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学业、灵命、品格 ──再思教养孩子(周传初)

周传初 本文原刊于《举目》22期        许多第一代移民,从小在强烈的危机意识和竞争心态下长大。这种文化背 景,往往会经由我们的教养模式延续到下一代。孩子们从小被灌输“成绩挂帅”的观念,父母的心中觉得孩子的生活内容,除了读书以外,其他什么事都是“玩”。 如果成绩单上不是全A,三电(电视、电脑、电话)时间就会被大砍;钢琴、提琴可以少练,吉他、iPOD没收,教会也甭去了,等书唸好了再说。只要书唸得好,多少钱都舍得花,什么贵重奖品都舍得买。有的父母更是求好心切,从孩子唸初中时就开始“进补”及考SAT,以保证几年后申请大学时无往不利。        孩子得到的信息,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只要把书唸好,作饭、洗衣、洗碗、擦桌子、倒垃圾、清扫房间、剪草等都是苦活,今天是父母或褓姆的事,将来 是配偶或工友的事。自己的人生标竿很清楚:第一步是功课全A、SAT高分;第二步是申请进大学名校;第三步是一毕业就有理想工作,最好是六位数起薪。至于如何作人、如何对待家人(及未来家人)、分担家事等一概不会,也不觉得有必要。         如果需要活动筋骨和调剂身心,打球、跑步是正轨和乐趣;劳动和服务,对自己是既不卫生、又无益健康的。如此养尊处优的环境,往往养成好逸恶劳、自私自利的习性,在人际关系和社会适应上处于极幼稚的状态。从父母的 价值观上,孩子们学到,“颜如玉”和“黄金屋”是硬道理,“黄金街”和“碧玉城”(《启》21:10-21)那一套,是不能吃、不能用的空中楼阁。         圣经的教导却不是如此。学习的目的,不只在得到生存的知识和技能,更是使人存敬畏、谦卑的心,养成服事的人生观,增益服事的能力。换句话说,学习的目的本是服事。约瑟、摩西、大卫,以及使徒保罗都是很好的例子。主耶稣贵为上帝的儿子,也给我们在成长及人生等方面树立了正确的模式:知识、灵命、品格并重 (《路》2:52),服事而非受人服事(《太》20:25-28),放下自己的好处去成全别人(《林后》8:9)。         父母从孩子还小的时候 起,就要和他们一同学习圣经及祷告,培养共同的兴趣,以及一起作家事的习惯和乐趣,如此是传给他们一生受用不尽的产业。如果把家事和灵命放在学业之后,或 任由孩子以作功课为借口来逃避家事,是本末倒置。即使孩子今天学业拔尖、未来事业有成,也不见得快乐、满足,在人际关系方面和上帝的托付上也交了白卷。有 一天,我们和孩子们都要向上帝交账,到时候是面面相觑、哀哭切齿,还是问心无愧、一同欢喜呢?         孩子人格的发展,需要平时的诱导及表里一致的榜样。父母的价值观和为人,孩子雪亮的眼睛天天在看,在心中潜移默化。学业、事业本是工具和过程,使灵命(与上帝的关系)及品格(自处及待人接物)纯化。如果工具变成了目的,目的变成了工具,努力就失去了方向和价值,品德也从妥协到游走于崩溃边缘。         求主帮助我们教养孩子,以灵命和品格为重;鼓励他们发挥潜能,少把他们的成绩和别人比;让他们多接触敬畏上帝的环境,也培养他们学以致用、主动服事的观念。 作者现居纽泽西,在制药公司从事免疫研究,并在若歌教会事奉。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卡通大战

