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编者的话

编者的话——BH40期

    同性恋问题是当代基督教会需要面对的一个很重要的时代议题。我们邀请了一些牧长同工,与读 者一同思考:圣经如何看待同性恋(14页)?教会如何回应?教会在过去犯了哪些错误?有什么是我们该作却还没有作的?(18页,“岂能妥协”;22页, “有爱无类”;26页,“逆转风潮”)盼望透过这些文字,能提供教会一些新的视角,共同面对这个挑战。         阿信弟兄长期在5.12地震灾区从事赈灾工作。他著文(第5页)反思赈灾工作中基督徒的一些盲点,也盼望借着此文能安慰并激励在灾区工作的基督徒。让我们一同继续为灾区的事工祷告。 基督徒要影响世界,必然要进入世界。在民主国家中,这当然包括在选举中参与投票。那么,有哪些信仰原则是基督徒参与投票时需要考虑的呢?盼望黑门山弟兄(第9页)的看法能引发我们更深的思考与关注。 海归事工是本社近几年的事工重点之一。本刊记者蔡越访问了某教会的同工,请他们分享他们的经验(31页),值得有心参与海归事工的教会参考。    “中宣接力”是本社近年来在欧洲从事培训事工的主要模式。陈庆真老师为我们回顾她这十年来的经验(35页),盼望有心者能参与。 如何向80后的一代传福音?如何透过读书,作个有思想的基督徒?这是本刊2010年的主题。请读者踊跃参与投稿,详情请看56页征稿启事。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我有一个梦

潘蜀建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我有一个梦, 她令我朝思暮想,牵动着我的心房。 我梦见蓝天, 金色的阳光一泻千里; 朵朵白云飘浮在天际。 大雁在云彩上翻飞; 雄鹰在碧空中翱翔。 我梦见夏日的夜晚, 皎洁的月色铺满大地; 璀璨的群星闪烁著光芒。 促织在月光下歌唱; 山林的小溪蛙声一片。 我梦见清澈而舒缓的河流, 白帆点点在水面上飘荡; 金色的涟漪在阳光下闪烁。 村妇在岸边捣衣; 孩子在水中嬉戏。 我梦见山岗上绿树婆娑, 百鸟在丛林歌唱; 清泉在山涧回响; 远处的群山重峦叠嶂。 我梦见草原上青草芬芳, 羊群如云朵般飘移、骏马似闪电般奔驰; “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绿绿的草原,这是我的家乡”, 腾格尔的歌声激情澎湃,如雄鹰般长啸而悠扬。 我梦见“城管”(注)不再打人、警察不再逞凶; 我梦见“公仆”不再贪污、权力不再滥用; 我梦见世人不再贪婪、不再欺诈横蛮、不再有仇恨的心肠; 我梦见人人享有平等的权力、享有生命的尊严和希望; 我梦见疾病不再肆虐、生命得到保障; 我梦见不再有暴力、不再有战争,人世间不再有杀戮和中伤; 我梦见“民主”不再是标榜、“自由”不再是口号; 我梦见“公正似水奔流,正义如泉喷涌”,爱如江河横溢。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是“百老汇”?还是“皇帝的新装”?

