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有爱无类” ——爱神,也当爱同性恋者

陆尊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基督也为同性恋者死         本文基本上是为非同性恋的基督徒而写的。我想从福音的角度出发,请基督教会的弟兄姊妹重新考虑,对待同性恋者应持何种态度。        同性恋者就像社会中的任何族群一样,都是神呼召教会去见証福音的对象。基督徒见証福音有两种主要的方式,一是用爱心去关怀,一是用真理去传讲。两种方式应当 平衡应用。我相信神深爱他的百姓。他从这个堕落世界的每一处,都召了人来归向他,其中包括同性恋者。基督也为他们死,基督也将新生命赐给他们,圣灵也在他们的内心工作,并且神赐他们最大的盼望,就是将来身体复活,与基督一同活在荣耀里。         故此,我相信教会有责任传福音给同性恋者,接纳他们在神的家中成长,理解他们属灵上的需要,用福音真理教导他们,并且用基督无条件的爱来爱他们。 圣经特别地谴责同性恋吗?         圣经的确清楚地谴责同性恋是罪,但圣经更多地责备了不信、伪善、论断与自以为义。基督徒是蒙恩的罪人,须知自己也是全然败坏,唯独依靠基督的恩典,才能站立在神面前。我们应当与一切的罪恶为敌,但我们真的没有必要对同性恋抱持特别的敌意。         回想《约翰福音》第8章的故事,有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被带到耶稣的面前。耶稣对众人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约》8:7)我们必须先承认自己也是罪人,才能够客观地评估同性恋的罪。        保罗曾经用同性恋作为例子,証明抵挡神的人会堕入不自然的恶行之中(参《罗》1:27)。但保罗同时也列举了许多其他的罪,例如贪婪、争竞、自夸、违背父母 等等(《罗》1:29-31),而这些罪是所有人经常会犯的。可见,保罗的总意是警诫所有的人:我们都落在神公义的忿怒之下,都需要悔改,而不是鼓励教会 特别去攻击同性恋者。 同性恋者人数众多吗?         其实同性恋者存在于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远 比我们想像的多。有太多的同性恋者,基于种种理由,不愿意将自己的情形告诉别人,特别是不愿意告诉家人。他们善于在社会中隐藏自己:有些人选择孤立、退 缩,有些人用婚姻作为伪装,还有些人放纵自己。事实上,愿意“出柜”向公众表明自己同性恋身分的,是同性恋族群中的少数。         虽然探讨同性恋的电影逐渐增多,在日常生活中,多数人还是不太容易直接感受到同性恋族群的存在。如果有一天,所有的同性恋者都公开自己的身分,我们才会讶异,身边竟有这么多的朋友、同事、教会的会友,甚至是我们尊敬的人,是同性恋者。          因为大部分同性恋者认定,社会不可能接纳他们,所以他们从未向人表明自己的身分,自然也不可能大大方方地进入教会。教会如果真的关心同性恋群体,就必须采取主动。 同性恋者信主后,可以变成异性恋吗?          有的人可以,但通常做不到。毕竟从同性恋成功地转变成异性恋的人,不是很多。目前还没有人宣称,已经成功地找到让所有同性恋者改变的方法。许多对同性恋的研究仍在进行当中。          同性恋有多种类型。许多成功转变的人,其实不是真的同性恋,只是过著同性恋生活的异性恋者;也有一些人是双性恋者。          虽然同性恋团体企图用有限的科学研究,証明同性恋是天然的或遗传的,但其实没有足够的証据。反同性恋的团体,试图用科学研究証明同性恋不是天然的或遗传的,也一样証据不足。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属灵低潮

