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教皇或仆人 --浅论教会领导

化外人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2期       《马太福音》中主有这样一段话“只是在你们中间不可这样,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正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太》20:26-28)        有时候我真想不通,为什么这百中选一的十二个人,经过耶稣基督三年的言教和身教,居然会在耶稣宣告将要受难的时候,去争作领导?这真是太叫人失望了。或许,我们可以看出,当时的文化现实对权力的看重。         “只 是在你们中间不可这样”,这是何等清楚的要求!但是,权力欲的可怕,是自古已然。两千年来,教会常常漠视主的这个教导。许多时候,除了术语和词汇不同以 外,教里与教外对权力的争夺,和权术的应用,在本质上似乎没有太大的差别。所不同的是,教会内会高举著上帝的旗帜,会引经据典罢了。其实,那样会显得更假 道学,不是吗?        那么,初期教会做出了什么样的榜样呢?已故名传道人Ray Stedman根据保罗、彼得、和约翰的书信指出(注一),在教会初创之时,以使徒的权柄之强,他们还要极力避免“辖制”(lord over)信徒的信心。更鲜明的例子是《使徒行传》十五章的事件,当遇到重大决定的时候,教会领袖们一同寻求上帝的引领,在圣经的基础上共同讨论、祷告。 最后虽然雅各以领袖的身份,代表使徒发言,但是这最后的决定绝不是任何个人,而是“领导团队”全体做出的。         Stedman还提到,有两处 经文,主张权力集中者常用来支持他们的论点,实际上是曲解了原意。一处是《帖撒罗尼迦前书》5:12-13:“弟兄们,我们劝你们敬重那在你们中间劳苦的 人,就是在主里面治理你们、劝戒你们的。”Stedman认为“治理”的希腊原文(prohistamenous)并没有管理的意思,而是表示领头、站在 前面。这其实就是领导(leadership)的原意,要有人肯在后面跟随才能算是领导!         另外一处是《希伯来书》13:17:“你们要依 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Obey your leaders and submit to their authority)。”这里“依从”一词的希腊文(peitho),原意是“说服”。教会中领导的功用,不是指使人按照领导者的意愿去做,而是站在真理 上说服他人。这里着重的不是三寸不烂之舌,也不是摄服力,更不是强加意志,乃是根据个人与神同行的操守,和所赢得的尊敬,加上与会众恳切寻求真理的态度与 行为。         能干的领袖,通常有清楚的异象(vision),强烈的方向感。因此,有些人就容易采取控制、操纵、胁迫、甚至用热心服务(或示好)的手段,争取他人对自己立场的支持,这些都是权力游戏。往往,这种领导的作风不是在建立同工,培育生命,而是把人当作完成自己意愿的工具。 […]

No Picture
编者的话

为什么是你?

书正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2期         最近为了编辑“仆人心志”这个主题,翻了不少相关的书籍。其中二十多年前出版,由 曾任海外基督使团总干事的孙德生(J.Oswald Sanders),所写的《属灵领袖》(Spiritual Leadership),当年曾让许多读者受益。此番重读,仍发人深省。兹撷取两小段,与读者分享: 因我不配          法兰西斯(Francis of Assisi),有一次被玛西奥弟兄(Brother Masseo)询问到:“你长得并不好看,学问也不好,又不是出身名门,为什么众人偏要跟随你,想要看你,听你的话,服从你呢?为什么是你?”         法兰西斯听到这话,举目望天,默想了许久,便跪下去,充满热情地赞美神归荣耀给神。然后他回答玛西奥弟兄说:“你想知道原因吗?因为至高神的眼目不断察看善 人和恶人,祂在罪人中找不到更微小、更无用、更有罪的人,于是选上我来完成神所要做的奇妙工作;祂之所以选上我,是因为祂找不到比我更不配的人,也因为祂要使世上的高贵、尊大、力量、美貌、学问等,都失色蒙羞。” 属世领袖和属灵领袖的分别 属世领袖    属灵领袖 信任自己     信任神 认识人     也认识神 自己作决定  寻求神的旨意 志高气大      谦卑 自己想办法  寻找并且顺从神的办法 喜欢指挥别人  乐于顺服神 动机在为自己  动机在爱神爱人 倚靠自己      倚靠神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书介:《艾得理传--全力以赴的一生》(绿蒂雅)