沈琅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教授带我们去艺术展览馆参观,转了一圈下来,我和几个同学在后面相视讶然,个个都是一脸看不懂的表情。什么叫艺术呢,你怎么欣赏呢?展览馆、博物馆里的抽象画,还有其它的“艺术品”,你去参观的时候,逛一圈下来真正能够懂得的,有几件呢?         我知道不是所有的艺术我都能够晓得。我对音乐就没有造诣。看百老汇的话,估计很多音乐剧我听不懂。可是,虽然我不会欣赏,但我相信它的价值。我相信它的美客观地存在着,有好多人能真正欣赏。         然而,有些东西,比如一张画上就几个小黑点,再比如另一张画上,似幼稚园的孩子胡乱画的小人,都精美地镶在漂亮的画框里,挂在艺术馆,我就有些怀疑了:这是“艺术”吗?我也能随意做出这些东西啊!         我于是想到《皇帝的新装》。人们看不到“皇帝的新装”,是因为它不存在。         问题是,我们如何分别,那是“百老汇”,还是“皇帝的新装”呢?         牧师家里,墙上挂著一幅画,是张透视画。初看下,只是密密麻麻、彩色的圈圈点点,按同一种样式,重重叠叠地排列在一起。站在画前,人多半不能立时看出是什么图案。于是,去牧师家无数次,我一直以为墙上的画,就是抽象的圈圈和点点。          直到那天,牧师、师母告诉我们,它不是表面圈圈点点那么简单,里面是有着丰富内容的。于是我们来了大兴致,个个驻足到那幅画的面前细细看。听牧师指著画中一 块,说那里是鲨鱼,又指到另一个地方,说那是海底的藏宝箱。我们瞪大眼睛,却没有看出任何东西。我看到的只是画上面一个一个的圈,和一簇一簇的点。          在好几次看不到之后,我还是继续站在画跟前看,静心地看。慢慢地,一个个的圈和一簇簇的点模糊了,褪去了,整幅画竟透明了,动了。终于,我看到了一个透明的、生动的世界:表情生动、形态逼真的鲨鱼,藏宝箱,海底的贝壳,还有水草摇动,是说不出的一个精灵的世界……         回家后捧著圣经,回味着看画的经历——在花了些许时间后,还是看不到画的真意时,我曾犹豫,要不要花时间继续仔细看下去。是要放弃不看了,还是继续诚心诚意地探究?         想着那“看到之时”的兴奋,嘴边不觉露了笑意。看着手上的圣经,又想,圣经也是一样的道理吧?很多时候,某些经节,读起来觉得生涩不懂。然而,若是真肯下功夫,肯细细品读体会,终是会体会到上帝话语的精意的。         在看不到的时候,是它根本不存在呢,还是它存在,只是你看不到呢? 若是后一种,你有心仔细探求,就必定会看到! 作者来自江苏,曾在美国密歇根州加尔文大学主修传播学,现住中国,从事传媒工作。

No Picture
透视篇

从5.12基督徒志愿者的挫伤中看到的

阿信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到底有没有爱?         2009年1月,身为四川赈灾志愿者的我,参加了一个基督教机构的退修会。这个机构,自5.12汶川大地震之后,就在灾区开展事工,而我是刚刚加入的。         退修会上,唱完赞美诗,带领弟兄还站在台上呢,几个同工已轮流上场,述说这位带领弟兄如何逼迫他们;他们当时多么多么不理解,多么多么愤怒,又多么多么忍 耐,但最后都因为受到带领弟兄这样的逼迫,灵命大大地长进了。因此,他们为自己所受到的一切委屈、一切不公正待遇而感谢主。         正当我困惑地看着这一切,心想“万事相互效力”,自然是对的。但是否同时也该反省管理上的不合理、人际沟通的问题呢?灾区事工,是不是也需要理性和常识,需要对工作做总结和反思?         这时,又有一个弟兄走到台上,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你们就不要表演了!你们说你们有爱?我怎么感受不到?你们的爱在哪里?你们根本就没有爱!”有点管理常识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弟兄需要倾诉,需要通过发言来舒缓自己的情绪。          刚才在台上分享完的一个姊妹拍案而起,从后面冲到前面,爬到一张桌子上,手拍桌子嚎啕大哭:“你说我们没有爱?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你说你感受不到爱?为什么在这里的其他弟兄姊妹能感受得到?”          这个场景非常奇特。任谁在这种情况下,也不敢发表不和谐意见。          这个退修会,成为我在灾区事工的拐点。在此之前,我百分之百地相信,自己是蒙神拣选、为神做事,工作充满激情。而这件事之后,我的属灵状况陷入低谷,内心处处是迷茫和失落,做事怎么也提不起劲来。        后来,网上对基督徒志愿者的质疑越来越多。一天,我请教了台湾救助协会的曾老师。        我问:“曾老师,灾区事工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问题?”        曾老师回答说:“其实很正常。因为大家都没有经验。”        他停了停又说:“地震之后,很多弟兄姊妹来灾区,希望帮助灾民,心是好的。但很多人只是发热心,并不知道该怎么做。又不肯学习,不愿意踏踏实实地关心灾民的实际需要。不愿意花力气松土,急急忙忙撒种、收割。这样,社会、灾民,对我们基督徒其实是有看法的。”他拿出一本书送我,是陈以彬先生写的《你在何方》。 曾老师建议灾区的每一个基督徒志愿者,都好好读读这本书。         我很快看完了《你在何方》。刚看完时,只是觉得这本书和其他书有一些不一样。但 到底不一样在哪里,一时又说不出来。时间就像一个榨果汁的机器,我后来慢慢地体味出,《你在何方》真是一本阐述爱的好书。很多弟兄姊妹开口闭口都是爱,说 起爱来头头是道,动不动就是《哥林多前书》多少多少章。然而他们的行动,为什么让人感觉不到他们常挂在口边的爱呢?《你在何方》这本书,也许可以给我们一 些启发。 挂在嘴边是不够的        《你在何方》中的基督徒刘琼燕,在重庆解放初,是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小议基督徒的政治选择

