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濟各被指傳講異端(漁夫)2017.10.27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10.27

 

2017年9月23日,教廷公佈了一份25頁的文件。這份文件上有超過60位天主教傳統保守的聖職人員,神學教授及其他的人簽署。送呈教廷的日子是8月11日。他們指責教宗方濟各在2016年4月所頒發的使徒勸勉文告《愛的喜樂》(Amoris Laetitia中,允許再婚的天主教徒可以領聖體,是違法教理的異端思想。

有趣的是,這個文件是以“孝敬更正信”(filial correction)的方式向教宗提出。天主教按照《馬太福音》18:15-17的教導,有所謂的“弟兄更正”的方式。但是,這60幾位天主教的聖職人員與學者,使用“孝敬”的字眼表示他們對教宗地位的尊敬,所以,他們是以屬靈的子女的身份來寫這封信。

上一次天主教內以這種方式要求教宗更正是在1333年,教宗若望22世在世時。也就是說,天主教已經有將近700年沒有這麼嚴肅地去挑戰教宗的權威。

這封信指出教宗在《愛的喜樂》中有7點是異端的說法,因為這些說法與“天主教徒必須接受相信的天主所啟示的真理相抵觸。”其中最嚴重的是對再婚的人可以領聖體的提議。

教廷公佈了這封信後,在天主教內引起不同的迴響。有些專家指認這封信只是教內少數人的看法,教宗大概不會回答。維拉諾瓦大學神學教授馬西莫∙法吉歐理(Massimo Faggioli) 說:“這只是一小撮反對方濟各的極端份子,天主教現有200多位樞機主教,5000多位主教,但其中沒有一位參與簽署。”

福特丹大學 (Fordham University)   宗教與文化中心主任大衛∙吉普森 (David Gibson) 則認為,這封信就像一般網上的請願書,大概不會有任何效應。

但參加簽署的牛津大學學者蕭約瑟 (Joseph Shaw) 則發表一篇文告,宣稱這封信的目的就是要強調在這些事上採取正確立場的急迫性。

教宗方濟各一方面被人稱讚在許多方面有開明的思想;另方面被一些人指責違背天主教的傳統。而最近,這些保守黨羅馬天主教神學家與神父們,更進一步批評他所提出的是異端的立場。迄今,教宗本人並沒有做出任何回應。但至少有一位樞機主教認為,他應該對這個指責採取一些行動。

“信仰教義會眾”的榮休會長繆勒樞機主教(Cardinal Gerhard Müller, the prefect emeritus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the Faith) 認為,教宗方濟各應該與這些指責他的團體進行一次“神學論證”(theological disputation)。所謂的神學論證,是天主教的一個名詞,即用辯論的方式來發現並建立神學或科學上的真理。繆勒在9月份美國最老的《全國天主教報導》(National Catholic Register)上說,這個論證是針對教宗《愛的喜樂》文告第8章的不同解釋進行辯論。

其實,這樣的事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在教宗發表《愛的喜樂》之後的數月內,有45位天主教學者,主教及神父,就已經向樞機主教團提出上訴,希望教宗能夠否定這些主教與學者宣稱的“一些可以被解釋為違反天主教信仰與道德標準的語句”。

2016年9月,4位樞機主教正式提出質問,要求澄清在《愛的喜樂》中一些引起爭議的語句,希望在教會教導上能得到清楚的解釋。過去兩年中,一共有6次類似這樣的陳情。但截至目前為止,教宗還是沉默無言,沒有做出回答。

繆勒呼籲雙方應有“更多的對話與互信”,而不是“對立與兩極化”。他強調教宗個人與神授予他的地位應該受到尊重,而同時,批評他的人也應該有令人信服的答案。他建議召開一次由提出正式質問的四位樞機主教,以及這次提出“孝敬更正書”的代表,與教宗進行辯論。

繆勒說:“天主教在基督裡團結合一的基礎是,現任的教宗方濟各以及所有與教宗有完全團契的主教們。我們必須避免再一次的分裂,或脫離天主教的行動。”他似乎意味著,唯有教宗與批評他的人能夠坐下來,好好的解決他們之間的不同,才有可能不造成分裂。

“孝敬更正書”提出許多天主教主教與樞機主教,對離婚後再婚的信徒是否可以領聖體,有不同的解釋。他們反對教宗對四位樞機主教在2016年9月所提出正式的質問,一直保持緘默。他們認為教宗輕視了領聖體的莊嚴。

梵蒂岡國務卿帕柔林樞機主教(Cardinal Pietro Parolin)於9月28日,作出回應,呼籲天主教內部能有更多的對話。他說,不同意教宗的人士可以自由表達他們的看法,“但在這類事上,我們必須用理性找到彼此互相了解的方法。”這是梵蒂岡第一次對這封“孝敬更正信”做出回應。

按照天主教的教導,除非天主教會給一份“婚姻廢除”的證明,離婚的天主教徒就不得領聖體。因為,從教會的觀點,這個信徒是犯了淫亂的罪。

其實,教宗方濟各並沒有說再婚的信徒可以自動的參與領聖體。他只是用了含糊的字眼建議,若是主教或神父覺得在屬靈的路上帶領一個再婚的信徒,他們可以按照個別情形來處理是否允許這個信徒領聖體。

也有些評論認為,教宗是有意地製造這樣的空間,因為他相信上帝的慈悲恩典是給罪人的。領聖體並不是給完全人的獎品,而是給軟弱信徒的“營養”。

方濟各在對耶穌會的修士們的一個演講中,間接地提到這個問題。他堅持所謂的道德標準,並不是一個標準適用所有的人,他覺得天主教“博士”阿奎那的方法較為合適,即按個別的情形去幫助各人屬靈的需要。

按照耶穌會的期刊《天主教文明》(Civilta Cattolica)的報導,9月初,他在哥倫比亞告訴耶穌會的修士們,希望他們幫助那些道德要求一成不變的人。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