绿蒂雅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2期        见到艾牧师之前,就听说他非常爱中国人,而且很看重祷告。遇见他,是在一个祷告的营会,当时经过艾牧师宿舍门口,他刚灵修完走出房门,脸上流露着与上帝深交后的平和宁静,让我至今仍印象深刻。           看完《艾得理传--全力以赴的一生》,才知道这位温文儒雅的剑桥绅士,有着一颗热爱中国的心,且在中国人当中服事,将近六十年之久。他的一生,走过中国近代 史的风云际会,在时代的变动中,他关心的总是中国亿万灵魂的得救。他真是“一位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的外国人,一位比中国人更爱中国人的宣教士”。          让我们来看上帝如何使用一位全然摆上的英国人,给中国教会带来莫大的祝福! 一、 从剑桥大学到中国乡村          1911年,即中国脱离满清帝制,进入国民政府那年,艾得理生于英国。他的父亲因事奉需要,长年住在罗马尼亚,向当地犹太人传褔音。母亲则带着四个儿子留在英国受教育。父亲正直、敬虔、工作认真。母亲独立坚强,注重孩子们的灵命造就,后来一门四杰,都成了宣教士。 艾得理在中学时期,就积极参与教会服事。受当时中国内地会(注1)宣教士的感召,及戴德生传记的影响,对中国福音的呼求和亿万人不认识上帝的事实,产生深重 的负担。他持续不断为中国人祷告,参加内地会办的“中国之友”小组,努力存钱,为宣教士奉献。高中毕业时,已确信上帝呼召他去中国。从此,中国就是他一生 的目标。          在剑桥大学时期,他很快就成为剑桥学生团契的核心同工。对于在1880年代,“剑桥七杰”放弃大好前途,加入内地会,到中国传福音的宣教使命传承,更激励他以中国的宣教为终生的职责。          1934年秋天,艾得理乘船启程前往中国,航行五周之后,终于抵达上海。在安徽经过六个月的语言训练后,就到河南乡村服事。刚开始时,他每到一家探访,就指着他不 会讲的东西问:“那是什么? ”以致于有一个老太婆对人说:“你瞧这个人,长这么大了,还不认得这,不认得那的。”          除了语言及四声变化的 困扰以外,村民的思维方式,教育水平的落差,都使得他这位剑桥高材生即使竭尽所能地传讲福音,听者却仍满脸疑惑。这些传道初期的挫折,使他一度灰心消沉。 后来上帝赐给他一位优秀的语言老师一齐同工,帮助他了解文化的差异,学习全新的沟通方式,渐渐度过这段困难的适应期。          艾得理和他的同工,骑脚踏车一村又一村地旅行布道。卫生环境差、饥荒、土匪侵扰,没有什么困难能阻挡他们心中的热忱。“看到村民认真听福音,就是乡村布道时最令人兴奋的事。” 二、二次大战到国共内战           1938 年春天,艾得理与来自美国的宣教士德忠玉结为夫妇。1940年,河南感受到日军入侵的威胁。日军飞机不断轰炸期间,艾得理、怀孕的忠玉及一岁多的小女儿继 续留守教会,收留过路难民,保护避难的会友,并抓住各样的机会传褔音。这当中,他们的第二胎男孩,因早产而于生下三天后去世。          当他们的休假年来到,艾得理全家带着仍惦念这块土地的心离去,因七年来对中国人的爱已深植心中。他们到达美国不久,日本偷袭珍珠港,亚洲战事扩大,艾得理只得暂时取消回中国的计划,留下来支援美国校际团契事工,在学生当中发出挑战,传递普世宣教的异象。 […]