陆尊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37期   “后来有世上的思虑、钱财的迷惑,和别样的私欲进来,把道挤住了,就不能结实。”(《可》4:19)         灵命低潮有两种:一种是信心跟不上知识,知道神的旨意却无法相信;另一种是行为跟不上信心,相信神的旨意却不能行出来。这两种灵命低潮都隐含着属灵的自欺,因为真知识必定默认了信心,真信心必能结出行为的果子。        主耶稣讲过四种土的比喻:路旁的土、浅石地的土、与荆棘同生的土、耕耘的好土(《可》4:1-20)。对那可耕耘的好土来说,他心里存著的是神的道,眼前望 著的是神的国,他将过去的羞辱抛在深海,他专心致志地向前走,为要结出百倍的果实;因为心是田,道是谷,丰富的收成永远只属于专心耕耘的人。我相信路旁的 土与浅石地的土,是指的不信的人说的。荆棘同生的土是指著在灵命低潮里的基督徒说的。         灵命低潮的发生经常是在基督徒对世界缺少防备才发生 的。我很喜欢主说“后来”(《可》4:19)这两个字,因为“后来”是告诉我们,“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当基督用自己的圣灵重生了我们,我们就成了新造 的人。我们“本来”该有的样子,应该是一棵充满生命力的种子,热切地企望从肥沃的土壤里钻出来,成为茁壮结实的庄稼。但“后来”世界的诱惑来了,我们就放 弃了成长,怠惰地任凭荆棘缠住我们渴望向上抽芽的生命。        因此在基督徒的心里,应当常常警醒“后来”这个字,因为在你不防备的时候,灵命低 潮就来了。你虽然悔改,灵命低潮仍然可能重复地发生,因为世界的诱惑,与肉体的情欲,在主再来之前是不会停止一天不攻击我们的。主教导我们,要防备世上的 思虑、钱财的迷惑,和别样的私欲;因为你若不积极地防备,这些事物就像外来的野草一样,一旦落地生根,很快地就会将花园里的牧草取代了。         “世 上的思虑”,并不在于思虑本身有什么不对,而在于我们忘记了生命的优先次序,让短暂优先于永恒。“钱财的迷惑”,并不在于钱财本身有什么不好,而在于我们 不知道要有多少钱财才算足够。“别样的私欲”,并不是所有欲望都不圣洁,而是这些欲望使我们不能够再专心地追求结实。神的儿女若耽溺于这三件“后来”的 事,有主的警戒说:“应当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启》2:5 )又说:“要回想你是怎样领受、怎样听见的、又要遵守,并要悔改。”(《启》3:3)         走出灵命低潮并不难,只要我们愿意“回想”当初神如 何将圣灵所赐给你的新生命与最初得救的喜乐;当你回到生命角落的深处,你会发现基督的救恩虽然曾经被你遗忘而蒙尘,重新擦拭之后仍然像从前一样灿烂耀眼。 当我们好像浪子在猪圈里吃猪吃的豆荚充饥,生命被罪恶的诱惑折磨地痛苦不堪时,让我们回头看,你会发现慈爱的天父仍然站在山丘顶上,伸出手来呼唤着我们归 家。把世上的思虑从手中松开,重新投入救主充满怜悯的怀抱,你会发现主的膀臂还是像从前那样地温暖。 作者来自台湾,曾获西敏神学院道学硕士,现担任台北信友堂传道。本文摘自他的博客: http://blog.roodo.com/tsunenlu/ ,感谢作者惠允转载。

No Picture
成长篇

恩典比苦难更奥秘

陆尊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36期        “深哉,神丰富的智慧与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智慧何其难寻!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他的谋士呢?谁是先给了他,使他后来偿还呢?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罗11:33-36)        在属灵的世界里,最强的人也是最弱的人。因为他们懂得在神面前完全地示弱、完全地依赖,因此变成了最刚强的人。        怀疑是人的天性,怀疑那不应该怀疑的是人的罪恶;怀疑一切的人却不怀疑自己的怀疑,是骄傲。在神的面前,我们只能像婴孩一样地把自己交出去,这就是信心。         懂得什么是神的恩典的人,知道不只是祷告求来的一切是恩典,还知道祷告没有求来的,也是恩典。还有那许多没有祷告求过,但已经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一切,更是恩典。         突然间,祷告的人明白了,原来自己一直都活在神极丰富的恩典中,我们还没有开始祈求,神已经在照顾我们,我们还拒绝他、埋怨他。如果神将其中小小一部分的恩典拿走了,我们还指责他不爱我们、不值得我们信赖。       “属天的”与“属地的”区分,对自我中心的我们而言,早已经变成“对神有意义的”与“对我们有意义的”的代名词。我们不断地用“是否对自己有意义”来评估神做 的事是好还是坏。怜悯的神答应过许多“属地的”祷告,却也命令他的儿女“先求神的国与神的义”。神总是温柔地等候我们爱上他,直到我们心甘情愿地,将他的 心意当作有意义、又重要的事。        什么时候我们能够真正学会,从神的眼光,就是从那被高举的十字架上向下观看,才发现基督的救恩是如此的深刻、如此的牺牲、如此的温柔。        很少有人会问:“为什么会有恩典?”但是有很多人问:“为什么会有苦难?”其实恩典与苦难一样地奥秘,甚至更加地奥秘。         恩典的上帝也是苦难的上帝,他掌管这一切,约伯不能明白,只能敬畏。        令人惊奇的是,苦难的上帝成为了受苦的上帝。他没有告诉约伯为何要有苦难,但他为约伯接受了十字架的苦难。        神的恩典、神的荣耀、神的全权,令祷告的人又诧异、又感动、又欣喜。因为,神每天所顾念的,竟是我们小小的忧虑、小小的惧怕与小小的迷惘。        “将一切的忧虑卸给他,因为他顾念你。”(《彼前》5:7)        当我们真心相信“在神万事都能”的时候,我们也自然地放弃了自己掌握明天的企图心。放手吧!让圣灵的流水带领我们飘向未知的海域。        “主啊!你要带我到哪里去呢?”主说:“不要怕,只要信。” 作者来自台湾,西敏神学院道学硕士,现担任台北信友堂传道。本文摘自他的博客: http://blog.roodo.com/tsunenlu/. ,感谢作者惠允转载。