化外人 本文原刊于《举目》22期         因着西欧一个报纸在去年(2005)9月底,发表了12幅讽刺回教先知的漫画,终于在今年初,引 起了全球回教徒大规模的抗议。各地的回教徒,群情激愤,纷纷抵制丹麦的产品,举行示威,甚至引发暴动,焚烧使馆。回教示威者(包括在伦敦、巴黎等西欧城 市),高举“基地党徒快来作案”,“让9-11临到欧洲”等字眼激烈的牌子,上街游行。回教世界反应的强烈和一致,以及事态的严重与普及,都是前所未有 的。只有英美两国,因为媒体表现比较谨慎,受到的冲击也比较小。         这些引起暴乱的漫画,有一幅是先知穆罕默德,头戴一条状如炸弹的头巾,上 面还有一条已点燃的引线,影射其为恐怖分子。另一幅,在天堂的穆罕默德,向一排身上犹在冒烟的自杀炸弹客说:“别炸了,别炸了。我们天堂的处女快缺货 了。”(许多回教徒相信,他们为信仰牺牲而登天后,每人都能得到72位处女相陪。)         这是一次西方世俗的自由主义和民主政体,同伊斯兰教信仰最鲜明的冲突。从下面的时间表,我们可以看到,这次事件完全是出乎西方人意料的。所以西方世界反应迟钝,越闹越大。         2005 年9月30日,丹麦《日德兰邮报》刊出嘲讽回教徒恐怖活动的漫画。到了10月20日,穆斯林国家的大使,集体向丹麦首相提出抗议。丹麦官方的立场是,虽然 政府非常同情也尊重回教徒对默罕默德先知的崇敬,但是新闻与言论自由,是西方政体中最神圣的权利,政府无权干预,更无权代表报纸向回教世界道歉,因为这不 是一个政治问题!         到了2006年1月初,西方世界还是毫无警觉,挪威报界竟然还转载这些漫画。于是引起了更大的反弹,事态越发严重。到了1月底,许多回教国家撤回驻丹麦等国的大使,关闭使馆。甚至有枪手占据欧盟驻加萨走廊办事处。虽然此时丹麦报纸为得罪回教徒提出道歉,为时已晚。         2月1日,为了声援丹麦的新闻自由,欧洲许多大报不约而同地转载漫画,更有如火上加油,一发不可收拾。         近年来回教在欧洲急速成长,已成为欧洲第二大宗教。单单在法国就有500万回教徒。在这个多元社会中的文化差距和价值体系的失调,是这次事件的原因之一。        有些评论家认为,由于尊重新闻自由,西方报纸上的政治漫画、冷嘲热讽,司空见惯,几乎是没有任何禁忌的。阿拉伯人既然移民到此,就应当入境随俗。民主社会的价值体系是神圣的,不容这些新移民动摇。         比较谨慎的评论家却不以为然,认为新闻自由离不开负责任的态度,自由离不开品味,更不能假自由之名侮辱他人,或其它宗教信仰。这些漫画公然侮辱伊斯兰教最神圣的圣像,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应当制止。         但是又有人质疑:如何制止、谁来制止呢?民主社会的游戏规则,多半建立于自律上面。政府是否要为民间不负责任的行为道歉呢?政府能够、或者应该,以毁谤罪起诉讽刺漫画的出版者吗?         讨论尚在进行,然而,对先知默罕默德的绝对崇敬是回教信仰的根本,如果不受到尊重,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所以,从印尼、马来西亚、阿富汗,一直到中东、欧洲以及非洲等绝大多数的回教社会都情绪激动,甚至表示要发动圣战了。        很可能,漫画的本意,并非要侮辱先知。漫画所表达的,是西方世界厌烦了一些回教徒利用宗教的名义,制造层出不穷的恐怖事件。他们质问:当回教恐怖分子藉真主 之名,把所劫持的西方人质、甚至是慈善救济者,割喉或是砍头的时候,那些敬虔的回教徒在哪里呢?他们难道不觉得这是对回教真主的侮辱吗?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永恒的爱在呼唤

滕胜毅 本文原刊于《举目》22期 尴尬相争局面       不久前,我与在国内某大学当医生和教授的老同学,同读一篇比较、分析基督文化和中国文化的文章。老同学平日目睹平民百姓在就医时遭人鄙视、侵犯的种种情形, 我原以为他会欣然接受该文的基本论点,即基督文化重视人的价值。可他却回信说:“西方文化的支持者,总是要把中国五千年的文化说得一文不值,我断然不能接受!”。         国内的一位基督徒则对我说,西方基督教国家,在电影、音乐、MTV、电子游戏和色情业当中,表现出来的物质主义、个人至上、暴力和性混乱等等,可见这些基督教国家的信徒是多么地不虔诚。         很显然,由于历史和文化的因素,在很多中国人的思想意识里,西方文化就等同于基督文化。