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堂“信心”课(胡建国)2020.10.16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0.10.16

胡建国

 

2018年年底,教会一位负责主日学的姊妹找到我,说她想找几个老师一起来分享《诗篇》,她将《诗篇》已分类好,让我们根据自己的感动选择要分享的篇目。我选的是“信靠篇”,因为这组诗篇中有许多经文是我喜欢的,比如23篇“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27篇“耶和华是我的 亮光”,121篇“我要向山举目”等等;作为团契小组长,我也不只一次用这些经文劝勉弟兄姊妹,希望他们靠着对神的信心走出困境。

所以,我觉得讲解“信心”这个主题,应该不是很难的一件事。

然而,一个月后的一次意外,让我真正体会到“信心”两字的沉重,也是神给我上的一堂“信心”之课。

 

摔了一大跤

那是Cincinnati(辛辛那提市,位于美国俄亥俄州,编注)最冷的一天。早上起来,我准备去上主日学,出门时,不小心被绊倒,因为地滑,我狠狠地摔倒在地,当时觉得膝盖疼痛难忍。我一边求神保守千万别有大碍,一边想站起来,然而刚一站立,我就感觉到整条右腿空荡荡的,根本无法支撑,我又倒了下去。后来医生诊断是膝盖骨破碎,需要动手术。

手术前的晚上,牧师打电话来问候,为我祷告,他说他不知道神为什么会让这样的事发生,但相信神必有祂的美意。祷告结束时,我跟着牧师说“阿们”,但我的心却被疼痛以及接下来要面对的未知所吞噬,我甚至在想:神啊,为什么你不用大能的手,轻轻地摸我一下,让我立即好起来呢?你的美意究竟在哪里?

第二天早上,小组的Peter弟兄开车,和我太太一起送我去医院做手术。天下著雪,我躺在车里,看着雪花飘打在车窗上,心里空空的。

手术很顺利,大约3个小时后,我就回到了家。两个弟兄帮忙把我家地下室的床搬到了一楼餐厅,太太帮我铺好床垫——接下来的几个月,这儿就是我的卧室了。而我能够下地的唯一工具,就是床边的两根拐杖。Peter弟兄开玩笑说,人生没有用过拐杖走路,都不算是真正地走过路。我知道弟兄是在鼓励我,但我只能报以苦笑。

 

屋漏偏逢连夜雨

我受伤的事没有告诉远在中国的父母,因为不想让两位老人担忧,特别是我的母亲,她原本患帕金森病就已经很厉害,不能再承受额外的压力了。可偏偏那几天,父亲刚刚装了微信,时常主动要和我视频,每一次我只敢留一张笑脸,生怕父亲看到我包扎的腿。然而父亲还是看出一点异样,他问我怎么胡子也不刮,我只能用太忙搪塞过去。

一天深夜,我被疼痛惊醒,看见微信有小侄子发来的新信息,连忙打开,上面写着:“叔叔,我们在医院,奶奶可能快不行了。”

我的心忽地就沉下去了,仿佛天要塌下一般。我连忙打电话回去,可所有的电话不是忙音,就是没人接。我茫然地躺在床上,是如此地无助,我想假如母亲真出什么事,我连回去告别的机会都没有。我就这样一夜无眠,直到第二天凌晨,父亲打来电话告诉我,昨晚母亲忽然不能进食,整个人瘫倒在地,送去医院检查,也没查出什么原因;因为没有床位住院,他们只好又回家了。我连忙问母亲的情况,父亲说很糟糕,但至少能喝点水了,他们不想再折腾,决定让母亲在家观察。

 

你何曾离开过我!

那段时间,每一天我都提心吊胆地看着手机,等著父亲的电话。在这样的心境中,我开始了我的康复治疗。弟兄姊妹每日为我送餐,弟兄们还排了“建国护理用车表”,每天有人请假专门送我去做康复理疗。

记得一个阳光灿烂的中午,我拄著两根拐杖,来到冰箱前,看到冰箱里放满了弟兄姊妹送来的菜。我取出太太提前为我准备的中饭,用微波炉加热好;用餐前我习惯性地开始谢饭祷告,我刚说了声“主啊”,忽然就哽咽起来,那一瞬间,我只觉得心头一股暖流掠过,双眼顿时变得模糊。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流过泪了,像一个委屈的孩子,依偎在父亲的怀里,所有的疑虑、害怕,在那一瞬间都消失。“主啊!”——那大概是我一生中最短、却又让我泪流满襟的祷告,也是我最清晰地感受到神同在的一次祷告。我的神我的父,祂何曾离开过我呢?从我受伤到手术,再到康复治疗,我需要的一切,无论是饭食,康复理疗,还是女儿的接送……我的太太守护在我身边,弟兄姊妹也一起搀扶着我,他们犹如天使一般,成为我前行的拐杖。

后来,在准备《诗篇》的讲义时,我又忍不住提起这个让我刻骨铭心的祷告,我不知道当年大卫在旷野里写下那些美好诗句的时候,是不是也像我一样满含热泪。

有一件事,

我曾求耶和华,

我仍要寻求,

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华的殿中,

瞻仰他的荣美,

在他的殿里求问。

这是大卫早年被扫罗追杀、四面受敌、性命危在旦夕时写下的《诗篇》27篇。我一直在想,大卫面对“患难、军兵、仇敌、妄作见证的、口吐凶言的”的攻击,为什么不求神直接拿走这一切?他却只求一件事,就是来到神面前,与神亲近。后来,我在《诗篇》16篇里寻找到了答案:“我的心哪,你曾对耶和华说:你是我的主;我的好处不在你以外。”(《诗》16:2)

 

只求与主更亲密

感谢神的怜悯。两个多月后,我终于开始练习不用拐杖走路了——在我的人生走了一半路以后,又重新学习了走路。而且,我按原计划,在教会的主日学课堂分享了《诗篇》的“信靠篇”。母亲的身体也奇蹟般地好转起来。当我第二年的暑假回国,她和父亲一起还正式地接受了洗礼,再次确认了他们的信仰。

如今,我的腿依旧会作痛,我因此不得不放弃很多喜爱的运动,这成为我的一个遗憾。但正如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有很多的遗憾、缺陷,甚至难以愈合的伤口,假如神说祂借着这些遗憾可为我们成就一件事,我们会选择什么呢?是希望时光倒流,神弥补我们的遗憾?还是像大卫一样,只求与主更亲密呢?

但愿在任何时候,我们都能像大卫那样对神有信心,在任何境遇中,我们都能像保罗那样发出赞美:“感谢神,因祂有说不尽的恩赐。”(《林后》9:15)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