No Picture
成长篇

白马是马吗? ──从解经范例学解经(四之四)

陆尊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28期          在上文〈风为何止住了?〉,我们从《马太福音》 14:22-33中耶稣履海的意象,看见基督虽然升天暂时离开我们,祂还必威严荣耀地踏着海浪回到我们这里来。神赐下苦难,是为了引导教会在逆风中学会盼 望基督的再来。今天让我们从《启示录》19:11-21白马审判者的降临,再一次默想基督再来时的荣耀。 解读圣经的启示文学         启示文学(apocalyptic literature)是一种特殊的犹太文学体裁,其特色是借着象征性的异象(如野兽与星宿),伴随着许多属灵的角色(如天使与魔鬼),传达来自天上的奥秘,特别是关于历史的预言或末世的信息。         圣经中最为人所知的启示文学是《但以理书》与《启示录》。我们解读圣经的启示文学时,应该先理解到它只是一种沟通的形式,与圣经中其它形形色色的文学体裁(genre)一样,本身并不具备特殊的权威,也不会比其它圣经的经卷更“属灵”,或更“超然”。         《启示录》的末世观,与其它新约的经卷一样,以基督耶稣的再来作为信息的中心,只是透过启示文学的体裁来表达,帮助我们用另外一种角度,理解神对末世的计划。我们解读《启示录》时,遇到隐晦难明的经文,解释的方向应该尽量与新约整体的信息和谐一致。 启示录的文学铺陈         华人教会对于《启示录》的诠释,多半将之当作象征性的历史直线推演(linear progression),把经文段落的顺序(narrative sequence),等同于预言应验的时间顺序(temporal sequence)。然而,经文中许多重复出现的关键字辞,暗示文学结构的铺陈,可能不是按照时间(time)的顺序,而是按照主题(topic)的顺序 来排列。因为,启示文学本身的特性,就不一定重视时间的先后顺序。同时,我们应当考虑到犹太文学的写作技巧,当上下文出现重复呼应的事件时,是否意味着一 种文学的重演法(recapitulation),而非两个完全独立的事件。          韦斯敏斯特神学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的资深新约释经教授普卓思(Vern Poythress),在他的经典之作《再来的君王》(The Returning King)中指出,《启示录》的异象,是由七个循环的信息所组成的。“七”的结构,暗示每个七各有自己的主题,信息按照主题来排列,而不是按照发生的实际 时间(chronology)。          表面上,每个“第七”的事件开启下一个“七”,但每一个“七”本身,都在第七个事件,象征基督的再来与最 后的审判。七印的焦点是宝座前的羔羊,第七印开启七号角。七号角的焦点是圣徒的祈祷,第七号角开启七个象征性历史的异象。七个象征性历史的焦点是魔鬼与神 百姓的争战,神大怒的酒醡开启七碗的灾。七碗的灾的焦点是神的怒气与毁灭,第七的号角开启对巴比伦的审判。重点是,每一次出现第七个事件,或是靠近第七个 事件之时,异象的内容都在谈论基督末日再来。 […]

