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下暂停键的时候–疫情、苦难、祷告、十字架(胡志远)2020.06.17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0.06.17

胡志远

2020年的春节,一场突然爆发的病毒疫情,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在“不恰当”的时间,席卷了我们。突如其来的危机,打破了既有的生活平衡,也把人平时不易觉察的软弱,暴露了出来。许多人都淹没在恐惧、无助的情绪中。封城的命令、每天疫情的变化、病毒的各种真假难辨的信息,以及周围环境的不安和焦躁,把很多平时“阳光”、“坚强”、“有信心”的人,都打倒了。

“居家令”下达后,我也很不适应。后来,借着祷告、默想和反省,我的内心产生了不小的改变。我发现,这个全城停摆、被迫安静的时期,给了我一个难得的机会,面对内心,思考基督徒必须面对的关键问题——苦难、祷告,和十字架。

苦难

我的一位朋友,是牧师。他具备优秀基督徒的所有品格,有着让人羡慕的生命。他谦卑爱主,正直诚实,拥有知名神学院的博士学位,带领充满活力的千人教会。他的生命充满见证。他深受会众的爱戴。他还有美丽、敬虔的妻子,两个可爱的女儿。人们都说,他可能成为下一个葛培理。我也曾受邀去他的教会分享,倍感荣幸。

然而不久前,他诊断出胃癌晚期。许多人为他祷告,日夜向神求医治的恩典。可是,他还是走了。这个消息震动了许多人,也逼着我面对一个问题,一个让无数基督徒挣扎不已的问题:为什么苦难会临到敬虔爱主、向神奉献一切的人?

在读经、思考中,我渐渐意识到:经历磨难的时候,我们心中会呐喊:主啊,为什么是我?然而主耶稣早就告诉过我们了:“你们在世上有苦难……”(《约》16:33)换句话说,在苦难面前,人人平等。我们基督徒受苦,看似与神爱的属性相悖,但苦难却能成就我们在平安顺利时无法获得的品格。安舒的日子里,我们看不到自己的深层需要。只有在患难里,我们看人、看事的角度,才有可能发生根本的转变,也才能真正懂得,什么是“在主里面有平安”。

我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痛”。2018年,我经历过一次属灵和情感的大崩溃。整个家庭都处在动荡不安中。我寻找一切属灵支援,我运用学到的祷告、宣告、禁食、医治释放来自救。我找了许多牧者为我守望……只求快快走出来阴影。

然而,神似乎遥不可及,对我的困境袖手旁观。我的状况不仅没有一点改善,反而更糟了。我真实地体会到了走投无路的绝望感,也真切地感受到了以利亚和约拿向神求死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神是满有怜悯的!祂有丰盛的慈爱。在我忍受不住的时候,祂开了一条出路 (参《林前》10:13)。经过5个月的挣扎,也记不起从哪一天开始,我慢慢恢复了内心的平静,也开始重新修正价值观。

这次经历,彻底颠覆了我的固有的观念——依靠自己、追求成功。我有这样的观点已经多年,甚至在读神学院时,我也是如此。我虽然以最优成绩毕业,获得双硕士学习,获得了一个又一个奖状,也不费力气地申请到了读博士的机会,但因为我一直依靠的是自己,所以内心并没有真正的满足和平安。

于是,神用祂独特的方式——苦难,敲醒了我,其实是拯救了我,给了我重新开始的机会,使我内心有真正的安稳。因此,现今遇到冠状病毒疫情,我以天生胆小的个性,却没有选择全家去国外暂避,而是继续留守本地,正是因为心有平安!

值此之际再思苦难,我相信,人很难对苦难给出人人满意的理性解释。人不懂得苦难的奥秘。然而无论如何,有一点可以确信:苦难是神对我们说话的方式之一。如果回应得当,我们自己会彻底改变、更新,得到一生的祝福。这是真的!

祷告

面对危机时,即使平时不太热心的基督徒,也知道祷告的重要。

有一天,我问儿子:“如果你一直祷告的事情,神没有按照你所希望的成就,你会怎么想?”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也没关系,因为祂是神!我们祷告不是要改变神,而是改变自己。”

他的回答,让我倍感欣慰。

作为基督徒,曾经最令我困惑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有时,神不及时回应信徒恳切的祷告?

