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天下事

訓斥伊斯蘭謊言的德國婦人(裴重生編譯) 2014.02.18

訓斥伊斯蘭謊言的德國婦人 讀完這則新聞我問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會勇敢為主發聲嗎?我會心中願意,肉體軟弱嗎?但願海蒂的真實故事,啟發我們為主勇往向前。 海蒂•慕德(Heidi Mund)心中有許多的掙扎也禱告很久,要不要去參加去年10月3日的音樂會。這音樂會在離她家一個半小時車程的斯比耶紀念教堂(Memorial Church,Skeyer ,Germany)舉行,此教堂是為紀念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而建。演奏作曲家卡爾•簡克斯(Carl Jenkins) 的“武裝人-和平彌撒”(The Armed Man;A Mass for Peace),音樂會的本意是想把基督教和穆斯林二個宗教融合。最後這位德國基督徒婦人決定為她的信仰站出來。 在音樂會中,當穆斯林的教長呼籲禱告時,海蒂從包箱中打斷了他的要求並大聲宣告:基督耶穌是德國唯一的主!我要打破這詛咒!同時高呼馬丁路德之名,警告聽眾在此所發生的事只是一個謊言。 出發前,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帶著綉有耶穌是主的德國國旗,只知道心中有感動順服主的帶領。直到在穆斯林的教長呼籲禱告的那一刻,她心中有極大的觸動,是站出來面對屬靈爭戰的時候了! 海蒂對基督徒廣播網表示:穆斯林在殺人時才叫阿拉戶•阿克爸(Allahu Akbar),如果在教堂中呼叫此名就是拜偶像!教堂不是教堂而是清真寺了!穆斯林教長在教堂根本沒有位置。 有個與海蒂同去的人控訢穆斯林對他的迫害,另一位瑪莉安表示他們想讓人知道德國不會向逐漸把德國伊斯蘭化的宗敎屈膝。 最後她被逐出了教會的音樂會。 有人問她:你對穆斯林感到害怕嗎?她的回答是:不!我只想保護我的國家和人民。我信的是聖經上唯一的永活主,祂會保護直到我與祂相會的日子! 從屬靈的觀點來看,德國已經沒有希望了,它已不是過去曾一度差派宣教士到非州,韓國和美州的國家,但海蒂相信主會用神蹟來拯救這富有但靈命已死的國家。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賽場背後的“軼事”(陸加 )2014.02.18

在這樣一個推崇爭競和成功的現在社會裡,人們越來越感受到個體的渺小和局限。我們知道的越來越多,但是可以自己把握的卻不多,這種追逐成功的價值觀也面臨著顛覆性的挑戰。一位芬蘭的滑雪健將曾被查出身體內有奇高的血紅蛋白含量,興奮劑檢查中心的人幾乎肯定他是通過自身輸血的方式來增強身體耐力的。正當不可避免的處罰即將臨到他的時候,人們卻意外地發現,其實他有一個罕見的基因突變,正是這個突變增強了他的造血機能。奧運會是“異類”人種的遊樂園,這話是有遺傳學根據的。他們算是一個成功者,還是一個“病人”呢?他們的成功對你我有什麼意義呢? […]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2.18

       “這些事終必為你們的見證。”(《路》21:13)        基督徒的生活是爬山的生活;爬在前面的人能回頭喊一聲,笑一笑,點一點頭,招一招手,對爬在後面的人是大有幫助的。我們中間如果有什麼人發現了什麼值得注意的東西,應該立即回頭喊一聲,叫後面疲倦的同伴得著興奮。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2.17

      “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8:37)        神並不挪去保羅的刺;神作的比“挪去”更好——神利用那刺。刺的用處比寶座的用處更大。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2.14

