们的爱,都是有条件的?或是只有他们学业有一定的成就,我们才爱他们?(这是成千上万的北美华裔青年最普遍的想法) 3. 孩子信任我们吗?若发生严重的问题,他们会找我们沟通吗?现在有太多青少年,认为父母不可信任。 4. 孩子们的道德观念,来自哪些准则?我们在他们小时候,教导他们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或者我们是正经人、有教养的人,不做坏事等。孩子长大后,却从朋 友、社会,吸收另外一套伦理价值观,如:不伤害别人就可以了,要接纳同性恋者,“思想不可这么狭隘”等。我们了解这些伦理价值观吗? 5. 孩子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吗?还是认为自己是有中国文化传统的美国青年?强迫他们认为自己是中国人,是没有用的。我们可以尽量教导他们语言、文化,可是心中的认同感,是非常个人的。 6. 孩子在我们身旁时,是信主的,上大学后会不会失去信仰?太多青年在大学时期丢弃了信仰。过去30年,北美华人、韩国人教会的青少年,在大学离开基督信仰的,高达90%以上。         我们花了这么多工夫,用金钱买回来这么多东西:好校区,升学机会,课后活动,和物质的享受。我们对自己说,都是为了爱孩子。我们对孩子说:“都是为你们好!         看,爸爸妈妈小的时候都没有这些东西──电脑,IPOD,Nike球鞋,以及学钢琴、英文、芭蕾舞的机会。你们太没有良心了,为什么不好好珍惜?”         其实,这些是否是最重要的?有永恒的价值吗?对他们一生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我们传给他们的,是怎样的价值观?         “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灵魂),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太》16﹕26) 孩子想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