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漂的乡愁――海归基督徒,归去难兮?(冯欣)2020.09.16

作为海归,我们要在历史的长河中,看清自己的位置和使命,这是我们的格局。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0.09.16

冯欣

 

“美国虽然美丽,但美漂生涯却使一群离开祖国的精英们沉浮而没有归宿感。”(注)

 

中国留学生的“海归潮”,早在5年前就开始了。2016年,我们曾做过一个粗略的预估:到2020年,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中,大约4/5的本科生,3/4的硕士生,和2/3的博士生都会回国。

然而,进入2020年,中美关系突然变化,疫情的强烈冲击,美国局势的动荡,引起了“爆发式”的留学生回归潮。风浪来得如此之快,以至于许多打算在海外长期求学和工作的“美漂”们,也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计划,提前回国,其中包括许多基督徒。

在这个特殊环境下,我和身边几位一起参与海归事工的同工,有一些新的思考,特撰文分享。

 

回不回国,前所未有的纠结

尽管回归是大趋势,但对每个留学生来说,或走或留,却是一件非常个人、隐私的事。许多人在做决定时,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纠结。他们的首选仍是尽可能通过各种办法,比如继续深造,或找工作等渠道,留在美国,最大的盼望当然是能拿绿卡。这个趋势,几十年一直没有变化。

然而,在现今的情况下,想要达成自己的梦想,谈何容易!且先不说找到一个实习的机会多么的不易,即使对于已经找到工作的“职青”们,还要闯过靠抽签获取H工作签证的难关,而最终想获得到绿卡,更要熬上5-8年的无法搬迁、换工作的“有期徒刑”——整个过程看起来似乎遥遥无期。

许多职青因此等不及了,也踏上了回归之旅。这样,“准海归”变“滞归”,而最后又变成踏上行程的“真海归”。这其中的纠结,只有自己知道。

 

外部环境的艰难

留学生们回归后所面对的国内社会环境,有什么特征呢?据笔者以及同工的观察,有以下几个特点:

1.追求财富欲望强烈的主体社会。

当下的中国,是一个追求财富欲望强烈的主体社会。在“发展就是硬道理”的大潮趋使下,人们追求财富的欲望,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强烈。

2.狂节奏的职业生活。

去年,中国流行两个词汇,一个是“996”,指的是在大中城市的白领上班族中,许多人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一星期工作6天。还一个词汇叫“007”,意思是上班族从凌晨开始工作,直到凌晨结束,一周7天。当然这种说法有些夸张,但确实反映出了一种狂节奏的职业生涯状态。笔者曾经和许多访问学者交谈,他们讲到,在中国的大学里,基本就是7天连轴转,有时连周末还要上课。

3.人情淡漠的社会关系。

有人说中国社会是个讲人情、讲人际关系的社会,真是这样吗?一个在中国20多年的宣教士告诉笔者,其实中国人的人情只限制在熟人、朋友圈当中,圈里的人关系异常亲密,然而圈子之外的人际关系,则非常冷漠。举个例子,若有人在公共场合看到突发情况,比如大街上出现有人摔倒,抢劫、盗窃之类的事件,唯恐躲避不及,很少会有人出面帮忙,或制止干预。

4、进北上广深艰难,退二三线城市也不易!

过去数年海归回国的首选,是“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然而受疫情和经济滑落影响,2020年的最新信息显示,一线城市适合海归的求职岗位大大减少,加上住房和物价的飙升,不少海归开始向二三线城市放射性流动,但也有各种不适应。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一线城市容不下我的肉体,三四线城市容不下我的灵魂。”

 

信仰层面的挑战

除了上面严峻的社会大环境,海归基督徒回到国内,还身处一个无神论的信仰环境,要在这样的环境中持守信仰,可以想像,他们将会面临各样的压力和难处。

一般来说,通过北美教会同工们的帮助,海归们回国后大部分都可以找到教会。问题是大多数在海外信主的弟兄姊妹,对国内教会缺乏了解,因此回国前普遍都有不安心理:国内教会能接待我吗?在无神论的大环境下,我怎么为主作光和盐?如何向亲友传福音?我会因信仰受到逼迫吗?……诸如此类的问题,常缠绕在他们的心间。

事实上,适应起来确实不容易。据笔者观察,许多海归基督徒并不能委身于被介绍的教会,因此有些人回国一段时间后,便不再聚会了。

 

归去难?不难!