No Picture
事奉篇

待到山花烂漫时

星学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2期        小时候看书,晓得“下人”,“仆佣”的意思。稍大点听说,“不论职务高低,都是人民的勤务员”,则对“仆人”一词肃然起敬。成人后看到不少“公仆”,竟在“主人”的头上做威做福,始叹今古仆人,“天翻地覆慨而慷”了。          及至出国,接触了基督教,又闻另类“仆人”即上帝之仆一族,便留意观察,竟是不为名,不贪利,只求讨“主人”喜悦。但到有一日,反省自己,悟及信主的我也系“神仆”,才对“仆人”一词真有认知。 亦是牧者 为仆能事          初信之时,我以为宣教工作自有神学院训练出来的“科班人士”担纲,“平信徒”们只备“受教的心”,“聆听的耳”即可,将来在天堂的旮旯里坐个小板凳就成。后 来才晓得,新约已没有旧约的“大祭司”,“祭司长”,“祭司”等阶级,我们仅有耶稣这一位大祭司,凡信他的人皆相当于“祭司”。也即在主之下“皆兄弟”, 信徒与传道者一样,同为神的仆人,都肩负著传福音,做见证的职责。以天主教为代表的“圣品人”、“平信徒”、圣俗二分、等级制等说法做法,在圣经中找不到 依据,所以不可“以讹传讹”。          曾记否,耶稣末了都称呼他的门徒为“朋友”,“弟兄”(《约》15:14,20:16)天国里没有高下之分。神职人员,老基督徒,不可“自视清高”,抬举个人﹔普通会众,刚信主者,不必“自惭形秽”,矮化己身。大家都是上帝“算为义”的蒙恩者,都是神呼召拣选的族类, 都是主所重用的器皿。          每个信徒只有把自己“赶上架”去,方能感受那大使命及其紧迫性;而每个“专职牧人”,也不是使出“浑身解数”,“声嘶力竭”地“单刀赴会”,而要善用圣灵“充分调动广大群众的积极性”,引导全体投身到传道的滚滚洪流中。 谦卑柔和 为仆特质          初信之时,对圣经所知有限,自讲不出个所以然来。遂学习,追求,毕竟为仆的要有“技艺”,才能更好地服侍主人。后来经读的多了,熟了,不觉地以一丝“舌战群 儒”之态进行“传教”了。结果“居高临下”,“盛气凌人”,伤了对方的心还懵然不知,甚至“振振有词”﹕“大概是上帝不拣选他们吧。”无形之中替神论断, 实在可怕。          其实综观新约,典范仆人耶稣,绝对“胸有圣灵”,“满腹经纶”,祂却谦逊温驯得无以复加。祂讲道通俗易懂,深入浅出,否则岂不是只有“知识分子”才能得救?祂训诲充满慈爱,而非“声色俱厉”,否则淫妇,税棍,强盗,孩童焉能重生?         面对顽梗多疑的,忘恩负义的,祂只是忧伤忍耐,不呵斥,不恫吓“下地狱”﹔面对“死到临头”仍还在争座次的门徒,祂躬亲为之洗脚,身体力行“想为大就要先为小”的哲理。显示了卑微柔和之仆人应有的特质,为我侪留下了效法之光辉样!         故此莫以为要“护教”,就得大辩大论,面红耳赤。如此弄不好恼羞成怒,适得其反,等于“绊倒人”。君不见,自始至终,上帝都给人自由意志,从不“逼民为 徒”。我们仆人岂能“反仆为主”呢﹖我们只需尊主为大,常做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前》3:15)就是了。 内外如一 为仆功课          初信之时,以为只有星期天来教堂,仆人才有“用武之地”﹕圣殿中不管做什么,均属事奉。后来渐知晓,如果基督徒仅仅在圣殿中“正襟危坐”,“顶礼有加”,在殿外却“我行我素”,“原形毕露”恐怕就是“假冒为善”的“仆”了。 […]

