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餐厅里的一幕——一个90后对亲情的感悟

本文原刊于《举目》杂志67期 邬桐       午饭后,就为晚饭煲了花生汤。可是到了傍晚,突然很想吃炸鸡和薯条。思前想后,我便舍汤而就炸鸡去了。       在学校的餐厅里大快朵颐时,见不远处有一对白人老夫妇,正和儿子激烈交谈。我如同一个看着电视吃饭的孩子,不小心投入了别人的世界。       看来是大学生的儿子,非常不满他的室友,希望父母能提供他额外的钱,好转住它处。而他慈祥的父母,显然希望他能先面对问题,劝告他忍耐,尝试和室友进行更好的沟通。       儿子开始软硬兼施,而后却愈说愈恨,怒气四射。父母便不说话了,默默听他独自宣泄。望着那对难过的父母,我心里愈发同情。       美国孩子大多不是宠惯的独生子女,可也不乏十分骄纵的叛逆者。去年平安夜,我隔房的门口来了一对老夫妇,不停地敲门、在门前打电话。在这最重要的节日,他们竟找不到儿子!最后无计可施,只好靠着门坐下来等候。       我邀他们到我房间坐,他们不好意思,婉拒了。两人依偎著,在那门前坐到了深夜。高加索人种,中年便已显了年纪,老夫妇一头白发,一脸老纹,眼里尽含着焦急与痛苦。如此光景,我着实掉下泪来。   母亲        我想起了母亲。我上了高中就住校,一周在家不到24小时。每每遇上失恋的苦痛,回到家便锁上房门。母亲唤不开门,便静静留下饭菜在桌上。        高考后,我背上吉他和挎包到了广州,百余公里的距离却难得回家一趟;如今身在异国,几年了也才回去过两次。        犹记得上次回家,是在香港实习,每日往返于深圳与中环。早上6点出门,晚上10点多到家,做好文件,烫好衬衫,母亲早已入睡。到了周末,大多是去找女友。临要回美了,才惊觉,自己竟然一个月也没和母亲说上几句话。        年末外祖父去世了,正逢我备考,母亲强忍着,到了考后几日才告知。我们在电话两端,一同嚎啕大哭。半晌,母亲反倒先止住了,告诉我人生艰难,要坚强面对。   父亲        我未上学时,父母便分开了。父亲犯下错误,回不了头,另组了家庭。母亲怨恨父亲,与我相依为命,因而我也极少与父亲见面。        这些年,才明白了父亲的不易。每次与父亲通电话,父亲都与我谈谈时事,聊聊人生,再便是叮嘱我关心弟弟。我会告知他我的近况,无论好坏,他总是很欣慰,以我为荣,也对我十分放心。        犹记得前些年,父亲听闻我常常流连于许多女孩,便当面叮嘱我,说少年人不要太贪恋温柔,免得废了事。我却恼羞成怒。两人面面相觑,甚是难堪。直到许久之后,某日夜里,父亲突然打电话给我。电话里,他什么也不说,只是问我好不好。我依稀听出,父亲是将自己锁在屋内,门外的继母与祖母吵得不可开交。我缄默不语,只是静静地陪着他流泪,突然晓得了男人的不易,原谅了父亲。   天父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子女﹕恶梦?偶像?奖赏?(林慈信)

林慈信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我们作父母亲的,谁不日夜为孩子愁烦与操劳?孩子还没出生,我们就选好理想的校区,先住下来。宝贝一生下来,就开始注意他们的健康。刚开始牙牙学语,又要教他们背唐诗三百首。上学了,得安排他们学钢琴、上中文学校、打球、跳舞等,还要争取他们将来进名校……         好不容易拉拔他们进大学了,作父母的突然不知要做什么好,人生好像失去了目标。多年来,身边那个满身是劲,讲话老是还嘴的青少年,忽然间消失了。在几百、几 千里外的大学校园,自己能做什么?只好等孩子回来时,或我们去探望他们时,做一点好吃的东西,买一些衣服……愁还是愁,日夜为他们忧虑。         我们作家长的,往往就这样活在“从忧虑到忧虑”中。 换一个角度         结果呢?很多在西方的东方孩子,的确在学业和事业上有一定的成就。我自己就是长春藤大学的毕业生,1971年毕业于宾州大学(U Penn),身受美式精英大学的薰陶,身边同学都是东方人和犹太人。我们会为孩子感到骄傲。但是,我们是否曾从另外的角度自我反省﹕ 1. 我们与他们的沟通怎样?他们认为我们了解他们吗? 2. 孩子们真的相信,我们爱他们吗?还是在心灵的深处认为:我们对他们的爱,都是有条件的?或是只有他们学业有一定的成就,我们才爱他们?(这是成千上万的北美华裔青年最普遍的想法) 3. 孩子信任我们吗?若发生严重的问题,他们会找我们沟通吗?现在有太多青少年,认为父母不可信任。 4. 孩子们的道德观念,来自哪些准则?我们在他们小时候,教导他们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或者我们是正经人、有教养的人,不做坏事等。孩子长大后,却从朋 友、社会,吸收另外一套伦理价值观,如:不伤害别人就可以了,要接纳同性恋者,“思想不可这么狭隘”等。我们了解这些伦理价值观吗? 5. 孩子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吗?还是认为自己是有中国文化传统的美国青年?强迫他们认为自己是中国人,是没有用的。我们可以尽量教导他们语言、文化,可是心中的认同感,是非常个人的。 6. 孩子在我们身旁时,是信主的,上大学后会不会失去信仰?太多青年在大学时期丢弃了信仰。过去30年,北美华人、韩国人教会的青少年,在大学离开基督信仰的,高达90%以上。         我们花了这么多工夫,用金钱买回来这么多东西:好校区,升学机会,课后活动,和物质的享受。我们对自己说,都是为了爱孩子。我们对孩子说:“都是为你们好!         看,爸爸妈妈小的时候都没有这些东西──电脑,IPOD,Nike球鞋,以及学钢琴、英文、芭蕾舞的机会。你们太没有良心了,为什么不好好珍惜?”         其实,这些是否是最重要的?有永恒的价值吗?对他们一生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我们传给他们的,是怎样的价值观?         “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灵魂),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太》16﹕26) 孩子想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