黑门山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反思信徒与政治生活的必要性        或多或少由于历史因素,华人教会的信徒偏重个人生命经历、夫妻关系与子女教养,对于政治普遍不太感冒。一年前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笔者在团契带领查经时恰好查 到《箴言》16章,满以为在讨论10-15节,“王的嘴中有神语……但智慧人能止息王怒……”时,大家会对总统大选作一番议论。可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弟 兄姐妹关注的焦点,居然是如何止息对子女的怒气!当然,笔者无意贬低信仰在个人层面上的作用,只是盼望,我们在重视个人属灵生命的同时,不要忽略信仰在更 广范围内的影响力。        必须看到,基督徒的生活跟国家政治是绝对分不开的。回顾两千多年的教会历史,从耶稣时代算起,政治就不曾和宗教信仰分 开过。例如耶稣的门徒中,就包括了代表罗马统治者利益的税吏马太,与反政府武装分子奋锐党的西门。犹太人的宗教盼望与政治复国从来不曾断绝,及至基督复活 升天,门徒的问题还是“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徒》1:6)接下来的教会扩展时期,使徒脚步所到之处,无不与当地政府有直接或间接的 关系,信徒中也不乏政府工作人员(《腓》4:22),使徒书信中留下诸如《罗马书》13:1-5、《提摩太前书》2:2这样的话语。           早期教会虽受逼迫,基督信仰仍渗入统治阶级及各种上层人物中(注1)。到了君士坦丁时代之后,基督教更是慢慢成了罗马帝国国教。即便西罗马帝国很快衰亡,藉中 世纪宣教士的不懈努力,福音依然遍传欧洲大陆,与欧洲的统治阶层有着息息相关的紧密联系。此后的宗教改革,改革了教会与政权的关系,但并未切断教会与政权 的联系。席卷欧洲大地的资产阶级革命,似乎只有法国大革命才勉强称得上不以宗教信仰为依托。而今天的美国,既是政治、经济、军事大国,也是基督教信仰大国 ——至少表面上是。         换句话说,历史告诉我们,无论信仰与政治之间的联结是好是歹,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基督徒从来就不曾与政治绝过缘。        近年来,华人基督徒越来越多地关注信仰与政治的问题。相信是为了回应这样的需求,《海外校园》第91期,专门以“美国大选与基督教信仰”为主题出刊。在所刊登的文章中,临风写的《美国大选与基督教信仰》一文更是引起广泛关注,不仅被报刊、杂志转载,单从《海外校园》官方网站来看,此文的点击率领先第二名三倍有余,并且还引发了作者与读者之间、读者与读者之间饶有趣味的交流。可见华人基督徒对于政治问题的敏感性与关注程度正在上升之中。         这样的趋势显示,身在北美的基督徒究竟该如何作政治抉择,是值得深入探讨的话题。如今大选虽然早已结束,奥巴马也入主白宫,但是反思上述问题却并不过时── 总统不是选一次就一了百了的,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再加上政治错综复杂,牵涉经济、文化、历史、情感等方方面面的因素,如何本着信仰的要求做出合理的选 择,的确值得仔细研究。因此,笔者希望藉本文有限的篇幅,梳理我个人觉得比较重要的原则,为深入探讨这个话题,献上自己的两个小钱。 如何看待国家政权         按圣经教导去理解国家政权,是做出正确政治回应的先决条件。        如何看待世界及世上的权柄,基督徒容易达成共识的有两条:一,这是神造的世界;二,这又是受罪污染、伏在恶者之下的世界。前者表明神对这个世界有主权,后者表明这个世界已经败坏,不合神的心意。         难以达成共识的是,在这样的现状下,神是如何通过耶稣基督来解决罪恶的救赎的。如果说神的救赎是弃这个败坏的世界不管,完全关注“新天新地”,那么基督徒显 然不应该在政治问题上有什么热心;如果神愿意通过这个世界的权柄来实施他的救赎,那么基督徒自然应该热诚地投入到政治中去,以致将某些政治党派等同于完全 信靠神的保守基督徒团体,也顺理成章。 […]