       “願賜平安的神,親自使裡面全然成聖。又願你們的靈,與魂,與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穌基督降臨的時候,完全無可指責。那召你們的本是信實的,他必成就這事。”(《帖》前5:23-24)         聖潔是我們的心變成神的花園——裡面充滿了佳美的果子和花卉,享受著暖和的,活潑的陽光。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2.13

        “有女先知名叫亞拿…並不離開聖殿,禁食祈求,晝夜事奉神。”(《路》2:36-37)          我們越常禱告,就越會禱告。這是無疑的事。凡對於禱告時作時綴的人,他的禱告決不會產生多大效力。真摯的禱告才能產生收穫。

No Picture
天下事

以色列失落支派—-印度家庭的回歸(裴重生編譯) 2014.02.12

以色列失落支派—-印度家庭的回歸 我曾聴一位宣教士說過:在印度東北的拿加蘭省(Nagaland)90%的人口是基督徒,而且他們的相貌不像印度人反而像東方人。當時十分好奇及納悶,為什麼會有這種事呢?歴史書中所讀的東西能告訢我們一切過去所發生的事嗎?且聴下面的報導: 麥可•佛德(Michael Freund)和夏維以色列(Shavai Israel回歸以色列的組織)多年來為幾個印度家庭重返台拉維夫努力。佛德認為這是成全聖經上的預言。 大約2700年了,在印度的比乃瑪拿西族(Bnei Menashe)一直維持他們的猶太根源,他們相信自己是以色列失落的支派之一。最近有許多人返回以色列。 佛德表示,這件事好像神將祂的兒女從各國各方召回的應許展示在我們眼前一般。這次是等待已久的第二次遷徙。近二千比乃瑪拿西族人住在以色列,五年前政府停止了他們的回歸。這次政府答應准許大約7000比乃瑪拿西族回歸以色列。 瑪拿西族回歸的組織人尼衛•哈維(Zvi Halvei)表示,經過2700年的流亡,10個以色列失落支派中比乃瑪拿西是第一個回歸的支派。 三千年以前比乃瑪拿西被亞述帝國放逐,定居在北印度,二千年來他們維持以色列的生活習俗。 佛德說:我感謝那些參與這件事的人—-猶太人和基督徒,在背後為我們禱告,使這奇蹟能成就。 在耶路撒冷的國際基督徒使舘(International Christian Embassy, Jerusalem)的大衞•派森斯( David Parsons)告訢基督徒廣播網(CBN):神說祂將以色列人分散在各地但不會讓他們一直如此,即使分散到世界的各個角落,神也會將他們找回。在《以賽亞書》中曾寫到:我將我的兒子從東方召回,就是古時流失到東方的猶太人。佛德同意他的說法。 他說:這是2700年以來他們祖先的夢想,即使比乃瑪拿西支派和以色列人隔斷這麼久,他們始終沒有忘記他們是誰,也沒有忘記他們回歸的夢。 感謝上帝他們終於回家了!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2.12

       “你當倚靠耶和華。”(《詩》 37:3)         雖然祂遲延已久,雖然你的困難日甚一日,雖然親戚朋友都棄絕你,雖然一切都似乎沒有盼望了,雖然你不明白前面的路程,不知道將來的結局,仍當繼續「倚靠祂,祂就必成全。」 前面的道路必敞開,將來的結局必平安。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2.11

       “有個門徒對他說,求主教導我們禱告…耶穌說,你們禱告的時候,要說……願你的國降臨。”(《路》11:1-2)         主的次序是:先世界,後個人。主教導我們先按照神對於全世界的願望和目的,為全世界祈求,然後才教導我們為自己祈求日用的飲食。

