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召

陈达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8期

          《呼召》(The Call)是金尼士博士(Dr. Os Guinness)写的一本灵修书籍,1998年由Word Publishing出版社出版。《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杂志,在1999年4月26日那一期,选出了1999年的好书中,这本书在前十名内。金尼士出生于中国,他父母是由英国到中国的医药宣教士,他的祖父曾进出满清朝廷。他自己毕业于牛津大学,曾与薛华(Francis A. Schaeffer)同工过。1984年移民美国,目前在华府的“三一论坛”(Trinity Forum)做资深研究员。

          他写了将近十本书,包括“God in the Dark”和“The American Hour”。1999年他编了一本书,书名是《品格的重要》(Character Counts),说明华盛顿、韦伯弗斯(Wilberforce英国废奴英雄)、林肯及索忍尼辛的领导品格。他说写过那么多书,没有一本像《呼召》这本书,在他心里产生这么大的使命感。这本书共有廿六章,他建议读者每日读一章,慎重思考。书的副标题是“追寻及完成生命的中心目标”。他说要做到那地步,我们必须知道我们被造的原因及神呼召我们的目的。下面是该书部份介绍。

呼召的意义

          呼召是神来寻找我们。虽然我们要寻找神,要亲近神,但是就像主耶稣呼召瞎子巴底买一样,是祂在呼召我们。我们寻找生命的目的,不是靠我们升高到神那里去找,而是神降下呼召我们。如果只靠我们来追寻人生的目的,我们是找不到的。路易士(C.S. Lewis)在“Surprised by Joy”里说:“一些不可知论者说,我们人类要寻找神,但我看来这好比是老鼠们要寻找猫一样。”

          认识呼召是我们了解每个人独特性的关键。只有当我们回应基督的呼召,我们才能成为真正的自我。现代的人说他们对神不确定,但是他们却知道自己。但耶稣的门徒却是相反,我们对自己是不确定,但我们知道神可靠,因神的呼召,我们才能确定自我。

         当我们回应神的呼召的时候,我们必须将我们全部的生命,我们全部的工作,我们全部的所有,都奉献出来,让神来掌管使用。神的呼召是包括两方面的:一方面是我们完全被基督所呼召,完全为祂工作,完全对祂负责;另一方面是在我们生活的所有层面,对任何人、地、事、我们的思想、言语、生活、行为,完全为祂而活。

         对于呼召的回应,我们常犯两种错误。天主教(Catholic)的错误是不觉得我们生活的所有层面都是被召。所以他们认为只有在教会全时间属灵的工作才是被呼召。在中古时期,只有神父、修道士、修女才算被呼召。马丁路德改教时,在《Babylonian Captivity of the Church》书中说,不管神父或修道士的工作是如何神圣或是辛劳,在神的眼光中,农夫在田野的耕种及妇女在家里做家事,都是一样的宝贵,因为大家都是凭信心来做。所以不要觉得你的工作琐碎没有意义,因为你是被神呼召做你目前的工作。

          但是更正教(Protestant)的错误却正好相反。他们将工作的责任及精神,看成就是神的呼召。所以工作不再是为神做的,乃是我们对公司及社会的责任。我们的呼召是来自公司或社会,而不是神。这两种的错误,都必须避免。

          神呼召我们做的工作通常都是与我们的恩赐相符合。所以在我们选择职业及专业时,我们要考虑我们的恩赐(特长)在哪里。我们若有特别的恩赐,不能自私只为自己的益处。我们应该是神的管家,用恩赐来服务众人。

         今天基督的教会面临巨大的挑战。我们的文化已经非常地世界性,对世人的影响及对基督教信仰的打击是空前的。我们也面对着各样全球性的异端邪教的挑战。我们这些接受基督呼召的信徒应该勇敢地站出来,接受这无比的挑战。我们要为这个呼召尽心竭力,死而后已。

         今天的世界有物质上的辉煌进步,一般人都觉得不需要神。对于教会来说,最主要的工作乃是重新发现信心的权威。只有当我们敬畏神超过我们对世界的重视,我们才能让信仰恢复权柄。我们必须专心听神的话语,完全信赖及服从,这样我们才是真的以神为神。我们必须像马丁路德一样说:“这是我的立场,我不能改变。”

         当钢铁大王卡内基衣锦荣归,回到苏格兰的时候,他希望他的乡亲看到他的飞黄腾达。但对于我们被神呼召的人而言,我们最重要的观众,也是唯一的观众,就是神。我们要对世界说,对你们我不需要多証明什么,我也不计较你们对我的评估,我只有唯一的观众。