No Picture
成长篇

我的岁寒三友

心渔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2期          我认识了许多天使般的人物,有老、有少,有古人、有今人。其中一些人我有幸与他们相处几年,而有些人只是短短几天,还有些人是从书本中认识的,他们的生命塑造了我的事奉观。现为大家略介绍其中三位。 蔼宜          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一搬家,就疏于与朋友联络。其实,这也算是人之常情。搬远了,联络多半随着时空的距离而减少。         然而,譪宜在这方面可叫我开了眼界。譪宜是一所大教会传道人,负责教会初中、高中、大专、社青团契,外加妈妈团契、大陆事工……老实说,在那个教会与她同工 一年多,我还是搞不太清楚她究竟负责哪些事工,只知道她满脑子传福音,三句不离宣教。精力充沛是她的特征,宣教是她衷心所爱,看见有人经历神是她的乐事。          由于老公工作原因,我们由加(加拿大)西搬到加东。我心里想,和譪宜的友谊大概到此得划下休止符。蔼宜的忙碌可是有名的,教会有好些人说,教会聘到譪宜真蒙福,一人抵三人用。然而,出乎我的预料,我与譪宜之间的友谊并没有受到影响,反倒更深刻。          过去八年多,譪宜恒切关怀着我灵命的成长。由于加东的渥太华的属灵资源没加西的温哥华多,她每隔一阵子就一箱箱地寄包裹给我。拆她的包裹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因为我知道里面有灵粮,诸如﹕书籍、录音带、录影带、贴纸……,有的给大人,有的给孩子,她关心我们全家人的成长。我知道她待己很节省,但是,凡只要对我 灵性成长有益的,她总是竭力供应,八年多没停过。更称奇的是,每当我心灵受伤,甚至说也说不出口时,她的电话总是即时而到。每次我们一齐祷告后,我心里的 阴霾亦是一扫而光。而我不过是她羽翼之下,她所关心的人之一。          譪宜很爱祷告,喜欢在主的面前倾心吐意。她手上事奉多,但亲近主的时间绝对 不少。有一次她带着我祷告,向上帝献上赞美、感恩,还记得闭眼祷告时大约下午三点多,天还很亮。刚开始时干涩得难以开口,但是渐渐在祷告中感受到上帝的 爱,不仅祷告不觉枯燥,更有一份甘美从心底油然而生。当敬拜告一段落,张开眼,天已黑了。现在回想起那次的体验,心中还有丝丝甜蜜的余味。          我深知,她充满精力、活泼事奉的秘诀,在于每日肯花许多时间亲近主。在亲近主、赞美主当中,她享受上帝大爱的甘甜,而这份甘美的关系成为她事奉的动力。每日 亲近主,竭力向主表明心中爱意,是事奉绝不可少的一环。也惟有这样子定意以行动爱慕上帝,才能摸著上帝的心意事奉。这道理浅显易懂,却常受人忽略,尤其是 服事担子繁重的人,更容易头脑认知这项道理,却仍身陷“不顾弹尽源绝,人仍冲锋陷阵”的事奉型态中。 施伯母           第一次见到施伯母,是以逃之夭夭收场。事情是这样的﹕我在教会遇见她,早听说她是牧师的丈母娘,来探访女儿。我对她微笑,打个招呼,没想到她眉开眼笑回应我,并且热情 地拉着我的手,操著浓浓乡音的国语,说﹕“来﹗我背圣经给你听﹗”她不是背一节,也不是背几节,而是背出一整篇。其实我当时圣经也看过几遍,但她乡音好 重,我听不出她在背什么,更别提搞清楚出处。          这下可惨了!要是她背完后考问我经文内容,该怎么办?一身冷汗直流。终于她背完了,咧著嘴对我笑,我只有干笑以对。接下来,她又开始哇啦哇啦地讲一堆话,可能是在分享这段经文的内容,而我只有继续干笑的份儿。好不容易等她松了握住我的手,我立即落荒而逃。           没多久,我们搬到温哥华,碰巧是施伯母住的城市。我们礼貌性地拜访她,没想到因而拓展了我的眼界。虽然我和施伯母参加的是不同的教会,再加上我工作忙碌,接 触并不算频繁。然而每次碰面,她总是精神抖擞地分享上帝的话语与上帝的作为。虽仍时有听不懂的地方,但次次见面都大有收获。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一个主妇的心志