海归基督徒如何面对信仰上的挑战,化解困惑?笔者以为,以下几点很重要。

一、建造稳固的信仰根基

首先,至关重要的当然是我们自己和主耶稣建立亲密的关系,拥有坚实的信仰基础。

笔者听到过两种不同的基督徒信主见证:

见证一:“我刚去到XX教会的时候,弟兄姊妹对我很好,他们有爱心,经常关心我的学习、生活,请我去他们家吃饭,周末开车带我去购物,帮我搬家,找工作……我很羡慕他们的生命,希望成为他们那样的人,我被感动了,就做了决志祷告,后来受洗了。”

见证二:“我刚到XX教会的时候,有基督徒带我去教会,我开始了解信仰。读圣经、听讲道之后,我深深认识到自己是个罪人,需要主耶稣的救恩。耶稣基督为我的罪被钉在十字架上,为我付上极大的代价,我愿意认罪悔改,接受耶稣基督作我的救主,并且愿意按照圣经的教导敬拜神,过成圣的生活,荣耀神。”

毫无疑问,第二个见证中的基督徒,信仰要比第一个扎实得多。如果信仰仅仅停留在第一个见证的层次,没有经历真正的认罪悔改、信靠主耶稣,回归后,流失的可能性就很大。

二、放大格局

在与主耶稣建立了亲密关系的基础上,笔者以为,我们还可以操练放大格局。

“格局”之“格”是对事物之认知的程度,“局”是格之结果。所谓你的格局决定你的眼光、你对事情的看法和认知,以及做事的心态,因此最后也决定了事情的结局。作为海归,我们要在历史的长河中,看清自己的位置和使命,这是我们的格局。当我们放大格局,我们就能看到回国的意义。

首先,我们要知道,海归是一个重要的群体。这个群体曾经、现在也正改变着中国的历史进程。前有许多著名海归对中国历史进程的影响,今有当下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大学校长、教授、博导等,他们都为中国社会作出了重大贡献。

而从信仰上看,早期中国的海归基督徒人数虽并不多,但是他们对中国的历史也有极大的影响。比如宋尚节博士,他在中国广传福音,建立教会,影响了一大批人。而现在,神借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大批学子在海外信主(这其中,估计每年有上万的基督徒回到国内),他们是承传主耶稣大使命的载体,就像一粒粒种子,一旦融入本土教会,就会生根开花,“结出许多的籽粒来”。笔者相信,这其中的许多人,会成为未来中国教会的领袖。

还有另外一个群体,即我们称之为“神归”的、曾在北美读书的神学生,这些人更是可能成为神大大使用的精兵。

弟兄姊妹,在这样的格局中,你能感受到神对你的呼召吗?

三、肯付代价

主耶稣多次提到,跟随祂的人要付代价,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随祂(参《太》16:24)。在《路加福音》中,耶稣看到许多人在跟着祂,祂很清楚人们的动机,因此明确告诉他们,必须要计算自己的代价:“你们哪一个要盖一座楼,不先坐下算计花费,能盖成不能呢?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见的人都笑话他,说:‘这个人开了工却不能完工’”。(《路》14: 28-30)耶稣不希望这些人在他们的生命中,盖的是一座“烂尾楼”。

我们今天所得的,是耶稣付的代价,要不是祂死在十字架上,付上生命的代价,我们根本不可能得着这属灵的生命。因此,我们要学习付代价,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耶稣。

每一个即将踏上回国之路的海归们,我们做好准备了吗?我们有没有把要付的代价想清楚?如果你想清楚了,可以在以下几方面进行操练:

1.在追求财富欲望强烈的主体社会中,操练以基督为中心的价值观。

2.在“无神论”的信仰环境中,操练过“以福音为中心”的生活,随时为主作见证。

3.在“996”的工作节奏中,操练平衡的时间管理和安息于神的生活节奏。

4.在人情淡漠的社会规范中,操练活出爱。

亲爱的海归弟兄姐妹们,当我们从大的格局看自己,我们知道,在神的眼里,我们是最宝贵的,是百里挑一的神的战士!让我们存愿意付代价的心志,为神争战!我们相信,神一定与我们同行,与我们一起“回归”!

 

:这是旅美女作家胡曼荻在她的小说《美漂》中所表达的在美华人的漂泊心绪。

 

 

作者为[海外校园机构]校园和海归事工主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