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同性伴侣证婚?——一场由灵修大师掀起的属灵风暴(王敏俐)2017.07.31

王敏俐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

 

近日,灵修大师毕德生接受宗教新闻社(Religion News Service)的Jonathan Merritt采访,谈及同性恋议题时,记者提问:如果今天还在牧养,是否会为教会的同性伴侣主持婚礼?令人意外的是,毕德生给出肯定的答案:“会的”。

毕德生是温哥华维真神学院灵修神学的荣誉教授,也是马里兰州贝艾尔市我王长老教会创会牧师,著有30多本书,其中也包括以当代语言来改写的《信息本圣经》(Message Bible)。当代灵修大师在同婚议题上的回应,一石激起千层浪,震撼了整个北美的福音派教会。

受访24小时后,毕德生改变了先前的说法:“澄清一下,我确信圣经中对婚姻的观点:一男一女。我确信圣经中对所有事情的观点,”毕德生在《华盛顿邮报》发布的长篇声明中表示, “当这位采访记者提出这个让人为难的问题时,我当时表示肯定”,“但经过进一步思考和祷告,我想撤销这一说法。” “这并不是说我不尊重教会,不尊重更大的基督的身体,和历史中合乎圣经的基督教观点和婚姻教导。而是说,作为他们的牧师,我仍然爱这样的情侣,欢迎他们来到我这里里其他人也是一样。”

在同婚的议题上,神学家巴刻在2002年所写的《我为什么走了》(Why I Walked)中有相当清晰的论述:

“在我们后基督教、多元信仰、正逐渐改变的西方世界中,古代宗教专家的相对性权柄,现在已经被改头换面。而有另一个观点,上帝永不改变话语的绝对权柄,是我们必须学习、信仰和遵从的──这是主流教会一向的观点,不管世人怎样想。

“事实上,不同的‘解释’反映出什么才是决定性的重点:一方的观点是,对基督徒来说,圣经的教义和道德教导,一定是具有最终的决定性;而另一方的观点则恰恰相反。对抱着相反观点的人来说,最终决定性并非取决于圣经的话语,更确切地说,那是取决于他们头脑所想出的解释,意欲让圣经的教导来配合世人的智慧。”(注)

关于上帝对婚姻中一男一女的心意,既然在圣经与神学中的依据如此清晰,为何我们在实际生活与实践中会产生那么大的拉扯与争议?事实上,圣经教导与当代价值文化对立的处境当中,我们触及每一个由教义延伸至实际应用的生活准则时,常常难以找到一个真理与恩典之间的平衡。这是历世历代基督徒必经的挣扎与寻思,回答这些时代处境中的问题之时,彷佛“是”与“不是”都非正解。

在耶稣的时代,摩西律法与罗马帝国殖民的文化处境之间,彷佛也存在着极大的张力。《约翰福音》中,行淫时被抓的妇人是否该被石头打死呢?在遵守旧约摩西律法与身处罗马帝国殖民无法妄自行刑的处境中,若耶稣回答“不应该”,那就是彻底颠覆了旧约中的道德底线;若耶稣回答“应该”,则是公然挑战了罗马帝国执政者的权柄。当耶稣回应,无罪的可以先拿石头打她时,究竟是鸵鸟式的规避了两股张力之间的冲突,还是显出了上帝的恩典与智慧?

而在当代,圣经中的婚姻定义与同性婚姻之间的对立,是我们这个世代的基督徒无法逃避的难题与挑战。若我们选择与同性恋群体彻底切割时,我们失去了服事他们的机会;若我们选择进入这样的群体中,是否就代表我们认同他们所呈现出来的意识型态?

不管是毕德生,或是我们,当我们在面对这个界线的取舍时,都很难找著一个适切的平衡。灵修大师毕德生在这个风口浪尖议题上险险的跌了一跤,如果今天换作是我们,是否真有灵巧如蛇的锐利与智慧,来面对与回应?

注:

英文原文(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03/january/6.46.html

翻译参考(http://mp.weixin.qq.com/s/cQJkkvIrR23-k-kdy22jcQ

 

5 Comments

  1. 很佩服作者不惧的提出这敏感又会令人逃避的话题. 我个人很喜欢戴德生的作品,特别是其中流露出的对社会非主流族群的关怀,我想当天他回答问题时必是基于此心急脱口而出,老人家是个童真而心急口快的人,并不会认为在回答岩肃的神学问题也忘了大众传播所造成的可怕后果,应是一时口误而不是立场改变吧. 他老人家说错话的机会应是比我们更少(只是没有人会报导我们的过失而己),而我们又将他尊为大师(他可能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因此一时疏忽忘却了社会责任的重担,我相信以后这样的震慽事件并不会停止発生在其他人身上,“不以人举言,不以人废言”可能是比较好的自省方弍.
    对同性恋者的态度与对婚姻看法的坚持是两种不同的议题,同性恋者个人对社会所造成直接的伤害并不会比我们这些罪人多(我说的不是那些带有特别动机的同性恋组识或是政客,而是戴德生眼中耒到教会中的访客)而因自身行为招致从神和人而来的刑罚痛苦却是加倍的,在牧师的眼中应是怜恤多于审判,教导多于责难,接纳并不代表赞同(经上题到不可和其耒往吃饭的某些人反是指曾蒙恩典却又兴风作浪的人),服事人的软弱但不姑息罪恶是主爱的–体两面(主对敍加城撒马利亚妇人的呼召),
    在加拿大取得牧师执照时必需签署有义务为人証婚条款,如果拒绝就会被政府撤消执照或是吃上官司,有位牧师曾对我说,签署条款是为了有更大机会去牧会传福音,但如果真是有人因我不为同性婚姻証婚告我.,我情愿入岳,因为本末不能倒置,有谁敢为神所咒咀的祝福呢?而他平时对来到教会的同性恋者访客却是一样的关怀接待. 我想在神的爱里是没有惧怕的.
    同时我也想到另一位作家杨腓力 Philip Yancey 和香港的杨牧谷弟兄 在他们的许多作品的记敍中反映出我们作为基督跟随者的盲点.当然他们的某些作品并不太被华人教会的牧师鼓励阅读,原因是这面镜子太清楚了, 另有一位神父庐云 Henri Nouwen本身是有特别的性取向,但他选择独身去服事别人,在他的作品中常流露出这样的挣扎,但也使他的服事更贴近人更接近主,
    真希望因为戴德生这位老弟兄的一次口误、能引起我们对尘封已久爱的反省,这也不枉他说错话所付的代价了.

  2. 今夜有些失眠,不寐之夜打开久未关注的脸书,看到这篇文章。首先感谢作者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触动这个敏感主题,其次是看到作者在“毕德生在这个风口浪尖议题上险险的跌了一跤后”,似乎还想对这条钢丝挺感兴趣的。第三,就不太明白了,是作者想走这条钢丝呢,还是怂恿其他人也走这条钢丝?真的看不太明白。

    反正我是不想走上去的,也不会走上去的。

    很清楚,圣经讲的明明白白的真理,我们绝不会冒任何的险去越过的。

    以爱心书之作者参考。

  3. 对于牧师而言,如何处理同性婚姻并不是“真理与恩典之间的平衡”的问题,而是持守圣经原则的问题。牧师要爱那些有同性恋倾向的人,但是却要反对同性性行为和同性婚姻,因为那是圣经教导中明确指出的罪。为毕德生叹息,他不是“险跌一跤”,而是重重地栽了一个大跟头!求主怜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