寸芯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2期 之一          早上丈夫上班出了门,听到车房的门开了,却半天没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探头一看,才发现原来他正把垃圾桶一个一个地从街边拿进后院。          我心头一阵温暖。这虽是一个小小的举动,却代表着他对我的顾念爱惜。为了使我省一点事,他赶着在上班前有限的时间里,抢著把这活儿干了。          我俩平时都不是计较对方做多少家务事的人。他常常早上赶着上班,没有时间拿垃圾桶,我出去时看到,就把桶拿进来。偶而我忙,或者忘记了,他下班时看见垃圾桶 仍在街边,也会把桶收进来。我们都不会埋怨,也觉得举手之劳,不用划分是谁的责任。纵然如此,看到他的殷勤体贴,仍使我大感欣慰。          我联想到两天前,我去买饮用水时的心情。买水也是一件没有划分责任的事,通常是周末时我们一起去买。但最近天热水喝得多,周间我看见水快喝完了,就拿空桶子去店里买水。两三次下来,虽然我嘴上什么都没说,但在烈日下搬水桶时,心里却隐隐地感到不悦。         今天我忽然体会:或许当先生发现家里的水桶都又装满了水时,心情也和我今天早上一样,充满了欣喜,像是收到了一件意外的礼物。          其实能为所爱的人,带来一些快乐,是多么美好的事。只可惜我做事的时候,没有这样的体会,反倒是有些自怜埋怨!我想以后我会更认识、把握为别人带来祝福的良机,并存著感恩愉悦的心情去做。 之二          经过了九个月的“空巢”,我们终于等到孩子们从大学回来过暑假。孩子们给我们带来许多欣喜。但我们安静简单的日子,一下变得热闹忙乱起来,还真有点不太能适 应呢!零乱的房间,晚睡晚起的作息时间,孩子们理直气壮地说,这是大学生的生活方式;音乐声,电动游戏的响声,加上此起彼落的手机讯号声,我们也只能当作 是“快乐”的噪音了。           最令我讶异的倒是自己的改变:一向有点“君子远庖厨”倾向的我,现在竟有点热衷于做孩子爱吃的东西。知道他们在学校常是饿一顿,饱一顿的,没有好好注意饮食,所以我想好好把握这两个月的机会,给他们补一补,吃得健康一点。          以前总觉得住在美国的人,不愁营养不良,所以我家的饭食一向以简单方便为原则。对我来说,花太多时间料理饭食,似乎有点浪费时间。但现在心态上有些改变,因 为浓浓的母爱,在两个大儿子面前实在不容易找到渲泄的管道--他们既不愿意与我话家常谈心,我也不喜欢陪他们看打打杀杀的影片,所以只得每天花点心思、时 间,做点好吃的菜,不再只求充饥而已,更希望他们吃得开心,觉得回家真好。          想想以后他们或在外工作,或自己成家,我还有多少为他们准备饭食的机会?这样想着,就觉得连为他们洗碗,也是一件“机会”,是“一去不复返”的美事了!算了,算了,也不用要求他们轮流洗碗了。 之三          前一阵读了一些书。这些书都是鼓励基督徒要为神作大事,不要轻看自己,要认清自己的恩赐,掌控自己的时间,集中精力做自己最喜欢做又做得最好的事。书中提醒我们,不要虚掷光阴在一些“次好”的事上,不要让“别人的需要”或“紧急事故”牵着自己的鼻子走。           读过这些书之后,好一阵子,我都有些沮丧,常问自己:什么是我的恩赐?什么是我最喜欢做的事?这么多年家庭主妇的生活,重心都是围绕着家人的需要,我似乎已 失去了自我。我不再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因为我总是把家人的喜好看得更重要;我也不再有自己的梦想,因为先生及孩子的幸福,已取代了我的雄心大志。我现在 […]

No Picture
诗歌选粹

仆人的画像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2期 向主至死忠心,蒙受天恩,终身爱主。 对己放下权利,接纳自我,终身舍己。 作人良善单纯,忍耐恩慈,终身服事。 处事见识老练,智慧充盈,终身学习。

