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先启后

苏文峰

     在中西教会历史中,神曾多次多方藉属灵复兴在教会、社会中振衰起敝。每当圣灵的工作充沛运行时,各阶层、各年龄的信徒无不踊跃响应,蔚成烽火燎原的福音行动和海外宣教热潮。十九世纪至今的美国教会历史中,曾出现多次学生宣教运动,在西方教会中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

干草堆祷告会及弟兄会社(Society of Brethren)

十八世纪末叶,美国教会陷入低潮,无数圣徒为此迫切祷告。1792年起,神在新英格兰区开始了属灵复兴,被称为“第二次大觉醒”(Second Great Awakening)。到了1800年复兴之火遍及全国,不仅改变了此后数十年美国教会的光景,也在校园中点燃了学生献身的热忱。1806年麻州威廉学院 有五个学生因暴风雨躲在干草堆下祷告,求神兴起学生对海外宣教的觉醒。经过这次特别的祷告会后,许多对宣教有负担的学生不断加入祷告。在威廉密尔 (William Mills)领导下1808年成立了美国第一个学生宣教团体“弟兄会社”。会员均立志以海外宣教为己任。1810年他们加入公理会,成立“美国海外布道 会”。1812年开始差派五位宣教士去印度,此后二十年内有六百九十四位到海外。教会历史学家赖托瑞(K. S. Latourette)认为“这是美国海外宣教运动的原动脉”。

在海外宣道开始的同时,国内布道及社会改革也积极进行。1811年发起禁酒运动,1826年成立禁酒促进会。1815年成立美国教育协会。1816年设立美国圣经公会。1824年美国主日学协会。1833年美国反蓄奴协会成立。

随着大复兴及西部开拓,传道人的培育更显重要。许多基督教大学及神学院开始设立。这些学府将基督教伦理及宗教教育气氛反映到整个社会,对美国文化生活产生极深远的影响。

普林斯顿海外宣教协会(The Princeton Foreign Missionary Society)

1840年代有一位深受干草堆祷告运动冲击的学生洛依怀德(Royal G. Wilder)加入弟兄会社,立即对海外宣教产生负担,1846年启程到印度。卅年后回到纽泽西普林斯顿创办了一份期刊《世界宣教评述》。

1883年他的儿子罗勃怀德在普林斯顿求学时,在一次退修会中深受圣灵感动,立志在校园内为复兴祷告,挑旺宣教热忱。那年秋天,他们成立普林斯顿海外宣教协会,盼望“到全世界未听福音之地”,并求神呼召一千名学生献身海外宣教。

神不仅垂听这些学生的祷告,而且在三年后成就了超过他们所求所想的大事。

学生志愿运动(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

1886年7月,借着青年会和普林斯顿海外宣教协会的推动,布道家慕迪(D. L. Moody)在麻州黑门山营地举办一次学生研经夏令会。来自89个大学的251位学生参加。这次夏令会并无预定节目,只着重读圣经和音乐,有不少聚会在树 下举行。但会中罗勃怀德和廿一个学生却固定聚集祷告,求神在这次聚会兴起学生志愿宣教。圣灵开始动工,当他们写出“普林斯顿宣告”(Princeston Declaration)后,学生一个个来签名,宣称“渴望、甘愿到世界未听福音之处”。7月16日《世界宣教评述》主编皮尔逊(A. T. Pierson)传讲宣教信息,劝勉他们“全部去,到全地”(all should go and go to all),许多学生认真祷告、寻求后,宣教的热火开始燃烧,在夏令会结束时共有一百位学生签名。此负担在夏令会后一年内传至美国162个院校,1886年12月终于在纽约市成立“学生志愿团”,以“在这世代将福音传遍全世界”为主旨。

