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人权法庭将听审德国强制将家庭自学的孩子送往公立学校案(俞安至)2017.06.09

 

俞安至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天下事专栏2017.06.09

 

文德理一家合照

法国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 France)欧洲人权法庭,近期将开庭听审有关一个德国家庭的案子。这个家庭原本在家里以自学的方式教导他们的孩子。但是2013年,他们的孩子被德国政府强制带走送到公立学校上学。

这个家庭的父亲德克文德理(Dirk Wunderlich)说:“我衷心的希望欧洲人权法庭能确认,政府没有权力因为家庭自学就可以强制将孩子带走。我们最小的女儿4岁时,在没有警告的情形下,被当局强制进入我们的家押解出去。她后来连续哭了11天。她姐姐从那次事件后就再没有笑过。我们选择要在家里教导孩子,因为我们相信家庭是学习与成长的最佳环境。”

2013年,大约有20个社工、警察及特种人员冲进他们的家,强制押走了他们的孩子。一个家庭法院的法官签署了强制执行令,授权有关单位立即拘捕文德理的孩子们,因为他们的父母拒绝与有关单位合作,不肯送他们孩子去公立学校入学。

文德理回忆说:“那天,我从窗子看出去,看到许多人,还有警察及特种人员。他们全副武装。他们告诉我要进来跟我说话。我试图问他们问题。但是,在几秒钟之内,警察就带着装备打算破门而入。我只好开门。”

一个月后,在法官听证时,文德理父母同意送孩子去公立学校。孩子们因此获准回家,但是,理论上,他们仍然是归政府管辖,因为,法官马尔科姆(Mark Malkmus)认为家庭自学是加在孩子身上的“紧身夹克”。

马尔科姆指出:“这样的孩子在长大的过程中与不同思想的孩子没有交流,这会使他们不知道如何容忍他人。自学的父母因此危害孩子的未来福祉。”

后来,上诉法庭推翻这个判决,指出法官不应该从父母的手中夺取孩子的管辖权。

由于德国政府继续认定家庭自学是刑事案件,而文德理一家对他们的法律状况感到不安,所以,他们将整个案子提交到欧洲人权法庭。国际护卫自由联盟(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 International, ADF)代表文德理一家,已经将诉讼状呈交法庭。

ADF在维也纳办公室的克拉克表示:“文德理夫妇仅仅是按照自己的思想与宗教信仰来行使他们作为父母的权利。他们认为在家里教导孩子是最佳的方式。父母选择教导孩子的方式应该是最基本的人权。也是国际条约所保护的人权。德国政府在这些条约都签了字,却有意的忽略这些条约的要求。”

文德理夫妇曾经考虑要搬到允许家庭自学的法国,但是,后来决定要留在德国继续争取自己的权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