No Picture
事奉篇

仆人动机的考验

饶孝楫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2期        事奉上帝不是一条容易的路,主耶稣曾对彼得说:“撒但想要得着你们,好筛 你们像筛麦子一样”(《路》22:31)。撒但要拦阻我们事奉上帝,不甘心我们被主得着,牠制造许多陷阱危机,要把我们困在其中,要使我们偏离正路,要把 我们从事奉的路上筛掉。我们必须谨慎自守,儆醒祷告,时刻仰望主的保守,以免落入魔鬼的圈套。因此在事奉上帝的路上,我们必然会面临许多考验。         首先要面对的考验就是我们事奉的动机,我们应该常常自我检验我们事奉的动机是否纯正?事奉不是自我表现、一展抱负的机会,更不是感情用事,兴之所至的发抒。 事奉是上帝救恩的目的,是蒙恩者的责任,得救者的权利,也是我们向主报恩的机会。事奉更是我们因真正认识上帝和祂永恒的计划,而顺服上帝的呼召,献身给 祂,任祂调度、让祂使用的一种人生态度。         动机是事奉深层的基础,动机若善良,纯正,合主心意,事奉就蒙主喜悦。动机若不单纯,藏有许多以 自我为中心的黑暗,则根基已经腐蚀,外面表现得再亮丽也没有用处。圣经上记着“末日必有许多人对主说:主阿!主阿!我们不是奉?的名传道,奉?的名赶鬼, 奉?的名行许多异能么?主就明明的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2-23)。主对那些自认为有轰轰烈烈 作为的传道者如此的判决,能不令我们这些有心服事主的人,心生警惕吗?主耶稣的教训中,多处指出错误的事奉动机,对门徒们告诫再三,务要避免。 一、利益的诱惑          主耶稣强调“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你们不能又事奉上帝,又事奉玛门(财利之意)”(《太》6:24)。保罗更直接说:“不可为利混乱上帝的道”(《林后》2:17)。在事奉中,我们避免不了“利”的试探,有时有金钱的诱惑,有时作抉择时常会以私利为考量。          例如:在旧约列王时期,北方以色列国倍受敌国亚兰王的欺凌,而亚兰军的元帅乃缦,罹患了大痲疯,遍寻良医未能得医治,其妻的小使女(系掳自以色列国)向主母 宣称,撒玛利亚的先知可医治其主人之病。乃缦大张威势来到以利沙的门前,以利沙打发一个使者,命乃缦到约但河中沐浴七回。乃缦闻言大怒,拂袖而去。经其手 下劝告遂赴约但河沐浴七次,其大痲疯果蒙医治。从此他知道普天之下唯以色列的上帝是真神。再三求以利沙收下金、银、衣服等礼物。但以利沙却说:“我指著所 事奉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不受”,乃缦只得离去。          然而以利沙的仆人基哈西(那时先知的仆人原是先知职份的传人,将来要接续作先知的。 如:以利沙原是以利亚的仆人,是服事以利亚的,见《王上》19:21。)心里却说“我指著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跑去追上他,向他要些”。贪财竟还敢指著 耶和华起誓,可说胆大包天、肆无忌惮。以先知继任者的身份,执意要贪取那蹂躏以色列之敌国元帅之财物。事后又否认所为意图蒙骗主人以利沙,终于落至自己及 后裔均被“乃缦级”的大痲疯所沾染,以致祸延子孙,且断送一生事奉前程。其如此悲惨结局,我们不能不引为戒。(见《王下》5:1-27)          他与以利沙最大的不同就是,以利沙是事奉永生的耶和华,而基哈西是事奉金钱财利。他们两人的起誓已看出此中端倪,基哈西仅提到“永生的耶和华”,而以利沙却 是说“所事奉永生的耶和华”,两者之差判若云泥。求主保守我们在事奉中不要有谋求私利的念头,那会使我们的事奉破产,失去上帝的同在与喜悦,事奉也会失去 意义与价值。          六十年代,在我甫加入校园团契之初,同工每月均支领固定薪资(每月台币1200元,合美金30元)。然斯时台湾经济贫困,校 园团契所收奉献入不敷出,每月财务报告均为赤字,同工内心甚为沉重。校园财政赤字,同工却领固定薪资,有违信心原则。经过祷告交通,同工们一致决定要求校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从张国荣之死谈起 ——基督徒可以自杀吗?