1890年学生志愿团召开第一届国际学生宣教大会。 这时已有来自北美352个院校的6200个学生加入志愿团,已差派321个学生到海外宣教。1920年的宣教大会可说是这运动的最高峰,共有6890个学 生来自949个院校参加。有2783个学生在大会中加入志愿团。到1945年止,至少有二万五百位学生曾签名普林斯顿宣言、参予宣教事工。这运动如同一条 金链,将十九世纪以来历次学生福音运动的成果串联起来,在美国教会中闪耀恒久的光芒。

学生海外宣道团契(Student Foreign Mission Fellowship)

1930 年代,美国教会因经济大恐慌的影响,渐渐失去普世异象,宣教士人数剧减,学生志愿运动也渐式微。1936年因伊州惠顿学院另一次属灵复兴的影响,有53位 学生在北卡州聚集,成立“学生海外宣道团契“。正如1886年的黑门山夏令会一样,这些学生也将负担带到其他校园,1938年第一批宣教士出发,1940 年出版宣教报导期刊,到1941年已有卅六个团契,2628个会员。

1945年学生海外宣道团契并入北美校联团契(Inter Varsity Christian Fellowship),成为其宣教部门,着重向基督徒大学及神学院传递宣教负担;而校联团契则包括一般大学的布道、造就、训练。1946年他们在加拿大 多伦多首办学生宣教大会,1948年后移至伊州尔班拿校区,每三年举行,此即著名的尔班拿宣道大会。此宣教大会不仅鼓励学生献身全职事奉、提供宣教之路, 也研讨不同时期应有的宣教方向和策略,并促成宣教团体配搭合作。五十年来尔班拿宣教大会已成为美国神学院、教会、宣教机构最主要的人才来源,其贡献已是有 目共睹。

除了校联团契外,学园传道会、导航会、青年归主协会、美南浸信会学生中心及其他宗派的学生事工也在廿世纪纷纷成立。他们在个 人布道、门徒训练、短期宣教、福音预工……等方面各有所长,在二次大战后美国文化道德日趋败坏的时潮中成为一股清流和属灵活力。今日美国基督徒仍能在社 会、文化中形成不容忽视的舆论和中流砥柱,学生福音运动实功不可没。

中国人宣教的世纪

专门研究复兴运动的历史学者J. Edwin Orr曾指出,综览二千年来的教会历史,古今中外的属灵复兴可归纳出一个模式:

                →作主门徒
恳切祷告→圣灵浇灌→教会复兴→教导
→传福音
→海外宣教
→群众觉醒→社会改革

十八世纪以来,英国的牛津、剑桥大学及十九世纪以来的美国大学基督徒均在这过程中,扮演了承先启后的角色和推动的活力。眼见英美学生宣教运动的典范,我们对 近几十年来海外华人留学生薪火相传的福音事工,也应寄以厚望。回顾四十年代中国沿海大学生的复兴运动,曾间接影响五十、六十年代台湾和香港的校园福音事 工。六十和七十年代台港基督徒留学生,又直接促进了北美华人查经班的建立。到了九十年代,当中国学人大批涌进北美及海外各地时,华人教会及查经班已有许多 成熟的同工可以迎接这最新一波的福音浪潮。

九十年代的中国学人就如七十、八十年代的海外华人学生一样,有很多人清楚重生得救后,立志 献身全职事奉。他们在国内经历多年大风大浪的磨练、到了海外又面对不同文化、语言、生活的考验;上帝已为他们预备了韧力和恩赐。我深信,他们在圣经、灵 命、个性上更多被神塑造后,必能成为今后中国及海外宣教的生力军。

正如美国研究学生宣教运动的David Howard所说:“当学生立志行动时,必有大事发生!”我们期盼一百年前英美风起云涌般的宣教大事,也在下世纪海内外中国学生中展现。若真如此,英国史 学家汤因比所说:“廿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就不以称霸世界来体会,而是中国人将在神的国度扮演承先启后的角色。

但愿廿一世纪是中国人献身宣教的世纪!

注:本文部份资料取材自David Howard, Student Power In World Mission, Inter Varsity Press, 1979。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