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字的小区别和一件大事(冯伟)2019.3.25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専栏2019.3.25

冯伟

以前在神学院读书,教授要求我们在背诵、默写圣经金句时,必须丝毫不差。规定严格到,默写后按照所背诵的圣经英文版本(因为我是华人,特许我背诵中文圣经)检查,连标点符号都不可以错。

有同学不解,问教授为何如此严苛?教授答是为了培养对神话语认真、敬畏的态度,养成在我们手里、口中、笔下,圣经不可有任何走样的习惯。这令我想起以色列文士誊抄圣经时的严谨态度,确保抄写过程中不出任何错误。

在以色列人的经历中,神是“烈火”,“公义”,“审判”的神。他们经过神的管教以后,不敢轻慢神的吩咐,明白是关乎生死,蒙福,或咒诅的事。由于希伯来文字有许多的点与划,只要多一个点,意思就会不同。因此,他们把工作分配成有一组人专门抄写。抄写完了,就交给另一组人去查看,点算每一行有没有抄错或少写。最后,再交由另一组人去查看,它们的点与划有没有记录错误。如果,抄错一个字或少写一个字,或多加,或少加一点一划,整篇的抄写就立刻要把它毁灭,不能存留。(注)

有一位著名的犹太拉比曾对从事圣经抄写工作的文士这样严厉地说:“你们当庄严的看待你们的工作,神圣言的规范在你们手中。你们所做的,乃是属天的执事。若你们在抄写上有心或无心地,减少或增加了一个字,或一点,一划,你们就是一个败坏这世界的恶者。”(注)

从事属灵文字编辑工作以后,我发现这种对圣经的严谨态度实在能够派上用场。举个例子,“希伯来“、“以色列”、“犹大”、“犹太”这几个词,在圣经中的使用不尽相同,因此我们引用提及时,就要特别注意其区分。

一、希伯来

希伯来(Hebrew)一词最古老,可以指民族(希伯来人)、语言(希伯来文),但在圣经中从未作为地名使用,虽然此词的初始字义是“大河(伯拉大河,即幼发拉底河)那边来的”。亚伯兰(后被神改名为亚伯拉罕)蒙神引领迁移到迦南地之后,被当地人用“希伯来”这个词称呼他和他的家族,从而得名。直到今天,犹太民族和以色列国的语言文字仍被称为“希伯来语/文”。

二、以色列

以色列(Israel)是神给亚伯拉罕的孙子雅各改的新名,意为“神争战”,或“与神摔跤”。从那以后,雅各的后裔十二支派统称为以色列人(圣经中“以色列人”英文是Israelites;今天的“以色列人”英文是Israelis,包括现今以色列国中的多民族公民)。以色列这个词也在圣经中作为国名使用,包括大卫王统一的以色列国和南北分裂后的北国以色列。1948年犹太人复国后,国名称为以色列,直到如今。

三、犹大

犹大(Judah)是雅各的第4个儿子,意为“赞美”。因为前三个哥哥的罪,犹大后来在弟兄中作头(作为长子的双倍祝福却给了约瑟)。他的后裔称为犹大支派,大卫王和弥赛亚都是从犹大支派而出。南北国分裂后,南国称为犹大国(包括犹大支派、便雅悯支派、利未支派等)。南国灭亡后,被巴比伦和后来的波斯纳入版图称为“犹大省”。犹大这个词作为国名和地名使用的时间相对不是很长,在新约时代,已被另外一个相近的词代替。

四、犹太

犹太(犹太人Jews, 犹太地Judea,犹太的Jewish, 犹太教 Judaism)是最晚出现的一个词,在被掳归回后开始常用,字根来源于“犹大”,但比“犹大”所指要广泛,“犹太人”往往不是单指犹大一个支派。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在中文和合本中,此词只出现在新约圣经里面(虽然英文圣经中Jews一词在旧约中有使用,如《列王纪下》、《以斯拉记》、《尼希米记》、《以斯帖记》等)。

五、几个词的不同用法

因此,在使用上,如果说“亚伯拉罕是个以色列人”就不够准确,应该说他是“希伯来人”,或是“以色列人的祖先”。同理,说“摩西领犹太人出埃及”也不准确,应该说“领以色列人”。而在引用《使徒行传》1章8节等经文时,有时不小心会把“犹太全地”错写成“犹大全地”。但其实仔细看,中文新约圣经中,“犹大”一词一般只是用在人名上(如卖主的加略人犹大Judas),“犹太地”才是正确的写法。

六、随想

在如今的网络时代,资讯爆炸,流行“速食”文化,人们常常几分钟流览数千字,每天阅读大量的文章、新闻等等。“阅过即焚(忘)”成为一种潮流趋势。在这样的环境底下,似乎编辑上的咬文嚼字也变得不再重要,甚至不合时宜。

但笔者觉得,编辑上即使对其他文字的要求可以适当放松(最近国家语委试图接受一些汉字的常用错误读音,引起轩然大波),对圣经字词的引用和使用必须永远一丝不苟。除了极少数情况下,比如探讨圣经原文个别单词如何更准确地翻译(这需要足够的原文知识),我们的责任,乃是老老实实地,即在我们手里、口中、笔下,圣经不可有任何走样。这既是为了避免以讹传讹,也是为了培养我们对圣经严谨、敬畏的态度。

最近,刚当选不久的美国众议院议长南茜佩洛西在一次演讲中,引用了她最喜欢的一段“圣经经文”。她还说,“我从圣经中没有找到这段经文,但却多次引用过。我知道这段话是圣经里的,可能就在《以赛亚书》中”。然后她再次引用这段“经文”:“服务神所造的物的需要是一种敬拜;忽略这样的需要是对创造我们的神的不敬。”

偏巧,佩洛西这一次的演讲是面对一群基督教大学的校长们。因此学者们迅速指出,这句所谓的“经文”并不在圣经中,虽然有经文的意思与这段话有近似之处。

希望通过这件新闻,佩洛西女士能够得到提醒,不再引用这段没有出处的“经文”,也会花时间在好好学习神的话语上面。

我们广大基督徒不要笑话佩洛西女士。其实在教会中,时不时也会遇到弟兄姐妹引用圣经不准确的情形。虽然现在是电脑网络时代,圣经无处不在,圣经检索无比方便,但架不住今天也是人们无比繁忙、圣经知识奇缺、又加上个人主义无比高涨的时代。

当然,我们毕竟无法完全准确记住每句经文,这似乎可以理解。但是,在这样的疏忽当中,有时我们却又把人自己的意思、不准确的记忆及理解加进圣经里了。可以想见,如此这般,一来二去,口耳相传,圣经的原意可能很快就会完全变味。

最后,分享个轻松的小故事吧:有一次,一位老人家来教会敬拜时带着个枕头,大家看了感到奇怪,以为他是为自己听道时打瞌睡预备的。老人家急忙解释:“不是的,这个枕头不是给我用的,是奉献给主耶稣的。”大家听了还是不明白。老人说:“圣经里耶稣讲,他自己没有枕头,所以我有感动,要奉献个枕头给祂。” 牧师赶紧解释:“谢谢您,不过主耶稣的原话不是这个意思,祂是说:‘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参《太》8:20)

愿我们能借鉴效法以色列民族,对圣经持守一丝不苟的态度。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