罗达明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2期 张国荣之死        今年四月,香港名艺人张国荣,跳楼自杀。众人震惊之余,都不大明白,为何这位万千宠爱在一身的超级偶像,年仅四十六岁,就选择结束自己生命?          在思考张国荣为何自杀之余,我们有没有留意到,其实现代社会中,“自杀”已经是无日无之,除了一些名人的自杀,还有点新闻价值之外,一般人自杀,已再不是甚 么大新闻了。几年前,香港有一个小学生,上课时给老师发现,偷看不大健康的书籍,于是老师责骂了他一下,他就毅然从校舍的高层,跳下来自杀死了。家长和老 师惊愕之余,不知为何会弄到如此田地呢!          根据最近香港防止自杀协会的一项调查,香港去年共有一千零二十五人自杀身亡。其中失业者约占五成。自杀者中,男性六成七,主妇占一成,反映了失业和家庭压力是自杀的主因。自杀年龄介乎二十岁至五十岁,而自杀方式中,跳楼占四成三,密室烧炭占二成四,吊颈占二成三。          而香港童军总会,最近也做了一项有关青少年自杀倾向的调查。超过七成的被访的青少年认为,同龄人自杀的情况非常普遍。其中接近三成人,声称自己有过自杀念 头。这反映了青少年自杀的问题,确实非常严重。而青少年想去自杀的原因,超过四成是因为他们面对逆境的能力不足,父母终日为糊口奔波,没有时间照顾他们。          究竟为什么会想到自杀呢?真的到这种地步了吗?很多专家都给出了不同的自杀原因,例如生活遇到困难解决不了,久病厌世,情绪低落,畏罪,羞耻,嫉妒,恐惧,为情所困,生无可恋等等。而自杀的方式,在一般的情况下,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取易不取难”。 不可扮演神          有些人赞成自杀,因为认为每一个人有死的权利,死亡是人生最后的一步,人类应有自决的权利。如果让心灵或肉体的痛苦,残忍折磨生命,倒不如选择自杀死去!既然我们有生存之权利,为什么我们没有选择死亡的权利呢?          但一般人相信,自杀不是惟一解决人生困难的方法,更不是好的方法。世界各地的政府,虽然现在不再视自杀是犯法行为,但大多视自杀为不当的行为,有些更认为自杀基本上有违人性和道德,所以各国政府都反对国民自杀。足见自杀行为,普遍得不到认同。          我们基督徒的立场是反对自杀的,因为我们相信上帝掌管生命,对生命拥有主权。人是照神的形像而造的,因而生命有神圣的一面。圣经十诫里面,有不可杀人的诫命,明令“不可杀人”,相信也包括不应该杀死自己。          圣经多处经文也提到,人类是上帝所创造的,无人有权掌管生命;上帝才是掌管生死的神。提及赐生命的是耶和华,收取生命的也是耶和华(《伯》1:21);耶和 华使人死,也使人活,只有上帝才有权利把生命取去(《申》32:39);按着定命,人人都会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9:27)如此看来,自杀死最大的 基本错误,就是擅取神掌管人类生命的主权,想扮演神的角色! 求死的先知          圣经记载了很多人物,都曾经想过自杀,亦有一些自杀身亡的例子。例如有一位先知,他也想过自杀,但自杀不成功,还给上帝教训一顿,他就是先知约拿。话说上帝吩咐约拿去尼尼微城,带领尼尼微的人悔改。但 当约拿接到命令之后,心中不快,如果带领敌国的人民悔改,就无疑与自己国家为敌。于是他就违命,坐船往西班牙去,逃避上帝的差遣。          上帝就令风浪大作,船只翻沉在即,于是水手们都求自己的的神,惟独约拿在船舱睡觉。水手弄醒了他,着他也一同求告神。约拿心知是自己闯出来的祸,水手们又抽签, 看看谁得罪了神明,想不到真的抽中了约拿。于是约拿就一五一十地,将情事告诉了水手。水手们甚是惧怕,不知如何解决问题,约拿就叫他们将自己抛下海中,自 杀了事。水手们听了之后,没有立刻将约拿抛下海中,还搏命摇桨,试图稳定只船,足见水手们还是重视人生命的价值。可惜风浪还是没有止住。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后现代思潮冲击下的基督教释经学(庄祖鲲)

