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回应一:如果耶稣也投票?

王永信 本文原刊于《举目》57期        今年是美国总统大选之年。美国近来在经济与国势上稍显衰退,但仍然是世界上举足轻重的国家。而美国总统的信仰、伦理、道德、人生观、世界观等更直接影响美国及全世界。(编注) 今年美国的选民须在下列两位候选人中选举一个为下任总统:         一、民主党候选人为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Barak Obama),他要竞选连任,他数年来支持堕胎合法化,最近公开赞成同性婚姻合法,并于6月15日邀请500位同性恋者在白宫举行庆祝会(LGBT Pride Month)。         二、共和党候选人为罗姆尼(Mitt Romney),他是一个摩门教徒。摩门教不相信三位一体真神、不相信耶稣基督的救赎,是彻头彻尾的“异端”(详阅《真道手册》第5章“摩门教”)。         此种情况造成了若干基督徒心中的困惑与不安。在这非此即彼的情况下,基督徒如何选举?而圣经的教导又是如何? 一、The lesser evil ── “小恶”之人       1.在这两位极不理想的候选人中,哪一位是较为“小恶”?        2.基督徒是否可以择其小恶而选之?(世上没有完全人)。 二、在此两难情况下,有些基督徒采取“不选”的方式。         但是放弃选举是否什么都不必作?我们的公民义务如何? 三、圣经的教训        1.基督徒应当顺服地上的掌权者。“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当得粮的,给他纳粮;当得税的,给他上税;当惧怕的,惧怕他;当恭敬的,恭敬他。”(《罗》13: 1- 7)        2.但是当地上掌权者的法令与上帝的旨意有牴触时,基督徒有责任遵守上帝的旨意,不论付任何代价。正如彼得和众使徒在逼迫压力下所作的宣告,“顺从上帝,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参《徒》5:29)这是明明白白的反法令(不合上帝旨意的法令)。 四、在此复杂的问题上,人的意见很难作绝对的标准。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回应二:与其坐而叹,不如起而行

苏文峰 本文原刊于《举目》57期         最近和一些牧长谈及美国今年总统大选时,不少人觉得要让信徒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情况下作选择,很是无奈。         其实,选举总统不同于选聘牧师。我们不应单从“神学正确”(Theological Correct)的角度来看待总统候选人。说穿了,美国总统的选举是一种政治“妥协的艺术”,是各种族、各群体、各宗教、各阶层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决定了 选举的结果;想要期待一位完全符合福音派信仰立场的总统出现,不太实际。         绝大多数候选人竞选期间的政见,执政后会在现实中修正或“被和谐”;在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的民主体制下,美国总统虽然位高权重,也有重要人事的提名权,但最后决定国家政策和公共议题的(如堕胎、同性恋等),是联邦及各州的议员和大法官。         与其把希望预存在一位总统身上,不如加劲使力在民意更可以改变的人事上。         如果,有专业见识的基督徒,在各类媒体平台中,大量表达合乎圣经价值观的优质舆论;如果基督徒的选票人多势众,足以影响议员及法官对公共议题的决策;如果基督徒具有18世纪英国克拉朋联盟(Clapham Sect)的公义能力,世道是可能拨乱反正的。         我盼望,一些福音机构成立智库(Think Tank),帮助众教会牧长和信徒,对公共议题作客观合宜的辨识。各教会的信仰立场中,应附加对公共议题的共识。所有的基督徒父母都“从娃娃抓起”,从小 教导子女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婚姻观,让他们在世俗化的狂流中,胆敢与众不同。我相信这是主耶稣要我们今日积极去作的事,是每个基督徒在公民社会中力挽 狂澜的可行之道。         编注: 编注: 阅读此文可同时参考: 谈妮,《面对美国大选,咋办?》http://behold.oc.org/?p=2419。 苏文峰,《回应一:如果耶稣也投票?》http://behold.oc.org/?p=2415。 读者亦可延伸阅读,参考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于2011年12月出版的英文电子文选《如何选择一位总统》(暂译,原书名:How to Pick a President),及《信仰与美国总统》(暂译,原书名:Faith and the American […]

No Picture
事奉篇

小小民的困惑

小小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19期         美国总统大选前,我看到一向不参与政治的中国教会,布告栏上贴满了“Vote(投票)”的标语,并一再开座谈会,明显表示支持布什。         我也听到很多牧师讲道或谈话中表示,要为布什祷告,支持伊拉克战争,反恐战争。理由是,因为巴比伦重建的预言将实现,因为基督徒可以进入回教核心地区传福音,因为回教邪恶,因为布什是个基督徒,每天读经、祷告。         当然最重要的是,堕胎与同性恋这两大道德议题。         布什当选连任之后,看到电视上很多基督徒表示:上帝垂听祷告,上帝站在布什这一边,布什是捍卫基督教的勇士,是真正基督徒的总统……         只是作为没有学问的小小民,我是真的非常困扰,心里充满疑惑。现将一肚子问题提出?恳请借贵刊之地,就教于长老牧者,属灵前辈……         第一:布什总统一再指责某些国家邪恶,或说“这是好人与坏人的战争”。圣经上不是说:世上没有一个义人吗?而且耶稣也说过:除了上帝以外,没有善的、好的。         第二:有基督教的报纸,在社论中一再表示支持布什的反恐战争,支持用武力消灭恐怖份子。圣经中耶稣不是责备那些要求火从天上降下烧灭撒玛利亚人的门徒说:你们的心如何,你们并不知道,人子来不是要灭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         第三:当布什一再表示是上帝赋予他的神圣使命,是从上帝来的呼召,必要时可以武力散布自由、民主,从而改变世界。圣经上不是说:只有真理(而不是武力)叫人得以自由吗?         第四:圣经中看到上帝会藉某个政权、国家、甚至个人,做为审判的工具,如亚述、巴比伦。但作为基督徒,圣经上不是说: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于血气的,乃 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         第五:伊拉克战争有很多争议之处,在已确定情报错误之下,布什从未用谦卑态度承担责任(因而被他国视为“自大”、“说谎”)。基督徒也一再帮忙掩饰、漠视。在这种情况下强调道德,似乎前后矛盾。圣经上不是说,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条上跌倒,他就是犯了众条?         第六:主耶稣用牺牲的爱,挽回人的心。请问基督徒是应该活出不同的价值观、人生观,以明光照耀的生活见証来影响、感化世人,还是应该用政治影响道德,用法律 约束行为呢?圣经上不是说“律法使人犯罪”吗?人心不改,要律法有何用?岂不见回教中的偏激分子更加偏激?圣经上不是告诉我们,审判教外的人与我何干,教 内的人岂不是你们审判的么,至于外人有神审判他们?         第七:这是最重要的,布什总统多次表示:基督教与回教信奉同一上帝。请问这是真正的基督徒吗?如果认为道德不能妥协,信仰倒能妥协吗?         其实,布什做为世俗政府的总统,站在国家立场、利益来考量政策,同时用传统宗教观念达到某些政治目的(虽然有些观念真的是他的信仰),我都觉得无可厚非。         只是看到所谓福音派基督徒,不能将布什的宗教观念与圣经真理分别出来,甚至视布什总统为基督徒的表率、榜样,以他为荣,故而担忧这样是否会误导世人,结果是“论基督徒的信仰,如同论世界上其他宗教信仰一样”,将其混为一谈。         最后还有一事请教诸位长老牧者、属灵前辈:世俗国家政府的立场、角度、利益,与神国的立场、角度是否有分别?要求基督徒普遍积极参与政治活动,是世俗宗教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