No Picture
成长篇

关于解经的重要分歧──对第25期〈参孙的谜语有何奥秘〉之质疑

盐粒 本文原刊于《举目》28期         在《举目》杂志第25期中,陆尊恩弟兄写的文章,〈参孙的谜语有何奥秘?──从解经范例学解经,四之一〉,我读后不敢苟同。         解经有两种解法,一种是按照圣灵的启示,根据自己读经的体会,或肢体对读经的一些问题,有针对性地用神的话语,从灵命的角度去理解和领会圣经,目的是为了传福音,而全无别的目的。         还有一种解经,是所谓纯学术的,即经院派的解经,是一种八股。如此解经法,无论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学识,还是为了完成研究任务,都和主耶稣交给我们的大使命无关。         这种解经,是神的教会应该避免的误区。圣经是神的话语,靠人的思维,是绝不可能做解经的工作的。主耶稣说,离开祂,我们就不能做什么(《约》15:5)。祂没有说过,我们离开祂,做不了别的事,却可以解经。         神是要我们每一个基督徒成为世上的光和盐。主耶稣说:“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9-20)         在整本圣经中,神唯独没有给我们留下解经的任务。解经的诀窍,也绝不是作者所说的细腻与耐心。而是要首先依靠圣灵。否则,即使解经成了专家,也可能仍是完全不相信主耶稣的人。         圣经是世界上最奇妙的书,圣经中有不同的道理,最重要的道理,浅显易懂,没文化的人也能明白。你如果想成为上帝的儿女,学这些就足够了。关键在于按照上帝的话语去做。         圣经中也有深奥的道理,我们即使学一辈子,也永远有新的东西。你如果有深厚的灵命,即使没有文化,你也会明白上帝在圣经中的话语,你也能成为上帝忠实的仆人。如果你没有灵命,即使你有博士学位,你也一样对圣经中的话语不明白。          关键在你与上帝的关系,和上帝通过圣灵对你的启示。圣经是上帝的话语,你只能首先成为主的忠实的仆人,才有可能得到神的恩典,去理解圣经中最深奥的道理。         让我们都不要成为解经专家,而都成为主耶稣的忠实仆人。 作者现在中国。 回复〈关于解经的重要分歧〉 陆尊恩 亲爱的主内盐粒弟兄/姊妹:         感谢您认真地看待我的文章,并提出指教。您提到,读经是靠着圣灵、要避免纯学术的解经、应重视与主联合的生命、重视大使命,还有,圣经的基本信息都是浅显易见的等等,我都衷心同意。         但是,您说,“靠人的思维,是绝不可能作解经工作的”,还有“在整本圣经中,神唯独没有给我们留下让我们解经的任务”,我认为,这是与圣经的教导相反的。         神的确赐给教会解释圣经的使命,因为《提摩太后书》2章15节说:“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学问可以是对教会有 益的,因为关于解经,《彼得后书》3章16节警戒我们:“有些难明白的,那无学问、不坚固的人强解,如强解别的经书一样,就自取沉沦。”         历代忠心的主内圣徒,如亚他那修、奥古斯丁、马丁路德等等,都是有学问的人,也都是解经家。他们勤奋地运用圣灵所引导的悟性,“竭力为真道争辩”(《犹》 […]

No Picture
成长篇

风为何止住了?——从解经范例学解经(四之三)

陆尊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神感动圣经的作者,用叙述文学记录救赎历史的同时,也借着诠释历史的机会传达不同的神学信息。耶稣履海的故事,在马太生动的铺陈之下,勾勒出一幅基督再来的景象。           在过去〈从解经范例学解经〉的系列专文,我们从《士师记》14:1-20与《以西结书》7:1-27两篇解经范例,向各位读者介绍了许多正统解经的精神,包 括重视上下文的一体性、追溯救赎历史的进程、三明治结构的解经技巧、圣经中的修辞与文学意象等等。这一篇专文我们将以《马太福音》14:22-33为例, 说明如何从圣经叙述文学(biblical narrative)读出圣经作者的神学。 福音书的记载为何不同?            耶稣履海,是基督徒耳熟能详的故事,《马太福音》、《马可福音》及《约翰福音》都有记载,但细节有所出入,甚至表面看起来是矛盾的。例如,耶稣上了船之后, 马太说,门徒们都敬拜祂,说“你真是神的儿子”;马可却说门徒们“不明白那分饼的事,心里还是愚顽”;约翰讲的细节很少,只说“船立时到了他们所要去的地 方”。           不信神的人会说,这证明了圣经是矛盾的,因此这不是历史事实。但我们的看法正好相反,三个来源不同的文献,同时报导一个重大事件, 在细节上有些微差异是很正常的,正好证明这不是“串供”的结果。更何况,这些细节的差异,并非不可能调和。在护教的时候,我们可以如此回答不信的人。           但是解经的时候,最好不要太执著去“调和”书卷间的差异,应当先从每一卷书卷直接的上下文明白经文的意思。我参加过许多查经聚会,弟兄姊妹们总喜欢参照四福 音的记载,先综合归纳出假想的“历史原貌”,拼凑出“第五本福音书”,才从其中思想圣经的教训。这样的解经方法,不但不能真正调和经文中的差异,反而使读 经的人忽略了每一书卷本身独特的信息。           我们知道,马太、马可、约翰的记载不同,不是一场“美丽的错误”,而是神的美意,因为神可以“多次 多方”地将真理晓谕我们(《来》1:1)。在漫长伟大的救赎历史里,神对每一个不同的世代、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的安慰、警告与训勉。神感动圣经的作者,用 叙述文学记录救赎历史的同时,也借着诠释历史的机会传达不同的神学信息。           在旧约里,《出埃及记》与《申命记》的律例有一些差异,《列王纪》与《历代志》的历史也有出入;照样,新约的四福音书内容也不是完全一致的。这些书卷虽然讲述同一个历史,却有不同的侧重点与表达方式,好对不同的群体传达不同的神学信息。           我们读经的时候,需要细细咀嚼每卷书本身的上下文,敏感地去发觉每卷书个别、独特的神学信息,明白作者的用意,才是真正地在“聆听”圣经。以下就让我们来细细品尝,马太记录耶稣履海的历史时,细心嵌入的神学信息。 以马内利的主,何竟与门徒分离?            耶稣履海的故事在《马太福音》,是从“耶稣随即催门徒上船”(22节)开始的。那天傍晚,耶稣在旷野里用五饼二鱼喂饱了五千人,天色渐黑,他们并没有留在旷 野,因为耶稣催促门徒上船,有勉强他们离开的意思,表示门徒不是很情愿在晚上渡海。耶稣吩咐门徒,“先渡到另外一边去,等他叫众人散开”(22节)。门徒 料想耶稣在众人散开之后,很快就会上别的船到对岸与他们会合。          […]

