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与永恒的张力撕扯间,你到底倚靠谁?(陈恩加)2020.09.18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0.09.18

陈恩加

 

《列王纪下》18:19-20 拉伯沙基说:“你们去告诉希西家说……你说有打仗的计谋和能力,我看不过是虚话。你到底倚靠谁,才背叛我呢?”

《列王纪下》19:35 当夜耶和华的使者出去,在亚述营中杀了十八万五千人。

 

拉伯沙基是亚述帝国的一位将领。亚述第二次入侵犹大时,他和其他几位将领率兵包围耶路撒冷。从圣经的记载可以看出,他充满了民族和国家的自豪感——当时的亚述帝国确实强大(当然也残忍,不可一世)。《约拿书》中说,约拿走遍亚述的都城尼尼微,需要“三日的路程”。如此巨大的都城,如果没有一定的国力,根本无法建立。

画家笔下的尼尼微

 

如此强大帝国的公民,当然非常自豪!何况拉伯沙基是大将,带领军队南征北战,打败了一个又一个的国家,攻占了一个又一个“坚固的城”。因此,面对手下败将——犹大王希西家,以及噤若寒蝉的耶路撒冷百姓,拉伯沙基冷嘲热讽,竭尽羞辱。他带着满腔的野心和傲慢说:“难道耶和华能救耶路撒冷脱离我的手吗?” (参《王下》18章)

尼尼微废墟出土的六面泰勒棱柱(The Taylor Prism and Sennacherib Prism),记载了西拿基立王进攻耶路撒冷这一事件。那是西拿基立留给继位者的,柱上描述了他进攻犹大的情形:

“至于希西家,这个不愿向我俯首称臣的犹大人,我包围和攻取了他的46座有坚固城墙的城镇,及其周围无数的小村庄……我把他关在耶路撒冷的王城里,他就像笼中之鸟一样……他差遣他的使者来进贡和向我致敬。”

六面泰勒棱柱

 

除了冷嘲热讽,拉伯沙基也是个画饼高手。他对耶路撒冷百姓说:“等我来领你们到一个地方与你们本地一样,就是有五谷和新酒之地,有粮食和葡萄园之地,有橄榄树和蜂蜜之地,好使你们存活,不至于死。”

他蛊惑百姓:“希西家劝导你们,说耶和华必拯救我们;你们不要听他的话。列国的神,有哪一个救他本国脱离亚述王的手呢?……难道耶和华能救耶路撒冷脱离我的手吗?”

对当时的百姓们而言,拉伯沙基的承诺:新酒、粮食、葡萄园……无疑是巨大的诱惑。毕竟,以亚述帝国的强大实力,是做得到这些的。这让我想起朗文(Tremper Longman)在《如何读箴言》(How to Read Proverbs)一书中,对智慧妇人和愚昧妇人的描述:

“《箴言》第九章中这两位女子是代表谁呢?关键就在她们所住房子的位置。智慧女子的房子坐落于‘城中至高处’……在城中最高地点的建筑就是圣殿。同时偶像所在的庙宇也造在高处……这很清楚指出智慧女子代表神,愚昧女子代表的不是真神而是偶像,就是那些引诱以色列远离耶和华神的……假神。”

朗文 How to Read Proverbs

 

拉伯沙基正像《箴言》第9章中的“愚昧妇人”(他拜假神,的确愚昧),呼叫人到他那里去。他作为“亚述梦”的代言人,希望用帝国的强大和富有的生活,引诱百姓离开耶和华。

大英博物馆的亚述帝国浮雕

 

虽然亚述帝国最终被巴比伦王国和米底王国联手所灭,但拉伯沙基的问话,仿佛穿越时空,仍在回荡:你到底倚靠谁?

是的,面对人生中巨大无比的苦难和挑战,我们到底倚靠谁?

而今时代的人,大多顺从了拉伯沙基的喊话:普罗大众倚靠政府、法律、福利、社会保障,来满足自己“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莘莘学子则倚靠十年寒窗,改变自己的命运;白领中产践行着“有恒产者有恒心”的宗旨,倚靠积累的动产、不动产,抵抗未来的资产风险;职场人士倚靠工作能力,及技术的积累、不断提升,以免被淘汰;病患倚靠医学的不断进步,让生命得以延续……

“倚靠”(depending,NIV),这个词的另一面即为“信”(trust)——“你到底倚靠谁”,等同于“你到底信靠谁”。我在一本杂志的卷首语,看到过这么一段话:

“因着永恒上帝透过基督的恩典和旨意,人可以不属于这个暂时世界,却不可避免地要暂时在这世上身处某个位置。在这暂时的不经意之中,人所在的暂时位置,或许会比人的永恒所属更容易影响人的状态,进而可能消解人的暂时所在与人的永恒所属之间的张力,让人受人的暂时位置左右,从而失去人在这两者之间的活力。”

身处世上的我,也时常“受人暂时位置左右”,因而倚靠暂时之物。结果如何呢?就如我相信工作能力能让我受到更多同事的尊重,却忘了耶和华不喜悦“马的力大与人的腿快”,忘了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因此无论怎样努力,总有被碾压的时候。

我就像笼中之鸟,把自己的翅膀当钥匙来开锁,却忘了呼唤那位开锁人。鸟的翅膀,成了鸟所倚靠的,成了鸟的偶像。

 

《列王纪下》记载,希西家听见拉伯沙基的话,就“撕裂衣服,披上麻布,进入耶和华的殿”( 参《王下》19:1)。

希西家这只“笼中鸟”,这次不再倚靠埃及,也不再倚靠犹大国的国力(参《王下》18:8、21),也没有投降、倚靠亚述帝国,而是转向了耶和华。结果,“耶和华的使者在亚述营中杀了十八万五千人”,亚述败走。强大帝国在神面前不堪一击。

拉伯沙基这个名字,自此再也没有出现。亚述帝国,后来也被他国所灭。唯有耶和华自有永有。倚靠祂的人好像锡安山,永不动摇。

我所在的教会里,有一对很爱主的夫妇。他们生了一个小男孩,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疾病。手术历时一年多。对他们来说,那是一段很难熬的日子。

我记得一个主日,妈妈陪着孩子在上海动手术,爸爸回杭州来主日证道。他讲的题目,包括题目的标点,让我至今印象深刻:“在患难中也要大喜乐?!”他讲了他们夫妇在这次挑战中对主的信靠。他们有常人难以理解的喜乐。

这篇道深深地感动了我。同样感动我的,还有他在孩子手术前3天,发在教会微信群里的话:

“雅各因为怕而背井离乡,又因为怕而逃离拉班,因为怕而不敢直面以扫,但神却一路带领他更认识自己的软弱。这位生来善于抓取以满足和壮大自己的雅各,至终扶著杖头敬拜神。

“面对试炼和试探,唯有倚靠、跟随主……再过三天,就是儿子的第一次心脏手术。我们安然跟随主的带领。弟兄姐妹的关心和支持,是那份独一无二的圣洁爱的彰显。”

愿我们每一位信徒在那“暂时所在”与“永恒所属”张力的撕扯间,仍然能仅仅、紧紧地倚靠主。

 

作者是浙江宁波人,自幼信主。现居杭州,为算法工程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