这往往导致福音无辜地陷入西方文化与中国文化相争的尴尬局面(虽然两 千年来,基督文化对西方文化和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且不可否认,在现今西方国家的政府、司法和体制中,处处可找到基督文化的影子,但是,基督文化和西 方文化绝不等同)。         中国文化数千年的悠久历史和深厚沉积,在面临外来文化的挑战时,自然会表现出怀疑和对抗,这是它积极的一面。在这质疑 和对抗中,中国文化能接受和拥抱基督文化吗?什么是切入点?在这个交流过程中,中国人能否看到、体会到,基督文化不是西方文化的另一个名称,而是代表着一 种特殊的、超文化的价值呢? “她肯定不敢跳!”         随着20年来经济的迅速发展,中国在世界舞台上也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作为海外华人,我们为之高兴和自豪。当全世界都在注目她惊人的年均9%的经济增长率之同时,那些不在新闻头条、却频繁出现的事,却又令人心酸,催人泪下。        任不寐先生在2005年11月7日网络《华夏文摘》中,摘录报导了发生在中国各种各样的怪现象:       《重庆晚报》报导:“2005年2月27日,在中国的西南名城重庆火车站广场,一精神失常的漂亮女子蹲在地上随意小便,围观群众上千。”       《南京晨报》报导:“2005年3月1日上午,中国古都南京市的江宁区东山镇,一名年仅9岁的幼女,在众目睽睽之下竟被父亲用砖块活活砸死。200多名围观的 市民,没有一人上去援救……女童哭叫声整整持续了约20分钟……很多居民将门窗关得严严实实的……两幢楼里的所有目击者,都退到自家阳台继续偷偷地看 著。”       《南国早报》报导:“2005年5月21日晚,一中年女子站在桂林市香江饭店第11层客房的窗台上要跳楼,众多围观者簇拥在楼下的 广场上看热闹。看客或惊愕或嬉笑地仰头观望,有的人甚至说著风凉话:‘她肯定不敢跳!’一对情侣还举起一只望远镜,煞有介事地观看着。更离谱的是,一中年妇女居然手提几只望远镜,向观者叫卖。”         这些事例。出现频率之多、范围之广,令人害怕。它们所反映出的问题本质,就是人对生命价值的漠视。用国内流行的话说,就是“不把人当人看”。更令人担忧的是,漠视和被漠视的是同一个群体──广大的平民百姓!        再看我的亲身经历。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我们岂可掉头而去?

张泉 本文原刊于《举目》22期 贫穷的教育现状         2003年9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教育权特别报告员托 马舍夫斯基,应中国政府的邀请,考察了中国的教育状况。中国的教育经费只占全国生产总值的2%,而且政府预算只占教育总经费的53%,剩下的则要求家长或 其它来源去填补。公布的资料显示,中国的人均教育开支之少,连穷国乌干达都比不上。          自1994年始,中国的高校出现了一个特殊的群体,叫 “贫困生群体”。新华社2001年1月8日发布的对北京14所高校的调查,贫困生占14所高校的25%。这还是中央一级的院校。有学者到常德师范大学讲 课,说到收费问题,学生就哭起来了。他们那儿一年收费是3800,常德很多地方的农民家庭年收入是1200块钱。所以要拿出3800来供一个孩子读书,几 乎是不可能的(注1)。        云南省沾益县年仅18岁的邓欣(化名)考上了大学,但在获得正式的录取通知书之前,就因体谅父母,担心父母筹不出学费,而选择了上吊自杀。甘肃榆中县18岁女孩杨英芳在因抓到不念书的阄,从百丈悬崖上纵身跳下。“不能念书了,唯一的出路就断了,这样做我不后悔!”(注2)         马燕是宁夏回族自治区的一名小学生,她在日记中写道:“今年我上不起学了,我回来种田,供养弟弟上学。我一想起校园的欢笑声,就像在学校读书一样。我多么想 读书啊!可是我家没钱。”后来她的日记被法国《解放日报》记者发现,在报上连载出来后,轰动了全欧洲。欧洲人感动得纷纷写信慰问、捐款,马燕及当地的60 个孩子,因而得以继续上学。 