No Picture
事奉篇

从圣经看同性恋

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在现代美国文化的影响下,同性恋的争议已经成为世界性的问题。2008年加州宪法修订案,更是成为世界性的新闻。在这场争议中,教会也明显地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因此,一些抗议的行动也就冲著教会而来。         有趣的是,加州的投票结果分明是显出反对同性恋的人目前是多数,在民主制度的游戏规则下,赞成同性恋的人本应接受投票的结果。可是,赞成同性恋的人却认为他们是站在正义的一边,而教会代表的是少数人,而且是无理的,因此同性恋者要走上街头,要抗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要明白这场争议,我们需要先简单地指出赞成同性恋的一方的观点。首先,他们有三个重要的基本论点。第一,赞成同性恋的人认为同性恋是一种人类自然的性倾向; 有人甚至说这是基因使然。第二,同性恋既是自然的,就不是罪,因此一个人有选择的自由。第三,婚姻基本上是性的结合,而性行为是否正当,是在乎它是否爱的 表现。若是彼此之间有爱,结婚对象的性别并不要紧。         其次,他们在这三个前提之下,做出两个重要的推论。其中一个推论是:由于同性恋是人类 自然的一种倾向,同性恋的行为并不可怕,同性恋者也更不可怕;如此,反对同性恋便是患了“惧人症”,是不需要的,甚至是不正常的。另一个推论是:同性恋的 行为既不是罪,而是人类爱的一种表现,是人类自由的选择,任何人都不应歧视同性恋者,不但应该给他们合法的地位,更应该给他们法律的保护。         看了这个简单的分析,相信有些读者们会觉得,这些论点好像相当合理,因为他们使用的是基督教的语言。在基督教的神学中,“自然”是上帝所造,是好的;而自由 和爱更是基督教重要的伦理价值。因此,我们需要根据圣经探讨同性恋的问题,看看这种观点是否真的符合基督教圣经的观点和价值观。 一、经文教导          解释圣经时,我们常犯的一个毛病,是“一厢情愿”的解经法。这种解读法的表现是,我们心中想要証明某一种看法是合乎圣经的,于是就带着这种有色眼镜读经,找 到了一些好像是支持我们自己看法的经文,便高兴地说:“哈!你看!圣经这样说!”谈到圣经是否赞成同性恋,有人便是用这种方法,认为《撒母耳记》大卫与约 拿单的生死之交便是同性恋,因为经文说他们两人“心深相契合”(《撒上》18:1),“亲嘴”(《撒上》20:41),“爱情奇妙非常,过于妇女的爱情” (撒下)1:26)。其实这些话所要表达的只是两人之间情感的深厚,与同性恋的行为一点都没有关系。形容他们两人情感最恰切的用词,应是“英雄惜英雄” (参《撒上》18:3-4,19:5)。          圣经中没有明文用同性恋这名词,但真正谈到这现象的经文,是《创世记》18-19章所多玛的事。 经文说,罗得要以两个女儿代替两位神的使者,让所多玛城中的人任意而为(《创》19:5-8)。无论这些所多玛人的理由是什么,经文明说他们要做的是一件 “恶事”(《创》19:7)。值得注意的是:这件事并不是所多玛人所做的唯一的恶事,但却証实了神在天上所听到的是真的(《创》18:21),引致他们的 毁灭。也就是说,这件事表示所多玛人确实犯了该毁灭的罪。有人强辩说,这段经文的记载是神话,所以不算。其实,即使真的是神话,还是要算。若可以不算,圣 经又何必记载?         那么,圣经有没有明文讲同性恋的事呢?《利未记》和保罗书信都有明文提及。          在《利未记》,有两段经文禁止同性恋。18章22节说:“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20章13节又说:“人若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 第一段经文,18章22节的内容相当直接而明显,不必我们多费笔墨。《利未记》20章的主题,是谈到神的子民必需弃绝迦南地原住民的一些风俗习惯 (20:23),前半禁止的是原住民的宗教行动(例如将子女烧死献给鬼神),下半则是一些性行为,除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以外,同样遭禁止的还有通奸、乱 […]