圣经教导我们:身处困境的时候,应当向神呼求,因为祂听义人的祷告。的确,身处险境时,信徒的自然反应,也是求神出手拯救。然而,祷告后,神没有及时回应,我们就会陷入极大的失望、痛苦,甚至愤怒中。有的人甚至怀疑神的应许。

对爱主的和乐意操练祷告的弟兄姊妹而言,这问题是很令人纠结的。许多基督徒干脆不讨论这问题,以免让人认为不敬和缺乏信心。

其实,历世历代,几乎每一个圣徒,都发出过这样的叹息:“为什么神没有听我的祷告?”神是不是袖手旁观,不管我们的疾苦?我们因此会埋怨神没有听祷告,进而质疑神的爱,怀疑神已经远离了我们。

如果祷告长久得不到回应,我们甚至可能对己、对神产生愤怒。这是一种强烈的情绪。如果处理不当,会产生巨大的破坏力。

愤怒需要疏导,不能任其爆发或,也不能将其压抑。外爆式伤人,内压式伤己——如果对自己产生愤怒或不满意,就容易导致对自己的不接纳。而这种内化的愤怒,是抑郁症的主要成因。

如何处理祷告得不到回应而产生的负面情绪?圣经提供的最佳的方法,其实还是祷告。这是非常有意思的。神喜悦我们在祂面前完全敞开和不伪装的真实——因为我们是祂的孩子,祂接纳我们对祂表达的最真切的一面——你向神诉说你最深的渴慕、恐惧、忧虑,甚至对神在你身上做事方式的不理解和不认同。《诗篇》10:1 说:“耶和华啊,你为什么站在远处,在患难的时候,为什么隐藏?”诗人痛苦地向神抱怨,用犀利的言辞质问神,但向神抱怨,本身就是相信神仍然在那里。

2018年,当我试过了一切“属灵”的方法,仍然不能解决我的困境时,我对神有怨气。一方面,我不断告诉自己,要对神心存敬畏。我是谁呢?我如何能抱怨神呢?然而另一方面,日复一日,我内心的负面情绪越积越多,愤怒也越来越多。最后,我关起门来向神诉说一切真实的感受,包括我认为祂“漠不关心”,我因此感到愤怒和失望。

几次之后,我的内心竟然得到了一种深深的平静。《诗篇》中有许多与神摔跤的祷告,但向神的抱怨,最终都变成了降服。痛苦的叫喊停止了,灵魂深处又归回了平静。我们的神有宽阔的胸怀,祂的爱深到无法测度。

《当祂沉默时》一书中,富勒神学院的教授Jerry Sittser谈信徒应有的祷告态度:“祷告的目的是求神改变我们自己,然后通过我们改变了的生命来影响周围的世界。未蒙应许的祷告,不仅不应该使我们与神隔绝,反而可以通过我们向神痛苦的申诉和抱怨,把我们与祂更紧密地连接起来。”我深深认同他的观点。

十字架 

刚信主时,我深受所居城市的灵恩运动(有时混合著成功神学)的影响,隔三差五就跑特会,求领来自世界各地的讲员的祝福。我周围的许多弟兄姊妹,出于偏颇的理解,也向神求:我要“做大事”,“行神迹”,“得恩膏”,“承接财富”,“宣告就会得着”,等等。

每当有人讲述自己如何靠主得到各种各样的祝福时,我心里就痒痒的——为什么他祷告,神就祝福他这么多?我也很真切的求啊,为什么我就没有得到呢?于是,心里羡慕嫉妒恨,各样复杂的情绪就涌起来了。

可是我忘了,神是不能被人操控的。祂也不是我们达到私人目的的工具。祂行事完全按照祂的意愿,为成就祂的目的,而不是我们的。神的爱的属性也决定,祂会为着我们的益处,让我们经历某些事情,并借着这个过程,把我们塑造成为更合格的器皿。

十字架是受苦的终极象征,而受苦的却是神自己。祂了解我们经历的艰难和挣扎。祂的工作,从创世之初,就没有改变过——祂创造我们,拣选我们,祝福我们,炼净我们,使我们成圣。然而,“受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祂不熄灭”(《太》 12:20)。我们在受压时,仍然可以靠祂,有不止息的盼望。

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16:24)基督信仰的核心是十字架,而不是止疼药和麻醉剂,助人解脱一时。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受苦的时候,神的心也会痛。祂也应许我们:受苦不是长久的。信祂的人,最终哀哭会变成跳舞(参《诗》30:11)。

“吃一堑,长一智”,对疫情威胁下的基督徒来说,是“经一疫,信更深”。难眠、焦虑、不安的日子,不要白白浪费了。按下暂停键的时候,也是举办“个人生命进深营”的好机会。

经过陶造的心,才能享受属天的平静,这也是跟随神的人在地上生活的最高心灵境界。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