我们海外华人能做什么呢?         有人会说:“中国那么大,我们能改变什么呢?那么多人,哪里帮得过来……”那就让我们从以下几个真实的故事中,去寻找答案吧! 我向总理说实话         2000 年8月,《南方周末》头版,大幅报导了湖北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李昌平上书国务院总理,反映“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由此引发了该县一场“痛 苦而又尖锐的改革”。随后又见报导,在这场“改革”的“关键”时刻,它的引发者李昌平却辞职离乡、南下打工去了。离职前通过媒体呼吁,“要给农民以国民待 遇”。         李昌平不是第一个提出“三农”问题的人,但他是第一个敢于舍弃乡党委书记乌纱帽,代替百姓说话的人;第一个以乡党委书记身分,用数据、事实,系统地提出问题,用切身经历讲话并呼吁“我们欠农民太多”的人。         以下的报导摘自《中国青年报》记者沙林的文章:〈我为农民说真话──李昌平〉(注3)         李昌平出生在湖北监利县一个非常穷的农民家庭,小时亲眼目睹了亲人没钱治病、活活病死的场景。于是他立志要为农民做事情。他读书成绩优秀,多次有跳出农村的 机会,他都放弃了。他发誓不离开农村。他不是一个普通的乡镇干部,是经济学硕士,有17年的乡镇工作经验,担任过4个乡的领导职务。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上帝的心愿

健新 本文原刊于《举目》22期 一 在圣经中,有句话一直震撼着我的心灵:“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神要的不是表面的仪式,而是公平与公义的实质。这就是上帝的心愿,它是通过先知阿摩司之口向世人宣告的,记录在《阿摩司书》中。在《弥迦书》,先知弥迦还 向世人宣告:“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问题是,上帝的这个心愿是否变 了?是不是因为有了新约,上帝的这个心愿就被废除了?或者,上帝通过耶稣命令我们要传福音,就不再要基督徒“行公义”了?            先知关于江河的 那个比喻,让我想到了很多年前的往事——我和几个朋友乘船,沿着长江逆流而上,眼底所见,正是,“大水滚滚,江河滔滔”。远处还有细流涓涓、河水漫漫,但 一旦汇入了这长江,很快地,都与这滔滔滚滚的长江,融为浩浩荡荡的一体。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昭君溪,才出青山时,是一湾绿水;渐渐地,随着不断地汇入长江主 流,那绿色就一点点消失,直到和整个江水融为一色。           联想到基督教,不正是这样一个浩浩荡荡的大江吗?两千年来,奔流不息,有许许多多的流派、思想、传统,不断地融会汇到一起,展示出一幅浩大的心灵长卷,如同一幅万里长江图。如果只有一种思想,一种传统,一种颜色,那会是多么可怕啊。 但此“多”,却不否定“一”,就是保罗说的,一个上帝,一个主,一个圣灵,一个信仰。是在这“一”中之“多”,是被这“一”规范的“多”。          刚刚才看到,傅士德(Richard J. Foster)所作的《属灵传统礼赞》一书,英文的原名竟然叫Streams of Living Water,含的正是一个水字,活水之溪流。不是一条小溪,而是众溪奔流(streams),是万涧欢笑,万流齐发。          傅士德用“溪流”一词,正是要表明基督教并非“一种”属灵传统,无论这传统有多么美好;而是有着众多的传统,并且,这些传统都来自一个活水的泉源,那就是神。          顺便也说一句,上帝是无比丰富的。他仿佛一个太阳,照在了无数的水面上。无论某个水面发出多么美好的光,它都是折射那太阳的光。并且,它折射的也仅仅是一点 点的光而已。