No Picture
事奉篇

岂能妥协

苏以帖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十多年前,我曾在北美教会的职青团契谈“同性恋”的问题。我一开始先问:“你们说,同性恋是对的,还是错的?” 几个青年人回答,同性恋是天生的性倾向,没有什么对或错。何况那只是私人问题,与他人无关。很奇怪,当场的其他年轻基督徒,居然无一提出异议! 30年前,在中学生物课上,讨论过一个话题:“堕胎”。班上有几位同学发表了赞同的意见,老师则不置可否。虽然发言的只是少数,但对其他同学的影响却很大。        其实我们的社会也是如此:大部分的人不出声,少部分的人说话;更少数的人则高谈阔论。结果大多数人,也就是沉默的大众,就默认了那些喧闹的人的意见了。        在教会里面,也有同样的情形。大多数的人是“好人”,是不喧闹的。他们很容易被“大声”的人影响,从而“默认”了人家的意见。 如果一个人相信圣经是创造主的话语,是为了叫我们有智慧活出美丽、快乐、荣耀神的人生,这个人就会很清楚 “同性恋”行为是可怕的罪行,因为这是圣经,上帝的话,所清楚教导的。但问题是,平常参加礼拜天敬拜的人中,有多少人真的相信圣经是创造主的话?         一般说来,在参加崇拜的人中,只有十分之一的人是经常读圣经的!如果连读也没有读,又怎么知道上帝说了什么?        魔鬼鼓动人反叛上帝的第一步,就是拦阻人读上帝的话。还记得魔鬼对人所说的第一句话吗:“上帝岂是真说……?”(《创》3:1)如果我们过不了这一关,我们已经输给了魔鬼了!        魔鬼的第二句话是什么?“不一定……”(《创》3:4)魔鬼要我们不知道上帝的话,不肯定上帝的话,怀疑上帝的话,怀疑上帝的爱,牠的诡计就得逞了。        第三句是什么?“……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 (《创》3:5)牠的意思是说,”你们自己定标准吧!你们很聪明,当然能够自定善恶的标准。你们不需要什么都听上帝的!而且,现在社会不同了,文化不同了,人人都是自由的人,人人有人权”!而我们,就这样上当了。 妥协就是上当         过去几十年来,一个普遍的现象,就是大众媒介和学校课本,都攻击圣经,特别是《创世记》,也就是“上帝的创造”。我们的青年人耳濡目染,以为近代科学的发现支持进化论,而圣经只是“创造的神话故事”,不是真正的历史,因此就上了魔鬼的当:“上帝岂是真说……”          怀疑上帝的话,怀疑上帝的爱,也就不服上帝的智慧,结果是人人自以为是。这也是魔鬼要的。牠要人类跟牠一齐抵挡上帝。 魔鬼这方法十分成功。你只要看看那些本来是“基督教国家”的现状就晓得了!自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在1859年出版之后,教会开始不信圣经的创造记载,逐渐走妥协之路,并且以某些“科学家”的见解去解释圣经。          有些神学家还“好心”地建议了“间隔论”、“长日论”等,以迎合某些科学家对世界来源的看法。这些神学家是“好心”,想要人相信圣经是对的,但是,他们不知 不觉地上了魔鬼的当。其实我们不需要为圣经解释。上帝的话,不会错,也不会含糊不清。他告诉我们天地万物如何被造,“他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诗》 33:9),他不需要千万年的时间。           在十诫里 ,上帝用自己的手指写上:“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六日要劳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上帝当守的安息日……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 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便安息。”(《出》20:8-11)如果我们不相信圣经的再三重复,“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 […]