         就像摩西被神呼召是在荆棘的火燄中,巴斯噶(Pascal)也说他接触到神好像接触到火。神的呼召可以给我们生命最深入的成长,及最光辉的表现。神的呼召是要我们成为完全的人,达到神的最高期望。要达到这个目标,我们必须效法基督。

         神的呼召不只是对个人的呼召,神的呼召也是对教会群体的呼召,所以我们不能过份个人主义。我们必须思考神对教会的期望。我们要注意教会的需要及表现,我们不可以将神的绝对要求打了折扣。但我们也不应该把神给教会的自由抹杀,而加以不正常的要求。我们更需要促进教会不断地更新改革。我们对教会的关心,不只是对我们自己的教会,不只是对同种族的教会,而是要对全世界所有的教会,就是神的神圣大公的教会,有无比的关心。

         我们被神呼召的,要知道人生是一个旅程,我们是走在神的道路上,我们还没有到达终点。我们必须时时地跟随耶稣,做基督的门徒。很多基督徒正走在这条路的不同的阶段中,我们必须相携扶持,同行天路。

呼召的危险

         呼召的背后有“自高自大”的试探。我们也许对自己说,我是被呼召的,被拣选的,所以我有特别恩赐,我是特别的人。这样我们让呼召的美事变成了可怕的自高自大。我们看到很多教会的领袖用不正当的方法建立他们统治的王国。只有神知道多少教会、差会、学校和慈善机构的建立,主要是满足其领袖的个人野心,而不是回应神的呼召。多少大教会及宗教机构的兴衰是建立在个人崇拜上。我们听到领袖这样说,我的异象是神给世界的祝福。那些跟随者也说,他(领袖)的呼召是神对我们的祝福。神的呼召被用来满足自我,消除异己,原谅过错。被呼召的人最容易犯骄傲的罪。这种自高自大的表现是,领袖不需要对其他信徒负责任,而说他只要向神负责。要防止这样的罪,我们必须清楚认识我们的呼召完全是神的恩典,是我们不配得的。

         由于呼召与恩赐有关,被呼召者的另外一个试探是“嫉妒”。我们看到别人的事奉得到神的祝福,我们就怀疑自己的价值。在我们自感不如别人时,就想让别人也受到挫折,或幸灾乐祸。嫉妒的最终目标,是指责神不应该给别人祝福。假如我们有嫉妒的心,觉得别人的成就是他不配得的,觉得自己没有得到该得的,我们就应该悔改。

          呼召的另外一个试探是“金钱”。在十八世纪时清教徒的领袖已经指明,他们的工作道德及蒙召的思想会带来社会的繁荣,但是如果不谨慎,繁荣也会消灭呼召的观念。一般人有财富之后,就想去赚更多,永远没有满足的一天。但是对蒙召的基督徒,我们被呼召的观念可以控制我们对金钱的态度,我们不会让金钱来决定我们生命的方向,不会让消费市场来决定我们的需要,不会让生活的忧虑阻止我们对他人的帮助。

          呼召是由神而来,带来了永恒对现在的冲击,变成了我们异象的根源,也造成带有异象的人。这异象也就让我们回到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摩西的经历。我们没有别的神。我们信真神,也让我们不停留,因为神是在行动的神。虽然我们看不到神,我们的终点未知,但我们跟从那天上来的声音、前面有的异象,不断往前进,我们不会轻易满足于现状,也不懒惰停息。

         这本书说明呼召的各个层面,作者由很多方面来思考呼召对我们基督徒、基督教会、社会以及世界的影响。他用了很多很动人的真实故事。这些故事包括了达文西(Leonardo da Vinci),捷克的学者政治家哈维尔(Vaclav Havel),英国的废奴政治家韦伯弗斯,希腊斯巴达的英雄李乃德(Leonidas),天才画家毕加索(Picasso),天才作曲家莫札特(Mozart),荷兰的学者、政治家古波(Abraham Kuyper),环游世界的麦哲伦(Magellan),阿拉伯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作者自己的曾祖母(Jane D’Esterre),亚西斯的圣法兰西斯(Francis of Assisi),罗马的凯撒大帝(Julius Caesar)。这许多真实的历史都被生动地描述出来。有人说,这些故事也许会影响作者要传达的信息,因为它们分散读者的注意力。但我很欣赏这些真实的故事,也被作者的热情所鼓舞。我看这本书是由一位朋友的推荐。他说如果今年只看一本书,那就必须看这本书。我觉得这是非常正确的建议。

作者现任美国马利兰大学医学院生物统计教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