同时,还有其它的水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去折射太阳。因此,如果以为自己的属灵传统就是对那太阳之光的唯一折射,那么,人们否定的不仅是其它的 水面,更是否定了令这些水面能够五彩绚烂的太阳。           正是有见于此,傅士德在书中把基督教的属灵传统,分为6个伟大的传统:静观传统,圣洁传 统,灵恩传统,社会公义传统,福音传统和道成肉身传统。在每一个传统中,他不仅让我们看到这一传统的古今典范,而且让我们看到了圣经中的典范人物和教导, 从而让我们不仅明白而且看到,如何效法耶稣基督。 二 本文关注的是基督教的“社会公义传统”。一提到这个题目,人们就会想起史怀 哲、德兰修女、马丁路德‧金、图图这些赫赫大名;想起主日学运动、投票权运动、救世军运动和美国民权运动这些著名的运动。但是,在回首这些往事之前,也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愿上帝把她变成一个中国人!”——记中国残障孤儿的天使罗娜

海嘉 本文原刊于《举目》22期 全成为中国人         罗娜(Laura),收养中国残障孤儿的天使,是一个在中国大地不再陌生的名字。《西安晚报》称她为“洋惠芳”,《人民日报》的网络文摘报导她〈给无家的孩子一个家〉。当然,还有许多的报刊杂志记载过她的故事。         罗娜来自美国新泽西州的Burlington市。父亲是工程师,母亲修的是钢琴专业。50多年前,罗娜的外祖母祷告数年,愿神派她的女儿去国外传福音。没想到上帝却拣选了她的两个外孙女──罗娜和海伦,成了宣教士。罗娜去了中国,妹妹海伦去了斯罗伐克。         罗娜7岁的时候,就立志去中国做宣教士。那时,小小年纪的她,还不知道怎么拼写“宣教士”这个字。罗娜21岁的时候,一位老牧师为即将赴台湾的罗娜按手祷告:“愿上帝把她变为一个中国人。”        20年后的今天,罗娜讲一口流利的中文,成了中国的媳妇,爱中餐胜过西餐。那天在停车场,我上前自我介绍时,罗娜立即招呼孩子们过来:“叫阿姨!”那一瞬间, 我已百分之百地确信罗娜是个中国人了——因为我们这些在西方住久了的中国人,都已不会再让自己的孩子叫别人阿姨叔叔了。         然而,罗娜最遗憾的是,至今没能入中国籍。她3次申请,3次被拒。中国的官员说:“我们中国不是移民国家,我们人口太多。欢迎你们去美国。” 没有“价值”的孩子         在中国,每年有许多女婴被遗弃和扼杀。只因为是女孩,她们就成为不该出生的人。更何况,有些是带着重病和残障来到世上,成为父母从内心深处不愿接受的、没有“抚养价值”的孩子。         罗娜收养的第一个孩子没有病,只因是女孩,就被自己的亲身父母弃之门外。        罗娜的第2个养女天诺,则被父母遗弃在西安的一个医院,在走廊的长凳上躺了5天。饿了,渴了,她的哭声只唤来一些住院的病人,喂她几口奶和水,却从未唤来任何医务人员或有关部门采取行动。        罗娜的丈夫建安听说了这个弃婴,告诉了罗娜──那时候,建安和罗娜还只是主内的普通朋友,建安还不理解,罗娜为什么要当单身妈妈,抚养弃婴。他还以为是美国人喜欢养狗养猫,外带收养孩子。         孩子送到了罗娜的手中。这个孩子有脊柱裂,背上长了个大包。看着眼前奄奄一息的病孩子,罗娜心痛地紧搂着可怜的小身躯,深深地亲吻,恨不能把心掏出来奉献给 这幼小无助的生命。刹那间,建安被罗娜真挚的爱深深地震撼,他明白了那是一种超越血缘、种族、文化背景的爱。只有与上帝的爱相接的人,才能流露出这样深切 而广博的爱。        还有一个婴儿因兔唇,放在陕西某地的官方福利院门口6天。因为当地政府认为,“不鼓励这样做”,而坚持不收留这些弃婴。孩子的父母晚上把孩子抱走,白天又放回。初生儿被这样折腾6天后,已得了严重的肺炎。当罗娜和建安看见这个孩子时,已必须送孩子去医院抢救。         这样的弃婴,罗娜和建安收留了许多个。有的弃婴的父母缺钱,更多的是缺乏对生命的挚爱和责任。 即使失去了所有         每当别人问到罗娜和建安:“你们为什么收留这些孩子?”人们总是听到一句真诚而朴实的回答:“我们是基督徒,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美国25位最富影响力的福音派人士,并10大事件

