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与思

语言“整容”(刘同苏)2021.4.12

看来,时下的风气真有理念主义的范儿。理念主义认为定量化的普遍模式,是正确的唯一标准;而整容风潮认为定量化的普遍模式是美丽的唯一标准。如果社会文化被理念主义统治了,则那个领域泛出的味儿都差不多。

语言原本是最具有个性色彩的表达形式之一。现在不按照统一的字句模式“整一下容”,都上不了正经的台面儿。 […]

言与思

复活节专文:在圣与俗的想像之间——巴赫的《复活节神剧》(2021.04.03)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専栏2021.04.03 王星然   “改编世俗乐曲,在教会崇拜中使用,可以不可以?” 教会音乐史上最伟大的作曲家(没有之一)——巴赫可能会问:“为什么不?”巴赫笔下许多脍炙人口的圣乐作品,包括本文介绍的《复活节神剧》皆是出自于这样的改编。   荣耀归于上帝 音乐之父巴赫(J.S.Bach,1685-1750)有一个习惯,在他创作的所有教会音乐作品的总结处,都签上S.D.G.(Soli Deo Gloria,荣耀唯独归于上帝),而有意思的是,这个签名习惯也见于他所创作的世俗音乐中。这说明了巴赫认定自己的作品,无论圣俗,其动机都是为了要荣耀上帝。 Soli Deo Gloria(荣耀唯独归于上帝)正是宗教改革的五个唯独之一,因此这个签名更透露出作曲家与改教运动的渊源。 众所周知,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是改教家马丁·路德的追随者,而巴赫除了把路德写的圣咏旋律巧妙融入在自己的作品中,路德神学里有关圣与俗的教导,更是直接反应在他的创作理念和工作态度中。   君尊祭司不是神职人员的专利 在宗教改革之前,只有教会里的职份被看做是神圣的,一般职业与服事上帝无关,因此当时发展出了修道制度,呼召人远离世俗,专心事奉上帝,但路德神学打破这样的圣俗界限!路德后来“还俗”,离开修道院娶妻生子。 路德引用使徒彼得的话,即所有信徒,无论是农夫、商人、工匠、老师、音乐家……只要是基督徒,都是“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度”(参《彼前》2:9),君尊祭司不是神职人员的专利。(注1) 职业不分圣俗,在上帝眼中,一个操持家务的主妇,一个在田间劳动的农夫,和在教会里执行圣礼的神职人员,并无不同。透过工作,上帝使用我们来服事我们的邻舍,在工作中荣耀祂。 因此,在教会里创作圣乐,固然是荣耀上帝;作为一个春风化雨的小学音乐老师,也是荣耀上帝;一位基督徒作曲家为电影配乐,即使他创作的是世俗音乐,但他使用上帝赋予的天赋和创造力,来服务人群,创造文化,也能使上帝得荣耀!(当然,这不包括他创作抵挡上帝的音乐作品。) 这样的理念,在宗教改革以前,是难以想像的。这对巴赫及后世所有基督徒音乐家而言,具有重大的意义:音乐创作不只是娱乐事业,它不只是个谋生工具。它可以是一个使命,无论在教会内外,它都可以是一个荣神益人的呼召。 理解这一点,也就不难明白,为何巴赫在他所写的世俗音乐乐谱上,也亲笔签上S.D.G.(Soli Deo Gloria)。     改编世俗音乐 路德还会做一件我们今天看起来很离经叛道的事:他和他的跟随者,都热衷改编当时的流行歌曲,把那些普罗大众朗朗上口的民谣改写成圣诗。路德常常感叹,为何撒但可以拥有许多美好的世俗曲调?音乐的唯一目的就是荣耀上帝!不能让仇敌窃取这份荣耀啊! 其实,改编世俗歌曲,路德并非始作俑者,《诗篇》里许多诗歌,也都是调用当时广为传唱的民歌曲风来入乐。否则,谁会知道什么叫做调用朝鹿,调用百合花,调用玛哈拉,调用远方无声鸽? 因此,改编对路德而言一点也不陌生。 上帝赋予人类创造力,但我们与造物者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上帝使无变有,而我们的创作却都是在既有的素材上完成的。归根结底,所有原始的素材都是来自于上帝的创造,并无圣俗之分。 自然而然,改编与模仿成为人类创作的一部份,且是很重要的一部份。在每一次的改编或模仿中,总有一些新的元素加入,将原来的素材打碎重组,去芜存菁,使之更加丰富,这就是艺术创作。 巴赫服事的教会——莱比锡圣汤玛斯大教堂的复活节崇拜 […]

言与思

长焦镜里看性别与性向(新民)2021.03.22

基督徒面对周围不同性别与性向的人,需要有更多悲天悯人的心肠与真诚关爱。我们一方面谋求法律对信仰与良心自由有持续足够的保护,另一方面通过合力践行上帝在婚姻和家庭中的美善心意,成为“光与盐”的见证,让福音真光可以照亮死荫幽谷的人,让社会世俗化的步伐可以变缓。 […]

言与思

为帮助无家可归者,牧师成为他们的一员(陆加)2021.03.15

你们给流浪者吃东西,但这不是最重要的,你们给流浪者尊重,让我们觉得我们是人,你们给我们摆放桌子椅子,让我们可以坐下来吃饭,不像别的地方,他们也发放免费食品,但是我们只能站着吃,或者坐在角落里,急急忙忙地吃。在你们这里,人们有被尊重的感觉,有一点点人的感觉。当我们成了无家可归者,都会无地自容,没有人尊重我们,但是你们不一样,从你们身上,我看见了神没有放弃我,我看见了爱…… […]

言与思

靠福音,我“油而不腻”——一位中年大叔的新年感慨(小柒)2021.2.22

我试着用福音牧养自己,在福音里,我提醒自己是谁——虽然偶尔还是会怕丈母娘,但总也可以在狭小的房子内,壮著胆子面对她;也学着用平常心看偶尔冷眼的妻儿;心里平静地摸摸稀疏的头发,心想以后的人生,或许可以油而不腻,外焦里酥;付出爱后尽管仍有疏离,但发现它其实并不可怕,因此一段路接着一段路,我们家从没有寂寞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