庄祖鲲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2期 引 言        所谓的“后现代主义”,从某个角度来说, 是对自十八世纪“启蒙运动”以来,垄断世界主流思想的“现代主义”或“理性主义”的一种反弹。现代主义是以“理性”挂帅的,强调真理的绝对性,而且认为只有透过客观的、理性的探讨,才能确认何为真理。然而后现代主义者却对这些基本观念提出质疑,甚至全盘否定。后现代的思想家认为,所有的“真理”都是相对 的,即便是科学,也无法排除科学研究者主观好恶的影响。因此他们否定真理的绝对性,强调多元主义,肯定以主观的、感性的途径探索真理的必要性。           所以,后现代思想几乎完全颠覆了许多两百年来人们视为理所当然的观念,难怪许多人都觉得“乱了套了”。但是从正面的意义来看,后现代思想将人类由“泛科学主 义”的窠臼中解脱出来,使人类在真理的探索方面,不再自我设限于所谓的“纯理性探讨”。因此,对后现代的人来说,科学与信仰并不是对立的。而想要以科学去 否定(或证明)信仰,乃是荒谬的举动。           然而同时,后现代思想对教会及信徒也的确产生了很大的冲击。我将在举目杂志中,从不同的角度和层面,以一系列的文章,来探讨后现代思想对信徒与教会所产生的影响,及我们应当如何去面对这些挑战。 基督教释经学的演变          “释经学”(Hermeneutics)一词最早出现于古希腊文献中,它的字根是希耳米(Hermes),他是希腊神话中专门向人传递神谕的神袛。他不但宣告 神谕,而且还负责解说。保罗在路司得宣教时,就因他所行的神蹟,及他讲道的口才,而被当地人误认为是希耳米下凡,以致于引发了一场骚动(《徒》 14:11-12)。所以释经学最初的意思就是“解释”。           在欧洲,为了诠释、考证古代文献,就发展出这种“诠释学”(又称“释义学”), 相当于中国的“训诂学”。但是用在研究圣经时,通常我们称之为“释经学”。在西方中古世纪,“释经学”是诠释学的主流。直到近代,诠释学才开始应用在文学 及哲学上,并且因为后现代主义思潮的推波助澜,使得诠释学成为当今最热门的“显学”之一。          基督教的释经学,特别是在十六世纪的宗教改革运动之后,强调对原文圣经的研究及解释。而当时“唯独圣经”(sola scriptura)的口号,更表明圣经是基督徒信仰及神学唯一的基础与准绳。因此,圣经的“文本”(text),成为释经学的核心关注所在。所以传统上,释经学是解释圣经经文的工具,提供寻求及确定经文意义的方法。同时,传统的释经学强调,应该以各种途径,去寻求明白“作者原意”(author’s intention)。因此着重文字、语法、字源、语文及相关历史的研究。           但是十九世纪之后,被称为“近代诠释学之父”及“自由神学之 父”的士来马赫(Friedrich Schleiermacher),将诠释学带入一个新的领域。他不仅从文本去寻求理解,更尝试去重建作者的“创造”过程。因此他用了不少心理学的分析,来 探索作者的写作心理。对他而言,释经学不仅是研究“文本”,而是研究文本与读者间的互动关系;其关注的不仅是解释的方法,更是解释的本质。换句话说,他使 诠释学具有“认识论”(Epistemology)的意义了。之后的狄尔泰(Wilhelm Dilthey)、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维根斯坦(Ludwi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