No Picture
成长篇

结局何时来到? ──从解经范例学解经(四之二)

陆尊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26期       在上文〈参孙的谜语有何奥秘〉里(见上期),我们从《士师记》14:1-20的三明治结构中,发现参孙的谜语中隐藏的 神学信息。这个信息并不是来自参孙,而是神借着《士师记》的作者,透过精巧的文学铺陈,为参孙的谜语赋予独特的神学意义。在这一期中,我们将继续以《以西 结书》7:1-27为例,思想作者如何用文学的修辞,传达丰富的神学信息。 神为何对地说话 神用人的语言说话,启示的对象应该是人,但却对地说话。神对地说,“现在你的结局已经临到,我必使我的怒气归于你”(2节)。我们知道神不是真的在对地说 话,而是对住在这地上、悖逆的以色列居民说话(7节)。这里有一个值得深思的解经原理。原来,神说话也重视修辞(rhetoric)。也就是说,神的话语 可以超越字面的意义(literal meaning),传达文学性的意义(literary meaning)。 有些人反对圣经中有修辞的观念,坚持一切经文都应当用字面的意义解释。反对修辞的理由,是认为修辞性的解释让神显得不诚实,或是暗示神在玩弄文字,误导那些用单纯的信心接受字面意义的人。但从神对地说话的例子,表明圣经中的确有修辞的痕迹。 我们对神的话语有信心,并不需要排除神用文学修辞的方式向我们说话的可能性。相反地,神自由地使用各种文学的修辞,使祂的话语诉诸我们深层的心灵与想像力,激动我们回转,这是神的智慧。 那么,从修辞的角度来说,神为何要对地说话呢?第一种可能,这是神表达祂的愤怒的一种方式,显明以色列对神话语的冷漠,尽管神三番两次地警戒他们,他们总是不听,所以神宁愿对他们所居住的地说话,直到神对地所宣告的预言实现,“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27节)。 第二种可能,神要宣告的审判,是以这地作为范围,因为“结局到了地的四境”(2节)。神的怒气将临到这地,凡居住在这地上的一切居民,都要在这地上受刑罚,所以神对地说话就是对住在这地上的一切居民说话。 还有第三种可能,神对地说话,为要配合后面罪恶开花的暗喻、收割者的暗喻,建立一个收割季节的文学意象(imagery)。 何谓文学意象? 意象是一种修辞的技巧,借着一个充满想像的情境(scenario),牵连许多的暗喻(metaphor),来传达一个内涵丰富的信息。例如,保罗用人的身 体各部门来比喻基督徒不同的功能与合一(《林前》12:12-31),身体、头、眼、手各是一个暗喻,而整个以身体为中心的情境是一个文学意象。 又例如,《启示录》用婚宴来比喻基督再来时的胜利与欢庆(《启》19-21章),新娘、宾客、羔羊的邀请与宴席各是一个暗喻,而整个以婚宴为中心的情境是一个文学意象。 照样,如果我们细腻地推敲《以西结书》7:1-27所有的修辞,我们也会发现一个以地为中心的收割季节(harvesting season)的意象,比喻神要对以色列施行的审判,将会像收割季节时的情境一样来到。 审判仿佛收割 神对地说,“结局到了”(2节)。也许我们会立刻想到,这是指天地的废去。但上下文不允许我们做这样的解释。神说,“我必使列国中最恶的人来占据他们的房 屋”(24节)。显明这段预言并不是指著将来天地废去说的,而是指著外邦人将攻进以色列,将会击杀以色列人,然后占据这地说的。 从修辞的角度来考虑,这里的“结局”不是指着地要被毁灭,而是指著“收割”说的。地上的庄稼将被收割,也就是指以色列居民将被击杀;而残忍的外邦人,也就是收割的人。因为收割这个情境是围绕着地建立的,所以这个预言要对地发出。 《以西结书》第10节说,“看哪,看哪,日子快到了,所定的灾已经发出。杖已经开花,骄傲已经发芽。强暴兴起,成了罚恶的杖。”这里的“杖”(希伯来文原意为 “树干”或“厚实的树枝”,有时也有“支派”的意思)成为以色列人的暗喻,因为以色列人居住在这地上,就宛如是栽种在这地上的“植物”。地上的居民正如地 上的植物一样,是地的一部份。“杖”已经开花,暗喻以色列人的罪恶已经生发滋长到一个高潮,他们的骄傲已经“发芽”。 从修辞的角度来说, 地上居民的罪恶,也是这地的罪恶。所以,神要来在地上收割庄稼,也是神对这地的审判。整个画面的意象是:“看哪!地上的植物已经开花发芽,你们该知道,收 割的季节就在不远了!”转化成神学的信息,意思就是说:“你们的罪恶正在快速滋长,很快就会满盈,神的毁灭很快就会来到了!” 这样,神的话语在我们的脑海中产生一个图画般的景象,想到收割季节谷物兴盛的模样,又想到收割之后一片毁灭的景象,使我们从心里为这地的败坏感到儆醒,为神将要施行的审判感到敬畏(注)。 结局何时来到? […]