本刊编辑部 本文原刊于《举目》22期        《时代周刊)(Time)在2005年2月号的杂志中,经由牧师、政治人物、学者和行动主义者(activist)的帮助,选出了25位美国当代最富影响力的福音派人士(编按:按《时代周刊》的定义,福音 派是指认信耶稣的神性和救赎,皈依这信仰,认信圣经的权威和广传福音者)。《时代周刊》作这样的报导,代表福音派基督徒在美国公众领域具有不可忽视的影响 力。本刊特刊列此名单(依《时代周刊》次序),并对这25位人士加以简要报导,供读者参考,以了解时代的脉动。        1. 华理克(Rick Warren):美国的新牧师(America’s New People’s Pastor)。《标竿人生》的作者,被视为葛理翰之后,对教会影响力最大的人物。        2. 杜布森(James Dobson):文化战士(The Culture Warrior)。儿童心理学家,爱家协会(Focus on the Family)的创办人,对美国家庭文化有深远的影响。        3. 阿曼森夫妇(Howard and Roberta Ahmanson):金融资本家(The Financiers)。他们透过私人的慈善团体,为基督教的社会行动提供了大量资金。他们的目标是:“以基督的谦逊改善人类的生活”。         4. 黛安‧倪柏斯(Diane Knippers):强有力的智囊团(A Think Tank […]

No Picture
透视篇

霓虹灯下的呻吟 ──透视今日大陆城市中的民工一族

张路加 本文原刊于《举目》22期         穿梭在熙来攘往、高楼栉比的今日大陆许多城市中,通常很容易就将他们辨认出来:穿着褴褛的衣衫,由于沉重、肮脏的劳动而猥琐不洁的面容──这就是今日遍布在神州大地许多大中型城市中,从广大农村地区涌进城市打工的民工一族。         当然,最容易看到他们的地方,除了在南方许多城市夜间十一时以后的工厂大门外(那时他们才刚刚下班),就是在每年“春运”期间,各城市中的火车站广场上了。         在过往二十多年来中国的社会剧变中,民工一族似乎成了一个“现代游牧族群”,他们漂泊在各个城市中,寻找著自己的生机,也为城市日新月异的发展,透支著自己 的体力,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在分享现代文明的成果方面,他们却成了最弱势、最无助的一个群体,甚至他们中的许多人心中最大的愿望,不过是怎样讨回本就 属于他们的“薪水”,是怎样让自己可以在大年初一之前挤上那趟回乡的列车,又能在春节过后准时赶到上班的工厂而避免被“炒鱿鱼”的命运。 潮起潮涌已届十年         时间可以回溯到1989年,这一年,广东的一些城市在春运期间,铁路客运突然出现了前所未见的拥挤状况,人们在过完春节后第一次见到大批从火车上下来的进城打工的农民兄弟,于是媒体惊呼:“民工潮”来了!        但是真正民工“成潮”的,还得从大约十年前的1996年算起。1989年之后的连续三年经济疲软,不仅生活在城市中的居民感受到压力,农民们因着粮食卖不出 去,许多农产品大量积压而感受到更大的压力,加上有些地方如安徽等发生严重涝灾,于是许多农民开始涌向城市“讨生活”。         1992年邓小平 的南巡讲话发表后,整个国民经济重新起飞,“卖粮难”问题初步得到缓解,同时自那年起,城市开始高速发展,连带推动了“进城打工经济”。于是农民们不愿再 “靠天吃饭”,而把脚步移往“明日的希望”的都市中去。摸惯了锄头镰刀的手,如今向往著能够拿上铁锤榔头,无论在城市中打工有多苦有多累,但那好歹是一份 每月有薪水可以拿的差事!         到了1996年,进城打工的民工潮已经颇具规模了。