No Picture
事奉篇

“有爱无类” ——爱神,也当爱同性恋者

陆尊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基督也为同性恋者死         本文基本上是为非同性恋的基督徒而写的。我想从福音的角度出发,请基督教会的弟兄姊妹重新考虑,对待同性恋者应持何种态度。        同性恋者就像社会中的任何族群一样,都是神呼召教会去见証福音的对象。基督徒见証福音有两种主要的方式,一是用爱心去关怀,一是用真理去传讲。两种方式应当 平衡应用。我相信神深爱他的百姓。他从这个堕落世界的每一处,都召了人来归向他,其中包括同性恋者。基督也为他们死,基督也将新生命赐给他们,圣灵也在他们的内心工作,并且神赐他们最大的盼望,就是将来身体复活,与基督一同活在荣耀里。         故此,我相信教会有责任传福音给同性恋者,接纳他们在神的家中成长,理解他们属灵上的需要,用福音真理教导他们,并且用基督无条件的爱来爱他们。 圣经特别地谴责同性恋吗?         圣经的确清楚地谴责同性恋是罪,但圣经更多地责备了不信、伪善、论断与自以为义。基督徒是蒙恩的罪人,须知自己也是全然败坏,唯独依靠基督的恩典,才能站立在神面前。我们应当与一切的罪恶为敌,但我们真的没有必要对同性恋抱持特别的敌意。         回想《约翰福音》第8章的故事,有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被带到耶稣的面前。耶稣对众人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约》8:7)我们必须先承认自己也是罪人,才能够客观地评估同性恋的罪。        保罗曾经用同性恋作为例子,証明抵挡神的人会堕入不自然的恶行之中(参《罗》1:27)。但保罗同时也列举了许多其他的罪,例如贪婪、争竞、自夸、违背父母 等等(《罗》1:29-31),而这些罪是所有人经常会犯的。可见,保罗的总意是警诫所有的人:我们都落在神公义的忿怒之下,都需要悔改,而不是鼓励教会 特别去攻击同性恋者。 同性恋者人数众多吗?         其实同性恋者存在于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远 比我们想像的多。有太多的同性恋者,基于种种理由,不愿意将自己的情形告诉别人,特别是不愿意告诉家人。他们善于在社会中隐藏自己:有些人选择孤立、退 缩,有些人用婚姻作为伪装,还有些人放纵自己。事实上,愿意“出柜”向公众表明自己同性恋身分的,是同性恋族群中的少数。         虽然探讨同性恋的电影逐渐增多,在日常生活中,多数人还是不太容易直接感受到同性恋族群的存在。如果有一天,所有的同性恋者都公开自己的身分,我们才会讶异,身边竟有这么多的朋友、同事、教会的会友,甚至是我们尊敬的人,是同性恋者。          因为大部分同性恋者认定,社会不可能接纳他们,所以他们从未向人表明自己的身分,自然也不可能大大方方地进入教会。教会如果真的关心同性恋群体,就必须采取主动。 同性恋者信主后,可以变成异性恋吗?          有的人可以,但通常做不到。毕竟从同性恋成功地转变成异性恋的人,不是很多。目前还没有人宣称,已经成功地找到让所有同性恋者改变的方法。许多对同性恋的研究仍在进行当中。          同性恋有多种类型。许多成功转变的人,其实不是真的同性恋,只是过著同性恋生活的异性恋者;也有一些人是双性恋者。          虽然同性恋团体企图用有限的科学研究,証明同性恋是天然的或遗传的,但其实没有足够的証据。反同性恋的团体,试图用科学研究証明同性恋不是天然的或遗传的,也一样証据不足。 […]

No Picture
事奉篇

逆转风潮

吴蔓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1993年华盛顿同志大游行,示威者反复呐喊著:“我们在这里!我们是‘酷儿’(queer,同性恋者),我们会盯住你们的孩子不放的。”当时,旁观者多半把它当做口号,一笑置之。然而,放眼望去,不容置疑,同性恋运动的风潮已经袭卷了全世界。 当前的风潮情势        在北美,凡不认同同性恋论调的人,往往被视为心胸狭窄、老古板、不开化、“政治错误”(politically incorrect)。         今(2009)年4月,美国加州小姐凯莉.普雷金,在“美国小姐”选美赛中,回答某位同性恋评委的提问,表明自己认同一夫一妻婚姻,当场引起该评委的不满,因而仅仅得到亚军。         事情并没有止于此,两个月后,又发生半裸照风波,加州小姐选美会欲借机摘除她的加州小姐后冠。实情如何众说纷纭,普雷金小姐的解释是,在海滩附近,无意中被狗仔趁风吹偷拍下来的。尽管她最后保住了加州小姐头衔,但名誉扫地,就连有些基督教团体也对她发出严苛的批评。          同性恋运动分子利用法律上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s)罪名,来对付持异己言论者的事件,比比皆是。请容许我举出几起发生在加拿大的案例: * 加拿大安大略省人权委员会,对印刷业者史高.布罗基(Scott Brockie),处以5,000元加币的罚款,因为他拒绝印刷同性恋主题的印品。 * 加拿大安大略省伦敦市市长戴安娜.哈斯岂特(Diane Haskett),因为拒绝公开宣告“同性恋自豪日”(gay pride day),而被重罚一万元加币。 * 加拿大爱家协会(Focus On the Family),被迫剪除所有不利于同性恋的广播节目。 * 加拿大艾伯塔省人权法庭,宣判青年牧师史提夫.布伊森(Stephen Boissoin)有罪,因为他写了封信给红鹿倡导者报(Red Deer Advocate),指出同性恋是不道德的、会危害身体,不应当在学校里提倡同性恋。 * 加拿大福克神父(Fr. […]