No Picture
成长篇

参孙的谜语有何奥秘?──从解经范例学解经(四之一)

陆尊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去年(2006)四期的《举目》杂志 里,我们介绍了正统解经的精神。在今年中,我们将选择四段难解的经文,作为综合解经原理的范例:一、《士师记》14:1-20,参孙的谜语有何奥秘?二、 《以西结书》7:1-23,结局何时来到?三、《马太福音》14:22-33,风为何止住了?四、《启示录》19:11-21,白马是马吗?        这四篇解经范例,是作者个人根据正统解经的精神,综合解经原理所作的解释,并不代表学者对经文一致的见解。如有错误,欢迎读者指正。参孙的谜语          正统解经坚持,圣经的意义必须从上下文中获得,因为神所要传达的心意,是借着经文上下一体(unitary whole)的形式启示给我们的。所以我们读经的时候,不单要留心经文的细节,还须要处处查验局部经文与经卷整体结构的关连性。现在让我们使用这个原则, 一起研读《士师记》14:1-20,以探究圣经作者在经文上下文中所要表达的深意。         参孙对非利士人说,“我给你们出一个谜语……吃的从吃者出来;甜的从强者出来……”(12、14节)。参孙出谜语的用意,是要找机会占非利士人的便宜(13节)。参孙原来笃定非利士人猜不出谜语的意思,因为 这个谜语的答案,是参孙的一个秘密,就是他从死狮中取得蜂蜜(8节)。这个秘密,参孙甚至没有告诉他的父母(9、16节)。但《士师记》的作者却强调,整 个事件的背后,有一个更大的隐藏的计划,就是耶和华要找机会攻击非利士人(4节)。          为此,《士师记》的作者在第13章埋下伏笔,在参孙诞生之前,耶和华已经将预备攻击非利士人的计划,告诉参孙的父母(13:5)。但当参孙要娶非利士女子为妻的时候,参孙的父母却不知道这事是出于耶和华(4 节)。所以,在作者叙事结构的铺排之下,参孙的谜语与耶和华隐密的计划遥遥相对。耶和华要攻击非利士人的计划,不但非利士人不知道,连以色列的士师──参 孙本人都不知道。        《士师记》的作者曾经告诉我们,非利士人是被耶和华神刻意遗留下来的外族,为要刑罚以色列人拒命不赶除迦南诸民的罪 (2:3),与试验以色列人(3:3)。论到参孙的出生说,“他必起首(begin to)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的手(13:5)。这里“起首”的意思,表示一个拯救计划的开始,神将借着参孙,开始渐渐制服非利士人。那么,参孙的谜 语,与耶和华神的救赎计划有什么关连呢?这个谜语是在参孙的婚宴上提出的,因为参孙娶了非利士人的女儿为妻,来参加婚宴的人都是非利士人。参孙的谜语,是 婚宴中的高潮。参孙的谜语被解开,促成他下到亚实基伦(非利士人的一座城),第一次击杀非利士人的事件(19节)。也就是说,神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 的计划,是透过参孙娶妻的事件揭开序幕的。         最耐人寻味的,是参孙的婚宴象征以色列人与非利士人的结合,而非对立。当时以色列人虽然被非利 士人辖制,以色列人并没有想要脱离非利士人的辖制,参孙本人也丝毫没有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的意图。参孙攻击非利士人的主要理由,是为了个人报复 (15:3,16:28)。甚至当参孙与非利士人交恶的时候,犹太人为了避免与非利士人交战,反责备参孙向非利士人挑衅,要将参孙交在非利士人的手中 (15:9-12)。         但耶和华的旨意是:以色列人必须与辖制他们的非利士人争战,直到完全得胜。当以色列拒绝与非利士人争战,反与他们苟 且求和,耶和华借着参孙与非利士人之间的私人恩怨,挑动以色列与非利士人之间的紧张敌对关系,使神所命定的属灵争战不会停止。因此《士师记》的作者说, “这事是出于耶和华”(4节),但当时没有人知道。所以,隐藏在参孙谜语背后的,是一个更大的奥秘──耶和华的救赎计划。 […]