随着城市中因着大批廉价劳动力突然涌入,而使得市政建设和劳 力密集型企业形势大好、蒸蒸日上之外,在中国广大农村中的“农业、农村、农民”的所谓“三农”问题却日益突出和尖锐,基本上所表现出来的是:农业退化,农 村萎缩,农民艰困。         真正大批出现的民工潮发生在千年之交的头一个月。2000年1月31日,离春节还有4天,四川已有400万民工蜂拥出 川,踏上了前往广东的进城打工的旅途。这些在火车上过年的人们让城市大吃一惊:从初一到初五,广州火车站到达旅客人数达55.4万人之多,相较一年前同期 增长58.7%。在这里还出现了一个奇特的景观:一边是席地而坐,仍在等候回乡过年的民工,一边则是扛着大包小包,刚刚从火车上下来的民工们。         截至2004年底,最保守的估计,离开农村涌进城里找工打工的民工数量已经超过一亿以上。 城市中的边缘族群         今天的中国,社会变迁在剧烈地发生,各种竞争也在空前激烈地进行。城市的建设和规模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为这一切做出巨大贡献的民工们,却沦落到了“水深火热”的生活环境中,许多人甚至要为起码的“生存权”而苦苦挣扎。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回来吧!孩子! ──伤痛的突破

心渔 本文原刊于《举目》22期      在911事件的阴影下,我想2002年美国最伤痛且感到羞辱的父母,大概是法 兰克与玛莉琳‧林道夫妇(Frank Lindh & Marilyn Walker Lindh)了。他们的儿子约翰(John Walker Lindh)自小是资优生,但是从11岁起生病,且不能适应学校生活,一再转学。于是,父母决定把他留在家中自己教育他。         12岁那年,他看完电影《黑潮─麦尔坎X》(编按,Malcolm X,讲述一位美国黑人民族主义者成为“黑人穆斯林”的故事)后,开始对伊斯兰教产生兴趣。16岁读完高中,正式皈依了伊斯兰教。         自此,他愈来愈虔诚。17岁就离家,去也门回教国家游学。2001年4月,他与家人失去联系。到了当年12月1日,玛莉琳才知道自己儿子尚在人间。但那个温和、敏感的儿子,也成了美籍的“神学士”(Taliban),是国家的叛徒。        在新闻媒体前的玛莉琳,眼中没有哀伤,只有一片绝望的死寂。许多人怪罪玛莉琳教子无方,甚至有人寄恐吓信,要一枪毙死她和约翰。然而,《时代杂志》访问玛莉 琳的邻居朋友,得知法兰克虽然是同性恋,并且已离婚,玛莉琳却是寻常的母亲,很重视与孩子的关系(注1)。那么,约翰的问题,真是教育不当或父母婚姻失败 造成的吗? 费解          现代教育家一再强调“环境对子女的深切影响力”。然而,环境真是决 定一个人前途的唯一因素吗?好像也不然。像北美受人尊敬的儿童脑神经外科医生卡尔森(Dr. Ben Carson),他自小父母离异,由只有小学三年级学历的母亲抚养,在贫困的黑人区长大。因此,血腥暴力对他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         他自述五年级的自己,功课总是垫底,是同学奚落及老师漠视的对象。如今,却获得无数的奖章与名誉博士学位(注2)。他超越了环境的局限,是人人敬重的医师。他把自己的成就与改变,完全归功于神(注3)。         而有些在良好环境长大的孩子,也未必就一定成为父母心目中的乖孩子。我的一些朋友,竭力为孩子预备最好的环境;在品德、知识、待人接物各方面,也提供最好的教导。但他们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堕落,苦口婆心的劝说,成为耳边风。有的孩子甚至离家出走。         这样的故事,着实令人费解。这样的伤痛,他人也难以明白。当这些伤心的父母,向朋友陈述烦恼时,最怕碰到听的一方热心提供“教子妙方”。这些好意多半是雪上加霜,让他们痛上加痛。         在这世上,当然没有完美的父母。每个有自省能力的父母,总能说出自己教养儿女的疏忽之处。但他们的不完美,是造成儿女离经叛道的主要原因吗?那么如何解释其他儿女的优秀呢?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走出这场恶梦? […]