No Picture
言與思

上帝的Same Love-也談葛萊美奬的婚禮(王星然)2014.02.10

上帝的Same Love-也談葛萊美奬的婚禮 原刊於《舉目》雜誌“言與思”欄目。 過去幾年,我一定找時間看葛萊美奬頒獎典禮,不只因為它是美國當代音樂藝術的展演廣場(註1),更是因為音樂藝術與社會文化思潮緊密相連。葛萊美就是一個文化風向球,它讓你看見什麼是主流,什麼是顯學,什麼是這一代人的品味。 今年的葛萊美奬(第56屆)於1/26日舉行,它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話題,就是在頒奬典禮中舉行了一場別開生面的婚禮,34對新人──不同的性別組合:男男、男女、女女,花了不到10分鐘完成他們的終身大事,同性異性集團結婚不是什麼新鮮事,但在美國最重要的音樂盛典,透過轉播,在全球觀眾面前舉行,這是第一次,具有文化上的指標意義。 這場婚禮雖短但極具創意,舞台設計是一座華美的教堂和大片彩繪玻璃,婚禮由美國知名女星Queen Latifah擔任主持,負責“勉勵”新人的則是這兩年爆紅的饒舌團體Macklemore and Ryan Lewis(註2)。最後老牌歌后Madonna登場演唱她的成名舊作《Open Your Heart》為新人“祝福”,也為婚禮劃下句點。 所謂Maclemore的“勉勵”,其實就是演出他們的熱門單曲《Same Love》,主唱一邊饒舌說唱,一邊還有教堂唱詩班的背景合聲,非常有“講道”的效果,就差沒聽見台下會眾喊阿們了!《Same Love》的作用就是一篇“愛情無關性別”的講章,它寫得十分感性!不意外,《Same Love》已經打敗Lady Gaga的《Bon This Way》,成為新的“同志國歌(gay anthem)”。 以下我節錄部份歌詞: “即使我好努力,即使我想要,但我無法改變” “人們扮演上帝的角色,強迫別人改變。不知何故,人們遺忘了上帝愛祂的孩子,人們恣意闡釋3500年前寫成的一本我不懂的書” “如果你在主日講台上宣講仇恨,那些話沒有恩膏!” “沒有平等何來自由……其實,我們的愛(指無論同性戀或異性戀)是相同的” 最後Maclemore引用《哥林多前書》13章4節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從此,主日我不再哭泣!” 如果您是關心文化議題的牧者和教會領袖,這些歌詞很值得我們花些時間來思考和對話。今年冬奧在反同的俄羅斯舉行,歐巴馬和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最近都表態力挺同志權,同志文化在國際社會不再是弱勢。 異性戀者佔不到半點兒便宜 我不“恐同”,我愛我的同志朋友,他們當中,有我從小一起在教會長大感情很濃厚的弟兄、有我的髮型設計師、有的是極有才氣的設計公司藝術總監、有大學教授、有航太工程師……我願意對話,我仍深信言論自由的可貴。 我好想告訴你──我的同志朋友,做為一個異性戀者,並不能使人上天堂,聖經說到人得救是因信靠耶穌,而不是靠你的性傾向,這一點異性戀者佔不到半點兒便宜! 我也想提醒我信耶穌的同志朋友,一個蒙恩得救者的身份不是以同性戀、異性戀、或雙性戀來定義,性傾向從來都不是我們的終極身分,千萬不要讓你的性傾向成為你的偶象,終日膜拜它,所思所言,窮盡畢身努力,就為了你的“性向”而活,彷彿上帝創造你,生命裡只剩下這一個議題…… 基督徒的終極身份 我們的終極身分比性傾向要寶貴許多,我們是天父聖潔蒙愛的兒女!是耶穌用祂的血親自買贖回來的,是祂負上極重的生命代價換來的,因此我們應該活出榮耀祂的生命。 我相信,這也是我的經驗,大部份的基督徒朋友,並不仇恨同志,儘管他們有不同的觀點,不代表他們恨惡同志。但是,不可否認,有的基督徒的確不夠敏感,無法體會這個群體的掙扎和痛苦,所以我也要呼籲我的基督徒朋友,我們都不過是蒙恩的罪人,正如我們需要上帝的憐憫,同志朋友也需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