No Picture
成长篇

我如何能够读好圣经?(四之四) ──解经与文学

陆尊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24期        在前三期的《举目》,我们介绍了三个正统解经的精神:第 一,正统解经坚信圣经是神的话,需要我们以敬拜的态度来研读。第二,正统解经追求回归圣经作者的原意,以圣经本身作为解经的最高权威。第三,正统解经的最 后目标,是更新我们的世界观,指导我们实现基督徒的文化使命。最后,在这一期的《举目》,我们要介绍正统如何理解文学在圣经中的角色,以及如何运用“文学 性的解释法”(literary approach)掌握圣经的信息。 神说话也重视修辞         神启示圣经,是透过人类的语言来启示自己。当神启示圣经的时候,并不是重新创造一种语言,而是继承人类语言的一切特质来启示自己。在圣经中,不论是叙事、诗歌、先知书还是论文,处处可见精心堆砌的文学巧思。         我们不需要惊讶,圣经本身也是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例如在《以西结书》第7章,这一篇严峻的审判信息中,处处充满收割季节的文学意象(imagery)。神 说:“结局到了!结局到了地的四境。现在你的结局已经临到,我必使我的怒气归与你,也必按你的行为审判你。”(《结》7:2-3)神说话的对象,从文学的 用法来说,是对地说话,不是对人;这样的用法,凸显神与以色列之间关系的破裂,到一个程度,神只对地说话。这里所谓的“结局”,是指著农作物的生长已经来 到最后一个阶段。正如第10节,“看哪!看哪!日子快到了,所定的灾已经发出!杖已经开花,骄傲已经发芽。”神的意思是,这个地上已经满了罪恶,好像玉米 田里已经开满了花,谷物成熟的时刻即将到来,收割(审判)的时候就在不远了。         试想,神说话为何要注重文学修辞呢?神为何不直接简单地说: 我的审判即将来到!然而,神使用了有关收割季节的暗喻、象征、对比、情境主题(motif)与意象,诉诸我们的情感与心灵,引导我们整个全人融入在启示的 信息之中。我们越是默想这段信息的修辞,越能感受到整个文学铺陈所呈现的细腻、美感与爆发力。神不是单单地宣告审判的来到,神还要将审判的必然性、迫切性 与危机感深深地烙印在我们的心中。 文学的语言是动态的         文学的语言是动态的 (dynamic),也就是说,要从整个上下文来传达丰富的意义,意义又可以同时有好几种不同的层次。然而,现代哲学与语言学的发展,对于文学语言的特性 却经常抱持负面的看法,以为文学的语言是不精准的、难以用固定的方式解读、又经常对事实加以修饰或扭曲。哲学家们所信赖的,是机械化的语言 (mechanic),像是数学与逻辑,一次只能传达一个固定的意义。过去受到推崇的文学语言,如今反而被视为一种沟通的障碍。但神启示圣经,并不是用机 械化的语言,而是用动态的语言,意义总是在上下文中展现,甚至单字的意义可以在同一个段落中改变。         例如《罗马书》7:20,保罗说:“若 我去做所不愿意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做的。”这里出现主词的混淆,因为一句话里有三个“我”,似乎意义都不相同。第一个“我”犯罪,第 二个“我”又没有犯罪,罪又住在第三个“我”里面。究竟这里的“我”是谁?是有一个我,还是有钗h个我?这个解经的难题无法从字源、文法或语法来解决,而 是必须诉诸整个上下文。         […]