No Picture
事奉篇

把每一个有心事奉的“海归”,都当做宣教士培养

本刊记者蔡越采访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有这样一对教授夫妇,在北美教会信了主;归国后,不仅带自己的孩子信主,也在生活中用爱表明了对上帝的信仰。例如他有个学生,得了癌症。他把那个学生的家长从外地接来,照顾他们的食宿;他为这个学生募款、联系医院;当这个学生病好后,又帮助他找工作……        他对学生的爱和付出,远远超过了一般的导师;他对真理的认识和实践,深深打动了钗h学生和朋友。他们对基督信仰又好奇,又羡慕,因而愿意进行进一步的了解,最后更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美好的信仰。        这对夫妇的“母会”,多年来一直支持他们。牧师、传道人不断从美国去探访他们,帮助他们在当地成为信仰的美丽见证,也为他们带信主的学生作短期培训,在真理上教导他们,最后为他们施洗,带他们归入主耶稣基督的名下……          从这个教会出去的海归很多,这样的激励人心的故事也不少。本社听闻了这些故事,于是采访了该教会的同工,也是位大学教授,他常有机会回中国讲学、传福音,并且拜访“海归”。我请他分享了教会“培养海归宣教士”的经验(遵当事人要求不透露姓名,下称教授)。 海归回国前,进行什么样的培训? 记者:请问您们教会为什么会去做“海归事工”? 教授:我们教会做“海归事工”也没有很久,但是我们教会非常认同“海外校园”苏文峰牧师提出的理念:“把教会中每一个有心回国事奉的人,都当作宣教士培养。” 记者:“海外校园”确实非常鼓励海外教会,以培育宣教士的方式,装备有心回国事奉的“准海归”。 教授:我们的教会,愿意实践这样的理念。 记者:您们教会是怎样培训“准海归”的? 教授:我们尚未很系统地培训 “准海归”。 但是我们教会一向非常注重“宣教”事工,常差派短宣队外出传福音,教会内有门徒培训、短宣培训等各种培训。“准海归”在教会的这些培训中,得到了装备。 我们牧师要求每个接受短宣培训的人: (1) 挑选一节圣经经节,在五分钟内,把基督信仰的核心教义讲清。 (2) 针对未信者常提出的信仰问题,给出回答。 (3) 写下个人的信主见证,包括自己在信仰上的心路历程,以及信主前、信主后的转变。长度不超过五分钟,以便和未信者分享。 接受培训的人,两人一组进行练习,直到比较流畅,能够在陌生人面前分享、能够回答他人的提问为止。 选经节,讲清基本教义 记者:选经节来讲教义时,大家通常会选哪一节经文呢? 教授:我本人当初选的是《约翰福音》3:16,“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记者:允釦盚鼋z现场考试——您怎样用这节经文,在五分钟内,把基本教义讲清? 教授:我从“上帝”一词讲起。我们大陆人多年受无神论教育,最难过的一关,就是“有没有上帝”。常有人问:“有上帝吗?哪儿有上帝?”我就向他们解释,上帝确实存在,他不是玉皇大帝,他是灵,要人用心灵和诚实敬拜。 慕道友会问:“上帝看不见、摸不著,怎么能证明他存在呢?” 我回答:“ 看不见、摸不著,不等于不存在呀!”我掏出一支笔,放到桌上,“你能从这支笔,看到空中有什么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