No Picture
事奉篇

浇灌栽培的人 ──罗省第一华人浸信会青少年事工访谈

陈玉珊 本文原刊于《举目》22期          编者按:本刊上一期初步探讨了当前华人教会的青少年事工。本期特地邀请一位姐妹分享她所属教会青少年事工的经验。         洛杉矶华埠的罗省第一华人浸信会,与其它多数教会一样,牧养工作分成儿童、青少年、青成年、成年和老年人的事工。所谓青少年,就是12岁至18岁的年轻人, 也是7年级至12年级的学生。此年龄阶段的人正在成长的过程,他们活跃、好奇、敢于尝试、学习力强,也是最需要教导和指引的一班人。         圣经说:“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箴》22:6)教会好像一所学校,有责任教导人认识神、明白神的话、与神建立关系、“走当行的道”。而教会的教导和培养,在年轻人成长期间、甚至以后的人生,会有深远的影响。 内延与外展         目前参加英文主日崇拜的年轻人有275-300位,其中约有90%的人在崇拜后会参加主日学。7至9年级的初中生,少男少女分开聚会,10到12年级的高中生则有高中团契。数年前成立的磐石团契,则是为居住在华埠附近、说英语的7至12年级青少年而设的。         青少年部的活动广泛,如高中布道队,由50几人组成,全年参与教会内和教会外的事工。教会内的,如家庭同乐日、暑期圣经学校、招待父母之夜;外展工作则是到洛县南加州大学医院、荷里活长老会,帮忙服事,也探视监狱里被监禁的人。         此外,廿多年来,每年夏天,高中布道队会到阿利桑那州短宣,带领Navajo教会的暑期圣经学校。近年另有巴西短宣队、东南亚短宣队。篮球队则与社区的篮球队比赛,借此延伸福音事工。 成长期牧养         目前负责青少年部的伍思翰传道在本教会信主及成长。他告诉笔者,许多父母很关心孩子在教会的情形,因此教会时常举办会议,让青少年的父母们发问和表达意见, 与传道人和教会领袖沟通。教会也尽量安排父母参与,例如青少年出去服事的时候,安排父母轮流接送。这样,父母不仅看见儿女在做什么,而且接送途中,可以增 进了解,建立良好的关系。         伍传道说:青少年期是成长时期,他们很需要成熟的成人基督徒,作为榜样。我们要帮助他们全面性地、平衡地发展,帮助他们建立健康成熟的自我认定以及自信。如果他们走错路了,就要责备他们,指正他们。         许多年轻人高中毕业后,或上大学,或独立了,就不再来教会。教会流失了很多这阶段的人。教会要以爱心照顾他们,关心他们的属灵生命,鼓励他们参与事奉。而且教会要经常为他们祷告,和他们建立关系。         谈到青少年事工的困难,伍传道说,可以预见的,是随着移民的多元化,现代的社会比起十年前、廿年前,是愈来愈复杂了。比如目前教会里的年轻人,就有说广东话、国语,和说英文的。所以连主日学也需要用不同的语言教导。 新移民子女         原本教会中文青少年主日学的学生很少,这事工的需要似乎不大。然而,在6年前,中文青少年主日学的领导同工看见不断有新移民到来,又见到华埠附近的小学和县 立图书馆有许多华人子弟未认识神。教会举办的活动或暑期圣经学校,他们也不来,因为他们不会英文。由于文化背景的差异,新移民也无法与土生或在美国长大的 同龄人打成一片。于是同工们想到以十周为一期的办法招生:前15分钟教吉他、电脑、或绘画等,之后讲圣经故事,这样一来,家长都很乐意让孩子参加。他们之 中有许多人从未听过耶稣的名。后来他们又带朋友来,学生渐渐地增多。接下来,同工的主要工作就变成带领他们信主、建立和培训,并带他们去团契。团契也同样 增长得很快。其中一对领导者夫妇告诉笔者聚会的情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