No Picture
成长篇

我如何能够读好圣经?(四之三) ──解经与世界观

陆尊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23期            在上一期的《举目》,我们谈到解释圣经的最后标准,是圣经的原意,而非读者自己的意念。只有合乎圣经原意的解释,经过千锤百炼才能被接纳成为正统。在这一期的《举目》,我们要进一步阐述,正统的解经如何能够产生活泼有力的世界观,指引基督徒面对圣经与当代世界的冲突。 正统与应用            “正统”经常给人一种负面的印象。好像只要受过某种比较专业的训练,就可以对平凡单纯的弟兄姊妹们浇一盆冷水,说:“你的应用很好,但不是圣经原来的意思。” 反过来说,人们也经常批评重视正统解经的人,说:“你的解释很高深,但不能满足我们生活上的需要”。好像“正统”就意味着与日新月异的时代脱节;虽然能够 批判各种教义的偏差,却不能为今日的时代提出有意义的解答。但其实,如果正统没有实践的生命力,就不可能在漫长的历史中被小心翼翼保存与发扬。正统之所以 能够不断地在每一个时代中兴起新的捍卫者,正是因为它的内涵充满活力、广度与深度。因为,神的话是永远活着的(《来》4:12)。因此,倚赖神的话语而存 在的正统也永远不会死亡。 两种的极端            在上一个世纪里,基督教最大的敌人,是新派神 学。新派的解经有两种极端:第一种是完全历史化的解经,使神的启示与时代割裂,以为圣经的意义只能停留在原初读者所理解的意义里。他们强调背景与文法,反 对将圣经应用在当代的议题里,使圣经变成只有学者才能读得懂的宗教历史文献。第二种是完全时代化的解经,使神的启示与历史割裂,把圣经当成一本伦理道德的 参考书。他们不尊重圣经原初读者的背景,主观地宰制与扭曲圣经的意义,来配合解经者的世界观。在新派的洪流中,许多教会不敢再谈应用性的解释;一方面害怕 不合乎原意,另一方面担心不合时宜。结果,教会的解经在应用的层次上不断地退守,把许多知识的领域拱手让给不敬畏神的人去主宰,直到最后只剩下所谓的“基 要真理”。 解经的广度            但掌管万有的神,从来没有容许教会向世界作出这样的让步。论 到神的教会,神自己说:“这家就是永生神的教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5)神将他的话语交托给教会,要向世界的每一个族群、每一个角落、 每一个知识领域信实地传讲。一切解经的应用,若不能推及到整个世界,应用的工作就还没有完成。对一个尊崇圣经作为真理最高权威的基督徒来说,没有所谓宗教 的领域与世俗的领域,一切都是神的领域。解经的最后成果,必须带来读经者整个世界观的改变,使一切的知识与信念,都受到神的话语的指导,都向神的权柄降 服。 三种世界观            因此,正统的解经,必须兼顾解经的准度与广度,又同时避免历史化与时代化的两种极端。正统的信念是,神借着圣经启示了神的世界观,目的是改变人自己错误的世界观,使人回归于神的真理。但在启示的过程中,为了让人明白神的 意思,神使用人既存的世界观作为沟通的平台。因此,在读经的过程中,我们必须同时敏感于三种世界观的存在:神的世界观、我的世界观,与原初读者的世界观。 神的世界观,是神真正启示我们的世界观,也是那个最权威的世界观。正统的解经精神,是穿越原初读者的世界观,读出神自己的世界观,好更新自己原来的世界观。            举例来说,旧约描写神的工作,说“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诗》19:1)。但“穹苍”是一种古代希伯来文化的世界观,以为天空是一个 坚固的硬壳(参《箴》8:28),使日月星辰在其上运行不致坠落。正统的解经,不会罔顾科学的知识,愚昧地坚持天空是一种固体;但也不会贬低圣经的真理, 不敬虔地说圣经只是古代的神话;更不会创造奇异的解释,说其实古代的天空是固态的。因为,神对古代希伯来人启示他自己时,选择用他们所能理解的方式,并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