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的话

举目73期——编者的话

本文原刊于《举目》73期。 文/谈妮 耶稣说,在世上,我们有苦难;但我们可以放心,因为祂已经胜了世界。并且,我们对上帝的信心,将使我们在基督里有平安。我们所拥有的忧愁,也将变为没有人能夺去的喜乐(参《约》16)…… 吴献章以约伯为例,说明上帝的安慰,会胜过我们所承受的苦难。华之惠现身说法,在至亲身陷卡达冤狱的两年间,经历了客西马尼园的挣扎,体会到“尊崇上帝”。陈良在两个特殊儿出世的前后,更新自己的价值观,学习以上帝的眼光评价人,并放下自己的意愿,和上帝更亲近。 吴蔓玲则说明,人若不怕苦难的欺压,就能绽放出美丽的光彩,成为他人的祝福。欢欣提醒,苦难使人谦卑,去思考生命的本源。王倩倩孩子染毒的羞辱,反而成为她从事戒瘾辅导的呼召。陈培德介绍了杨腓力——这位牧者认为,苦难使人重新建立对上帝的信心。 苦难的另一个面貌,是恐惧、是焦虑,如艾溪对《鸟人》的解读;苦难也是昨日之梦,是昔日辉煌的荒凉与战争的残酷,如王星然笔下的《布达佩斯大饭店》。但亲历保钓运动的熊璩,却见证跟随主的人,苦难不是走向梦碎,而是更新自我认识。 这时,临风以ISIS为例,说明极端的神学观,足以造成巨大的苦难;邓洁明、谢昉劝我们要转换观念,不可在钱财上成为牧者的“苦难”。 最后,王恺婷因为 “盼望”,因为基督在十架上的爱,虽然心中有诸多困惑不得解,但仍愿意相信,黑夜过后必有天明。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ISIS曲解了伊斯兰教吗?(临风)2015.02.26

2015年2月18日,美国白宫终于召开了为期3天的 “打击暴力极端主义” 峰会(Summit on Countering Violent Extremism),是要凝聚各方力量,希望找到有效的方案,劝阻年青人,遏止踊跃参加ISIS的狂潮。

不过,根本问题是:ISIS是否是“扭曲了”的伊斯兰信仰?是ISIS激化了穆斯林,还是伊斯兰信仰的本质,不可避免地滋生了ISIS? […]